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707、第二种规则
    “上官大人,昨日之事,乃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这个黄林,先是在旭日城门口故意拦路,为难我们天荒使团,后又串通【炼甲号】的周掌柜,诬陷我们盗窃,请上官大人明察秋毫。八一中文  W≦W≤W≦.≦81ZW.COM”叶青羽神色诚恳地道。

    与此同时,所有的目光,也齐齐聚集在了上官武的身上。

    从考核的一开始,上官武都是一个看上去很公允威严的考核官。

    尤其是黄踏云几次出言刁难天荒使团的时候,也都被他不经意化解了。

    也许,在这件事情上,这个上官大人,会有一个合理公平的判定。

    念及于此,所有看向上官武的天荒强者,都露出一丝期盼的神色。

    然而,上官武并没有立刻就回应。

    上官武看了叶青羽,又回头看了看风暴之墙,再度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他,无法轻易做出任何判断。

    甚至在这一刻,连他自己也还处在不可思议的情绪之中无法自拔。

    印记悉数消失在风暴之墙上,这一现象,有违常理,从未出现过。

    但黄踏云和黄林的话,却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

    上官武神色有些挣扎和迷茫。

    他的内心里,像撑起了一杆不停摇摆的天平。

    一方面,是他对于风暴武帝冕下近乎于疯狂的崇拜和敬重,以至于他对黄林和黄踏云两人的说辞虽然有所质疑,但还是有点儿为其所动。既然连风暴武帝冕下都认为他们品性有问题,那么现在也许就应该依照冕下的意志,直接判定天荒使团评级考核失败。

    但另一方面,他对这一现象却心持疑惑。

    面前的这几个天荒界皇室和人族,实在不像是会偷鸡摸狗的人。

    依旧是沉默,寂静。

    整个广场,陷入了一片极为古怪的安静氛围之中。

    就像是在等待着命运的审判一样。

    就在这时候——

    “咳咳,时间快到了……呵呵呵,我老人家来说一句话吧。”

    一个笑呵呵的声音,从广场边缘的一个角落里传来,顶着一头红色火焰的胖硕身影,突然朝着广场中央挪了过来,正是两位接引长老之一的胖长老焱无霜。

    在考核开始之后,这一胖一瘦两位接引长老大部分时间走很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有言,也不会参与到考核中,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之中,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将他们两个人忽略掉了,没想到这个时候,胖老头却突然站了出来。

    焱无霜完全无视困顿迷茫的众人,一路依旧像个笑弥勒一眼乐呵呵走到叶青羽的身旁。

    “咳……其实你们也不必这么苦恼……”焱无霜满脸大汗,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笑嘻嘻道:“偷窃之事,不论真假,暂且放在一边,什么风暴武帝冕下的意志不通过,这也只是一面之词而已,而我老人家要说的是,这通过风暴之墙第二关考核的办法,又不仅仅是这一种。”

    “接引长老,你可别添乱啊!”黄踏云眼中寒星一闪。

    他的语气之中有一丝明显的威胁之意。

    “焱长老,你是说……”一边的上官武,却是猛地想到了什么,眼前蓦地一亮。

    天荒使团中,包括叶青羽等人在内的所有强者,都看向了那个胖胖的长老焱无霜,仿佛从他嘴里传来的消息,突然将这群陷入深渊之中的人突然拉出了水面。

    还有别的办法?

    考核还有希望继续?

    所有的目光瞬间被重新点亮,带着一丝迫切和期待,看着焱无霜和上官武。

    “当然啊,呵呵呵,虽然我老人家孤陋寡闻,但却也曾听人说过,当年风暴武帝冕下立下暴风之墙的时候,就曾立下过一些考核的规矩,除了之前说的那两种之外,另一个通过考核的办法,就是只要参与考核的使团之中,只要有一个人可以打穿风暴之墙,也能算是通过了此次考核。”焱无霜笑嘻嘻地说完,看着上官武,问道:“上官大人,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对对对,焱长老,你说的很对。”上官武连连点头。

    刚才实在是因为暴风之墙的异变而太过于震惊,他竟然忽略了这个特殊的规矩。

    只是……

    高兴之后,上官武突然又反应过来,打穿暴风之墙,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另一边——

    “什么?打穿?!”

    “打穿暴风之墙?这……怎么可能做到!”

    “这算是什么规则!”

    “说了等于没说啊!”

    “焱长老,你不会是在逗我们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沉寂多时的考核广场,再度人声鼎沸,议论不绝。

    原本以为胖老头会说出什么妙策,但他说出来的这个条件,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毕竟那可是暴风武帝冕下留下来的巨墙,别说是打穿,之前众人在上面留下痕迹,已经是千难万难勉强达到的时候,想要将它打穿,何其艰难,只怕是大圣级的存在,也不一定可以打穿吧?

    叶青羽和鱼小杏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一边的黄踏云,原本还有点儿担心,但听到焱无霜说完,顿时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哈哈,厌长老,你在开玩笑吗?打穿暴风之墙?哈哈哈,这个天荒使团的实力,你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他们根本不可能做到……嘿嘿,我看焱长老,你也是费心多虑了,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焱无霜笑呵呵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笑嘻嘻道:“黄总管说得对,但是呢,既然是规矩,肯定要说出来,这是我兄弟二人,身为接引长老的职责,呵呵呵呵!”

    “没错。”一边,浑身冒着寒气的瘦老人霜无焱,也身形一闪,来到了胖老头的身边,神色冰冷地道。

    黄踏云面色阴沉了下来。

    上官武这个时候,似是做出了决定。

    他看向叶青羽等人,道:“叶殿主,的确是有这样一条规则,时间无几了,你愿不愿意尝试一下?”

    一直都面色深沉的叶青羽,这个时候,突然笑了笑。

    他轻轻地拍了拍鱼小杏的,然后又示意使团的其他人稍安勿躁。

    “上官大人,我当然要试一试。”

    叶青羽的语气,无比坚定认真。

    “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倒是要看一看,你这样的小蝼蚁,怎么打穿暴风之墙……嘿嘿,不知道天高地厚。”黄踏云眼中的寒意更凛。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时候,却又突然有点儿忐忑。

    从考核开始,他对这个白衣少年的实力就犹如隔着一层纱幔,始终无法真正看透。

    “嘿嘿,黄大人,您别着急呀,呵呵呵呵,既然您也觉得他们不可能打穿风暴之墙,那不如索性就让他们试一试,也好断了他们的念想,让他们看到棺材之后掉点儿泪,就可以死心了,呵呵呵呵,死了心就不会再在旭日城里纠缠,我和我弟弟两个人,也好早日赶回混沌天城提前休息,您说是不是。”焱无霜依旧笑呵呵地道。

    这个焱无霜,每次拉起架来,总是能三句话就把人给噎死。

    但到了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看出来,他几次开口,虽然话语不善,却好像都是在暗中周旋,帮助天荒使团。

    还真是个怪人。

    到了这个时候,黄踏云也知道,这是阻拦不住了。

    深深吸了口气,他咬牙沉思了几息之后,面色阴沉地道:“界域评定的考核向来公平公正公开,既然的确有这个规则,上官大人与我,必然会让你们再试一次……”

    “不过……”

    他心思一转,突然声色严厉,道:“你们天荒使团之中,只能派出一人,机会,也只有一次。一招之内,若是不能击穿风暴之墙,即刻判定失败,再不能有质疑之声!”

    一人。

    一次机会。

    一招之内。

    原本击穿风暴之墙这个考核评定规则,就已经让整个天荒使团感觉到机会渺茫了,如今被限制之后,更是犹如雪上加霜。

    “好了,可以开始了。”

    上官武也点了点头。

    虽然这个规则无比苛刻,而且可能性更低,但他看向风暴之墙前的那个白衣身影,眼神之中有一种期待,冥冥之中,他总觉得,这个虽来自于天荒界的少年,极为深不可测。

    也许,他有办法,力挽狂澜。

    叶青羽来到风暴之墙前。

    他并没有急于出手,反倒是全神贯注地观察着那面闪烁着极为柔和的青色氤氲光华的巨墙。

    此时风暴之墙的表面,所有蕴含着道蕴的淡青色光纹都不再变幻形态,只是不断地汇聚翻涌,犹如一片波澜涌动的汪洋,站在这面巨墙之下,无论是多么强绝的高手,都会有一种崇敬和臣服的感觉。

    叶青羽陷入了沉思。

    “暴风之墙,绝对不是我如今的实力,可以打穿的,但……如果那个地下极寒之水湖泊中的神秘身影,真的是风暴武帝的话,那他赐予我的道基青风,或许可以起到作用,只能试一试了。”

    他缓缓地运转元功。

    尤其是那种淡淡的青色光晕,在叶青羽的刻意催动之下,很快就在四肢百骸之中涌动。

    然后叶青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因为他感觉到从面前这面青色的暴风之墙中,传来一股极为亲昵的气息和情愫。

    似是一种认同,又像是一种本体的汇合。

    那种奇异的熟悉感,仿佛将叶青羽和风暴之墙融合在了一起。

    “又在拖延时间……小崽子,你到底能不能做到?”黄踏云有点儿不耐烦了,似是对叶青羽的动作早有所料,冷哼一声,催促道:“如果做不到,就不要在这继续装神弄鬼了,赶紧滚出旭日城!”

    ---------

    第二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