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52、疗伤·谢礼
    “命令?”叶青羽心里更为惊异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界域联盟怎么会有天荒界的界域坐标?

    他们又是为什么会这么快安排特使进入天荒界?

    一时之间,诸多猜测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那人说,一年之后,界域联盟将会正式开始评定天荒界的品秩等级,决定天荒界的归属……”鱼君请眉眼之中露出一丝疑惑。

    叶青羽心中的惊讶更甚。

    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些从不死神皇宗的玉简中看到的相关信息。

    长公主见叶青羽沉默不语,可又一幅心有所想的样子,只好继续说下去,“那个【天巡特使】态度极其骄横霸道,我想多追问几句,他也是一幅极不耐烦的轻蔑姿态,不愿意多作解释……对了,你之前去过清姜界那种成熟界域,那你是不是知道界域评级是怎么一回事?”

    叶青羽点了点头,微不可闻叹了口气。

    “所谓的界域评级,是界域联盟通过现有文明、种族繁衍、以及统领归属等方面来评定考核一个新生界域是否有界域自身的自治管理能力,还有观察这个新生界域的是不是会影响到整个界域联盟的黑暗邪魔势力……若是达到他们所设定的标准,那这个新生界域才可以自行管理界域内的一切展和事物……”

    “若是没有呢?”鱼君请迅领悟到了叶青羽解释的含义,随即眼眸一闪。

    “若是没有,将会被强制附属于某一个成熟界域。”叶青羽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凝重,和一丝不可抑止的寒意,“说起来好听,是为了保护我们,但实际上呢,呵呵,这更像是一种相对而言不怎么野蛮的入侵行为。因为一旦评级失败,这个新生界域毫无疑问就会沦为某一个成熟界域扩张势力,剥削奴役和物资的绝佳之地。”

    “那你觉得……天荒界能评级成功吗?”鱼君请捏了捏手里的青玉酒盅,却又放了下来。

    “很难说,这评级,并不像表面上说的这么简单。”叶青羽仔细回忆了玉简中关于评级和界域联盟的信息,拣了一些重要的关键点告诉鱼君请。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依我看,一个界域究竟能不能评级成功,可能并不是真正的依据它的展程度……”鱼君请眉间微微皱起,对叶青羽的话大有体会。

    “嗯,据我在清姜界所知的消息来看,如今的界域联盟被一些极有野心和权术的人控制,若是他们之中有人企图占据天荒界的资源和势力,一切……就很难说了……”叶青羽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

    “但我们还有时间,不是吗?”鱼君请微微扬起嘴角,重新端起了面前的茶盏。

    一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也不是全然没有希望,不是吗?

    对面茶几旁的叶青羽点了点头,但依旧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

    想要驱逐外敌,必须先将天荒界内的各大势力统一归顺于雪国皇室的统治,只有界域一统,才有可能集结整个天荒的实力,去对抗外敌。

    他心中,对巡视天荒界,扫清一切不安定势力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数息之后。

    空气之中,暗香盈动的琼花香气,倒是比起叶青羽来时要更为沁香馥郁了。

    “我还是想要问一句,之前寒姐姐让蔺争交给你的玉玦,看了吗?”不知何时,鱼君请已经走到了墙边,眼光停留在一幅几笔水墨勾勒的琼花轮廓的长卷上。

    “还没有……回去之后……再看吧。”叶青羽也将目光转到那副画卷上,仿佛在那一瞬间,画卷上盛放的琼花中飘出一股幽香,传到了他的心肺丹田之中。

    鱼君请明白了什么。

    她也不再问。

    聪明人,做聪明事。

    过了一会儿。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出门吧。”鱼君请突然转身看着叶青羽,淡淡一笑。

    叶青羽点点头,随即起身,朝着大殿门口走去。

    两人走了几步。

    到了门口,叶青羽心中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关于玉诀的事情,自己的做法,显然是有点儿固执,他想了想,转身想要说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面色,突然之间变了变。

    因为叶青羽猛然察觉到,芬芳飘然的幽香之中,突然有一缕若有似无的突兀诡谲气息。

    那是一种伤者的气息。

    “你受伤了?!”叶青羽骤然停下脚步,猛地转身,看着鱼君请,讶然出声。

    “呵……装了大半天,还是在你走之前被你给觉察出来了。”鱼君请似是无意般轻轻笑了笑,只是极力掩饰之下,一丝怪异的苍白浮现在了脸上。

    “怎么受伤的?”叶青羽很是震惊。

    这方天地之中,应该没有人能够伤的了鱼君请才对啊。

    鱼君请笑了笑,说出原味。

    原来那一日因为那个盛气凌人的【天巡特使】数次出言不逊,态度极为傲慢嚣张,言语之间对天荒界和雪国多有蔑视和侮辱之意。鱼君请态度平和,以礼待之,竟然换来他屡次出言调戏,甚至企图出手侵犯她,她几次忍耐之后,被逼无奈曾与他交过手。

    两人从宫殿之中一路打到九霄之巅,最后鱼君请身负重伤败落。

    而【天巡特使】也是伤势不轻,对她稍有忌惮,随即转身跃入界域石门之中,离开了天荒界。

    叶青羽听完,眉头微微一皱。

    这个界域联盟的特使,真是该死。

    不过,看着鱼君请苍白的面色,一丝不安的预感浮上心头。

    依照鱼君请的实力,即便是受伤了,也不可能经过了半年时间还迟迟没有恢复,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帮你看看……”叶青羽转身朝着画卷旁的身影走了过去。

    鱼君请想了想,也没有拒绝,微微点头,原本红润的面色此时已经再也掩饰不住疲惫和憔悴。

    叶青羽右掌覆上鱼君请的肩头,一缕无上冰炎随即从掌心之中注入她的身体。

    无上冰炎宛如一位寒冰灵鱼,在鱼君请的四肢百骸和丹田心肺的血脉之中极游走,叶青羽神识所感,心中大惊。

    原来在鱼君请的体内,留存着一缕极为阴毒的暗劲。

    这凶狠狞恶的暗劲像一股源源不断释放毒气的虫卵,在鱼君请的体内不但阻碍她心脉之中的伤势修复,更在日复一日的侵蚀她的元气和修为。即便是一个登天境的武道强者,不出一年半载的时间,也会被这阴狠的力量吞噬成一个普通人,若是长此以往下去,不出三年便会有性命之忧。

    叶青羽眼眸一沉。

    眼眸之中,两道漆黑深沉的眸光宛如寒冰沉铁。

    “你早就知道那个特使在你体内留下的阴毒之力了吧。”

    “嗯……尝试了多种办法,竟然……咳……不能彻底将它逼出体内……”鱼君请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

    心念一动,掌心轻推,叶青羽操控着无上冰炎将那一缕阴鸷凶狠的暗力包裹了起来,瞬间便冻结成一缕寒冰冰柱。

    此时他心头涌动着一丝无形怒火。

    这个所谓的【天巡】特使,竟然使用这么狠毒的招式,若是日后碰见界域联盟中人,倒是要好好会一会他们。

    好在自己关键时刻察觉到了,否则要是长公主继续倔强下去,那极有可能伤及本源,就此中断了武道之路。

    “为什么一开始不早说?”叶青羽有点儿埋怨的口气。

    长公主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化解这种阴毒内元啊。”

    叶青羽无语。

    片刻,叶青羽收回了手掌。

    此时长公主体内的暗劲已经被无上冰炎悄然消散。

    她的面色顿然轻松起来,感觉四肢百骸的心脉开始自如运行,一呼一吸之间,重新变得顺畅无比。

    “看来,还是不能逞强啊。”鱼君请轻轻活动着四肢,感受失去禁锢之后,伤势迅自愈的舒适。

    叶青羽淡淡一笑,今天这件事,倒是让他对于界域联盟中人的行事作风,有了更为直观的认识和了解。

    鱼君请从怀中捏出一个更大的黑瓷酒坛,朝着叶青羽抛了过去,“给,谢礼。”

    满满一坛子【琼玉仙酿】,这长公主,还真是出手大方。

    叶青羽无奈一笑,道谢收下,转身朝着殿外走去。

    满园的琼花不知何时,已经悉数绽放了。

    琼花一现,天地失色。

    就在这一刻,仿佛天地之间的一切芳华丽影,都抵不过叶青羽眼前万花齐放的绝世美景,和醉人心脾的馨香。

    ……

    三日后。

    太子行宫。

    清晨的微风如温柔的轻纱一般拂面而来,带着一丝朝露的芬芳气息。

    初升的朝阳散着淡淡的温热,将金色的阳光投向大地。

    太子行宫的正殿门口。

    一身黑色铠甲的禁军小队长罗毅沐浴着阳光,铠甲上的暗金色纹路在阳光下流转着华丽的光彩。

    他那年轻的脸上,带着蓬勃的朝气,黑色瞳孔中一丝淡淡的精芒闪烁。

    昨晚他修炼了一整晚,非但没有一丝疲累的感觉,反而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满满。

    自从他成为了烈焰营的禁军之后,军部就会按月放一定数量的源晶供自己修炼。烈焰营中的每一餐也都是蕴含了高浓度元气的食物、按照一定比例稀释过的源晶和药草烹制的妖兽肉,这种条件是他和家人在西部边陲想都不敢想的。

    他升任禁军队长的当天,还领到了一份专属于禁军队长的专属物资,除了制式的铠甲之外,还有一个储物戒指,戒指中储存了大量精纯的源晶,还有几本指导修炼的典籍。

    ----------------

    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