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58、喜从何来
    这中年文士的体型偏瘦,长在头顶束成整齐的髻,几缕银丝在间闪烁,肤色白皙,五官俊朗,眉毛如剑锋般挺立,眼角有着细微的浅纹,双目中流露出淡淡的沧桑,嘴角微微扬起,带着温和的笑意,温文尔雅,气质不凡,宛如空山之幽篁,带着丝丝缕缕的青竹气息。≯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老爷,就是这位先生!”福伯看着已经走进来得中年文士,急忙对罗铁铮说道。

    不待罗铁铮说话,中年文士便拱手向罗铁铮行了一礼道:“罗大人,有礼了,在下右相府管事郑闻轩,今日奉右相大人之命,特意前来府上向罗大人道贺。”

    罗铁铮心中一惊。

    右相府的管家怎么会突然造访?

    而且还说什么道贺?

    为什么要道贺啊。

    罗铁铮心里都糊涂了。

    要知道罗家势力微末,与帝国巨擘势力右相府向来没有半点来往,对于这位右相府的管家,罗铁铮却是有所了解的。

    传闻中,这位一手掌管着右相府的一切大小事务,是右相大人最为信任的心腹,虽然没有官职在身,但是在雪京中的地位极高,具有很大的话语权,深得右相信任,许多权贵对他都要礼敬三分。

    这样一位大人物怎么会亲自来罗府拜访,而且言语之间之间似乎对自己也是十分尊重,实在是让人有点摸不清头脑。

    压下心中的疑惑,罗铁铮丝毫不敢怠慢,笑着回礼道:“原来是郑先生,快请坐。”

    说着,他又回过头对着福伯说道:“福伯,快上茶,将我珍藏的极品银针拿出来。”

    “是,老爷。”福伯立即应声,小跑着出去了。

    郑闻轩入座,看了看大厅众人,笑着说道:“这可巧了,原来谷大人也在。”

    谷养道闻言,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极为恭敬地行礼道:“郑先生有礼了。”

    他们一家人退婚成功,原本已经快走到门口了,右相府管家郑闻轩的突然到访令他们一时之间有些进退两难,他们今日来到罗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与罗家也是撕破了脸,已经呆不下去,可是现在有相府的管家在,他们直接离去又于礼不合,万一触怒了这位相府的管家就不好了。

    “谷大人,请坐吧。”罗铁铮看着面色尴尬的谷养道淡淡说道。

    谷养道不自然的点了点头,坐在了客座上。

    他的夫人和女儿也随之安静的坐了下来。

    面对着这位右相府的管家,谷养道一家三口身上那高高在上的气势顿然消散,虽然谷养道坐在帝都治安部副部长的位置上,也算是权贵,但和右相府管家比起来,隐性地位还是差了太多。

    谷养道脸上一副谦卑的神色,谷夫人也恢复了一派端庄和善的面孔,谷真真的身上散出温婉的大家闺秀的气息。

    另一边,罗毅扶着罗夫人坐下,关切的递上了一杯热茶。

    罗夫人微微笑着,脸色依旧苍白,精神却要比之前好一些了。

    右相府管家郑闻轩察觉到大厅内的气氛似乎有些怪异,只是一时间又猜不出来,他看了看罗毅,又将视线转移到了罗夫人身上,片刻后他看着罗铁铮道:“罗夫人似乎身体欠佳?”

    罗铁铮陪坐在一旁,闻言叹道:“是啊,以前在边关的时候,落下的寒疾,多年来的老毛病了。”

    郑闻轩笑道:“哦,是这样啊,可巧了,今日我是奉右相大人之命前来拜访,带来些许薄礼,正好有一株千年雪参,治疗寒疾最是对症,罗大人不妨用来给夫人补一补身子。”

    罗铁铮闻言心中微微一喜,千年雪参这种灵药是可遇而不可求,向来有价无市,用来滋补身体是最好不过了,但下一瞬间,他又一惊。

    以右相的身份地位,罗家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此前罗家也和右相毫无关系,就算是罗铁铮想要拜谒右相,都没有资格,今日怎么右相大人会突然派人送如此厚礼,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他的心里顿时有些忐忑不安。

    想到这里,罗铁铮连忙道:“真是多谢右相大人抬爱了,下官真是受之有愧,敢问郑先生,右相大人........”

    话音未落。

    “老爷,老爷,又来啦!”

    罗铁铮话还没说完,大厅外又传来了福伯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的声音。

    看着气喘吁吁跑进来的福伯,罗铁铮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轻斥道:“福伯,你慢点说,贵客在此,别失了礼数。”

    福伯有些口干舌燥,咽了口唾沫焦急道:“老爷,是李大元帅的副将来了!”

    什么?

    罗铁铮顿时变色。

    一边的谷养道一家,脸色也是变了。

    很快,一个身高近八尺的铠甲强者,走了大厅之中。

    这人身形魁梧,穿着黑色鎏金云纹铠甲,面貌刚毅,约莫四十来岁,面部轮廓如刀削一般凌厉,剑眉斜飞,双目中透着苍莽之意,下巴上蓄着短短的胡须,看起来像是一片青影,腰间配着一柄长刀,散着幽寒的冷光,看起来十分粗犷,又带着几分常年征战沙场的凌厉。

    罗铁铮连忙起身迎上前去,拱手道:“贵客临门,下官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壮汉拱手行了一礼,大笑道:“哈哈,恭喜啊罗大人,在下是李元帅的副将赵鸿杰,奉命元帅大人之命,为罗大人贺喜!”

    罗铁铮一愣。

    他心头越地疑惑,这究竟喜从何来?

    怎么右相府的管家说是道喜,李元帅也派人来道喜,实在是让他如坠云雾之中,心里不踏实。

    他的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一时之间,也不好直接问,只得笑着招呼来客入座,随即吩咐了福伯再安排好茶招待。

    谁知道怪事天天有,今日特别多。

    这边李帅副将刚刚坐下,与在场的众人寒暄着,福伯却是去而复返,急匆匆的跑进来,张口就想喊话,却突然想到方才罗铁铮让他注意礼数的话,话到嘴边又赶紧咽了下去。

    在罗铁铮疑问的目光下,福伯匆匆走到近前,强忍着激动说道:“老爷,亲王府和左相府也来人啦,像是半路遇到了,所以一起到了,已经进来啦!”

    罗铁铮几乎石化在原地。

    今天到底是怎么?

    怎么这些这些雪京中的大人物一个一个派人来呢,难道亲王府和左相府派来的人也是来道贺的?

    顾不得多想,便看到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进入了大厅之中。

    走在前面的事一位身穿灰色布衣,须皆白,面貌清癯的老者,脸上随带着几缕皱纹,却是印堂饱满,满面红光,双目炯炯有神,看起来精神焕,神采奕奕。

    老者身后跟着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袭蓝色长袍,黑色长束在脑后,皮肤白净,眉清目秀,鼻梁高挺,嘴角含笑,清澈的双眸中带着温和的意味,手中拿着一柄合起的折扇,身上散着淡淡的墨香。

    老者轻拂银须,笑道:“恭喜罗大人啊,老朽是亲王府总管李复,亲王大人命我来府上道贺,半路上碰到左相大人的得意门生,便一同进来啦。”

    老者身边的年轻人向罗铁铮行了一礼,接着说道:“晚辈柯贤举,奉家师之命来向谷大人道喜。”

    罗铁铮面上的表情说不出的震惊。

    亲王府总管和左相高徒亲自来罗府道贺,而且大厅中已经来坐了右相府的管家和李元帅的副将,这几位中,除了那位李副将乃是军部要员身份显赫之外,其他三位,虽然并没有什么官职在身,但是他们代表的可是雪国之中权势最重的几位朝廷重臣,不论是右相、左相,还是金顶亲王或者大元帅,随便一个人出来说句话,整个雪国都要震动一番,今日竟然像是约好了一般,齐齐来到这个没有任何权势的罗家,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罗铁铮心中的疑问更甚,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迎上前去,拱手行礼道:“两位贵客快请上座!”

    亲王府总管和左相高徒先后入座,与右相府管家郑闻轩和李元帅副将赵鸿杰互相问了安好,却是相视一笑,显然都明白了彼此的来意,心照不宣。

    罗铁铮见状微微一愣,旋即又掩下了心头的疑惑到这说道:“几位先生造访,真是令罗府蓬荜生辉,实乃罗某的荣幸啊。”

    “哪里哪里,罗大人真是客气了。”金顶亲王府的总管李复拂了拂胡须,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李元帅的副将赵鸿杰大笑道:“罗大人可不要这么说,真是折杀我们了,哈哈。”

    说话间,罗府的几名侍女端上了茶点,送到了大厅中。

    “诸位先生快请用茶吧。”罗铁铮热情的招呼道。

    众人送侍女的茶盘中结果茶杯,细细的品着茶香,室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只留下淡淡的茶香。

    一旁的谷养道有些怔,端着侍女刚刚送来的茶杯,心中思量着。

    此前被罗家下了逐客令,还没出门右相府的管家来了,他们不好直接走,只得坐下。本想着寒暄几句之后就走,却不料突然来了这么多大人物,他们更加不能走了,万一让这几位觉得是自己不尊重,万一这其中的一位和背后的人说那么一两句,自己今后的路就算是到头了。

    可是问题是,这个一向都默默无闻的罗家,怎么会突然间招来这么多大人物,而且一进门都在恭喜罗铁铮,他们到底在恭贺什么?

    他心里疑云密布,隐隐的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谷养道心里想着,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杯盏,看着右相府管家郑闻轩,笑问道:“郑先生,方才听闻先生是来恭贺罗大人,不知所为何事?”

    郑闻轩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笑着说道:“谷大人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

    第二更,还有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