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56、罗府变故
    当罗毅的脚步踏出光明城的时候,最后一缕夕阳已经逐渐暗淡。≥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独自走在回家的大街上,傍晚微凉的清风吹过他的面庞,他的意识逐渐的清醒。

    今天遇到的一切简直像是一场梦,令人难以相信。

    罗毅心里这样想着。

    他低头看了看扣在腕部上的护腕,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感受着护腕的质感,他才确信,这不是一场梦,真的是一场天大的好事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罗毅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又开始晕了,他甩了甩了头,长出一口气,心中突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赶回家,与家人分享这个好消息。

    微凉的夜风中,他迈着轻快的步伐,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

    莹白如玉盘的明月高悬在夜幕中,周围有几颗稀疏的星辰零星的散布。

    皎皎的月光如轻纱一般笼罩着整个雪京。

    城西的一条街道。

    朦胧的月光下,地面上闪耀着淡淡的青金色光泽。

    那神秘的青金色光泽来自地面上的石板,石板的材质竟然是十分珍贵的劫火金石,在其他地方这种劫火金石只有大富大贵之家才能买得起,而在这雪京之中,竟然被用来铺成石板路,雪京的繁华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隐秘的元气波动在劫火金石石板中流动,更是增加了一丝神秘。

    罗毅的身影从劫火金石铺就的街道东段飞向街道尽头的一处宅院奔去。

    宅院的大门口悬挂着两盏宫灯,蒙蒙的灯光照亮了宫灯后的匾额,匾额上书写着“罗府”两个刚劲有力的大字。

    “快到家了,嘿嘿,等一会儿,父亲和母亲听到这个好消息,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罗毅看着悬挂在大门口的那两盏灯笼,心中更加兴奋,往日觉得有些昏暗的灯笼,今日像是要明亮了许多。

    他快步朝着家门走去。

    隔得远远地,他突然看见一道苍老的身影,在大门外有些焦急的来回踱步,时不时地四下张望着,像是在等人一般。

    那人背着光,身形有些佝偻,一身灰色的粗布衣服,灰白的头在灯光下反射着丝丝缕缕的银光,阴影中的面孔有些苍老,额间刻着几道沟壑般的皱纹,眼窝深深地凹陷,有些浑浊的眼中带着急切和焦灼。

    罗毅一眼便认出了,那道身影正是他们家的老管家---

    福伯。

    “恩?是福伯?他怎么在门口急的团团转,难道家里生什么事情了?”罗毅看到这一幕,心中猛地一紧。

    他加快了脚步,朝着福伯的方向轻喊道:“福伯!”

    福伯闻声,猛的将视线投向了罗毅的方向,看到是罗毅,顿时一喜,急急忙忙赶到罗毅身前,不由分说便拉着罗毅的手臂往罗府走。

    他那苍老的脸上写满了焦急,边走边说道:“少爷啊,你可算回来了,家里出大事了,快快随我回去。”

    罗毅心中一惊,急忙问道:“福伯,怎么回事?家里出什么事了?”

    福伯叹息道:“哎,一个时辰之前啊,谷大人带着谷夫人和谷家小姐,来咱们府里退婚啦!来了快一个时辰了,老爷夫人都急坏了,现在还在等着少爷您呐!”

    罗毅英挺的眉毛微微皱起,有些莫名其妙。

    退婚?

    为什么要退婚?

    谷家人这是在闹哪一出?

    一时之间,半个月前的情景,在他的脑海中一幕幕浮现出来。

    那时的罗毅,刚刚接到晋升烈焰营第七小队队长的任命,还没有正式上岗。

    在京中的权贵眼中,这个禁军队长看似职权并不大,但却是由太子直接管辖的,勘称太子殿下的直系部队。而且谁都知道,雪帝不问政务多年,退位在即,一旦太子殿下登基,那这烈焰营的地位可就不仅仅是禁军这么简单了。罗毅年纪轻轻就能得到太子殿下的赏识,本身天赋也很好,假以时日,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于是在一时之间,单身且前途一片光明的罗毅,就成了京中一众权贵眼中的香饽饽,来罗府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几乎把门槛踩烂。

    罗毅的父亲罗峥面对众多前来提亲的人心中又喜又愁,喜的是儿子晋升,他们是打心底里替儿子高兴;愁的是突然之间这么多人来提亲,短时间内他们也不知要如何让选择,毕竟是罗毅的终身大事,还是要他自己同意同意才行。

    于是一开始,罗父只得以罗毅刚刚晋升期间公务繁忙,打算过段时间再议亲的理由将众多提亲的人打走。

    谁也没想到的是,身为帝国治安部副部长的谷养道---罗毅父亲的顶头上司,竟然亲自带着女儿来罗府提亲,带了大量的贵重的礼物,并且态度也是十分的热切,盛情之下,加之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罗铁铮一阵犯难,最后只好将决定权交给了罗毅。

    而当时的罗毅也曾经听烈焰营中的同伴提起过这位谷小姐。

    传闻谷小姐十分优秀,在雪京中是出了名的才貌双全,无数青年才俊和富家子弟都心向往之。不仅如此,她的武道修为也是很有天赋,有着二十眼灵泉的修为,与罗毅相差并不多。

    当日一见,这位谷小姐的样貌确实令罗毅眼前一亮,但他也并没有因此对谷小姐一见钟情,不过也不讨厌她,有着一丝好感。

    他想到家族来到雪京不过一年时间,还没能站稳脚跟,而谷家在雪京中有着一定的地位,与之结亲的话,家族在雪京中就能更好的立足,若是自己拂了这位帝国安防部副部长的面子,对父亲,对家族都是非常不利的。

    考虑一番之后,罗毅便答应了这门婚事。

    两家后来正式订婚,消息也传开了。

    谁知道,这才刚定下婚约不过半月,怎么谷家就要退婚?

    罗毅满肚子的疑问。

    心中思量着,罗毅却已经被福伯拉着,穿过了大院、花厅和曲折蜿蜒的长廊,不一会就已经到了大厅之外。

    站在大厅门口,罗毅两人还未进门,就远远地听到一道尖锐的女人声音,从大厅里面传了出来——

    “不行,必须退婚!罗铁铮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们家真真是不可能嫁给罗毅的,原本以为他被选拔进烈焰营还当了禁军队长,将来能有一番作为才肯将她许配给你儿子,现在他都已经被太子殿下的烈焰营中除名,这辈子都没指望了,你们罗家就别做白日梦了。这门婚事还是早早的作罢,别耽误了我家真真的终身,今日我们亲自来退婚,也是给足了你们罗家面子,你们也别再赖着,咱们两家还是好聚好散。”

    这声音尖锐刺耳,充满了凌厉和轻蔑。

    罗毅一愣,脚步缓了下来。

    被烈焰营除名?

    我什么时候被烈焰营除名了?

    难道是……

    罗毅突然明白了什么。

    自己这一次去光明城报道,知道的人并不多,有些人只是看到自己离开了烈焰营,所以就以为自己被除名了?然后这个消息,还传到了谷家的耳中?

    真是好快。

    罗毅明白过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来退婚,真是可笑。

    他的眉头微皱,冷哼一声。

    那女声尖酸刻薄,语气咄咄逼人,竟然直呼父亲的名讳,用这样的语气和父亲说话?

    罗毅咬咬牙,轻轻地走进了大厅之中。

    这个时候,大厅中气氛凝滞,里边的几个人或坐或立的沉默着,一时间也没人注意到罗毅进来。

    主座上,一个身穿紫色蟒袍,大约四十多岁,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坐着。

    这人眉开目阔,眼神中透着一丝长居上位的倨傲之色和冰冷,对于周边的一切似乎无动于衷,视线停留在他的手中的一串紫檀香珠上,龙眼大的香珠饱满圆润,散着沉静悠远的淡淡香味。

    这个中年男子罗毅认识,正是帝国治安部的副部长---谷养道。

    而在谷养道旁边,坐着一位穿着今年雪京中最流行的凌云纹绣锦缎的贵妇人,她皮肤白皙光滑,五官姣好,保养有方,柳叶般的弯眉高挑,一双丹凤眼中带着流露出不善的意味,两片殷红的薄唇微微撇起。

    这位贵妇人他也认识,正是谷养道的夫人,当日定亲之时,还曾慈眉善目,极为和蔼的样子,一个劲的夸赞罗毅年少有为。

    此外,一个年方二八的妙龄少女,静静的垂站在谷夫人身侧。

    少女一袭鹅黄色宫装纱裙,身量纤纤,肌肤胜雪,乌黑的头挽成随云髻,一枚精致的宝蓝点翠珠钗插在间,一缕碎垂在耳畔,眉若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顾盼生情,朱唇皓齿,气若空谷之幽兰。

    她娉婷而立,端庄不失灵动,容色清丽非凡,但却面色平淡,仿佛身边的人和事都与自己无关一般。

    这少女便是在半月前立下婚约的谷真真。

    罗毅的父亲罗铁铮垂手站在谷养道身侧。

    罗铁铮行伍出身,虽然年逾四十,身形却依然魁梧,只是因为久经边关风沙,上面容老态初现,额间已经有了细碎的皱纹,剑锋般的浓眉微微皱起。

    罗父此时眼中带着些许难以察觉的愠怒之色,却是强忍着,微微弓着腰,站在谷养道身旁勉强赔笑。

    罗毅的母亲独自坐在大厅一侧的椅子上。

    她一身深蓝色纹绣素裙,间簪着一只白玉钗,身量纤瘦,面容和善,脸上不施一丝脂粉,素面朝天,气质端庄典雅,眉宇间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低垂的双眸中带着浓浓的担忧之色和几缕委曲求全的无奈,眼眶有些红,眼中氤氲着淡淡的雾气。

    就听那谷夫人尖酸刻薄地再度说了起来,道:“罗夫人,你心疼罗毅,我们也心疼我的宝贝女儿,我可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本来指望着罗毅将来飞黄腾达能好好照顾她,谁知道他这才晋升禁军队长没几天就被人家赶走了,我们家真真跟着他还哪来的好日子过。”

    说这话的时候,谷夫人斜睨着罗毅的母亲,艳红的薄唇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如一把利刃直刺入罗夫人的心头。

    --------

    第三更,更的有些晚了,大家见谅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