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00、吞天魔将
    “那是柳巷的老板柳民生大哥。八? 一中 ?文网   w?w?w?.?8?1?z?w?.?com”

    胡不归眼睛微眯,眼中有一丝光亮朝着一个方向射去。

    叶青羽立刻朝着他眼神所在的方向看去。

    一个黑凌乱,衣衫褴褛的壮汉,浑身血迹斑斑,布满了斑驳的伤痕,一些甚至深可及骨,被小儿手臂粗细的符文锁链镣铐,封禁了四肢,禁锢在囚车之中,他身形魁梧,皮肤白皙,面容俊秀,神色淡定,双眼微阖,盘膝而坐,两道剑眉此时都被干涸的血迹黏住。

    他脸上一道道鞭痕早已被冰雪冻裂,刚流到脸上的鲜血也被寒风吹干。

    叶青羽仔细再看时,不由得到吸一口冷气,因为这个柳民生的身上,不仅仅是有一道道清晰可见的鞭痕深可见骨,更是被符文加持的琵琶倒勾穿过琵琶骨,死死锁在囚车栏杆上。

    “柳大哥是我的结义大哥……”

    胡不归咬紧了牙齿,眼中闪过如浩日浓浆一般的杀意。

    叶青羽微微点头。

    难怪入城的时候胡不归先带自己去柳巷门口。

    胡不归显然认识很多人,他一个个囚车看过去,一边低声地对叶青羽介绍。

    “那个是赵大哥,十年前还救过我一命……”

    “还有那个年轻人,叫做令飞,他掌管着流光城十家最大的酒楼和茶肆。”

    “还有……前边个子特别矮的那个是屈老头,他可是流光城乞丐头目,脾气又臭又硬,实力很强,当初还和我打过一架,不过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个臭叫花子绝对是一个硬骨头,对魔蛛族最是曾恒。”

    胡不归一边辨认,一边好似回忆起了什么,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眼神中不断闪过五彩流光。

    叶青羽跟随他的眼神一一辨认他所描述的人。

    此时这些人都被符文锁链五花大绑,全身染血,有几个的头也被剃了一半,还有一些人气息微弱,似乎几近昏厥。

    这些人被符文禁锢,又锁住琵琶骨,封禁了修为,如普通人一般。

    自被关押至今,他们饱受凌辱,满身重伤,能扛到现在不倒下,不屈服,到真是难能可贵的人族英雄了。

    囚车方阵中大概有一百多人,胡不归交游广阔,能认出姓名身份的占了一多半,其中还有不少他的故人。

    此时胡不归已经快要按捺不住心中涌动的杀机和怒火,若不是隐匿了修为和气息,只怕这时早已戮气暴涨,化身杀神了。

    叶青羽在一边连忙拉住他,轻轻地拍了拍。

    “先看看,我总觉得,今日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

    “茂儿……茂儿啊……”

    人群左边突然传出颤抖苍老的声音。

    一个苍老颤颤巍巍的老人,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叶青羽一眼认出这位步履蹒跚,一步一缓走出来的老人,正是昨天在街上卖手工女红的老大爷。

    他微微驼背,战战兢兢,脸上带着恐惧,但却又鼓足了勇气,一身破布麻衣裹在身上,费了好大劲钻出人群,朝着囚车方向挪了过去。

    “军爷……大爷,您行行好,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让老头子再见一见我的儿子吧……”老人一边朝着囚车方向走过去,一边双手作揖,眼中闪着几丝泪光,满面沧桑中透出无限悲凉,缓缓地朝着那守护者囚车的魔蛛族军士靠近过去。

    “嗯?”

    一名魔蛛族士兵抬头,看了一眼老人,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机。

    他的脸上,根本没有丝毫对于这个苦苦哀求的老人的怜悯,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刀柄,长刀半出鞘。

    任何胆敢靠近囚车的人,都得死,这是军令。

    锵。

    长刀出鞘的声音响起。

    但这个魔蛛族士兵最终还是没有完成抽到斩杀的动作。

    因为已经有人抢先出手了。

    “该死的老东西,竟敢冲撞囚车,还不滚开!”

    陈公子陈正良突然冲出来,一脸的愤怒,飞起一脚,将这个可怜的老人提飞出去数十米。

    老人惨呼着,张口喷出鲜血,仰天倒下,全身像是散了架一般瘫软在地。

    一阵轻微的骚动。

    无数的目光中注视着老人的目光,有同情、有激动、有惊恐,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大家都自觉后退两步缩在一起,留出前方一个半弧形的空间。

    老人躺在半弧空地上,早已被踏成冰面的雪地上出现几道触目惊心的血流。

    陈正良一步步地走过来,一脸的狞笑,低头看着气若游丝的老人,破口大骂起来:“老东西,你胆敢扰乱纪律!是不是活腻了!”

    “呜……呜……”

    老人嘴里全是血沫,他蜷着身子,出低不可闻的呜咽声。

    这是,囚车方阵中传来一阵动静。

    “爹,你没事吧,爹……陈正良,你这个畜生杂碎,亏我当初还把你当成是兄弟,当初你也是见过我爹的,还叫他一声贾叔叔,现在你竟然……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别打我爹!有种冲我来!”

    精铁囚车滞洪,一个年轻男子无比愤怒,疯狂地挣扎大骂了起来。

    他双手紧紧抓着囚车栏杆,指骨分明,青筋暴现,被钢刀刺穿腹部的血洞还在留着鲜血,衣袍早已被侵染成一片暗红,满脸伤痕和血水,一只眼球已经被整个掏空,黑洞.眼眶中被填入了散着魔气的黑色絮状物,一直在蠕动扭拧,将空洞的眼眶中流出的血水噬食干净。

    他用剩下的左眼死死盯着老人的方向,眼中充满了愤恨和焦急,但却不能做什么。

    “桀桀桀……”一个站在囚车附近的魔蛛族大尉出一阵诡异怪笑:“着什么急,会到你的,只怕到时候你会求着要个痛快……桀桀桀……”

    人群中。

    叶青羽和胡不归已经悄无声息走到了老人最近的人群边缘,各自手中都有微微着薄雾一般的光泽盈动,正要出手暗中救下这个老人,却在这个时候,又有新的变化出现。

    “走狗。”

    突然从人群中出一声鄙夷的怒喝。

    一个面带刀疤的中年人,分开人群冲了出来,将那奄奄一息的老人抱在怀里,怒视陈正良,破口大骂道:“当年你好歹也是城中年青一代数一数二的俊杰,如今竟然堕落至此,陈正良,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你会遭报应的。”

    陈正良的脸上,闪过一丝恼羞成怒之色,冷冷一笑:“我道是谁,原来是杀猪的刀疤金啊,呵呵,城破之日没死,就该好好夹着尾巴做人,竟然也敢站出来指责我?”

    刀疤金?

    叶青羽的目光,落在那走出来的刀疤中年身上,只见他颈上有一道陈年旧疤,疤痕自耳后而出,一直劈到了颈间,看起来的确是可怖,乍一看像是一个恶汉一样,却没有想到,今日第一个站出来的人,竟然是他。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如陈正良这样的俊彦,面对魔蛛族屈膝投降,而如刀疤金这样的恶汉,却站了出来。

    “是糜巷的刀疤金,来历不明,十年前出现在流光城,靠卖猪肉为生。”

    叶青羽听到仿佛在耳边一般清晰地声音。

    是胡不归的密语传音。

    对这个刀疤金,叶青羽没有印象,但糜巷他是知道的。

    此一次来流光城的时候,叶青羽去过那里,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平民窟,以脏乱差而闻名。

    “呸,像是你这样背弃祖宗的杂碎,老子指责你又怎么样?”刀疤金怒目而视,冷笑道:“要不是老子实力不够,早就像是杀猪一样,把你给宰了……来吧,老子也活够了,有种杀了我。”

    对面。

    “狗东西,我杀了你……”陈正良反手要抽出腰间长剑,但抽到一半,突然停下来,阴阴一笑,道:“让你这么死,太便宜你了,你反对我,就是反对伟大的魔蛛神族,嘿嘿,一定是叛党,来人啊,把这个狗东西给我押到囚车方阵中,一会儿和反抗逆党一起斩杀。”

    立刻就有几个狗腿子,过来一阵拳打脚踢,将刀疤金捆住,拖到了囚车方向去。

    那位老人却是没有人再理会了,胡不归走过去,将昏死在雪地中的老人缓缓扶起抱过来。

    叶青羽原本要出手救这个刀疤金,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动,决定先看看再说。

    数十息之后。

    镣铐的撞击声之中,囚车方阵中。

    一辆接着一辆囚车被打开。

    被禁锢住的人族英勇之士,被魔蛛族军士牵着锁链,拖着往刑台方向走。

    很快第一排囚车中的十人,被连拉带拽,拖到了刑台之上,刑台四周有魔蛛族精锐军士守护,陈正良等人也退到刑台后方废墟的墙角下。

    气氛有点儿诡异。

    看魔蛛族军士的样子,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轰隆!

    天空之中骤然一声巨响。

    众人面露凛色,纷纷抬头看了过去。

    一道黑色魔云骤然出现在天空之中,沸腾翻滚,强横到了极点的威压瞬间传遍了整个大广场,所有人都觉得呼吸急促,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一样,像是有什么魔鬼要从这黑云之中咆哮而出一样。

    轰!

    气爆声之中,黑云闪电一般落在了刑台后的观礼台上。

    然后黑云逐渐散去。

    一个魁梧的身形,出现在了观礼台最中间的主座上。

    这是一个魔蛛族的强者,面目凶狠,脸短眉宽,一张肥唇大嘴足足有寻常人四张嘴那么宽。

    “吞天大将。”

    人群中有人颤栗着惊呼。

    叶青羽闻言,目光也落在了这个魔族吞天营的主将身上。

    ---------

    第二更,今天状态还可以,继续去写,会有第三更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