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02、是谁?(超级爽快的万字大章)
    老人虽然实力修为不高,而且还被符文镣铐封禁,身受重伤,但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八??? 一?中  文网  w w?w.81zw.com

    声音不大,但那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一道炸雷,激荡在天地之间,一种浩瀚恢弘光明的气息,在空气之中激荡。

    大广场之上。

    近十万沉默的人影,这个时候,都觉得仿佛有什么炙热的东西,在自己的胸膛里疯狂地燃烧。

    原本无数低垂着的头颅,缓缓地抬了起来。

    一种令魔蛛族微微变色的气氛,开始在这浩大的广场上激荡开来。

    陈正良等狗腿子,一时之间,也被这老人的气势所摄,面色狂变,不知道该说什么,呆在了原地。

    就在这时——

    “呵呵,人族圣人?”

    一声嗤笑声响起。

    一直稳坐高台的吞天魔将缓缓站起身,庞大的身躯,宛如一尊从恶魔深渊之中走出来的灭世巨兽一样口。

    吞天大将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

    “圣人?老狗,你是在做梦吗?呵呵呵,如今已经是什么时代了,人族这样低贱堕落的种族,会出现圣人?”吞天大将一脸讥诮地大笑,指着广场上数万人,像是指着一对尸体一群牲畜一样,轻蔑地道:“老狗,你自己睁开眼睛看看,这流光城数十万人在此地围观,就像是一群被打断了脊梁的狗一样,呵呵,他们麻木不仁,眼睁睁地看着你受刑,自始至终,可曾有一人敢为你说一句话,可又一个人敢抬头看本将一眼?不过是一群只有奴性的贱种,如此低贱的种族,根本不配同高贵的魔蛛族共享这清姜界的土地和资源。”

    老人闻言,面色反而越地平静。

    他从容地笑着,喘息了几声,缓缓地道:“他们不反抗,是要为人族存续保存火种;他们虽然不曾抬头,但心中自由烈焰燃烧……这只是积蓄力量而已,人族永不低头!终有一日,你们会被这你们看不起的人族打败,即便老夫今日血洒长空,他们也会替我看到那一日的太阳,必是璀璨夺目,妖魔尽灭!!”

    字字铿锵,宛如刀剑交鸣。

    老人那伤痕累累的身躯,在这一刻,在无数人的视线之中,变得高大如巍巍山岳,只可仰视。

    话音落下。

    近十万人群中弥漫着的那种气氛,越地明显了起来。

    无数低垂着头颅的人都牙关紧咬,紧紧地攥起了双拳,手指的关节泛着白色。

    众人眼中隐忍的怒火和悲意愈加明显。

    吞天大将面色微微一变,暴戾血煞之气在他身边周围弥漫开。

    他神色阴沉了下来:“老狗,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你这把老骨头,能撑几天……行刑!”

    “遵命。”陈正良立刻点头哈腰。

    转过身,这个走狗头头阴阴一笑,脸上尽是残忍之色。

    “去,把这个老东西的舌头,先给我割下来!”陈正良冲着身旁的那个脸上长着黑斑的走狗道。

    “嘿嘿,您瞧好吧。”黑斑脸狗腿好不容易得到一个表现的机会,顿时大喜。

    他狞笑着,掏出一把早就准备好的牛耳尖刀,一步步走到老人的跟前,将那尖刀亮了亮,怪笑着一把抓住老人的头,尖刀直接朝着老人的口中刺了下去。

    老人没有反抗。

    下面的人群中一阵骚动,很多人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看这残忍的一幕。

    叶青羽眸子里精光一闪,正要出手,却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变化出现了。

    咻!!!

    一道乌沉沉的流光从人群中爆射出来。

    噗嗤!

    黑斑走狗的心口被流光刺穿!

    那是一把两米长的玄色长枪,贯串了黑斑走狗的身体,巨大的惯性带着他的身体,朝后飙射了出去,撞在了另一个还未反应过来的走狗身上,瞬间就穿了糖葫芦一样,将第二个走狗也刺穿……

    轰!

    长枪最终钉在了刑台后方的一块巨石上。

    枪身入石半米。

    两个走狗被活生生地钉在了上面。

    “我……噗……”直到这个时候,黑斑走狗一脸的茫然,仿佛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他喷出一口鲜血,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胸口,看到那刺穿了自己身体的黑色长枪,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顿时一脸的惊恐和绝望,喉咙里出嗬嗬宛如野兽一般的声音,想要说什么,但一口气终究是没有上来,下一瞬间那罪恶丑陋狰狞的头颅,低低地垂了下来。

    “嗯?”

    叶青羽心中微微一惊。

    怎么回事?

    竟然有人抢在自己的前面出手了?

    什么人?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周围人群已经反应了过来,骤然出现的刺杀,还有那飞溅起来的鲜血,让许多普通人吓得尖叫了起来,四处响起一片片惊呼声,广场上的人群也不可遏止地骚乱了起来,有人尖叫,有人疯狂地后退着,有人吓得腿都软了,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下一瞬间——

    嗖嗖嗖!

    数十道黑影,在人群之中飞窜而起,如闪电一般,瞬间就落在了刑台之上。

    “杀!”

    “先救人。”

    “快救郑老……我来挡住这群杂碎。”

    一阵简单短促的对话从这是几人的口中响起。

    他们落在刑台上,行动迅,分工明确,立刻展开了营救,显然是早有准备。

    刑台上顿时乱作一团。

    喊杀声暴起。

    以陈正良为的狗腿子,本来实力也只能算是一般,猝不及防之下,顿时损失惨重。

    流光城第一大善人郑老第一个被救了下来。

    “竟然是他们!”

    叶青羽看到那些暴起的人影,心中微微一震。

    那飞身去救人的竟然都是他们在客栈中见到过的熟面孔,为的正是向南楼的老板夫妇,剩余的十多人都是向南楼中收留的那些衣衫褴褛的流民!

    叶青羽万万没有想到,客栈内外的这些人,竟然都是高手。

    可当时自己竟然并没有看出他们身怀武道修为?

    这可真的是奇怪了。

    刑台上。

    昨日文质彬彬温润如玉的白面年轻老板,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身上笼罩着一股凌冽的杀意。

    他的手中握着一支狼毫毛笔,元气催动之下,光华一闪,原本只有半尺长的毛笔眨眼间变大数倍,足有一米长,手臂粗细。

    一股危险的气息从那一米多长的巨型毛笔上散出来。

    毛笔如长枪一般,会散丹青,墨团点点,一瞬间就有五六个叛徒武士喷血倒了下去。

    “淡墨化作万兽魂!”

    清喝声之中,客栈老板手中巨大的毛笔凌空挥舞。

    他的招式极为诡异,也很是传神,以虚空为纸,仿佛是在作画一样,眨眼间数十只活灵活现的墨色猛兽出现在空中。

    “去!”客栈老板凌空击出一掌。

    墨色的猛兽身上光华一闪,霎时间如活过来了一般,带着浓浓的煞气飞扑向行刑台上看守人犯的人族狗腿和魔族军士。

    刑台之上的顿时乱作一团。

    转眼之间数十个背叛武士战死,惨叫声四起。

    “拦住他们!!!”

    陈正良见势不妙,大声呼号。

    在所有的背叛武士狗腿子中,他的实力是最强的,右手在腰间一抹,从腰间的玉带中拔出一把银色软剑。

    银色软剑在空中如灵蛇乱舞,漫天剑气带着森寒的杀意逼向客栈老板。

    客栈老板哈哈大笑,挥舞着巨型毛笔,与陈正良激斗起来。

    乱战之中,那位年轻貌美的老板娘最是引人注目。

    她的实力,竟是丝毫不比年轻老板弱,皓腕如玉,轻抬素手,动作优美到了极点,反手拔出髻间的一只朴实无华的银簪,迎风一晃,那银簪便光华大作,一阵青盈盈的光华闪过,银簪幻化,成为一把闪耀着森寒之光青锋长剑,出现在她的手中。

    “杀!”娇喝如玉盘撞击般悦耳,老板娘手中的青锋长剑在空中如灵蛇般翻舞纷飞。

    剑气纵横,忽生忽灭。

    就看,剑气所过之处虚空之中留下无数柳叶般的淡青色元气利刃,飞射向行刑台上被锁链束缚的十名人犯。

    下一瞬间,淡青色的元气利刃斩在十名人犯的锁链上,就像是切豆腐一般,束缚着众人的锁链全部被斩断落地。

    另有其他武者立刻冲上去,将这些犯人都赶紧扶起来。

    台下。

    叶青羽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人族用不低头。

    一路上走来,看到了太多丑恶的事情,见到了太多狰狞的面孔,但那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勇者和善者,比如郑老,比如老板夫妇一行人,在漫漫黑暗笼罩大地的时候,总有一些人,会坚守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哪怕他们力量微薄,哪怕他们是在飞蛾扑火,但终究还在奋不顾身地出温暖的光亮,不是吗?

    这些日子以来,叶青羽沉重的心情,在这一瞬间,突然变得很好,很好。

    就在混乱乍起,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刑台上的时候,又有意外的事情生了。

    轰!

    行刑台一侧的囚车方阵中,突然出哪里一声轰响!

    一名被符文锁链捆着的壮汉,身上突然爆出了强横无匹的刀气波动,轻轻一晃,就将捆缚在身上的符文锁链挣脱。

    这一瞬间,一道道金色刀芒在壮汉的身上爆,衬托他犹如一尊绝世抱刀一样,浑身上下都散着犀利无匹的气息,清喝声之中,一道道无双的刀气如流光一般朝着四面斩出,快到了极点。

    “啊……”

    “不!”

    “噗!”

    惨叫声响起。

    守卫囚车的魔族精锐武者,万万没有想到,被足以困住登天境强者的符文锁链锁住的的囚徒,竟然会突然暴起难,猝不及防之间,数十魔族武士瞬间就被刀气分身,化作了段段残尸,魔血飞溅,像是农夫镰刀之下的麦子一样纷纷倒地。

    “你……”魔族精锐队长实力稍高,勉强挡下了这一次突袭,又惊又怒。

    但还未等他说出什么来,一柄元气长刀就已经如鬼魅一般疾斩而至,将他拦腰斩为两截。

    刀锋太快。

    痛苦的感觉甚至都没有传来。

    他终于看清楚了偷袭者面目,顿时如同见了鬼一样。

    刀疤金。

    这浑身刀芒,刀法绝的偷袭者,竟然是此前因为维护老人被当做是反叛者抓起来的那个杀猪汉子刀疤金!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身上没有丝毫元气波动的杀猪汉子,竟然在这个时候,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刀法绝的强者。

    这根本就是绝杀。

    军官一直到意识模糊身形倒下去,也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救人。”

    刀疤金大喝。

    他面色刚毅,手中元气长刀挥斩之间,刀气纵横,又将数十名看守囚车的魔族精锐军士瞬间斩杀。

    一时之间,看守囚车的魔族军士大乱。

    尤其是在为的军官被斩杀之后,剩下的魔蛛族军士,都出现了微微的呆滞和停顿。

    越是百炼精锐军士,越是需要命令的指引,这种反应已经根植在了他们的骨骼和血液之中。

    也就是在魔蛛族军士混乱呆滞的时候,旁边广场上已经越混乱的人群之中,嗖嗖嗖又是数十道闪电般的影子,冲入了囚车阵营之中,一阵砍杀,几乎在最短的时间里,将看守囚车的魔蛛族精锐军士斩杀了干净。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之间生,变化之突然,令人目不暇接。

    叶青羽扭头朝着这边看来。

    一看之下,又是大吃了已经。

    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带头杀入囚车方阵之中配合刀疤金救人的,竟然也是熟人——

    瘸腿老人和盲眼小姑娘!

    叶青羽前后两次来到流光城,都在客栈里见到了这一对父女,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现丝毫武者斗气波动,也不觉得这对可怜的卖唱父女会是武道强者。

    但是现在,一切都被推翻了。

    远处。

    瘸腿老人身上的那原本木然颓丧之色一扫而空,气势犹如猛兽般犀利无匹。

    他手中的红木二胡散着淡淡的光晕,左手手指按在琴弦上,右手握着琴弓,轻轻拉动琴弓,琴弦微微颤动,一阵无声的音波如惊涛骇浪般涌向看守囚车的魔族军队。

    音浪带着一种神秘诡谲的力量,所过之处,魔蛛族士兵耳中一阵嗡鸣声,心神不宁,眼中慌乱之色越加明显。

    而那个昨天像是小猫一样蜷缩在老爹怀里的盲眼小姑娘,脸上依旧灰扑扑的,像是抹了一层锅灰,眼睛依旧是大而无神,一股灰蒙蒙的雾气从她的眼底浮现,同时,她手中那巴掌大的杏花图纹香囊口上的丝线像是松了些许,散这淡淡的杏花的淡淡清苦香味,只是那气味,要比数日前要浓郁很多。

    小姑娘轻轻打开系在香囊口上的丝线,一抹淡淡的杏色雾气从香囊中缓缓涌出。

    她那纤细瘦弱的小手,在虚空中柔柔的扇了两下,淡淡的杏色雾气朝着魔族军队的方向飘散而去。

    那淡淡的杏色雾气随风飘散道魔族士兵的阵营中,魔族士兵的动作迅变得缓慢。

    一众魔族士兵惊惧交加,他们的四肢竟然逐渐麻痹,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反观三十多名人族强者,却是越战越勇,如入无人之境!一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数息内就将魔族军队的阵型打散。

    转眼之间,囚车之中被关押的人族英雄,几乎都被救了出来。

    事情无比顺利。

    ……

    观礼台上。

    吞天魔将安安静静地坐着。

    不管是一开始黑斑狗腿被一枪钉飞,还是客栈老板等人杀上刑台,甚至一直到刀疤金暴起难,配合卖唱父女几乎将守护囚车的魔蛛族军士杀了个干干净净,将囚车之中的人都救出来的时候,这位吞天营的主帅,脸上都没有丝毫慌乱或者是震怒的表情。

    他微微眯着眼睛。

    猩红色的瞳孔里,有淡淡的嘲讽之色闪烁。

    微微咧起弧度的嘴角,挂满了残忍的意味。

    实际上不止是吞天大将,就连他身边的那些副将,还有诡异的白衣双生子,都没有任何的动作。

    仿佛场中生的一切,和他们并没有丝毫的关系一样。

    他们安静地站在哪里,就像是一群路人在看戏看热闹。

    ……

    广场上。

    近十万人群已经乱成了一片。

    叶青羽从最初的惊讶之中回过神来。

    他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魔蛛族高层的那种诡谲的静谧。

    这绝对不是正常现象。

    身边的胡不归,眉头上浮现了一丝疑惑。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轻轻地摇了摇头,再次按捺住了出手的打算。

    因为他们都意识到,今日的事情,只怕不会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魔族一定还留下了什么后手。

    ……

    刑台上。

    客栈老板夫妇和同伴们一阵拼杀,将被压上刑台的所有人都救了下来,更是将冲过了阻挡他们的狗腿子们几乎杀了个片甲不留,唯有陈不良侥幸留了一条命,但腹部也中了一剑,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袍,被吓得魂飞魄散,根本不敢再战,转身就跑向了吞天大将的方向……

    “大人,救我!”

    陈不良像是一只丧家之犬一样,连爬带滚地朝着吞天大将求援。

    客栈老板没有追上,飞起一脚,将地面上一截断剑踢起,朝着陈正良后心激射而去。

    但陈正良挣扎着躲避了开来,一下子跑的更远了。

    “穷寇莫追,救人要紧。”一边的美貌老板娘见状大声提醒道。

    客栈老板闻言止步,看了一眼远处的吞天魔将,眼中闪过一丝忌惮,放弃了追赶陈正良,呸了一口,道:“便宜这个忘宗背祖的狗杂碎了……小歌,信号,让外围的兄弟动攻击,掩护我们带人撤回。”

    年轻美貌老板娘点点头,怀中取出一样东西,往天空之中一扔。

    咻!

    漫天流光。

    大雪纷飞的阴暗虚空被瞬间照亮。

    下一瞬间。

    轰!

    大广场的南面,突然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炸起。

    宛如地震一般的剧烈震动,在广场上响起。

    然后就看数千米之外守在广场最南边的一队魔蛛族军士直接被炸飞,原本被守护的严严实实的广场边缘地带,顿时出现了一个缺口,又有数百位人族强者,清一色的劲装,极为精悍,从外面杀了进来,和守卫广场的魔蛛族大军战成了一团……

    “冲!”

    客栈老板大喝一声,带着人向广场上的人群中冲去。

    另一边。

    卖唱父女也带领着其他人,护着那些反抗英烈,朝着广场的南面冲去。

    “是我人族的,让开一条路,救这些英烈们出去。”

    刀疤金大吼。

    声音以强横的元气激荡出去,犹如滚雷一般,响彻虚空。

    广场上数十万人,原本混乱无比,听到这样的一声大吼,竟然还真的有人连忙退避,宛如惊涛乱浪的混乱人群分开了一条长长的道路,一直通往广场最南面。

    “走!”

    客栈老板等人振奋无比。

    一伙人正要往下冲。

    就在这时——

    “桀桀桀桀……这样就想走了吗?”

    一个冷酷无比的声音,从观礼台上传来。

    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大马金刀地坐在主座上的吞天大将,终于缓缓地站了起来,嘴角含着轻蔑和残忍的笑。

    话音未落。

    呜呜呜——!

    宛如远古野兽嘶吼长嗥的号角声响起。

    虚空之中,突然有一道道暗红色的涟漪闪烁,不知道何时,站在吞天魔将身边的四大副将,都已经来到了距离地面百米的虚空之中,分四个方位站立,登天境巅峰的恐怖力量气息从他们的身上涌动,仿佛是四座不可攀越的太古魔山一样,镇压在了虚空,一道道暗红色的魔符纹络,像是狰狞凶恶的魔蛇一样,从他们的脚底下蔓延出来,一条条一道道转眼之间,就几乎遍布了整个大广场上方的虚空之中……

    “该死,是【蛛丝天罗灭魂网】!”

    客栈老板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呼。

    “快走,不要被这阵法合围在中间了,否则谁都走不了。”刀疤金也是面色大变,眼神中流露出了急躁。

    这次来救人的武者,都是实力不俗,最低也在苦海境,行动本来非常迅,可以说是来去如风,但他们救出来的这近百人,却都是被封禁了修为,体内种下了禁制,还受了重伤,行动就极为不便了,带着他们,客栈老板等人就根本走不快。

    这是——

    轰隆隆隆!

    又是一连串如催魂死帖一样的号炮之声响起。

    四周一阵宛如雷鸣般的震动,就看广场之外远处的废墟之中,巨大的妖兽坐骑一个个现身,四支魔蛛族妖兽骑兵犹如黑潮一般席卷而来,大地都在这样的铁蹄之下震颤,转眼之间,这黑色的骑兵浪潮翻滚而来,将整个大广场重新包围了一遍,不论是之前守护广场的那些魔蛛族精锐士兵,还是外面接应的救人队伍,都被包围在了其中。

    局势,顷刻之间,急转直下。

    “哈哈哈,一群愚蠢的东西,居然想在我吞天营的手中救人?”

    吞天魔将冰冷宛如死神一般的声音,在天地之间响起。

    锵锵锵锵!

    从外围包围而来的魔蛛族妖兽骑兵,密密麻麻宛如黑潮,巨大狰狞的妖兽坐骑上,身形高大的魔蛛族骑士,手中的长枪重重地敲击在盾牌上,数万道金属交鸣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宛如狂潮怒澜一样,令人颤栗,心胆剧寒。

    客栈老板等人,瞬间齐齐变色。

    他们的计划,已经算是非常周密了。

    包括刀疤金的潜伏,还有外围的接应,都想到了。

    可是没想到,魔族竟然像是早就知道一样,做了这样的准备。

    眼看着天空之中的【蛛丝天罗灭魂网】大阵就要合拢,每个人都心急如风,疯狂地朝着外围冲去。

    但魔蛛族军队的反扑,也在这个时候,终于降临了。

    数百个黑色的身影,如同流光闪电一样由天空的魔云之中降临下来,挡住了客栈老板等人的去路。

    黑色铠甲,纹钢长刀。

    这些都是魔蛛族军中精锐中的精锐,与数千之中挑选出来的真正精锐。

    长刀出鞘。

    刀光如电。

    救人的强者们,顿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无疑让局势变得更加绝望。

    想要再冲,被这些精锐军士挡住,根本就冲不出去。

    “快走,不要管我们了……”郑老急了,大声地道。

    其他一些被救的人,也都挣扎了起来。

    “兄弟们,走吧,别管我们这些老弱病残了,就算是出去,也残了,你们不该来救我们啊。”

    “叔叔,我的经脉都已经被废了,没用了……爸爸妈妈都死了,我也活不了了,我不能再当拖累,让我死吧,你们快走。”之前说过人族永不低头的那个小孩子,大声地喊叫着,朝着旁边一颗石头上撞过去,却被身边的刀疤金给一拉拉住了。

    “今天救的了你们,我们一起生,救不了,那就一起死。”刀疤金哈哈大笑,看着身边的其他同伴,一脸豪迈慷慨地道:“兄弟们,舍身取义就在今日,纵然刀下死,留得侠骨香!杀!”

    他手中刀光暴涨,冲入了敌军之中,率先开路。

    “擒贼先擒王!”

    客栈老板大喝一声,竟是一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朝着吞天大将的方向飞扑而去。

    “不错,我们来断后,刀疤金,你带着大家冲。”瘸腿老人明白了客栈老板的意思,手中二胡一转,弦音一边,整个人同样化作流光,朝着吞天大将冲去。

    年轻美貌的老板年和那大眼盲女紧随其后。

    如果能够将吞天大将击杀,或者只是重伤,都可以让魔族大军大乱,众人或许可以拼的一线生机。

    但是——

    “不知死活!”

    吞天魔将面色讥诮,抬手,然后反手拔出煞气缠绕的长刀。

    刀光一闪。

    他横劈向空中。

    一道黑色魔气从长刀的刀刃之上如巨浪排山倒海般荡出。

    轰!!!

    巨响声之中,恐怖的元气之力爆溢。

    客栈老板四人瞳孔骤缩。

    墨色异兽一声咆哮后被魔气巨浪拍散在空中,客栈老板手中的毛笔炸裂;青龙被打出原型,恢复成一只青簪断成两截没入地面;银色剑气被滚滚魔气冲散消失不见,瘸腿老人的二胡琴弦尽断;青色杏花花瓣凋零,化作飞灰,盲眼小姑娘的香囊上杏花刺绣也蓦地褪色......

    高空中的客栈老板四人本命法宝尽毁,本体遭到反噬,四人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高空中坠落!

    只是一击,缺如摧枯拉朽一般。

    客栈老板四人瞬间败退,倒飞着重新跌入了人群之中。

    “大人……”有人惊呼,连忙去扶他们。

    吞天魔将稳稳站于高台之上,并未追杀。

    锵。

    还刀于鞘。

    “给我将他们活捉,我要一个个慢慢杀死他们,让所有人族都知道,对抗我魔蛛族的下场。”

    冰冷宛如死神话语般的声音,从这位吞天营统帅的口中一字一字地迸出来。

    这一瞬间,整个大广场上的温度都急剧地就降低。

    在那数百位魔族精锐强者的围攻之下,客栈老板等人被不断地压缩,不断地压缩,别说是再想要冲去,只怕是连自保都已经变得很难。

    气氛,越来越绝望。

    吞天大将的脸上,绽放着残忍而又狰狞的笑。

    他就像是一个杀机爆溢的渔夫一样,正在缓缓地收网,已经开始考虑,要如何将这些入网的鱼宰杀。

    但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生。

    突然!

    吞天魔将身边的空间突然一阵扭曲,一道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没入吞天魔将的心口!

    吞天魔将面色急变,粗布激荡之下,一声闷哼,心口飙出一道鲜血。

    “竟敢暗算本将……该死,给我滚出来。”

    暴怒之中的吞天魔将,眼中凶光一闪,手掌上魔焰暴涨,一把向虚空中抓去。

    噗!!!

    虚空中传来闷响。

    下一瞬间,吞天魔将的手掌所在的虚空中,一道身影逐渐清晰。

    人群中一阵不可置信的惊呼声。

    “是他!”

    “怎么会是他!”

    “是陈正良!”

    “他不是魔族的走狗吗,怎么会去刺杀魔族?!”

    被吞天捏在手掌心的人赫然就是此前已经在客栈老板手下败退的狗腿陈正良!

    吞天魔将巨大的手掌,捏着陈正良的头颅,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错愕。

    他没有想到,偷袭自己的,居然是这个胆小鬼废物。

    “是你...很好!”

    吞天魔将的眼眸里有可怕的血色焰光闪烁,显然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胸膛一震,无形的魔焰元气泵疼呼啸,一枚散幽寒之意的匕,被缓缓从伤口之中逼出来。

    铛啷!

    沾染着吞天魔将血液的匕落地,眨眼间便被腐蚀成一滩铁水。

    吞天魔将黑色盔甲的胸口,留下一个枣核大小的窟窿。

    “很好,本座都已经有点儿欣赏你了,原来你一直以来的卑躬屈膝,竟然是为了这一刻,桀桀,忍辱负重吗?可惜,你的实力太差了,就算是被你偷袭,也杀不死我……桀桀,不过,本座已经很久没有受过伤了,你是百年来的第一个能伤到我的人族。”

    吞天魔将眼神森冷,淡淡的说道。

    陈正良被制,整个头颅都被捏住,只要吞天大将微微一力,只怕他的头颅就会被捏碎捏爆,神魂俱灭。

    但他的脸上却无一丝慌乱和惊惧。

    有的只是一抹功未竞成的遗憾。

    “只可惜,我杀不掉你。”陈正良无比遗憾地道:“也救不了我的兄弟姐妹们!”

    “哈哈哈,杀我?就凭你?”吞天魔将的手指缓缓紧缩,陈正良的脖子已经逐渐扭曲,脸色也开始泛青,吞天魔将的另一只手,指向了刑台之下:“或者是凭这台下的残兵败将?”

    说着,吞天魔将的视线转到城主府废墟的正南方。

    在那里,前来接应的数百人族强者,也已经被魔蛛族精锐大军所围困,要不是吞天魔将狠了心要抓活的一个个折磨虐杀,只怕这近百人已经丝光了。

    他讥诮地笑着,俯瞰头颅快要被捏的变了形的陈正良,冷漠地道:“还是凭南边的那群草包?”

    陈正良闻言默然,向南方看了一眼,轻轻阖上双眼。

    他显然是已经接受了这样的命运。

    “人族危亡,舍我一身成仁,不能成仁,死又何憾。终有一日,我人族必出圣人荡平世间邪魔!”

    吞天魔将闻言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最不可思议的笑话一样,道:“哈哈,人族圣人?又是人族圣人?真是天大的笑话!本座捏死你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小小蝼蚁竟异想天开,本座这就送你上路,去黄泉之下寻那人族圣人吧!”

    言毕,吞天魔将手掌缓缓地的收紧。

    陈正良痛苦的无声颤抖。

    远处。

    看到这一幕的客栈老板等人,目龇欲裂。

    “正良兄弟……”客栈老板急怒地大吼,却无能为力。

    只有他们少数几个人,才心中清楚,陈正良的真正身份。

    这一步棋子,早在城破之时就布下。

    之前他和卖唱父女等四人合攻吞天大将,本来就是掩人耳目,真正的攻击者是陈正良。

    只要陈正良可以击杀或者是重创吞天大将,那今日之事,就会有转折和希望。

    只是……

    可惜啊。

    功败垂成。

    陈正良长叹一声:“泠大哥,对不起……哈哈哈哈哈,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奈何?奈何?”

    说完,闭目等死。

    “天啊,我人族的高手强者,到底在哪里啊,为什么还不出现啊。”被称作是泠大哥的客栈老板,眼看着好兄弟就要惨死,自己等人却未能将这数百英烈就出去,反而又搭上了不少人,心中愤恨欲狂,终于是忍不住长泪纵横,仰天长叹:“乱世血如河,为什么我人族圣人还不出现?为什么我人族的大好男儿,却要这样送死……我好不甘心啊。”

    “难道真的是天亡流光城人族吗?”郑老也是老泪纵横。

    绝望。

    无比的绝望,笼罩了所有人。

    “哈哈哈哈……”看到这一幕的吞天大将,变态般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疯狂地大笑:“人族圣人?都死绝了,哈哈,如今的清姜界,已经是我魔蛛族的天下,即便是人族圣人出现,也会被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被击杀,哈哈哈哈!”

    话音未落。

    “是吗?一只小小蜘蛛,也敢妄言圣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个凛冽的声音,突然毫无征兆地响起。

    这声音不大不小,但却充斥着一种神秘的力量,将吞天大将的笑声轻松地盖了下去,让这混乱的大广场中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吞天大将的血色瞳孔骤缩。

    下方客栈老板等人,也是神色顿惊。

    还未等有人反应过来。

    咻。

    一道人影如电急电,突然从人群之中激射而出。

    瞬息之间,那人影就来到了吞天大将跟前,拳印如雷,轰击而出。

    “什么?”

    吞天大将面色狂变,只觉得这一拳势如天破,蕴含着一股沛然莫御的恐怖力量,拳影还未到,强横的气势竟是让他觉得窒息。

    实在是太快太强。

    仓促之间,吞天大将无法躲避,无法抽刀。

    他一只手握着陈正良的头颅,只能用另一只手握拳,挥拳,反击。

    轰轰轰!

    电芒闪烁,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也不知道多少拳撞击。

    宛如天怒般的气劲爆溢横流,周围原本围过来的魔蛛族强者,被这样的劲风震得吐血倒飞出去,而吞天大将只觉得手腕麻,气流怒卷之间,他连对手的面目都看不清楚,也做不去其他任何的反应,只能本能地不断出拳,想要将对手那犹如狂涛怒澜一样永无止尽的拳势遏制下来。

    同一时间,他疯狂地后退,想要拉开距离。

    但一切都是徒劳。

    这一瞬间的凶险和危机,让吞天大将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被卷入了灭世海眼之中一样,只能出拳出拳出拳,然后退退退退退退。

    在对方狂暴的拳势气机之下,他甚至连抽回自己抓着陈正良的手臂的时间都没有。

    这种恐怖的压力,绝对他生平仅见。

    那如长河落日一般连绵不绝的拳劲,压迫之力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到了后来,让吞天大将近乎于窒息,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巨大的压力,让他脑海之中一片空白,甚至都丧失了思维的能力。

    他此时身体的一切反应,都是身为仙阶境强者本能而已。

    仿佛是漫长的万古长夜,又仿佛是流光的一瞬。

    不知道何时,对面那如山洪爆般的拳势,终于停止。

    吞天大将艰难地张了张口,已经不知道自己退了多少步,只觉得连神魂都被震碎在了身体之内,而这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

    晕晕乎乎之中,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呼声。

    红魔大尉见了鬼一样的尖叫声响起:“将军,您的手臂……”

    吞天大将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左臂看去。

    左臂不见了。

    之前仅仅地握着陈正良的头颅,一念之间决定着这个人族生死的左臂,不知道何时,竟然已经被人齐肩斩断。

    一层淡银色的寒霜,弥漫在断口处,所以没有丝毫的疼痛。

    难以形容的震惊和恐惧将吞天大将淹没。

    他摇摇头,视线逐渐恢复正常,抬头看去。

    对面。

    离地十米的虚空之中。

    一个微胖的身形凝空而立。

    这人的一只手中提着陈正良的肩膀,另一只手中,拎着一只断臂。

    吞天大将被斩掉的那一截断臂。

    -----------------

    从早上到现在,除了中午吃饭,虽然背有点疼,但还是一口气把这一章写完。

    一万零五百个字。

    相当于三更还多一千字,没有分开更,就是为了让兄弟们一口气看下来感觉到爽。

    当然,明天会更爽。

    小叶子要彻底大杀四方了。

    也是从这一战开始,小叶子真正的崛起了。

    如果大家觉得爽,就支持一下,月票点击红票哪怕是留言支持,都是对刀子的巨大鼓励。

    也可以关注刀子的公众微信号,微信搜索公众号乱世狂刀,就可以找到,里面的历史消息里,有刀剑神皇弃青衫的番外,还有大量的福利图,绝对精彩。

    好了,去吃晚饭了,吃完就睡,太累了。

    爱你们。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