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61、恶有恶报
    夜褪晴出,整个帝都之中的符文灯笼中的烛火逐渐自行隐匿在晨曦之中。≧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对于罗家人而言,这一夜是激动的,难忘的,送走了雪国皇庭巨擘们的心腹之后,罗父罗母领着家眷下人又是一番庆祝,直到后半夜回到寝床上,也依旧因为太过亢奋,辗转反侧,不能成眠。

    而同样辗转难眠的,还有愁云惨淡,忧心忡忡的谷家人。

    对于他们而言,黎明旭日,黄鹂鸣曲,都变得不再美好。

    第二天中午。

    纵然罗家人低调谨慎,最终并未将谷家退婚的消息张扬出去,但再坚固的墙也有透风的缝隙,绢帛白纸终究也包不住零星火苗。

    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谷养道一家拜高踩低,退婚罗家,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消息不胫而走,而且以一种令人咂舌的疯狂传播度,宛如一缕缕穿堂清风,瞬间传遍了大街小巷,成为各大茶肆酒楼茶余饭后的最新笑谈。

    年华正茂,娇俏可人的待嫁少女谷真真,自然沦为了贵族小姐少妇圈子里的笑柄。

    谷家三人自从回到府上,就吩咐下人闭门谢客,足不出户,连谷养道都称病静养,并没有马上回到治安部。

    据谷家下人说,谷真真自从回到家中,就把自己锁在闺房里,时不时还从房里传出哀嚎声和摔打花瓶瓷器的声音。

    而与这一笑谈同时成为帝国之中热议话题的,要数一夜之间地位突飞猛进,变得炙手可热,人人称道的罗家。

    自从天亮之后,就不断有官员和商贾的亲信登门罗府,送上烫金拜谒和各种金银珍品,迫不及待地试图与之交好。

    尤其是遭遇退婚之辱却并未施以报复的罗毅,原本就天资卓越,品性纯良,还得到天荒界第一战神,光明神殿叶殿主的称赞和器重,这一下子,整个帝都之中的贵族女子,更是争先恐后出拜帖,有的甚至迫不及待派出媒人亲自登门说媒,让罗父罗母应接不暇。

    至于这一切话题的中心人物,帝都之中口耳相传的人族骄子罗毅,则早在启明星初显微芒的时候,便动身返回了光明城。

    对他来说,经过了这一次人生波折之后,所谓的婚约和名望都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他和罗家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都是倚仗于光明神殿的那位殿主大人。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罗毅早已下定决心,勤学苦练,早日将叶殿主赐予的【无极剑道】融会贯通,这样才更有资格跟随在叶殿主身侧。

    至于婚事……

    罗毅已经托父母放话出去,不成登天境绝世强者,绝对不再去考虑这些。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处境,自然不用在担心这样做得罪什么人,贵族圈子里一阵扼腕叹息,错失了最好的机会,只能日后再找时机结交这位冉冉升起的帝国新贵了。

    接下来的几日里。

    光明城中。

    叶青羽除了每日在光明神殿中修炼之外,便是领着高寒巡视和加固光明城之中的符文防御阵法。

    虽然在他去清姜界的那半年多时间里,6续有右相安排的帝都符文高手,将光明城的符文阵法一一修复,但面对其他界域仙阶境的高手来说,这些阵法宛如油纸薄膜,毫无抵御之力。

    好在叶青羽现在的实力早已跨入了一步仙阶,他从青铜古书里挑了一些适合防御的符文印记,注入在光明城四周的结界阵法之中。

    而火树林深处的界域之门和界域石壁周围,也被宛如铜墙铁壁的符文阵法和防护结界笼罩包围。

    这一层层的符文阵法和防护结界除了可以防止其他界域的人突破重围,危害雪京人族,更可以在其他界域的生灵,进入天荒界的第一时间,就产生警讯,被他感知到。

    这几日加固阵法的间隙,叶青羽还留意着火树林之中,那个日以继夜刻苦修炼的年轻军士罗毅。

    虽然他才得到【无极剑道】的剑谱,但凭借着他高天赋和悟性,短短几日就已经有了初触奥义的苗头,再加上叶青羽偶尔指点一两句,他的突破,可谓是突飞猛进。

    这样的进境,在叶青羽的预料之中。

    毕竟在罗毅的身上,有那样一种气息。

    转眼十日已过。

    清晨的晨风刚刚吹醒火树林簌簌作响的茂密枝叶,远处宛如一台黑色四方倒挂石砚的光明神殿,再度腾空而起。

    整个帝都都看到了这一幕。

    光明神殿冲天而起,宛如无双巨舰一样,先是缓缓升起,在大地上投下一片阴影,然后度越来越快,犹如时空巨鲨一样,分开空间涟漪,带着无匹的雄浑气势,冲着西北方向而去。

    这一幕让很多人毕生难忘。

    而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雪京贵胄们,则更为震撼,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这一次光明神殿的腾空而起意味着什么。

    一次将会再入整个天荒界史册的征途,就此拉开了它传奇般的序幕。

    这一日,将会被整个界域所铭记。

    ……

    蓝天白云。

    神殿的前行度并不快。

    光明神殿中。

    叶青羽端坐神殿上方的石椅上,他手里握着一份临行前太子殿下派人送来的玉简,正在仔细查阅。

    神殿左侧站着的是叶青羽新任命的亲随,年轻军士罗毅。

    右侧靠近门口的地方,是包括高俅和高守在内的四个年轻军士,他们都是昔日跟随叶青羽从幽燕关到雪京报道的前锋营甲士。

    另外大殿之中还有一个身材娇小,面容俊美的书生模样的身影,正是束青衣,扮作男装的郎勇。

    叶青羽看完玉简,微微一笑。

    他故意没有施展乾坤图的功能,操控神殿缓缓而行,就是要让消息传递到那些有些人耳中。

    就在这时——

    “嘿嘿嘿嘿……小叶子,出去玩儿不叫我……”虚空波纹之中一个古怪狡捷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就是……汪就说他要开溜了吧……要不是本汪及时拉着你跑回来……他就要自己去外面吃香喝辣了……”呆狗小九贱兮兮的声音也从光波之中传了出来。

    叶青羽揉了揉眉毛。

    竟然把这两个奇葩给忘了,看样子他们是正好把雪京折腾腻了,偷偷跟着自己想去祸害天荒界了。

    波纹轻轻一荡。

    一脸谄媚的老鱼精胳膊夹着故作谄笑的呆狗,两个身影突然由虚化实。

    叶青羽看了看这两个祸害,也有些无奈。

    不过转念一想,也罢,不跟在眼皮子底下,还担心他们捣出什么大乱子。

    下一刻。

    他左手手指轻叩,光明神殿陡然飞升云霄之上,朝着雪国北方疾行而去。

    这一路上,呆狗腻歪在郎勇身上,像狗皮膏药一般撒娇卖萌,软香满怀,郎勇被它逗得娇笑连连,眉眼之间倒是恢复了一丝丝少女独有的俏丽神色。

    而老鱼精倒是一反常态,他抱膝托腮坐在神殿门前,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样,一边沿路俯瞰着天荒地貌,一边啧啧称奇。

    这次的巡察有着特殊的安排和考虑,所以叶青羽并未刻意遮掩光明神殿的行迹,反而一直漂浮在云层上空,颇有一些故露声势的意思。

    转眼一个时辰已过。

    青鸾行省境内的渭城已经遥遥在望。

    叶青羽站在光明神殿门口,心念一动,神识俯瞰整个渭城境内。

    渭城也算是叶青羽的故地。

    当年的身份还是三品军候的叶青羽,来到雪京报道的时候,初访渭城,是为了寻找哨兵乙廖天的家人,安葬亡者,报答恩情,慰勉亲眷。

    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廖天的家人生活得怎么样。

    当年哨兵乙和其他几个哨兵,为了拖延时间毅然赴死的眼神,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几息之后。

    光明神殿稳稳停在了渭城城外十里的云端之上。

    虽然光明神殿不同于一般的符文飞艇,不需要受到任何帝国飞行战舰规定的约束,但叶青羽依旧按照帝国的律法,不将神殿落于城池境内。

    高俅已经先行一步去城中报备。

    而老鱼精和呆狗自从进入了渭城境域上空,就不见了踪影,叶青羽也已经习惯了这两个【祸害】的行事作风,丝毫不担心他们会遇到什么困难,反倒是有一丝时刻准备着替他们收拾烂摊子的警觉。

    他带着郎勇和罗毅,以及其他几个甲士一路朝着渭城城门走去。

    一盏茶之后。

    高俅带着渭城城主范德渊以及巡防营统帅关山度等人亲自出城迎接的人出现在了城门口。

    如今的渭城,已经变换了天地。

    自从光明神殿一战之后,皇庭巨擘们整治雪国上下的手段,可谓是雷霆风行,势无可挡。

    在渭城经营了数年的吴家,终于因为造孽太多,自然也在第一时间遭到了追责问罪。

    大概在半年之前,雪京之中传来一道诏书,独霸一方的吴家势利瞬间倒台,吴府被彻底清查,原城主吴冠雄和主簿吴博雄等涉及雪**政、身负罪责的官员都被流放西北边陲。

    这范德渊便是新任上位的渭城新任城主。

    面对着传闻之中的光明神殿之主,渭城中的新任官员们,自然都是战战兢兢,不敢丝毫大意怠慢。

    一番简单的寒暄和交谈之后,叶青羽交代范德渊和关山度自行处理城中要务,不必跟随自己,随即便带着罗毅和高俅等一行人,隐去了身份,打扮的像是游客一样,进入了城中。

    这座自然环境优渥,物产资源丰富,商贸往来络绎不绝的城市,如今依旧是繁华热闹,大街上的酒楼店铺鳞次节比,来往行人摩肩接踵,似是在新任城主的管理之下,更显得秩序井然,安居乐业了。

    叶青羽有心拖延时间,所以很快找了一家装饰简单的茶肆,临窗而坐,稍做休息。

    突然茶肆门外一阵嘈杂之声传了过来。

    窗边的几个身影不约而同朝着茶肆外的街道上看了过去。

    “刘掌柜,你……你再借我点钱,求你了……再借点……”一个衣衫褴褛,头蓬乱,还有几根稻草斜插在上面的乞丐,正抓着一个穿着紫色锦袍,戴着顶六瓣无檐瓜皮帽的中年商人在乞求着。

    中年商人背对着叶青羽等人,一边急匆匆往前走,一边声音尖锐得喊叫着,“哎哎……你快放开,你自己也不想想你欠了我多少钱了,要不是看在昔日你我还有一些些情面的份上,我早找人向你追.债了,你还不见好就收,竟然还敢找我借钱,你再不放手,信不信我把过往那些债连本带利找你讨回来!”

    蓬头垢面的乞丐闻言,双手像触电般立即从商人袖子上弹开,他颓废地瘫坐在街旁,身边的几个路人和商贩对他指指点点。

    “这不是吴府的二公子吴溪吗!”

    “哈哈……现世报啊!”

    “听说吴家问罪之后,抄家流放,这个吴溪,本来是要被处死的,可是他爹苦苦哀求,捐献了家产,又自愿去边关充军,进入炮灰营,才求得他活命,当年的围城一霸,现在可是挤在驴尾巴胡同的马棚里过活。”

    “风水轮流转,他有今天,完全是自食其果。”

    “哼,这种人,当乞丐都嫌脏了街道。”

    “就是!还不快走!让我们怎么做生意啊!”

    “快滚快滚!再不滚扫帚赶你了啊!”

    吴溪闻言,露出恶狠狠的凶狠眼神,但此时的他早已外强中干,几个商贩手举扫帚将他围了起来。

    他神色一慌,立刻埋头弓身,朝着街尾驴尾巴胡同的方向跑去,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叶青羽食指轻轻抚摸着白瓷茶杯的杯壁,看着窗外人群渐散的街道微微有些出神。

    没想到这个恶公子,最终落得了这种下场。

    这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罗毅和郎勇等人见他静默无声,也就安静地饮茶不语……

    一个时辰之后。

    沁春街上。

    【四海商会】的烫金牌匾高高挂在一座三层楼高的店铺门前。

    店铺门口有几个面容和善的店小二正在派米粮,几十个贫民组成长龙似的队伍正等着领取一包包白花花的面粉和大米。

    叶青羽看着眼前的景象,再回忆起先前在茶肆里听到来往宾客所说,四海商会广施善举,名望在外的传闻,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廖家人保持了当年的淳朴本性,令人欣慰。

    与此同时。

    “是……难道是……莫非……叶大人!”

    店铺门口一个头戴方型锦面宽帽,穿着褐色锦缎长袍的中年人,看到了叶青羽,突然一怔,眼睛一亮,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面色大喜。

    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不顾一切地朝着叶青羽一行人跑了出来。

    此人正是哨兵乙廖天的哥哥——廖日。

    “拜……拜见叶大人!”廖日激动得声音颤抖,急急忙忙朝着叶青羽跪了下去。

    店铺柜台后面,闻声紧随的廖雄义夫妇,因为一时激动,热泪盈眶,步履也有些踉跄。

    出落得更为水灵娇艳的廖翠,疾步搀扶过来,两人步伐匆匆朝着叶青羽等人走去,跟在廖日的身后也跪了下来,“叶大人……有失远迎……”

    “不必多礼。”叶青羽右手虚握,轻轻一抬,对面几个身影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了起来。

    时值正午。

    廖雄义一家在【四海商会】附属的四海酒楼设宴,为叶青羽等人接风洗尘,也算是正式体面的答谢叶青羽当年的救命之恩。

    举杯觥筹之间,叶青羽得知,廖雄义已经将【四海商会】交给了廖日全权掌管,廖日智谋过人,不但将四海商会展成方圆千里的最大商会,还积极投身慈善,接济渭城境内外的贫困县镇和村落,开设许多免费的武馆和书斋。

    而廖翠自从当年一事之后,跟着武馆的师父日夜苦练,虽然天赋并不高,但勤奋刻苦,现在也是个十眼灵泉的武者了。

    再加上廖家的雄厚家底和她的清丽容貌,这颗【四海商会】的掌上明珠声名远播,慕名而来的钦慕俊杰更是络绎不绝。

    午宴过后。

    叶青羽等人便起身告辞了。

    路过渭城,探访故人终究不是他此行的根本目的,拜别廖家人之后,他们走出城外,回到了光明神殿。

    刚踏上神殿门口,呆狗和老鱼精就一人一汪气喘吁吁跑了回来,嘴巴上还沾着亮晶晶的油花,打个嗝都是一股浓郁的酒味。

    还好没闹出什么乱子……

    叶青羽看着四仰八叉倒在神殿假寐的两个身影,无奈一笑,心神一动,神殿蓦地腾空高飞,朝着北方继续飞驰而去。

    下一站,是叶青羽最想去的地方。

    鹿鸣郡城。

    那里,是叶青羽真正意义上的故乡啊。

    ------------

    貌似今天也有1oooo多字了,就不分开了。

    谢谢大家的意见和指正,我会继续努力的,请相信刀子的态度。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