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01、一个孩子
    主座上,吞天魔将如一座巍峨魔山,静静地坐着。八 ?一 中 文网   w w?w?. 8 1?z?w?.?com

    即便是坐着,他的身形也有两米多高,宛如一个巨人一般,一身黑色魔仙纹钢铠甲,甲身镌刻着暗红色的魔符纹络,关节部位还有倒刺,暗色氤氲缭绕,显然绝非是凡品,腰间悬着一把煞气缠绕的长刀,刀身之中布满了黑色纹路的蜘蛛图腾,这图腾犹如活物,一只只蜘蛛仿佛真的在钢刀上缓慢爬行游走一般,诡异恐怖。

    “仙阶境强者!”

    叶青羽如今的神魂之力,强横无匹,一看之下,立刻就看出来了这吞天魔将的修为境界。

    在吞天魔将的身边,还站着一些其他魔蛛族的高手,大都是身形魁梧凶狠之辈,不过其中有两人的画风却是截然不同——是一对容貌一模一样,连动作举止都一样的白衣公子,面如冠玉,棱角分明,都穿着一身月色锦袍,几乎与漫天白雪融为一体,乌黑长披散在身后,手中各握着一柄巴掌大小的兽骨折扇。

    这两人不但穿的一模一样,连长相都极为相似。

    乍一看,仿佛是同一个人的影子一样。

    “双生子。”一边的胡不归低声惊呼。

    叶青羽一怔:“双生子?那是什么?”

    “一胎双生,极为罕见,若是练武,修炼一些合击之术,绝对恐怖。”胡不归传音入密道:“这种东西,并非是正常生成,而是以秘法培育出来的,极为邪门……没想到魔蛛族竟然培育出了这种东西,有点儿意思。”

    培育出来的?

    叶青羽怔了怔,仔细看去。

    却见远处那双生白衣公子的双眼之中都微微泛白,仔细看去,白色眼眸之中各有一只微型蜘蛛凝结在其中。

    这时——

    轰轰轰!

    号炮声响起。

    吞天大将猛然站了起来。

    他宛如修罗炼狱之中走来的灭世杀神一般,气焰惊人。

    一团团黑色魔气氤氲自周身缠绕涌动,将还未落地的冰雪顷刻消融。

    他居高临下,俯瞰这种大广场,将一切尽收眼底。

    猩红如同血池一般的巨眼中,闪烁着冰冷残酷无情的光芒。

    “哼,这些低贱的蝼蚁,或者只是浪费粮食和资源,低贱的人族,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让我享受杀戮的快感而已,还不如全部杀掉……可惜了,如果不是出征之前亲王大人下令不许屠城,我一定要把这些低贱的蝼蚁杀干净来喂我的战宠!”

    吞天魔将心中暗暗想道。

    对于吞天魔将而言,亲王的命令是必须服从的。

    所以他也不得不按捺住心中的杀意,按照接到的军令来行事。

    行刑台上。

    陈正良居高临下。

    他转身向吞天魔将行礼,卑躬屈膝、极尽谄媚。

    吞天魔将没有说话,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属于活物的感情,只是淡淡地挥了挥手,然后重新坐了下去。

    他站在行刑台上高声道:“时辰到了……嘿嘿,所有人都给我听着,魔蛛族的大人仁慈,降临流光城后愿意善待全城的人族,所以才有你们的活路。但是,总有些人不知死活,不懂得何为感恩,不肯乖乖顺从诸位大人,竟然敢反抗魔蛛神族大军,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简直就是天理不容……这样破坏流光城秩序的贱种,死不足惜,吞天神将大人今日亲临,监斩这些贱种,也好让你们都看看,敢违背魔蛛族大人意志的下场是什么!”

    行刑台下。

    数万人族都冷冷的看着跳梁小丑一般的陈正良。

    但是,却并没有人敢出声说什么。

    有人紧握着拳头,有人差点儿咬碎了牙齿,有人在心里疯狂地咒骂,也有人低下了头,不想看到这丑恶的一幕。

    实力差距太大,反抗也变得毫无意义。

    巨大的压力和恐惧,让很多人绝望。

    如果可以做到的话,只怕是所有人会瞬间一拥而上将陈正良这个走狗一口一口咬成肉渣。

    而刑台上的陈正良,却丝毫没有觉悟。

    “行刑!把那些贱种带上来!”

    他得意洋洋地大喊。

    陈正良手下豢养的走狗,将第一排囚车里的十名身披符文锁链的人一一押上行刑台。

    为的是一位白苍苍的老人。

    老人看起来已经**十岁,头颅无力地低垂着,血迹斑斑的面孔掩埋在灰白的长中。

    他的胸口,两把锋利的铁钩刺穿了他的琵琶骨,汨汨的鲜血沿着伤口流出来,老人白色衣衫上沾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迹,灰白的头披散,胸前的几缕白纠结凌乱如稻草,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结起了暗红色的痂。

    老人低声地呻吟着,步履蹒跚,动作稍慢些,那些身着锦衣的人族走狗就要用力拖动铁钩另一端的铁链,强拉着老人往前走的更快些。

    铁链每颤动一次,老人的步伐就更加无力地摇晃。

    画面残忍到了极点。

    “那是郑老!”

    “天啊,真的是郑老!他都这把年纪了,魔族都不肯放过他,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折磨他!”

    “郑老德高望重,深受流光城民众的敬仰,他们拿郑老开刀,就是要立威!”

    “流光城第一的大善人,生平做了多少善事,难道今日竟要死在魔族手中吗?老天真的是不长眼啊,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遗骸,老天啊,你真的是瞎了眼,这个世界上,还有公道吗?”

    人群中有一些骚动,低声的议论。

    叶青羽将这些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刑台上。

    陈正良面带阴狠的冷笑。

    见十人都已经被带到行刑台上,他像是一条狗一样,弯腰谄笑着走到吞天神将的椅子前,长揖一礼道:“大人,这十名犯人要处以何种刑罚,请大人裁决。”

    吞天魔将面无表情,目光微微游动,最终落在了那口闸刀之上。

    陈正良立刻会意,一阵阵点头哈腰,退了回来。

    “老东西,神将大人亲赐你斩之刑。哈哈,把他带过去!”

    一众狗腿闻言,迅将老人押向了刑场上那个巨大的钝口铡刀跟前。

    广场人群中又是一种骚动。

    陈正良一脸的阴笑,似乎根本不着急要立即行刑,不急不徐的踱着步子,走到巨大铡刀前。

    老人原本的低垂的头颅已经抬起,苍老的面庞上不带一丝血色,显然是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豆大的冷汗顺着额角滚落,但是在他那张沟壑纵横的满是皱纹的脸上,却只有愤怒,而看不到一丝惧意。

    陈正良看着老人那平静的面容,冷冷一笑。

    “老家伙,这把铡刀的厉害,嘿嘿,想必你还不知道吧。”

    说着,他走到那铡刀跟前,屈指在刀刃上轻轻一弹,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陈正良敲了敲这铡刀,转头继续看着老人说道:“这可是用千年沉水精做的刀刃,重达万斤,钝口的刀刃,有着特殊的符文阵法,就是将你放在铡刀下铡个千万次都不会破你的一层皮,只会把你那脖子里的所有筋骨和血肉铡成烂泥!符文能量之下,还能保证你十日内都不会咽气,慢慢享受这血肉尽碎的彻骨之痛!”

    老人缓缓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呸地一口,带血的唾液喷到他脸上:“你们这群衣冠禽兽,身为人族,却自甘堕落任由魔族驱使,残害同族,简直猪狗不如!”

    陈正良却像是听到了赞美之声,轻轻地拭去唾液,笑着道:“老东西,你可知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等投靠魔蛛族那是大势所趋。我等有幸能为魔蛛族神将驱使那是你们几世都修不来的福分!”

    老人怒极:““呸!恬不知耻,认贼作父,丧尽天良!”

    陈正良哈哈哈狞笑道:“不知死活的老顽固,真以为你还是那个德高望重、地位尊崇的流光城第一大善人吗?死到临头还要嘴硬,你想激怒我?让我给你一个痛快?”

    老人怒目而视,懒得再说一句话,一心求死。

    陈正良却不急于行刑,凑到了老人的脸跟前,一把抓住老人的头,狠狠地扯过来,道:“老东西,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日若你肯归顺神将大人,向魔蛛族称臣,神将大人倒是可以留你一条贱命,”

    “呸!”老人的回答简单明了。

    陈正良依旧冷静,脸上没有半分的怒色,而是浮现出一丝嘲讽讥诮之色。

    他如猫戏老鼠一般,阴森森地道:“呵呵,真是冥顽不灵呢,不过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你不是大善人么,就要看看你是真善人还是假善人,嘿嘿,你看这样好不好,今日只要你肯跪在地上说一句流光城主是个懦夫,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神将大人就会放过今日这剩下的数百囚犯,饶他们不死。老东西,你是想让他们陪你一起死,还是好好地活下去?”

    老人闻言,苍老而布满伤痕的身躯微微一震。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犹豫,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陈正良似乎很满意老人的反应:“怎么样,老东西,你身为流光城第一大善人,今日,你是要救人,还是要害人?嗯?”

    他说话的时候,眉毛向上斜挑着,眼中得意嘲讽之色更甚。

    老人眼中的挣扎之色更加浓郁,开始剧烈地喘息了起来。

    身体上的伤痕痛苦,都不曾让他这样挣扎,但是现在……老人扭头看向其他被关押等待处死的人族英雄。

    陈正良微微一笑,顺着老人的目光指过去,声音低沉宛如魔鬼的嘶吼,道:“你看,那边的炮烙台前,可是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若是你继续冥顽不灵,他就会被放在那台上用烈火灼烤,待他的外皮被烤熟之后就用刀割下来,送给魔蛛族的将官享用,而他,会继续被继续煎烤,直到一层、一层,将他身上所有的皮肉都烤熟剥尽.....”

    老人紧闭的双唇颤动着。

    陈正良的每一个字都如尖刀一般,一刀一刀扎在他的心头!

    他一直坚信,他可以宁死不屈,他可以坚守信念,绝不向魔族屈服,可是……‘

    这是一百多条人命啊!

    “郑爷爷!我不怕死!你不要跟坏人求饶,爸爸出战之前,曾经对我说过,人族永不低头。”

    不远处,炮烙台前那十二岁的孩子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道。

    小小稚嫩的脸上,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镇定。

    老人闻言,紧闭的双目猛地睁开,看向那只有十二岁的孩子,霎时间老泪纵横。

    这个孩子的父亲,是城主府第一高手,守城战之中,杀敌过千,最终战死,城破之后,孩子的母亲为了不被魔族侮辱,自尽而死,孩子则被魔蛛族抓住,泄愤一般百般折磨,小小年纪,却坚强地撑到了今天。

    这一刻,老人突然不那么挣扎了。

    老人知道,他不能低头,不能有丝毫的退让!

    哪怕,哪怕要带着这一百多人,和他一同舍身赴死!

    人终有一死。

    死亡也许并非只是终结。

    老人缓缓地站直了身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做出了决定。

    他扭头看着陈正良,眼睛之中充满了怜悯:“畜牲,看到了吗?听到了吗?呵呵,连一个小孩子,都比你更加高尚……连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都不肯向魔族屈服,我岂能让他失望?呵呵,死就死吧,你这样的畜生,一定会遭到报应的!早晚会有我人族的圣人现身,平定清姜界的魔族之危,将所有魔族斩杀殆尽。今日我流光城英烈们流下的鲜血,来日定当要你们千倍、万倍的偿还!”

    ----------

    第三更,快四千字。

    今天一万字了。

    明天争取依旧是三更。

    腰背有点疼,明天到了大**,还会坚持多写。

    先回家吃饭了,饿死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