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663、两座墓碑
    白鹿学院对于叶青羽有着特别的意义。八≯一小说网 ≥ W﹤W≦W<.≦8<1≦Z﹤W≤.≦C≦O<M≤

    就像是羽翼丰满的雄鹰,永远不会忘记羽翼薄弱时,收容他,保护他,教育他的那个地方。

    席间,大管家唐三还见缝插针,言简意赅得向叶青羽汇报了鹿鸣郡城之中叶家产业的近况。

    因为叶青羽之前有言在先,所以叶家并没有真正的展商业,除了之前就有的几大产业之外,在没有扩张展,只是保持了一个自给自足,小富即安的状态,但每一个产业都展的很健康。

    有叶青羽在,叶家不管是富可敌国,还是勉强温饱,都没有什么区别,整个帝国之中,没有人能够有分量动的了叶府。

    而唐三在言语之间,还提及了宋家的青萝商会。

    据唐三所说,原本已经落魄近乎于破产的青萝商会,在叶青羽上次的有意帮衬之后,立刻一飞冲天,得到了许多商会和商务官员的提携和支持,尤其是独孤商会为他们打开了多向渠道,如今青萝商会又重新再鹿鸣郡城之中崛起兴盛起来,成为了西北地区的第一大商会,崛起之快,令人瞠目激射。

    而且宋青萝的父亲宋剑南,现在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和城主秦瀛相媲美。

    宴席在一番欢乐的气氛之中结束。

    夜幕降临。

    兰姨安排罗毅和高俅等人进入西厢房休息。

    叶青羽也回到后院自己的房里盘膝调整。

    几息之后。

    叶青羽缓缓睁开双眼,对着窗外的院落轻轻点了点头,“进来吧。”

    一道淡青色的盈动光影瞬息而至。

    郎中和郎勇齐齐跪地行礼。

    “少主!”

    “近来可好,郎中会?”叶青羽淡淡一笑,抬手轻扶。

    对于这个年轻人,叶青羽有着特殊的好感,虽然他一直都没有跟随在叶青羽的身边,也没有多么强大的武力,但他是叶父叶母收养的孤儿,某种程度来说,等于是叶青羽的无血缘哥哥,况且这些年以来,郎忠兄妹对于叶家更是忠心耿耿,叶青羽心中很是感动。

    而郎勇再见少主神色有些激动。

    尤其是在听闻了妹妹说起少主这几年的变化和两江会在帝都的势力之后,这个年轻人更是心中涌动着喜悦和亢奋之情。

    一番拜见之后,他交给叶青羽几个玉玦,事无巨细的禀告了这几年鹿鸣郡城两江会的展。

    这几年两江会的势力已经覆盖整个鹿鸣郡城,还隐隐有着朝东南和西南两方扩散的趋势,商贾势力和官员势力之中都有两江会安插的人员,可谓是根深蒂固得渗入了整个城中。

    为了扩大实力,郎中这几年不断将十几个个得力主事安排到鹿鸣郡城周围的城镇之中,现在以鹿鸣郡城为中心,周围的十几个城镇都已经有了两江会的势力范围。

    叶青羽仔细浏览着玉玦里的内容,听着郎勇的汇报,微微点头。

    一个时辰之后。

    郎勇带着郎中悄然离开叶府。

    夜已深,天际泛着冰雪苦寒之地独有的银润白光。

    白光笼罩之下的鹿鸣郡城,比月色朦胧下的雪京,更有一份清冽的仙韵。

    次日清晨。

    星月还在云霄之上微微闪烁,微弱的晨光悄然替云层覆上一层淡淡的金边。

    叶青羽和亲自在厨房张罗的兰姨打过招呼,叫上唐三一起走出了叶府。

    走在被露水打湿的石板街道上,一边呼吸着晨风之中一缕缕若有似无的幽香,一边像两兄弟似的闲话家常,只是十几步之后,一道水雾突然笼罩在两人身上,随即叶青羽和唐三的身影消散在了街尾尽头。

    一盏茶之后。

    鹿鸣郡城北区边缘。

    一块空地出现在眼前。

    这里当年荒烟蔓草,土地贫瘠,十室九空的贫民窟,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方圆百亩,大树成荫,石碑耸立的公墓群。

    一座座冰冷的白玉墓碑无声得沐浴在晨露之中,层林之间淡淡的轻雾笼罩缠绕着,许多碑座下面摆放了前来悼念和瞻仰的人送来的花束和供果。

    “这……”叶青羽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虽然当年他为父母迁坟,将父母的棺木水葬鹿鸣江的之后,叶青羽心中感怀,有些不舍,于是曾经嘱咐唐三,将原来这片不足一亩的坟地翻新修葺,建成一个衣冠冢以作祭奠。

    但眼前这番景象,是他未曾想到的。

    “少主,自从您去了帝都,升任光明神殿殿主,又做了那么多保卫雪国的英雄事迹,城里都传老爷夫人曾经入葬的这片地方,是风水宝地,可以兴旺门楣,所以那些贵族官员们都把祖坟和后人的新坟改迁到了这里,几年下来,这一片地方,慢慢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唐三一边在前面为叶青羽引路,一边轻声解释道。

    一条曲径走到头,踏上玉质石阶之后,在这片公墓的一处山丘上,五米高一米宽的白玉金边描纹的纪念碑出现在叶青羽面前。

    半弧形的白玉石壁将石碑包裹其中,石壁外几株松柏古树傲然挺立,凌霜不凋。

    石碑上,血红朱砂篆刻着叶父叶母的生平善举和英勇事迹。

    碑座下拜访了许多白色和黄色的花束,还有各式各样的供果和食物。

    一些围绕在碑座周围,四四方方的石板上刻着吊念祭文和赞颂诗句,被晨露洗刷之后,石板清晰亮。

    叶青羽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篆刻的朱砂字迹,冰凉的白玉石碑散着刺骨的寒意。

    他指尖轻轻一点,注入一丝元力,原本冰冷的白玉立刻变得温润起来,被暖意浸润之后的朱砂,似乎都重新变得鲜艳起来。

    “儿子来看你们了……”叶青羽朝着石碑低声轻语。

    唐三自觉退至衣冠冢左侧几米开外的一处空地上注目静候。

    远处一袭白衣,轻抚石碑一动不动的少主被笼罩在晨雾之中,就像羽化登仙的绝世谪仙,那一幕,直至数十年后,唐三依旧刻骨铭心。

    半炷香之后。

    “走吧。”远处的叶青羽并未回头,但这清晰的声音却好似在唐三的耳边响起。

    他急忙跑过去,跟在叶青羽半步之后,朝着山丘下方走去。

    叶青羽似是心有所思,并未按照来时的路径往回走,而是漫无目的的随意绕了几个青石铺就的小道。

    “这……白玉卿?”叶青羽突然看到了什么,脚步一滞,心中蓦地一惊。

    眼前这处一人高的青玉石碑上,朱砂篆刻的正是白府玉卿的字样。

    被露水和晨雾包裹的石碑上沾满了一颗颗晶莹的水珠,就像美人垂泪时脸庞上尚未滑落的泪滴。

    这竟然是白玉卿的墓碑?

    她……竟然是已经香消玉殒了吗?

    叶青羽很是震惊。

    一时之间,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了当年那个长裙素洁如雪、容貌绝丽的年轻贵家小姐的形象。

    他不得不承认,白玉卿是一个极为出色优秀的女子。

    可是没想到……

    “禀少主,据城里的传言说,白府小姐后来去了帝都,当年帝都那一战之后不久就有丧讯传回来,但并没有见到她的尸体被运送回乡,白家老爷悲痛万分,费劲家财和精力,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后来为了吊念女儿,在此处建了个衣冠冢……”唐三低声地道。

    他一直留心着城里的各类消息,就是为了有一日少主需要的时候,自己能第一时间把所知讯息告诉给他。

    叶青羽一时静默。

    当年帝都那一战,白玉卿到底生了什么?

    看来是在战乱之中不幸罹难了。

    唐三等了一会,叶青羽并未回应,他似是突然想起来什么,指着南边一片墓群的后方,好几次欲言又止。

    叶青羽看了看他,道:“说吧,还有什么?”

    唐三叹了一口气,道:“回禀少主,其实不仅仅是白姑娘,那边还有一处衣冠冢,是少主在白鹿学院的另一个同学。”

    “嗯?是谁?”

    “蒋小涵。”

    “什么?!”叶青羽闻言,面色一惊。

    他顿了顿,最后还是跟着唐三,绕开几处墓群,走过一条石板曲径之后,来到一处地势稍低的石碑面前。

    白玉墓碑,并不怎么精致,也不显眼,孤零零地坐落在一片乱草之中。

    而这墓碑上刻着的,当真是蒋小涵的名字和生辰逝日。

    叶青羽一时沉默。

    那个昔日儿时玩伴的面貌,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仿若是昨日。

    虽然对于后来生的事情,叶青羽有些遗憾,但蒋小涵毕竟是昔日故人,小时候有过一段友情,没想到这个资质不俗的少女,最终竟然也是早逝了,令人意外。

    过了半晌。

    “她是怎么死的?”叶青羽问道。

    唐三看到少主心情不佳,也不敢银芒,连忙低声地道:“她和白府小姐一样,也是那一战之后不久,传回来丧讯,蒋家原本把她的衣冠冢葬在自家祖地里,一个月前才迁来这儿。”

    唐三对这位蒋小涵还是有些印象的。

    他听家里下人提起过,当年少主从幽燕关回来的那晚,这个叫蒋小涵的女子来找过少主,可是被少主拒之门外了。

    ----------

    还有一更的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