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764、一颗梧桐树
    叶青羽的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他刚刚虽然是随手一推,但也有数百万斤的力量,墓碑竟然纹丝未动!

    太奇怪了。

    这么一块小小的石碑,怎么会这么重!

    叶青羽不敢相信,他再次推掌。

    这一次真正力。

    但是……什么情况!

    墓碑竟然还是稳如泰山般立在自己面前。

    那一瞬间,叶青羽有一种蚂蚁撼树的错觉。

    他再次检查墓碑,还是没有感觉其中蕴含任何神魔之力,甚至连一丝灵力都没有,完完全全就是一块普通的石碑。

    我还就不信了!

    叶青羽再次力,爆出了所有的力量朝着石碑推去。

    石碑仍旧纹丝不动。

    “救救……我”

    墓碑之下微弱的波动还在断断续续传来。

    不管了!

    天龙真意!

    叶青羽将双掌化为龙爪,直接爆了最为强横的肉真力量,朝着石碑猛推而去。

    然而——

    嘭。

    闷响声中,龙爪之下的黑色的墓碑宛如一块扎根在此的万年沉铁,纹丝不动。

    “什么情况?”叶青羽彻底震惊了。

    他不服气,接下来又以各种方式和角度尝试了几次,可惜墓碑仍旧岿然不动,连附着在碑座四周的泥土,都没有任何凹陷的痕迹。

    既然推不开,我就劈了你!

    随即,叶青羽虚掌一握,紫色混沌雷电之力幻化成一柄电光长剑,朝着墓碑直劈而去。

    嘭!

    一声巨响。

    火星四溅。

    墓碑微微颤抖了几下,却没有丝毫裂纹,宛如一柄普通钝器斩在了金刚沉铁铸就的壁垒之上。

    叶青羽目瞪口呆。

    能够瞬间将仙阶境强者肉身劈裂,蕴含着雷电皇帝遗泽的混沌雷电之力,竟然只将墓碑打出了几颗火星!

    这些黑灰色材质的岩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如此沉重和坚固?

    “救救我……救我……”

    墓碑之下的波动,已经若有似无。

    叶青羽转头看了一眼凤凰天女。

    这个女人并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

    随即他神识一动,没入云顶铜炉之中。

    漂浮在铜炉之中,巨大如门板的饮血剑正闪烁着微弱的血色光华。叶青羽正要抓取饮血剑试试,但在这一瞬间,却突然看见漂浮在另一侧,宛如进入休眠状态的龙血战戟。

    嗯?

    怎么把它给忘了!

    出现龙血战戟的那片废墟,是叶青羽沿路所见过损毁最为严重的战场,所有神魔时代的建筑和墓碑都化作了齑粉,由此可见这亚帝兵之中所蕴含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

    不如先用它试试?

    叶青羽想要知道这战戟的威力。

    他直接伸手一抓,将战戟抓了出来。

    “就用你试试看。”

    龙血战戟乃是龙血皇朝的祖器,能否将其催动还未可知。

    叶青羽心里也有些打鼓,他尝试着将一丝雷电之力注入战戟中。

    奇异的变化瞬间爆。

    仿佛陷入休眠状态的龙躯乍现出一阵紫色与金色相融的光芒,仿佛缠绕在战绩之上的金龙瞬间被唤醒。同时,犹如精血流转其中的血色三叉散一阵血色氤氲,爆出极为恐怖强绝的力量。

    “成了……竟然顺利催动了这神兵。哈哈”

    叶青羽大喜。

    吼!

    龙吟啸天,震颤九霄,犹如神魔之威,令人心神战栗。

    沐浴着紫金色光晕的叶青羽手握龙血战戟,朝着墓碑奋力劈下。

    嘭!

    硬如金刚沉铁的黑色墓碑瞬间被劈裂成碎石,散落在墓穴四周。

    下一刻。

    一个衣衫破损,血肉模糊,浑身沾满血污泥块的狼狈身影从墓穴之下爬了出来。

    “是……是你!”

    叶青羽惊讶出声。

    虽然那个从墓穴里爬出来的身影满身血泥,披头散,面容更像是被毁容了一般狰狞难辨,但他还是一眼从衣料和气息中认出了那个身影的身份。

    天龙古宗的掌门——田华宇。

    叶青羽记得,他是第一个站上擂台,以天陨宗护道人的名额进入黑暗之门的仙阶境巅峰强者。

    手脚并用从墓穴之中爬出的田华宇,此时气息奄奄,仿佛随时都要断气的样子,费劲全力才爬到一块断碑旁,斜倚着断碑喘气,身体像是被什么力量不断折磨,表情痛苦不堪。

    叶青羽仔细观察。

    这才现田华宇的浑身上下,除了绽开的血肉和黑泥,还有很诡异的墨绿色的痕迹。

    这些痕迹,不像是沾染到皮肤上的,更像是从皮肤之下透露出来。

    仔细一看,竟然他四肢百骸中的血管也全部暴起,墨绿色的液体涌动其中。

    似是有什么很可怕的力量在侵蚀着他的血脉和元力,使他的生机几近全无。

    “诅咒之力。”

    凤凰天女声音中有惊讶,后退了一步,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戒备。

    叶青羽闻言,心中震惊。

    那些墨绿色的痕迹,是诅咒之力?

    听闻凡是身中诅咒之力的人,即便是准帝,也难以幸免,且这些力量犹如蚀骨毒虫,若是其他强者靠近,也会被瞬间传染,暴毙而亡。

    “你……你是……人族……”

    像是承受着莫大痛苦的天龙古宗掌门田华宇,抬头看见叶青羽的身影,凄惨可怖的面容,竟然露出了一丝微弱的笑意。

    叶青羽点点头。

    似是看见了希望般,原本勉力支撑的田华宇突然强行将身体仅存的元力凝聚心脉一线,宛如回光返照般再度开口,言辞之间,更是有几分哀求之意。

    “这是……天龙令……天龙古宗的……掌门令牌……天龙古界资源枯竭……法则耗损……寿元周期不足两千年,届时……所有生灵将面临灭顶之灾,我宗历任掌门,费尽心血……将毕生精学代代传授……才换来我进入黑暗之门的实力……百万年前,天龙古宗的准帝……曾进入过第十八区域,却与……天龙古界的……几件至宝因此遗失在此……请求你利用这枚掌门令牌……找到天龙秘藏……带回天龙古界,重振天龙古宗……看在同为人族……的份上……救一救……天龙古界……的人族……我……我不行了……年轻人……我……求求你……求你……”

    天龙古宗掌门田华宇说话断断续续,一脸的哀求之意。

    一代人杰,落魄如斯。

    他紧紧抓着一枚雕刻着盘龙飞天图腾的玄铁令牌,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混乱,但眼眸深处仍旧流露出一丝不甘和哀怨。

    大千界域万族争雄,人族大势颓危的局面早已屡见不鲜。

    此时此刻,叶青羽看着承载着一界命运的田华宇,不由得联想到了天荒界的处境,心中竟然有一丝惺惺相惜的怜悯之意。

    他伸手结过了这枚掌门令牌。

    “好……我答应你。”

    叶青羽神色肃穆,语气郑重。

    “太……好了……我生机已尽……又中了……诅咒之力……即便离开这里……这幅身躯也会……祸害无辜之人,还请你将我葬于此处……”

    天龙古宗掌门田华宇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他的气息,瞬间微弱了下来。

    之前只不过是一口气撑着而已。

    大道之任,任重道远。

    他从出生那日起,就背负着天龙古宗的盛衰,以及天龙古界所有生灵的存亡,如今壮志未酬,大限将至,心中之痛早已过了身体肤所承受的痛楚。

    现在面前这个年轻人能够走到这里,还将自己从镇压墓碑下救出来,足可见实力和机运不凡,天龙古宗的命运交托与他,也算是不负先祖所托。

    眼见田华宇神识弥留,只剩下残喘之气,叶青羽连忙又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中诅咒之力?其他人呢?”

    “是……是……”神志昏迷,几乎人事不省的田华宇仿佛是在梦呓,道:“小心……璇玑圣女……她……”

    话音落下。

    这位天龙古宗的掌门竟是一口气没上来,头一歪,就已经气绝身亡。

    什么意思?

    到底是谁把你镇压在墓碑下,还给你种下诅咒之力?

    璇玑圣女又怎么了?

    叶青羽满头的雾水。。

    一肚子的疑问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田华宇就已经生机全无了。

    ……

    ……

    一个时辰之后。

    叶青羽一边飞驰,一边脑海之中,还全部都是疑问。

    田华宇已经入土为安。

    凤凰天女依旧在急地赶路。

    他们才穿过草原,来到了一片地势舒缓,野花繁盛的山岗之上。

    “到了。”凤凰天女停下来,声音中,蕴含着一丝喜悦和激动。

    “啊?到什么了?”叶青羽看向前方的山岗。

    凤凰天女抬手指了指。

    叶青羽顺着她所指看过去。

    “呃,你的意思是……那一颗……枯树?”

    叶青羽有些疑惑。

    远处。

    大片繁华绿茵之中,挺立着一颗数百米高,伞盖遮住大半山岗,树干需要十几人合抱才能围住一圈的巨大老树。

    老树的树皮灰暗干裂,没有叶子点缀的枯枝旁逸斜出,如张开的铁臂一般,透露着无尽沧桑与沉重。

    自从进入这片神魔时代的原始空间,无论是山川绿植都充满了灵韵,生机旺盛,仿佛永远不会萎靡颓败似的。

    沿路走来,他们已经见过不少枝叶繁茂,亭亭如盖的参天大树。

    而眼前这颗古怪的老树,还是他们,遇到的第一颗枯树。

    “奇怪,既然是枯树,为什么会蕴含着一丝生机在里面……”

    叶青羽的神识感受到从枯树中散出来,非常微弱的生机波动。

    他再次仔细打量着枯树,现原来在那颗巨大老树的锥形树顶顶端,最细弱的几根枝桠上,有几片指甲大小的嫩芽。

    枯树生叶?

    还真是罕见。

    而且这些状似心形的小叶子,却是极为长剑,叶青羽一眼就辨认出来,那是梧桐树的树叶。

    这里居然会有一株梧桐树?

    沿路走来,叶青羽见到过不计其数常见或罕见的植物种类,但眼前这颗几近凋零的老树,却是他们所遇到的唯一一颗梧桐树。

    同时,他还在那几根抽出嫩芽的枝桠中,看见了一个用干树枝和枯叶搭建的巨型鸟巢。

    这个鸟巢足足有人族寻常家居的住宅那么大,隐藏在树杈之间,十分隐蔽。远远望去,就像是残留在树顶之上的枯枝,胡乱堆聚而成,搭建鸟巢树枝,每一根的外形虽然都是梧桐枯枝的模样,却透露着一种极为古朴的金属质感,就像是经过上百万年岁月沉淀的金铜铁骨一般。

    --------------

    有一种累趴下的感觉,昨天四更的时间,都比预期要晚点,第四更直接到三点左右,当时整个人都是晕的。

    以后争取不这样了。

    今天一整天还是晕晕乎乎,我先睡了,三更已经一起完成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