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598、愤怒
    叶青羽突然意识到,自己上次来的时候,老板明明是一个和善的大胖子,距离现在也不过是两个多月的时间而已,怎么已经换人了?

    但是转念一想,生意变化很正常,更何况眼下世道慌乱,局势也是翻天覆地,对于这一变化,也不是奇怪的事情。八一中文网??    w ww.81zw.com

    叶青羽静静地坐在座位上,打量着客栈内外的人,若有所思。

    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叶青羽悄悄掐醒打盹儿的呆狗小九,低声在耳边吩咐了几句什么。

    小九化作一道无人察觉的流光,消失在了客栈里。

    时间流逝。

    偶然之间一抬头,对面一对麦唱的父女吸引了叶青羽的注意。

    白凌乱的老爹神色沧桑木然,静静地坐在板凳上,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一条空空的裤管被随意系了一个结,空荡荡垂在地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手指,十指修长,指若青葱,甲似白玉,倒全然不像一般市井老人手指的枯瘦皱黄,他怀里抱着一把油亮生光的红木二胡,筒面皮膜是色泽分明,鳞纹均匀的蟒皮,琴杆光滑平整,是上好的红木整根镟成。

    这二胡看上去年代久远,应该是祖辈传承下来的。

    江湖艺人都视自己的乐器为生命。

    可如今老爹手中的二胡已经断了一根弦,偶尔拨弄几下,曲调却再不复往日完整和悠扬。

    老爹的怀里,蜷缩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的脸上被锅灰抹过,脏兮兮的,略显干枯的及腰长微微束在脑后,几缕丝散落在肩头,亚麻色的布裙此时已经被泥尘沾染,怀里抱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杏花图纹的四角垂香囊。这香囊似是她极其珍爱之物,不管脸上,手上,衣服上多脏,香囊依旧洁净如新。

    小丫头时而轻轻一闻,脸上露出甜甜一笑,仿佛还能闻到自香囊中隐隐传出的似有似无的杏花幽香。

    也许是因为气温太冷,小姑娘像是小猫一样缩在老爹的怀里,消瘦憔悴,衣衫破旧,一双大眼黑眸空洞无神,仿佛在看向虚空中未知的空间,娇俏温柔的声音如蚊蝇一般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她是个盲女……”

    叶青羽又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一边轻吹茶汤热气,一边自言自语般解释道。

    一旁的胡不归收回略带疑惑的目光,也端起了茶杯,只是手举在半空中,似在想些什么。

    这对父女叶青羽见过,当时他和老鱼精初到流光城中,路过店门口。

    老鱼精听见小姑娘唱曲的声音,非要拉着叶青羽进来听曲吃饭。

    所以叶青羽对这对父女有印象。

    当时城内人流如织,客栈生意火爆,所以这对卖唱父女生意还不错。尤其是这个小姑娘,水灵可爱,心思玲珑,经常能在唱曲之后说两句童言无忌的话逗得宾客开怀大笑。

    现在战乱大变,人心惶惶,没有人来听曲了,父女俩就那么相互依靠着呆呆地坐在角落里。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是没钱吃饭,呆呆地坐在那里,萧瑟且可怜。

    凄楚悲凉的模样,让叶青羽心有不忍。

    “小二,你过来。”

    叶青羽微微招手。

    “来啦!客官,有什么需要的?”

    年轻的小二正在一旁卖力擦桌子,听到声音立刻满脸堆笑跑了过去。

    叶青羽手指一翻,取出一件厚衣服,交给店小二,又点了两碗面,吩咐小二送了过去。

    小二连连点头,一个小跑就将衣服送了过去,然后又跑回后厨,不一会儿端了两大碗热腾腾的面出来。

    把面端给卖场父女之后,他又指了指叶青羽和胡不归这边,然后才返回后厨。

    卖唱老爹端着面,连连朝着叶青羽这边点头作揖,万分感谢之后,这才坐在桌子边上,狼吞虎咽地埋头吃了起来。

    窗边。

    “下雪了!”

    坐在窗檐下的客人突然轻促一声。

    众人都闻声望向窗外。

    天空之中,又扬起了片片雪花。

    原本在天荒界中经常能见到的飘雪,此时竟然让叶青羽心中生出一丝彻骨凉意。

    “流光城几千年来一直是四季如春,百花常开,如今季节气候彻底紊乱了……”胡不归出一声微弱难闻的叹息。

    “这场大雪,不知道又要冻死多少人了……”客栈里突然有人感叹起来。

    眼下零零散散坐在客栈里的人,也不像官宦贵胄,反倒像是被困住,仅仅只能果腹自保的的逃难之人。

    “是啊,以往都是风和日丽,热闹非凡,如今却变成苦寒困境,有家不能回……”

    “如今城中局势大变,不知道多少人流离失所,你我还能有一瓦遮头,已经不错了……”

    “是啊,还不知道今日大雪之后,明天晨起街头又会出现多少冻死寒骨……”

    “哎……”

    一阵阵唉声叹气的声音。

    天色渐晚。

    自晌午开始的飘雪,竟是有了越来越大的趋势。

    傍晚时分,路面上已经铺上了一层白雪薄被,只是这被子里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红色血光,看上去格外刺眼。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原本各怀心思,沉默不语的客人们。

    大家不约而同望向店门方向。

    却见一队铠甲森严的魔蛛族军士,从远处而来,到了客站门口停下来,纪律森严,刀甲生寒,宛如一股黑色的洪流一样,一瞬间飞快地分布开来,很快就将整个客栈都围了起来。

    嘭!

    客栈大门被一脚踢开,木屑飞溅破碎。

    一个魔蛛族大尉带着数十名凶神恶煞的魔蛛族武士破门而入。

    客栈里顿时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人人自危。

    叶青羽微微低头,避免引起注意,但余光却还是将这一队魔蛛族武士观察的清清楚楚。

    为的魔蛛族大尉一身黑色铠甲,脸上有一层薄薄的黑色绒毛,眼眸泛着莹莹红光,一道自脸颊而下的凸起刀疤仿佛茂密森林之中的分水岭一般,实力大约在登天境,肩头攀着两只红纹巨型蜘蛛,应该是他的战宠之类的东西。

    在他身边,六名魔蛛族武士同样实力不俗,浑身黑色的铠甲,腰悬长刀,面目极为可怕,气息肃杀,宛如六尊杀人机器一般。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点头哈腰的人族武士,屁颠屁颠地跟在一边。

    “人呢?老板呢?快滚出来,大尉大人有要事宣布。”这人族武士耀武扬威,扫了一眼客栈里的众人,大声地喝道。

    “来了来了,不知几位爷有何吩咐?”先前柜台里站着的年轻老板,从柜台后掀帘走出,不卑不亢,微微欠了欠身,手中三指并宽的狼毫笔还斜握在手中。

    “你就是这客栈的老板?”人族武士上下打量。

    “我就是。”年轻老板微笑着道。

    “很好,你给我听好了,吞天神将大人下令,明日清晨,要在城主府废墟之上,要处决最后一批人族罪犯,你们这些个贱奴,一个个都必须去城主府废墟观刑,谁敢违抗军令,格杀勿论。”人族武士趾高气昂地道:“知道了吗?”

    年轻老板点头:“去,一定会去,不管生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去的。”

    人族武士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他一转身,朝着那个魔蛛族大尉的时候,脸上那种骄横的表情,立刻变成了谄媚,点头哈腰地道:“大人,已经通知完毕了,您看……”

    那魔蛛族大尉面色阴沉如冰,看着客栈里所有人的人,如同看着一具具死尸一般,一句话没有说,转身就走。

    客栈里的众人,这才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但是——

    哗!

    走了几步,那魔蛛族大尉突然转过身来。

    他伸出被黑色绒毛覆盖的长指,指尖像蜘蛛触手一般又细又长,像是在清点人数一般将在场宾客一一指了一遍,这才用一种宛如生锈了的金属相互摩擦的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一字一句地道:“你们这些贱民,如果有人胆敢不去,视为叛军同党,一并论处!到时候坐镇流光城的魔蛛神将,英勇威武的吞天大将也会亲自到场监刑,你们有机会一睹吞天大将的威武雄姿!”

    “这是自然,吞天大将百战不殆,所向无敌,能亲眼看见他的雄姿一直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心愿。”温婉动人的老板娘自后厨徐徐而出,她微微笑着,仿佛投其所好一般奉承起来。

    一直到这群魔蛛族的军士离开,客栈里的气氛,才放松了下来。

    叶青羽和胡不归对视了一眼。

    明日要在城主府废墟上杀戮最后的人族抵抗英烈?

    魔蛛族军团的脑也会出现?

    这倒是个不错的机会,到时候正好可以救人,也可以将魔蛛族军团脑一锅端,两全其美。

    片刻之后。

    客栈里的气氛稍微活络,有人低声地议论了起来。

    “刚才那个魔蛛族大尉,叫做红魔,当初攻城战中,城主率领城中禁军和家仆下人拼死抵抗,最终不敌战死,就是这个红魔大尉,第一个杀进了城主大人的家中,将城主大人一家老小三百余口,一个都没有留,全部残杀。”

    “是啊,当时的惨状……简直让人不敢想。”

    “其实那个吞天魔将,更加可怕,听说他是驻扎流光城魔君的军团长,极为残暴,最喜欢吃人肉,当日被俘虏的人族军士,但凡有点元力修为的,都被他活生生地烧烤、烹煮,像是杀畜生一样给宰掉了,进入城主府之后,嫌城主大人的寝床太硬,直接把城主府里的少女侍婢,还有城主那三个年幼千金和两个幼子全部活活扒皮,用来铺在床上做床单……”

    “简直就是丧尽天良啊。”

    “嘘,小声点,别说了,要是被哪个坏掉良心的家伙听到,去魔蛛族那里告,我们都死定了。”

    议论声小了下来。

    叶青羽和胡不归一直留神听着这些谈论之声。

    两个人表面虽然神色风平浪静,但心中奔涌的怒火早已宛如滔天骇浪。

    咔嚓!

    胡不归实在怒上心头,手中力度一重,茶盏直接皲裂,茶水从四分五裂的杯壁渗了出来。

    -----------

    第三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