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12、三剑震清姜之第二剑(2)
    这种章法混乱,毫无规律近似于垂死挣扎的打法,宛如强弩之末,让流光城中急切关注半空之中战况的人族纷纷胆战心惊,甚至不敢眨眼呼吸。八 一中文 W说W网W一.一8小1ZW.COM

    锵!

    黑云之中一道虚影突然伸出半截长枪实质,枪头足有半米,刀尖寒光锋利,长驱直入插进叶青羽肩头。

    一个拳头大小的血口大洞出现在叶青羽左肩之上。

    就在这!

    咻!

    叶青羽挥刀一斩,剑气没入黑云之中,依旧没有动静,但黑云之中,隐隐激荡起一阵涟漪。

    果然如此!

    叶青羽眼眸一闪。

    电光火石之间,黑云暗影之重与他对战的魔蛛族强者长枪虚实交替,不断直击而来,将叶青羽浑身血柱喷涌,不断有血洞炸裂而出。

    咻咻咻。

    叶青羽似一座被卷入灭世海眼之中不知伤痛的麻木机器。

    他不断找准时机,在狂暴直击的长枪实质贯穿身体的瞬间朝着虚空黑影之中一剑斩出。

    无数道剑气暴溢横流,周围的黑云涌动激起犹如浪潮波涛一般的翻滚。

    仿佛时空就此静止,又仿佛宇宙星空之中的星河已经运转了数千回。

    数十息之后。

    原先只是涟漪激荡的一处暗云在遭受数千斩剑气之后,终于开始凝结成一片犹如薄冰一般的实质,而实质之中的裂纹犹如蛛网蔓延。

    黑云星辰之中。

    一个手握长枪的魔蛛族强者面色惊恐,气息紊乱,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这犹如灭世一般不断扫荡的剑气,对他来说,只不过受到了些许轻创。

    且下一刻他就立刻恢复了平稳的气息,体内的震荡也逐渐安定。

    对面。

    叶青羽气息羸弱,浑身浴血,浑身仿佛从血池之中浸泡过似的。

    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纵横遍布,蜿蜒曲折,许多反震之后爆裂的伤口都深可见骨,血柱横流。

    他身形微微一晃。

    流光城中传来众人的阵阵失声惊呼,热泪盈眶。八一中文  w说w小w网.81zw.com

    宛如被千刀万剐之后惨遭凌迟的叶青羽,这个孤单微弱的身影,此时在所有人族眼中显得无比高大,无比悲壮。

    而通过这数千招以伤换伤的对峙,叶青羽无比清晰地感受到这阵法的玄妙。

    五十名各据一方的强者看似毫无关联,实则气力汇聚,任何一个强者所蕴含的,都是他们五十个强者共同的修为和元气之力。

    而若是受到攻击,即便是重创之下,他们也会将这创伤分摊到五十个人身上。

    如此一来,再重的伤,对暗处的五十个人而言,也不过是如同最轻微的皮肉伤一般。

    所以哪怕我被扎成了个大漏斗,只怕也只能伤及皮毛,动不了这个阵法的本源……

    阵法之中急促而轻微的喘息着的叶青羽,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疲惫。

    这一局面,让宇宙星辰虚空之中不断变换身形的五十个魔蛛族强者纷纷松了口气。

    ……

    时间流逝。

    叶青羽化作了血人。

    他浑身上下,血肉模糊,伤势之重,简直像是被凌迟了一样,仿佛下一瞬间,他的身躯都要四分五裂一样。

    远处观战的魔蛛族暴戾亲王,微微松了一口气。

    布阵的魔蛛族强者,心中稍微轻松。

    东北星辰间隔之中。

    “桀桀桀……你死定了……”一声诡谲阴险的笑声传出来。

    大阵之中,先前质问过通文的魔蛛将领巴螯看着眼前局势已定,胜券在握的景象,此时早已难掩心中的狂喜,自重重暗影之中出一阵轻微而诡异的怪笑。

    就是现在!

    叶青羽眼中精芒一闪。

    他骤然暴起,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强横无匹的犀利剑光骤然划出。

    白芒乍现!

    这一剑,是他真正全力催动的意见。

    剑光犹如月辉,相比之前更为凝实,气势更为汹涌的剑气朝着声音传出的黑云之中横扫而去。

    付出了浑身的伤势,他等的就是魔蛛族强者略有松懈,阵法之中露出破绽的这一瞬。八一中文网 W文W文W . 8网1一Z W网.COM

    话语一出,阵法的破绽,也就出现。

    那个蠢货!

    “都给我死!”

    叶青羽一声断喝,犹如仙人下凡。

    这一剑凝聚的不仅仅是人王剑典的巅峰之力,还有他眼神闪烁之间瞬间爆的无极神道五禁!

    远处。

    犹如一团团棉花一般的黑云,被激光划弧扫过的剑气硬生生破开一道横穿数百米的剑气裂缝。

    刺目耀眼的白色锋芒霎时间点亮宇宙瀚海,黑色云雾顷刻消退。

    剑势所至,气势犹如摧枯拉朽,翻搅风云,暗夜开始变色,整个阵法被从中劈成两截。

    “什么?”

    “这种力量……”

    “不好……”

    “天……”

    布阵的魔蛛族强者,一时之间,纷纷惊呼,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瞬间降临在他们的身上,就像是被什么上古魔兽盯上一样,毛骨悚然,如芒在背。

    但是已经来不及反应。

    剑光轰然而止。

    轰!

    湮灭。

    死亡降临。

    剑气所及之处,一切接近湮灭。

    原先固若金汤的大阵,在这一瞬间,就像是山洪暴之下的沙坝一样,瞬间被摧毁。

    血肉飞溅。

    白骨漫天。

    三十多位魔蛛族强者,仿若火种灰烬一样,在那一瞬内被一剑斩决。

    只留下数十道魔气飘散在云浪间隙如轻烟漂浮。

    天空,都被剑光撕扯出一道久久不曾愈合的裂缝,像是天的伤痕一样。

    四野寂静。

    天地无声。

    天地之间的生灵,皆尽瞠目。

    怎么会这样?

    会什么会这样?

    那一剑,到底是什么力量?

    这逆天反转让所有围观的人都心神震荡,骇然不已。

    所有人将目光回到叶青羽身上。

    虚空之中叶青羽拄剑而立。

    因为这猛然爆的一剑,他浑身的伤口骤然崩裂。

    他身上不计其数的伤口中鲜血不断喷溅涌出,一些深可见骨的血洞之中白骨断裂,血肉一片模糊,就像一个血湖之中被捞出来的将死之人。

    甚至他的身形,都开始摇晃了起来,仿佛下一瞬间,就要从天空之中一头栽倒掉落下来。

    流光城城楼上。

    陈正良先从极度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他激动之下直接失控,浑身元气暴涨,一些对抗吞天时还没来得及完全复原的伤口又裂开渗血,衣襟上几道血痕逐渐染成一片。

    他眼中难掩狂喜,心底不断衍生出无比感动与愧疚交织的复杂情感。

    “我作为叔父钦点的流光城守护者,此时却如此无能,只能站在城墙上眼睁睁看着天行耗尽血脉修为浴血奋战。”陈正良差点儿咬碎了牙齿,心底犹如被压住了一座令他难以喘息的山岳。

    泠萧然一脸严峻肃穆,手中的狼毫笔此时散着诡异的血红烟云,他握着笔的右手指骨分明,青筋暴现,似乎在极力按捺着心中的激愤。

    他自问为守护流光城中的平民已是不遗余力,可眼前这个不惜牺牲自我,顽强抗争的人族同胞,令他心中震撼,敬佩,更是自叹不如。

    一旁的衡与歌眼中泛着盈盈泪光,紧紧捏着手里断作两截的银钗。

    最左边的刀疤金依旧静默无言,他双手搭在城楼围栏上,手掌下的围栏早已被巨大的掌力压制震得满是裂痕,像是被碾碎的豆腐渣。

    而刀疤金身后的郑老早已体力不支,倚靠墙头坐着,他右手紧紧抓着自己胸口的衣襟,眼中透露着同样的震撼和钦佩,心中抱憾和愧疚之情呼之欲出。

    只有胡不归,神色相对平静。

    他虽然面色无比凝重,可是在他急切而严峻的眼神之中,隐隐透露着一种信任。

    那是对这个出生入死,把酒言欢,快意恩仇,意气相投的好兄弟的信任。

    那是在见识过茶园对战,风云台混乱暴战,以及逃亡之中不计其数的对战,还有地下月宫之中修炼的奇异景象之后对眼前这个天荒人族能力和修为的肯定。

    远处。

    城楼下的空地上。

    自汇聚而来的数万人族此时皆神色凝重看向天空之中。

    “妈妈,他是不是要死了?”一个年轻女子怀中裹着与身型不符的大衣的瘦弱稚童,声音微弱颤抖地朝着她的母亲问。

    年轻女子满脸泪痕,心中不忍。

    他轻轻将怀中稚子的头扶到肩头,轻轻晃动,确是微微侧过头,不敢再看向半空之中那个血柱不断喷涌的身影。

    她身旁密密麻麻站着的男女老少,此时也纷纷眼含热泪,目光肃穆,仿佛对眼前这个身影投去无比的敬意。

    就在这时——

    城楼上。

    “天行兄弟!我来帮你!”

    “还有我!”

    泠萧然和陈正良终于按捺不住心中奔腾翻涌的激动,先后出声,气力暴涨,下一刻就要冲上虚空。

    而他们身旁的刀疤金也从虚空之中伸手一探,握住两柄长刀……

    就在这时——

    “退回去!”

    天空之中传来叶青羽一声不容置疑的大喝。

    声荡云霄,气骇大地。

    正是叶青羽的声音。

    胡不归立刻将第一时间,一左一右几欲跃起的身影强制按压。

    天空之中。

    叶青羽身影又轻轻一晃。

    刚刚那一声暴喝,仿佛是不容置疑的将军的如山军令,又仿佛是穷途末路的强者最终宣泄的吼叫……

    以他现在的气息判断,似乎星月之下的寒风,都能轻易将他吹倒。

    阵法破裂消陨之后,朦胧月光又穿云而出,朝着流光城上空投下小小一片清亮莹光。

    而叶青羽形单影只,浑身染血拄剑而立,身影更显得悲壮,凄惨……

    四周虚空之中。

    即便是叶青羽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但组成天域神星阵的剩余十几个魔蛛族强者,此时更是眼中满含惊恐之色,仿佛被刚刚那一刀剑势吓破了胆,一时之间竟然不敢上前……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