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60、第二个章小盈
    此时的谷养道面色古怪,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倨傲和冰冷,而是整个人呆若木鸡,神色莫名的尴尬神色。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他顿了顿,嘴唇微张,但又似是被僵住了般欲言又止。

    一旁的谷夫人眼见形势不对,心中一紧,这时候可千万不能让这些人知道他们是来退婚的,得赶紧把事情挽回过来。

    她也顾不上考虑罗家人此时的想法,赶紧拉下脸皮接上了话:“哈哈,是是是,我家老爷一向逢人就夸,他的乘龙快婿年少英才,平步青云,前途无量,尤其是难得的有情有义,对待他的未婚妻真真啊,那叫一个情深意重。今天我们一家来这里呢,就是为了和罗家商量一个日子,赶紧把他们小两口的婚事定下来,让我们真真啊,早日过门侍奉公婆,相夫教子,哈哈……”

    谷夫人说得眉飞色舞,满脸笑意,就好像她嘴里的这一切,刚刚真切的生过一般。

    一盏茶之前她面对罗毅父母的尖酸刻薄和咄咄逼人早已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幅对罗毅极为赏识赞许的神情,好似她真的一直都非常满意自己的这个女婿。

    只是她说话的间隙,一双丹凤眼中,眼眸闪烁,在暗中不断得朝着罗父罗母使眼色。希望对方能领会自己的意思,不要在众人面前揭穿自己。

    “是啊……商量婚事……婚事……”谷养道依旧有些尴尬,但妻子的圆场打得正中下怀,对面的罗铁铮两夫妻也并没有出口反驳,说不定事情还有一丝转圜的余地呢?

    想到此处,谷养道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他看了一眼自己娉婷俏丽、天资聪慧的女儿,也许罗毅对真真倾慕有加,刚刚的退婚只不过是一句气话。

    “哦,是这样啊……”右相府管家郑闻轩略有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一旁的金顶亲王府管家李复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这些人都是雪京巨擘们府上掌管一切大小琐事的精明厉害角色,在雪京之中也都是地位卓绝,心思凡。

    刚刚谷养道的神色他们瞬间就捕捉到了,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这几个管家和主事也不会开口追根究底,毕竟他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代表他们身后的大人来送上恭贺之意。

    只有今天这一切事件的核心人物,这个在众人眼中际遇奇佳,从此一飞冲天的年轻将领罗毅,面色淡然,对于谷家人,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

    “谷夫人只怕是忘性大了,您前一刻,不是还说要来退婚的吗?”罗毅轻轻拂了拂手腕上的银色护腕,仿佛这护腕之中的东西,能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温暖和信心。

    “退婚?!”

    右相府管家郑闻轩和左相府门生柯贤举眼含震惊,失声齐呼。

    一旁的副将赵鸿杰和亲王府管家李复也是一脸惊讶,不可置信。

    这几个心思玲珑,向来接人处事滴水不漏的府邸主事,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谷养道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尴尬神色的原因。

    但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谷家会在罗毅刚升迁光明城,成为光明神殿殿主贴身侍卫的第一天,是来找罗家退婚的。

    只有一旁一直低头不语,面色微微有些惨淡的谷真真,此时心里早就五味杂陈,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刚刚已经把话说的那么决绝,甚至还有些侮辱罗毅的意思,如今就凭父母的几句话就想把事情挽回,只怕是难了……

    “呃……其实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谷夫人有些慌乱,连忙摆摆手,“这是个误会……”

    “是是是,是个误会。”谷养道再也维持不住最后那一丝丝高傲的神情,一边咧嘴赔笑,一边用尴尬和委婉的眼神看向自己曾经的女婿罗毅。

    原本罗毅进入烈焰营,成为太子的直系禁军,又在短短几月时间升任小队长,在雪国禁军的青年才俊之中,就已经算是小有名气了,自己作为罗铁铮的顶头上司,近水楼台先得月才抢到了这门婚事。

    如今这乘龙快婿更是调任到了光明神殿殿主身边,成为了那位雪国之中举国闻名的大人物身旁的侍卫,其名望高升、炙手可热的程度,可想而知。

    眼下婚事还能否继续维持,倒不再是谷养道最为关注的了,怕只怕罗毅对自己和妻女刚刚退婚的态度和言行,会心怀记恨,若是传到了那位大人物的耳旁,说不定他费尽心思坐稳的官位就要朝夕不保了。

    心思流转之间,谷养道看向自己下属罗铁铮和罗毅的眼神,更加谦卑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亲王府管家李复微微叹了口气。

    他实在是想不通,之前传闻像罗毅这样的英才少年,帝都之中多的是来代表官家小姐和商贾名媛上门提亲的媒人,最后花落谷家也算是英才佳人,一段佳话。

    尤其是罗毅调任光明神殿,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之不得的天赐良机,照理说谷养道应该是感恩戴德,更加满意这个女婿才对。

    “呵呵,谷大人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我被烈焰营开除了,还得罪了太子殿下,所以急急忙忙来退婚,好撇清……”罗毅露出一丝淡然的笑意,将之前在大厅之中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

    除了罗铁铮夫妻微微摇了摇头,叹气不已,其他几个管家主事都是一副恍然大悟,了然于心的神情。

    这一瞬间,大家看向谷养道一家的眼神,变得怪异了起来。

    右相府管家郑闻轩看了一眼面色冰冷的罗毅,又看了一眼尴尬不已,不知该说些什么的谷养道,无奈一笑。

    关于谷养道这个治安部副部长,他之前也是有所耳闻的。

    虽然他没有什么大的军纪问题,但在行事作风上,的确有些拜高踩低的毛病。

    他的治安部军营之中,有一些年轻的将领对谷养道的势利作风颇有微词,虽然没有在表面上义正言辞指责出来,但私下交耳相传的时候,风声也就随之走漏了出来。

    这退婚的乌龙事件一出,再看罗毅的态度冰冷的模样,只怕是先前谷家来退婚的时候,没少落井下石,把罗家一家子给彻底得罪了。

    其实对于他们这些看惯了大人物之间博弈的管家而言,得罪了罗家尚且不算什么。

    只不过这退婚的事件,要是传到了罗毅的新顶头上司,雪国皇庭巨擘们都要待之以礼的光明神殿叶殿主耳中,谷养道这才是真的是把自己给栽进去了。

    副将赵鸿杰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僵硬的谷养道和他身后面色煞白,神情尴尬,羞于抬头的谷夫人和谷真真,也是微微摇了摇头。

    他对谷养道的军士之路早有听闻,之所以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也多凭借着谷副部长的钻营和心思。今天冒然退婚,明天消息不胫而走,传遍雪京之后,太子殿下势必会收到风声。

    尤其是众所周知,当今雪国的太子殿下,心系那位光明城叶殿主,得罪了光明神殿殿主,也就意味着得罪了太子殿下。

    虽然当朝太子在国家军政要事上一向公正不阿,但像谷养道这样工于心计,拜高踩低的军士,只怕日后他的官途之路,花再多的心思,也没用了。

    左相府门生柯贤举和亲王府管家李复对视一眼,也是一副略有惋惜的神色。

    谷家和罗家订婚,原本是谷养道的有意为之的生花妙笔,结果被他鲁莽行事,棋差一招,现在非但没有攀上罗家这缕高枝,反倒把罗铁铮夫妇和罗毅都得罪了一通,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退婚事件一旦传开,雪京之中的其他将领重臣都会思量一二,有所顾忌,今后谷养道唯一的千金谷真真,想要再嫁名门,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而在场几位大人物的心思,谷养道又岂会没有想到。

    今天的言行和退婚之举得罪了罗家,间接也算是得罪了光明神殿殿主和太子殿下,自己的军士前途,女儿将来的终身幸福,可谓是一片惨淡了。

    “铁铮兄啊……先前我们之间可能有所误会……”谷养道眼见罗毅态度如此冰冷坚决,转头看向自己的下属罗铁铮,期望他能念及自己是他的上司,出言规劝。

    罗铁铮看了一眼一向眼高于顶,心怀势利的谷养道此时的尴尬和谦卑,略微犹豫,随即轻轻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儿子,不禁也有点儿动摇:“毅儿啊,要不……”

    “父亲,您不用劝了,我意已决。”罗毅看向父亲,眼神坚定,微微摇了摇头,示意父亲不要再劝自己了。

    罗毅父母对视一眼,最终保持了沉默。

    一开始罗铁铮还担心儿子的态度如此坚决会触怒谷养道一家,影响到罗毅的前途。

    但他转念一想,如今自己的儿子已经成为了光明神殿殿主的随身亲随,官阶虽然并不高,但实际地位早已高出了谷养道许多倍,换言之,此时的罗毅根本不用再忌讳和害怕谷家了。

    “罗毅啊,你与真真情投意合,结为伉俪那才是天作之合啊,我们先前的言行多有得罪,你别往心里去了吧……”谷夫人满脸堆笑,紧紧捏着手里的月白锦面方巾。

    “谷夫人,退婚之事,既成事实,月缺难圆,覆水难收,还请不必多言了。”罗毅眼神看向他处,态度依旧决然。

    自始自终都一言不的谷真真,一直埋着头盯着自己的纱裙裙摆,嘴角微微抿着,只是大家都没有现,她水袖之中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指骨白,微微颤抖。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沉寂和尴尬。

    原本来道贺的大人物们此时也是各怀心思,默不作声。

    罗铁铮看了一眼大厅里就坐的几位大人物,心思一转,今天是罗毅就任光明神殿殿主亲随侍卫的第一天,若是因为退婚之事将影响扩大,终究不好,且刚刚调任就行事决然,对罗毅的名声而言,也未必是好事。

    “谷大人,今日退婚之事,既然已成定局,也只能说明两个小辈缘分浅薄,还望日后谷家小姐能觅得天才佳婿,到时罗府一家必然预备厚礼,亲自登门祝贺。”罗铁铮微微一笑,言之委婉,却态度坚决,显然婚约之事,再无转圜的余地。

    “既然如此,那实在是太遗憾了……”亲王府管家李复赶紧接话,打起了圆场,“本来我们几个还打算等着来罗府喝喜酒呢,不过罗毅啊,你也不用太难过,我认识不少帝都之中的名门千金,日后你要是有喜欢的女子了,大可告知一声,我亲自登门去为你说媒啊,哈哈……”

    “是啊是啊,如今你调任光明神殿,只怕日后都用不上我们去说媒,你们罗府的门槛,都要让媒人给踏破了,哈哈……”右相府管家郑闻轩也随之附言,态度和善。

    “正是如此,罗毅年纪还小,仕途不可估量,尤其是跟着光明神殿殿主身边,将来必定是有一番大作为的,只怕到那时,前来说媒的名门望族,会让你们两口子挑花了眼呢!”左相府门生柯贤举轻轻放下手里的白瓷茶盏,看向罗铁铮两夫妻微微一笑。

    副将赵鸿杰也跟着点了点头,“我看到那一日,我们得亲自过来帮他们两夫妇把把关,给罗毅挑一个秀外慧中,蕙心纨质的绝色佳人。”

    罗铁铮夫妇相视一笑,显然他们面对这些帝都之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的和善亲切还有些不太习惯。

    但在这件事情上,这几个皇庭巨擘的心腹们接连出言的态度,已经充分说明了罗毅此时的身份地位的特殊足以让他们另眼相待了。

    而此时的谷养道也对眼前一边倒的形势一目了然,纵然心有不甘,却也知道婚约之事已经无力回天。

    一旁依旧低垂着头,让人辨不清神色的谷真真早已眼眶微红,眼眸之中满是不甘、懊恼和幽怨的神色。

    谷真真听着父母数次近乎低声下气的挽回,而罗毅却依旧那么绝情,不免暗自腹诽起来。

    难道这罗毅一朝得道,就眼高于顶,看不起谷家了?

    这一刻,罗府大厅之中的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谷养道看着正在热切交流的其他人,再看看完全被冷落在一旁的自家三人,顿时也明白自己和妻女再无颜面逗留罗府。

    “铁铮兄……还有诸位大人……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先告辞了……”谷养道慢慢站了起来,脸上还有一丝难掩的遗憾和难堪之意。

    “这……要不……”一旁的谷夫人连忙放下茶盏,带着一丝急切之意看向了自家老爷,试图暗示他在争取一下。

    谷养道目不斜视,却也已经明白夫人的意思,微微摇了摇头,率先走出了大厅。

    “哎……”谷夫人叹了口气,朝着众人微微欠了欠身。

    随即连忙拉着谷真真追了上去。

    罗府门外。

    月色清冷,街道两侧符文灯笼的烛火愈明亮,青金色的劫火金石石板被烛火映衬下,出了一阵阵橙黄色的淡淡光晕。

    似是满腹委屈,憋了许久终于得到释放的谷真真终于哇一声哭了出来,两行豆大的眼珠不断的从眼底涌出。

    “都怨你们……都怨你们!”谷真真一边伤心痛哭,一边抽噎着抱怨起来,“要不是你们轻易听信传言,贸然带着我来退婚,我今天能这么丢脸吗……呜呜……这下好了,将来我还怎么嫁人啊……”

    “就是就是,都怪你!”谷夫人也似是隐忍许久,被谷真真的哭闹和抱怨引燃,也朝着谷养道哀嚎起来,“你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传闻,这下女儿一声的幸福,都让你给毁了!”

    站在青金色石板路上的谷养道面色极为惨淡,一副有苦难言的模样,“你们还怪我,先前要不是你们说话那么难听,罗毅至于态度这么强硬吗?”

    “对!也要怪母亲你……说话太势利了……太得罪人了,呜呜……一直那么盛气凌人的样子……罗家一家人能不怪我们吗?”谷真真就像一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小孩,无名邪火一通乱撒。

    “闭嘴,你还责怪你母亲了,你也不想想先前你对罗毅是什么态度,一个劲的落井下石,这才是造成罗毅对你毫无眷恋的根本原因!”谷养道似是动了大怒,刀眉倒竖,胸腔一起一伏,面色有些红。

    “现在还能不能想点什么办法……挽回一些……毕竟你看罗毅他现在一步登天了,若是真真还能嫁给他,将来……”谷夫人拉耸着脸,带着哭腔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眼眶也有些泛红。

    “还能有什么办法!”谷养道出声打断,他又岂会不知女儿嫁给罗毅这样的青年俊才,会有怎样的好日子等着她,可是眼前他所考虑的,又岂是身边这两个妇人所想。

    他强压心中的怒火,声音有些低沉无力,“你没看刚刚罗毅的态度吗?现在咱们已经把罗家人彻底得罪了,别说是挽回婚约了,我只盼着罗家不要因此记恨我,影响我的官职仕途……”

    “这……这该如何是好啊……“谷夫人似是突然顿悟一般,眉宇之间紧紧皱着,满脸担忧地看向自家老爷。

    若说先前因为女儿的婚事让她颇为气恼,此时关乎于谷家在帝都之中的地位和前景,才真正的让她对先前的所作所为,懊悔不已。

    “走吧走吧……一直站在罗府门口吵闹,还嫌我不够丢人现眼?”谷养道叹了口气,紧紧捏着手中的紫檀香珠,大步街尾走去。

    谷真真回头望了一眼罗府的门匾,此时她眼中的不舍和悔恨都化作了源源不断的泪水,沾湿了一大片衣襟,离去的脚步也有些踟蹰和流连。

    “唉,难道我要成为第二个章小盈吗?我……不甘心啊。”她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略带哭腔的声音中充满了哀怨。

    “你是说那个曾经悔婚,抛弃了李府公子李长空,嫁给当年的冷血十三鹰其中之一,结果因为半年多前那一战,成为寡妇的那个章家小姐?丫头,你不要胡思乱想啊。”谷夫人一边用锦帕擦拭眼角,一边朝着女儿靠近过去。

    “嗯……当年章小盈突然撕毁婚书,改嫁他人,结果害得李长空为情所伤,声讨无门,反而被冷血十三鹰暗中使坏,导致家道中落,从帝都之中有名的贵族公子变成一个无人问津的落魄贵族,最后躲进了光明城中挂了个闲职浑噩度日。结果没想到因为新的光明神殿殿主让光明神殿再度崛起,李长空的地位突然攀升,一跃成为帝都之中炙手可热,街知巷闻的英雄人物。而当年让他受尽情伤的章小盈,现在也成为了帝都之中的茶余饭后的笑谈……”谷真真望向朦胧月盘,眼神之中满是忧伤和哀戚。

    月色再好,天明终会来临。

    而当新的日光洒满帝都,她退婚的消息也会不胫而走,传遍整个雪京……

    到那时……她谷真真,就成为了下一个章小盈。

    一旁的谷夫人看着面色悲切黯然的女儿,心疼不已。

    这个捧在手心里娇宠到大,原本可以一跃成凤,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的女儿,因为自己和夫君的棋差一招,落得个成为笑柄的下场,念及于此,谷夫人蓄在眼眶里的热泪,终于忍不住悄然洒落……

    -----------

    这段情节结束了,因为罗毅这个角色……算了,不多说了,再说就剧透了。

    理解大家的心情,我自己写书之余,也在疯狂地追书,所以有这样的体会,我会检讨且改进的,谢谢大家的批评和指正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