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57、我同意解除婚约
    罗毅的母亲听到这话,瘦弱的身躯微微颤抖,强忍着一言不,眼中的雾气却是更浓了。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而谷养道面容冷峻,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心把玩着手中的紫檀珠串,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

    罗父轻叹一声,眼中隐忍之色更甚。

    他压制住心中的怒意,小心翼翼的赔笑道:“谷大人、谷夫人,毅儿被烈焰营除名之事还不确定是真是假,或许只是流言也不一定,不妨等毅儿回来我们再.....”

    罗毅看着年事已高的父母委曲求全的样子,一阵心酸,咳嗽了一声,大踏步地走过来,顿时引来了众人的目光。

    这个时候,众人才现,原来这个正主儿回来了。

    罗毅面色从容,行礼,和声道:“父亲、母亲,我回来了。”说着,他淡然不迫,淡淡的向谷养道等人抱拳行礼道:“谷大人、谷夫人、谷小姐,罗毅有礼了。”

    大厅中五人的视线,瞬间集中到罗毅的身上。

    罗母毕竟是妇道人家,相对软弱一些,关切的看着罗毅嘴唇蠕动着,却不说话,眼中氤氲的雾气化作泪水,染湿了眼角,她急忙捻着绢帕轻轻擦拭,朝着罗毅露出一抹勉强的笑意。

    谷养道微微抬眼看了罗毅一眼后又垂下眼帘,一句话都没有说,像是没看到罗毅这个人一般,继续转动着手中的紫檀香珠。

    雍容华贵的谷夫人挑眉冷冷的看着罗毅,轻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而身为未婚妻的谷真真,秀慧的双眼中不带任何情绪,像是没听到罗毅讲话一样,也是完全忽视了罗毅的存在。

    “毅儿,你没事吧?”罗铁铮试探着轻声问道,他本来想要立刻就问烈焰营除名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刺激到儿子,看着罗毅的眼中充满了担忧。

    相比谷家退婚,他更加在意的是万一罗毅真的被烈焰营除名,他担心罗毅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只有他知道,罗毅为了在烈焰营中好好表现,每天的修炼有多么刻苦,付出了多少汗水。

    罗毅听到父亲的声音,微微一笑,朝着父亲点了点头道:“父亲,我没事,你放心吧。”

    罗父看到罗毅此时面色平静,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接着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毅儿,你真的离开烈焰营了吗?”

    话音落地,大厅中的气氛顿时有些凝固。

    罗毅环视一眼,点头道:“是,今天上午刚接到的调令……”

    谷养道和谷真真听到这话没有一点反应,谷夫人一脸笃定的神色,斜睨着罗毅,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

    罗毅的母亲闻言眼眶又红了。

    她看着儿子的双眼中满是心疼,似乎有着说不出的委屈。

    罗铁铮听到儿子的话,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面色骤然白,眉头紧紧地皱起。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当他从罗毅口中确认了这个消息,心中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自从他调回雪京,罗家便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他的官职品级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放在边境的郡城或许还有一定的威慑力,可是在这显贵遍地的雪京中,几乎不值一提,罗家的境地十分糟糕,而改善了这一状况的契机,就是罗毅。

    罗毅自从被选入烈焰营,成为了太子殿下的嫡系,虽说品级不高,可是潜力却是非常大的,雪京中的众多势力或明或暗的向罗家抛来橄榄枝,罗氏家族也终于在雪京中逐渐扎根。

    半个月前罗毅晋升的消息传来,曾经暗中观望的一些势力终于按捺不住,放下了架子,通过各种手段向罗氏家族示好,一时间,罗家在雪京中的地位飞的上升,令罗家上下都兴奋不已。

    可是,现在罗毅已经被烈焰营除名,那些橄榄枝只怕会变成一个个催命符,罗家在雪京中只怕会举步维艰。

    罗铁铮沉吟良久,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走到了罗毅身边,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安抚道:“没事,没事,你还年轻.....”

    “没事?”尖酸刻薄的声音再度响起。

    罗父还没说完,那边谷夫人却冷笑起来。

    她姣好的面容上露出尖酸刻薄的神情,斜眼看着罗铁铮嘲讽道:“哼,都这个时候了还说没事,罗大人,你的心可真大呀,罗毅是被烈焰营除名,烈焰营是什么地方,那是太子殿下亲自管辖的禁军,什么事都是太子殿下一个人说了算,他被烈焰营除名那就是太子殿下的命令,他这辈子算是完了。年轻?年轻有什么用,太子殿下一句话,他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罗毅脸色一沉,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父亲打断。

    罗铁铮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勉强的朝着罗毅笑了笑,接着转过身朝着谷家三口的方向说道:“谷大人,毅儿他还年轻,将来还有晋升的希望,即便不在烈焰营,他也还可以调取其他的地方任职,现在说他没希望还言之过早,况且婚姻大事,怎么能说定就定,说解除就解除呢,这样随意的解除婚约,对真真的名声也不好啊,谷大人,您看这事我们还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他不是看不清谷家这登高踩低的面孔,可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刚刚被烈焰营除名,他不想儿子再遭受退婚的打击。

    如果有机会可以挽回,他一定会尽全力,毕竟谷真真确实是很优秀,当初订婚的时候,儿子对她也很满意。

    功利一点来看的话,谷养道是帝国安防部副部长,若是与之结亲,说不定也能帮衬儿子一把,只要能帮到儿子,哪怕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也算不了什么。罗毅年轻气盛,若今日再遭受这退婚之耻,从此一蹶不振,这辈子才是真的要毁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对面。

    一直没有说话的谷养道收起了手中的紫檀珠串,缓缓站起身来,他面无表情的看了罗毅一眼,接着又将视线转向了罗铁铮。

    大厅中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罗铁铮忐忑不安的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眼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祈求之意。

    紫色蟒袍衬得身形魁梧的谷养道威仪堂堂,大厅中的烛火似乎被风吹动,有些明灭不定。

    他淡淡的开口,冰冷声线不带一丝感情:“罗大人,话不能这么说,即便你以前是武官,对官场上的这些事情,你也该心里明白,你要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也只好坦白说了。正如内子所言,罗毅是被烈焰营除名,是被太子殿下除名,你以为,就只是离开烈焰营这么简单?太子殿下那是将来要登基继承帝位的人,被太子殿下驱逐的人,你以为帝国中还有什么地方敢接纳他?虽说我很欣赏罗毅的天赋,也非常同情他的遭遇,但是我不能拿我女儿一辈子的幸福作为安抚他的筹码。即便今日退婚,会对真真的声誉造成一些负面影响,但那些都是暂时的,毕竟真真的优秀是人尽皆知的,只要这场风波过去,我自然会替她寻得与她般配的佳婿。而罗毅,恕我直言,他现在已经毁了,与废人无异,根本配不上我的女儿。我也是一个父亲,能够体谅你一片苦心,可是我不能因为同情搭上女儿的一辈子的幸福。”

    听完谷养道的话,罗铁铮默然,低垂着头颅,像是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他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攥紧了双拳,手背上青筋毕露。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有怒意,有不甘,又无奈,有屈辱……

    但更多的,还是对儿子的心疼。

    罗夫人脸色煞白,看上去憔悴不堪,眼中的带着屈辱的泪水,瘦弱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担忧的看着罗毅,生怕儿子受到打击。

    罗毅冷冷的看着谷养道,脸上浮现出怒意。

    父亲征战沙场半生,铁骨铮铮,从来不曾因为任何事情向人低头,今日为了挽回自己的婚事而变得如此低声下气,连仅存的尊严也被谷养道踩在脚下,他怎能不怒!

    母亲向来体弱多病,父亲对母亲也是百般照顾,舍不得她受一点气,落一滴泪。可今日,谷养道一家人言词刻薄,如此咄咄逼人,令母亲伤心屈辱至此,作为儿子,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为自己受这样的屈辱?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竟是只是自己被烈焰营除名这样的谣言……

    这一瞬间,罗毅怒极反笑,动了动嘴唇,准备说出真相。

    但他还没开口,不远处的罗夫人慌忙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摇摇欲坠的瘦弱身躯匆忙的走到罗毅身边,一把抓住了罗毅的手臂,带着清泪的苍白面孔微微仰起,朝着罗毅摇头。

    “毅儿。”罗夫人轻轻唤了一声,再次摇了摇头:“不要冲动,听你爹的,不管生什么事情,有娘在呢,你先不要说话。”

    在母亲的担忧的眼神下,罗毅欲言又止。

    他看着虚弱的母亲,心疼不已,反手搀扶着母亲的手臂,好让她少费些力气。

    罗夫人擦干净眼角的泪水,将视线转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谷真真。

    谷真真自打进了门就一句话都没说过,一直沉默的站在谷夫人身边,或许她不愿意解除婚约呢?

    罗夫人心中存着最后一丝侥幸。

    她想起来,自从罗毅和谷真真定下婚约之后,谷真真几乎每天都会带着礼物和补品来看望自己,甚至亲手煲了汤给自己补身体,对自己百般孝顺,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她是打心底里的喜欢。不仅如此,她对罗毅也是十分关切,完全没有富家小姐和武道强者的架子。既然谷养道夫妇心疼女儿,若是谷真真还愿意维持婚约,说不定事情就还有转机。

    罗夫人心里这样想着,眼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脸颊上晕染起淡淡的血色。

    她看着谷真真柔声道:“真真,你还是愿意和毅儿在一起的吧,毕竟你和毅儿也算是情投意.....”

    “罗夫人,您就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冷漠的声音打断了罗夫人说了一半的话。

    说话的人,正是一直默不作声的谷真真。

    谷真真宛若仙子般的面容平静无波,双眸中带着淡淡的嘲讽意味,朱唇轻启:“我不出声是因为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我和罗毅的婚约今日必须解除,您就不要妄想了。”

    罗夫人脸上刚刚出现的那一抹血色霎那间消退。

    看着那张冷漠的脸,罗夫人面前的这个少女真的是谷真真吗?

    那个在她面前表现的知书达理,温和柔婉的谷真真,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罗夫人有些失神的看着谷真真,口中喃喃道:“真真,你怎么......”

    谷真真有些嫌恶的看了罗夫人一眼,冷声道:“罗夫人,您还是叫我谷小姐吧,毕竟我们两家人不会有什么任何关系了,您这样称呼我,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够了!”罗毅沉声喝道。

    他的脸色阴沉,已经处于爆的边缘,无法再忍耐自己的母亲被人奚落嘲讽,双目中怒火熊熊。,他接着说道:“你们以为我......”

    “住口!”面色阴沉的罗铁铮低声呵斥,打断了罗毅的话。

    “父亲,您听我说.......”罗毅试图和父亲沟通。

    “你住口,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父亲的话!”罗铁铮看着自己的儿子,决然道。

    罗毅哑然,怔怔的看着父亲。

    他的嘴唇微微的翕合,真相就在他的嘴边,却还是没有说出来,父亲已经动了真怒,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再违逆父亲的意思。

    他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罗铁铮看着倔强的儿子,心中不忍,罗毅年轻气盛,今日他的前途无端被毁,还要遭受退婚之耻,必定是怒火中烧,他自幼就十分孝顺,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夫人被人奚落侮辱。他已经被烈焰营除名,前路暗淡,万一他一时冲动说的话冲撞了谷养道,无论婚约是否解除,对他的境遇来说都是雪上加霜,所以他不得不阻止罗毅。

    想到这里,罗铁铮咬了咬牙,向谷养道深深地鞠了一躬,勉强堆砌出一丝笑容道:“谷大人,只要不退婚,属下哪怕为您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我们罗家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大族,但也还有些底蕴,只要您看的上,属下愿意双手奉上。”

    他说话的时候,甚至都不曾直起腰,一直保持着鞠躬的姿势,魁梧健硕的身躯颤抖着,属于军人的最后一丝尊严顷刻间崩塌消散。

    罗夫人心中大震。

    这个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铁血汉子,即便是刀悬在脖子上也不曾低头,今日,为了他们的儿子,竟然将最后一丝尊严也放弃了。

    她瘦弱的身体不再颤抖,眼中的泪水干涸,苍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是啊,为了儿子,放弃尊严又算什么呢?

    谷养道不屑地看着罗家一家三口,甩了甩袖子,冷声道:“不用再说了,今日这婚约必须解除。明日我会遣人给你们一些财物,权当是补偿,日后我不想再听到关于婚约的任何风言风语。”

    “呵呵,好,我同意解除婚约。”罗毅冷笑一声,平静的说道。

    “毅儿!”

    “毅儿.......”

    罗毅的父母怔怔的看着罗毅,又惊又急。

    “此话当真?”谷养道挑眉问道。

    罗毅重重地扶起了屈膝行礼的母亲和弓着腰的父亲,朝着他们两人笑着点了点头。

    “是,我同意退婚,没有任何条件。”

    罗毅心中一片清明。

    原本他是想讲真相说出来,可是眼看着父母一再被折辱,放弃尊严想要挽回自己的婚约,他便心如刀绞。现在,他已经不想再多说了,因为即使说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不想再挽回这个什么狗屁婚姻。

    罗夫人眉头微微蹙起,目光中带着询问之色道:“毅儿,你真的决定了?”

    罗毅看着自己的双亲,坚定的点点头道:“父亲、母亲,你们放心吧,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不是意气用事。”

    接着,他的视线转向了谷养道,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冷冷道:“你不就是觉得我辈烈焰营除名,从此就会成为一个废物,配不上你的女儿么。我既然有能力得到太子殿下的赏识进入烈焰营,即便被除名又如何,我的能力不会因此被削弱,我的天赋也不会因此消散,你们凭什么就敢断定我罗毅不会有再一次得到赏识的机会?我罗毅不需要靠父母的祈求和自尊来挽回一桩婚事!”

    罗铁铮和罗夫人听着儿子斩钉截铁的话语,心中的担忧稍减,因为罗毅此时的状态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颓败、暴怒和冲动,反而十分冷静,言辞之间也没有任何过激之语。同时,他们也有些欣慰,第一次觉得罗毅是真的长大了。

    “不愧是我罗铁铮的儿子!”罗铁铮拍了拍罗毅的肩膀,欣慰的说道。

    “谷大人,想来你已经准备好退婚文书了,拿出来吧。”罗毅面色平静的说道。

    谷养道听完罗毅的话,心中微微一震。

    他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会有如此气魄和决心,他这份坚韧的心志实在是令人为之赞叹。或许,将来他真的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东山再起也不一定。

    谷养道的心中闪过一丝遗憾,但也仅仅是一丝丝而已。

    他摇了摇头,将自己心中的那一丝遗憾撇开,接着掌心光华一闪,两张轻薄的如蝉翼的雪白绢纸出现在他的手中。

    “你确实是个人才,不过可惜了。谁让你得罪了太子殿下,今后这雪国之中,再无一人敢用你。你在这两份文书上签字画押,从此以后,你和我女儿再无半点关系。”谷养道说着,将手中的绢纸放到了桌上。

    罗毅走到桌前,看着桌上两张一模一样的绢纸上写满了整齐的字迹,内容不外乎罗毅与谷真真双方都是自愿解除婚约,双方以后再无瓜葛云云。

    他轻笑一声,提起笔在文书的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用食指在大拇指上轻轻划过,一滴晶莹的血珠沁出了皮肤表面,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将拇指按了下去,在雪白的绢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指印。

    谷夫人轻哼一声,伸出手从桌上拿起一张绢纸,仔细检查了一番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嫣红的薄唇上勾起一抹笑意,她微微的抬起头,衣领下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脖颈,冷冷道道:“罗毅,这文书一式两份,另外一份,你们自己收着吧。”

    罗毅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将桌上的另一份退婚文书收了起来。

    像是心事终于落了地,谷真真叹了口气。

    这个少女袅袅婷婷的走了过来,眼中带着高高在上的同情和怜悯看着罗毅道:“其实我还是很欣赏你的,不论是天赋还是性格,只可惜......你还是认命吧,我们两个命不同,我是要翱翔九天之上的凤凰,曾经的你或许还有机会与我达到同样的高度,只可惜,现在的你已经成了坠落泥潭的野鸭子,永远也没有机会飞起来了。罗毅,你已经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了,不如放弃吧,好好的做一个普通人,也许以后会有一个与你门当户对的普通姑娘喜欢你,到时候,你一定会觉得你今日的决定是正确的,找一个与你有着同样条件的姑娘好好地过一辈子吧。”

    罗毅笑了笑,淡淡的看着这位曾经的未婚妻,没有言语。

    罗铁铮听着谷真真的话,心中不忍,生怕儿子再受刺激,冷冷的说道:“毅儿的事就不劳谷小姐挂心了。谷大人,寒舍粗鄙,就不招待三位了,还请自便。”

    既然罗毅已经有了决断,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没必要再卑躬屈膝,委曲求全,与其继续看着他们这幅伪善的面孔,还不如就此下逐客令。

    谷养道一家三口闻言,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谷养道冷哼一声道:“告辞!”

    接着他便抬脚向大厅外走去,谷夫人和女儿也迈开了步子。

    就在此时。

    老管家福伯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神色惊慌,气喘吁吁道:“老爷,老爷,相府的管家求见!”

    罗铁铮闻言一愣,询问道:“相府?哪个相府?”

    福伯大口的喘着气回答道:“老爷,是右相府的郑管家!”

    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身高近七尺,身穿青色布衣的中年文士踏进了大厅之中。

    -----------------

    二合一6ooo字章节,今天还会有更新,大家多多支持下哈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