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50、再到两江会
    若是如鱼君寒所说,自己真的是他的儿子的话,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就是那位盖世身影的儿子……可是他为什么要抛弃自己和妻子离开天荒呢?

    在这一步上,叶青羽始终没有想通,隐隐之中,也不敢多过深究,妄自揣测,唯恐错过。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哪怕现在糊涂,也好过想错了什么,引误会……

    “那么,我童年记忆之中的父母,到底是怎么回事……”叶青羽又回忆起了昔日鹿鸣郡城叶府之中,曾经悉心教导自己,疼爱自己的父母。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仿佛想起了那几年温暖又安宁的岁月,还有母亲和煦微风一般的笑脸。

    回忆突然到了父母遭人暗算,气息微弱之际。

    父亲在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让自己带着军功章,到皇室祖地的祭司神殿里来找答案,但这些画面,却并没有揭开所有的谜团。

    叶青羽又轻轻叹了口气。

    先前所见的一切画面,不仅没有解开自己的身世谜团,反而多了几重迷雾,让自己思绪更加混乱了。

    他原地深深呼吸了几息,试图运转无名心法安宁心神,梳理思路,但这些复杂的线索就像是乱麻纠结在他的脑海里,任他如何冥思苦想,依旧是毫无头绪。

    父亲临终前,分明说,这里有真相。

    可是现在……

    “难道神殿之中,还有别的线索?”叶青羽强压心中的一丝烦意,再次仔细打量起整个神殿。

    空荡荡的内室之中,只有冰冷漆黑的石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圈圈逐一检视之后,他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半个时辰过去。

    “看来……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答案和线索了……”叶青羽不免一阵失落。

    他手腕一抖,先前滴落到石桌上的那一滴鲜血立即从石桌上跃然而起,飞回到了他的掌心之中。

    轰!

    叶青羽面前的石桌重新变得破破烂烂,地上散落着一堆青色的石头,一切变得和来时一模一样。

    军功章悠悠漂浮到了他的头顶,光华收敛,只有微弱的橙黄色光晕出几圈淡淡得光纹。

    叶青羽转身离开了祭司神殿。

    ……

    光明城中。

    天色渐晚,今日的红云晚霞似是一道奇景。

    一半的天空依旧晴朗清晰,湛蓝如水,而另一半云层,却宛如朵朵棉花被鲜血泼洒,染红了半片天空。

    叶青羽给仙鹤喂了些仙露鲜果,仙鹤似是感受到了他此时复杂的思绪,将头枕在他耳侧,与他亲昵了好一会儿。

    天边最后一丝光亮褪去,深蓝的夜色渐渐抹上天空时,他才将仙鹤交给光明甲士营的士兵带去休息,随即他独自转身,化作一道银色流光,回到了光明神殿之中。

    这一夜,出奇的安静。

    光明城之中只有火树叶被风吹拂,簌簌作响的夜曲轻轻奏响,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光明神殿中的人。

    光明神殿中。

    叶青羽盘膝端坐在玉质石床上。

    石床之中一阵阵温润的光晕徐徐而出,逐渐将他整个人轻柔包裹了起来。

    他双眼微闭,所有的线索和思绪宛如疯狂滋生蔓延的藤蔓,不可遏止得涌入叶青羽脑海神识之中,他不徐不疾轻轻吐纳,抱元守一,将这些思绪逐一梳理,无名心法运转数十遍之后,心神逐渐安定了下来。

    ……

    次日下午。

    整整闭关了一天之后,叶青羽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缓缓站直身子,舒展四肢,略微走动了几步,来到了石桌旁。

    “接下来……”叶青羽扫了一眼石桌上的乾坤图,视线落在雪京之中的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尽头的小馆,眼眸微微一动。

    他朝着神殿门口走了几步,突然虚空之中一道似水波般的纹路轻轻一荡,转眼间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神殿上空一道流光划空而过,继而消失在了云层间隙之间。

    小巷尽头。

    茶舍之中。

    一座曲径通幽,高雅别致宛然天成的竹林茶苑里,绿意盎然的竹翠叠嶂之中,一白一绿两个身影似是被点缀在这片竹林之中的两道仙姿丽影。

    “少主,请。”一身翠绿襦裙的煮茶少女,肤若白乳,眉目精致如画,双眼之中温润如两颗绝世明珠光华流转,身姿娉婷,举手投足之间,极为优雅淡然。

    这个翩然倩丽的身影,正是两江会会长郎忠的妹妹,郎勇。

    而一旁双手接过白玉茶盏,神情自若,带着一丝丝舒缓笑意,正在细细品茗的身影,不就是先前消失在神殿之中的叶青羽。

    “茶香清冽怡人,初品微甜,回味却又韵味醇厚,你推荐的果然不错。”叶青羽轻轻放下茶盏,感受着从鼻端和舌尖涌向四肢再回归心田的畅快,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轻松怡然的笑意。

    双膝跪坐在红纹藤制的蒲团上,正在动作娴熟的斟水润茶的郎勇神色严肃,仿佛正在全神贯注地做一件极为严谨的事情。

    但手起水落之间,优雅灵动的气韵仿佛像一只只有形的蝴蝶,在她的周身飞舞缠绕。

    这近一年的时间过去,郎勇的修为也已经到了六十灵泉。

    叶青羽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自从叶青羽离开之后,郎勇一边打理两江会大小事务的同时,还在全力刻苦修炼自己交给她秘典。

    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修炼到现在的境界,想必也是费了一番心血了。

    想到这里,叶青羽又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专注斟茶的少女,微微叹了口气。

    他随手拿起先前郎勇放在桌上的一块玉玦,指尖轻轻一抹,玉玦上一道淡青色的光晕扩散,光晕之上投影着密密麻麻的关于这一年中的记录。

    之前在雪国皇室和宫廷巨擘们设下天罗地网的大局,将整个雪国设计得尔虞我诈,暗涌不断时,作为两江会在帝都之中的分支,郎勇和她手下的一百多人可谓是步履维艰,一步一险,稍有不慎,即刻尸骨无存。

    但如今局势开明,雪国皇室逐步占据清姜界中真正的主导统领地位,而叶青羽也因为光明城主的身份,在雪国之中有十分特殊的地位。

    由此之后,哪怕叶青羽离开了天荒界一段时间,两江会也丝毫没有任何影响。

    反而因为叶青羽在帝都之中的身份地位,两江会在短短半年之中极扩张,与昔日相比,实力大步提升,已经初有一方羽翼的姿态了。

    “如今帝都之中两江会的势力,丝毫不受禁锢,即便是左右相知道有两江会的存在,也从来没有出手阻拦过我们收集信息的大小渠道。”郎勇双手捧茶,神色极为尊敬得看向叶青羽。

    “想不到短短半年多,帝都中两江会已经展到三百多人了……”叶青羽手掌虚握,茶盏自虚空中沿着一道如风轨迹,平稳的滑到了他的掌心之中。

    “是的,少主。”郎勇将剩下的茶叶残渣放到一个翠玉小碗里,细细研磨起来,“两江会这半年多的扩张较之前要轻松了不少,许多之前毫无门路的渠道也慢慢有了打开的苗头。”

    “嗯,这样已经很好了。”叶青羽轻柔抚触温润如脂的茶盏,感受着指尖传来的一缕缕暖意,“今日我来,主要是有个事情需要你替我出面。”

    “少主请吩咐。”郎勇即刻放下手中的茶碗和黄梨木棒,转身严肃地看向叶青羽。

    “你在雪国之中挑选一百名十岁以下,悟性、武道天赋、根骨皆在一等以上的少年,三个月后,送到光明城中。”叶青羽轻轻将手中的玉玦放回桌面,符文光晕也随即消散不见。

    “是,少主。”郎勇拱手受命。

    “另外,我之前交给你的紫霞迷踪秘典,你修炼的怎么样了……”叶青羽微微一笑。

    “郎勇不才,虽然这半年多的时间日夜苦练,但最近这一个月似乎遇到了瓶颈,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获得突破……”此时的郎勇倒似是恢复了一丝少女才有的恼怒模样,嘴角微微一撇,眼中一阵不甘和气恼之意。

    “你把现在领悟到的招式功法都施展一遍,我帮你看看。”叶青羽不徐不疾饮尽清茶,犹自一笑。

    郎勇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少主言下之意是要指点自己了,这样的机会对她来说,简直是太过珍贵。

    她随即立刻站了起来,身形一动,一道淡青色的身形瞬间化作一道行踪轨迹极为诡异的重影,在竹林之间宛如一阵霞光微风,穿林扫叶。

    “原来如此……不过……不愧是等悟性,仅凭自己的领悟,就已经大致触摸到这部功法的精髓了。”叶青羽静静地看着竹林之间穿梭的身影,微微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里,每当郎勇的招式出现顿塞,叶青羽就适时提点一句,一字一言,皆是这部功法最为奥义和高深的精髓。

    而郎勇凭着高悟性,立即融会贯通,加以施展,竹林之间的身形越来越快,越来越游刃有余。

    半炷香之后。

    郎勇身形一闪,仿佛一缕缠绕在竹子上的青纱,终于被抽离竹林之间。

    “谢谢少主!”她稳稳落在千年古树的根雕茶海旁,面露大喜之色,抱拳跪地。

    经过少主的指点,此时的郎勇犹如茅塞顿开,所有的晦涩之处都获得顿悟,且这半柱香时间的领悟,早已胜过了她独自琢磨修炼那半年多的收获。

    叶青羽身形缓缓落在她面前的石桌旁,嘴角微扬,白衣飘然,黑轻扬,宛如谪仙。

    “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你传讯给郎忠,十日后我要返回鹿鸣郡城一趟。”叶青羽虚空轻轻一扶,郎勇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了起来。

    “是,少主,我稍后就传讯给哥哥。”郎勇微微点头。

    “对了,你也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回去吧,这么久了,也该见见你哥哥了。”叶青羽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转身朝着茶舍门外走去。

    一尘不染的白衣随着微风轻轻摆动,渐行渐远的背影如同被一阵清风吹散,几步之后,已经消失在了茶舍门前。

    而竹林之中的郎勇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眼中微微有些湿润,“谢谢少主……”

    --------

    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