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774、也变成了一个蛋
    远处。[(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是怎么回事?他这是自杀了?死还是没死啊……这……”

    阳万渠震惊自语。

    而在他面前,同样眼含惊诧的璇玑圣女和开阳族三皇子却目光凝重了起来。

    他们二人,承袭的是又千百万年历史的神魔时代的古老宗派,古蕴深厚,且入世已深,自然是知晓过各种关怪6离的异事。

    眼前那个透明的身躯,到了血泥的地步,还有生机隐隐透出,很显然并非是死亡的征兆。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时之间,虽然他们也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这变化,足以引起他们的警戒。

    就在虚空中的三人各自惊异时,远处的梧桐树,再度出现奇异的景象。

    哗哗哗!

    虚空之中仿佛有风掠过。

    光泽莹润的虚影身后,梧桐树开始出哗啦啦的响声。

    古老沧桑的古树如沐风中,近似干枯状态的枝桠微微颤动,出金属质感光泽。

    在巨型伞盖的顶端,凤凰鸟巢附近的嫩芽,突然开始随着震颤的树枝舞动起来,宛如一只只藏匿在枝桠之间的绿色精灵。

    须臾。

    新生枝桠上的绿色嫩芽,突然剥落了一片。

    叶子如摇曳湖面的扁舟,轻轻摆动,穿过层层叠叠的枝桠,朝着叶青羽身躯的位置缓缓落下。

    当叶子碰触到树下盘坐着的力量虚影时,犹如千丝万缕从嫩叶之中散而出,瞬间涌入虚影的身躯之中,蔓延四肢百骸。然后仿佛被奇异的新生力量所润泽,原本流蹿的七彩力量一触即,瞬间爆涨而起。

    三股争斗不休的力量被迅包裹在七彩热力之中。

    随即,叶青羽的虚影身躯,完全变成了散莹润七彩流光的胶质状态。

    而此时,似是随风拂过的嫩叶还在朝下飘落。

    当嫩叶落到血泥之中的瞬间,淌在草地上的血泥仿佛被突然唤醒,再度活了过来,纷纷凝聚向上,不断地汇集,不断地汇聚,朝着那透明的诡异身躯集合,将其封印在了其中。

    无尽的鲜血和肉泥,最终形成了一个血肉蛋壳,将七彩流光的身躯完全包覆起来。

    一个血色的巨蛋。

    叶青羽也化作了一颗血色的椭圆巨蛋。

    虚空之中。

    “怎么会……这样?”

    璇玑圣女目光无比震惊。

    凤凰天女会涅槃,自然是因为她是神鸟凤凰一族的缘故。

    但是这小子……他怎么也会涅槃?

    难不成他与凤凰一族,有什么渊源?

    一旁的开阳族三皇子同样面色惊异地盯着那颗血肉凝聚的巨蛋。

    凤凰涅槃,大道天成。

    这是大千界域中的级大宗门派都清楚的。

    然而一个来历不明,实力不过仙阶境的臭小子也能涅槃,这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此时他们身后的阳万渠,更是目瞪口呆。

    眼见红莲业焰烧了快一炷香的时间,依旧冲不过那层薄纱般的氤氲。难不成他们要眼睁睁看着凤凰天女和那个臭小子涅槃成功?

    “主人,就连那小子也坐化涅槃了,我们不能等他们成功破壳而出,飞升圣路!”阳万渠目光阴鸷,恶狠狠道。

    毕竟光是凤凰天女一人涅槃而出之后,也会成为一个实力骤升的麻烦角色。若是血蛋里的那小子也实力大增,事情对于他们就会变得棘手起来。

    “静观其变。”璇玑圣女轻轻摇了摇头。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主人,时间差不多了,不能再继续耽误下去了……”阳万渠忍不住再度开口。

    璇玑圣女猛然回头,看向阳万渠,眼眸冰冷森寒,蕴含着一丝杀意:“你这是在教我做事?”

    阳万渠心中猛然一颤,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低下头来,吓得跪在了虚空之中,连忙求饶道:“不不不……主人饶命,属下不敢了。”

    同一时间。

    天穹之上。

    突然有一道金色的流光如拖尾流星,划空而来,落在璇玑圣女的肩头,化作一只栩栩如生的金箔纸鹤,出淡淡的金色光晕。

    纸鹤仿佛是活的一样,靠近璇玑圣女的耳侧,脆鸣开口,轻轻耳语了几句。

    很快,璇玑圣女显然是了解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语气有些凛冽,道:“走吧,另一边,也有了变故。”

    开阳族三皇子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他们身后的阳万渠见状,忍不住慌忙开口,道:“主人,那……这边怎么办?”

    他心中也是怕啊,如果今天不能解决了叶青羽和凤凰天女,放虎归山,日后那个臭小子和贱女人,必然会九天十地追杀他。

    阳万渠自然不会允许有这样的可能生。

    尤其是在他们最为脆弱,轻轻一捏就可以让这一对狗男女消失天地之间的绝佳时刻。

    璇玑圣女冷眸一转,略作思考,将手中的羊脂玉净瓶交给了阳万渠,声音清冷,道:“你持此瓶在这盯着,三个时辰之后,无论局势如何,按照我教你的法门,收回红莲火焰,沿路返回即刻。”

    阳万渠一听,顿时大喜,正中他的吓坏,当下眉眼恭顺,双手接过净瓶,道:“主人,这里交给我,你们就放心吧。”

    璇玑圣女并未回应他,转头看向三皇子殷开山,声音温柔,道:“走吧。”

    随后,两人身形微微一闪,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下一刻。

    阳万渠手托净瓶,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目光死死盯着梧桐树的方向,眼底深处闪过极致阴鸷和狠毒之色。

    那个臭小子,进入黑暗之门前,明明只是个修为末流的无名小辈,也不知在这里面捡了什么大机缘,短短两日,实力竟凌驾自己之上,不仅害得自己在璇玑圣女面前失了颜面,更是几次三番被他出言羞辱,在阳万渠的心里,早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哼,你这个狗杂碎,就在此和那个贱女人一起去地狱里涅槃吧……哈哈哈哈……”阳万渠按照法诀,催动玉瓶,让红莲业火疯狂地灼烧,朝着上岗席卷而去。

    他面目狰狞,似是享受着报复的快感猖狂大笑。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

    这期间,阳万渠一直双目赤红,杀机暴溢,浑身笼罩在黑色的魔气氤氲之中,疯狂地催动着净瓶释放红莲魔焰。

    红莲魔焰犹如血色飓浪不断地拍覆着天地间的一切,焦炭遍野,甚至连深入地下千余米的岩石和泥层也化作了灰烬,地面成了岩浆。

    方圆数百里内,只有被云顶铜炉所散的玄黄色氤氲笼罩下的梧桐树,依旧安然无恙。

    徐徐而动的光幕,就像一层轻纱,却以绵柔之力轻松抵御了毫不停歇,疯狂灼烧而来的魔焰。

    眼下距离凤凰天女化作七彩巨蛋,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照理说,她现在应该破壳涅槃,重生而出。

    然而梧桐树顶中央,那颗坐卧在凤凰巢穴里的七彩巨蛋,似是陷入了古怪的沉寂之中,丝毫没有破壳的迹象。

    时间飞逝。

    大概又过去了两个半时辰。

    不断地利用自身元力疯狂催动净瓶的阳万渠,也感觉到了一丝吃力,狰狞的面容上浮现疲惫之色。

    而远处,虚空之中的散着玄奥神力的铜炉,仍旧在犹如鲸吞牛饮般吸纳天地原始之力,玄黄色的氤氲依旧在徐徐释放,阻挡四周涌来的魔焰。

    阳万渠近乎疯魔般咬牙盯着那尊铜炉,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妒忌之意。

    “神鼎啊神鼎,要怪,就只能怪你跟错了主人,只能陪着那个臭小子,葬身在此!”

    距离黑暗之门的生门关闭之时已经所剩无几。

    而树下的血肉巨蛋和树顶上那颗七彩鸟蛋都没有任何变化。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突然有两道涟漪微微荡漾。

    璇玑圣女和开阳族三皇子去而复返,两人的身影从涟漪之中走出。

    “怎么回事……”璇玑圣女眼光中闪过一丝惊异。

    她和三皇子殷开山的目光同时盯着被业焰包围的梧桐树,以及丝毫没有破壳趋势的那两颗巨蛋。

    根据他们从史书古典中的记载了解来看,凤凰涅槃的时间,最多不会过三个时辰,如今已经过去这么久,怎么会没有任何变化。

    阳万渠心中一凛,连忙将这三个时辰的情况事无巨细禀报。

    “小钰,依我看,他们俩应该是实力不足,涅槃不够,所以涅槃的时辰会有所拖延,只怕是要涅槃失败了。”三皇子殷开山若有所思道。

    “嗯,殷哥哥你说的有道理,这颗梧桐古树,已经不复当年的繁盛,开始干枯,这片原始天地终究有限,不能容纳一颗完整的梧桐仙树,所以它所剩的涅槃神力,只够一人涅槃成道,或许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分了凤凰的气运和力量,所以两个人都失败了。”璇玑圣女自言自语,似乎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她才情盖世,见识渊博,所猜和事实已经极为相近。

    “主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说不定已经死在蛋里了,况且就算他们最后涅槃成功,想必也会错过撤离黑暗之门的时间,困死在这十八区域之中。”阳万渠一脸谄媚之色。

    他其实是想要提醒璇玑圣女,时间所剩无几,返回之路漫长,需要上路了,否则都得死在这可怕的十八区。

    璇玑圣女目光清冷,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随后,她青葱长指划向虚空。

    几个银色近乎透明的符文飘然落在了魔焰之中,玉瓶流转,将大部分的红莲业火收入了玉瓶之中,只留下了大约十分之一的火焰,围绕困住了山岗。

    “不能心存侥幸,还是要留下来一些红莲业火,就算是不能烧死他们,这样一来,哪怕最后时刻他们二人涅槃而出,也无法闯出这红莲业焰。”璇玑圣女声如冰峭,似是一尊地狱冥女,在宣判着世间生死。

    “我们走。”

    银白色的涟漪微微荡漾,三个人的身形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

    第四更完成。

    恩,明天咱争取写三更,把欠债都还了。

    刀子知道自己以前更新混乱,所以现在也希望能够以实际行动,来改变大家的看法。

    接下来的情节,会紧凑,许多伏笔,一一揭开,准帝出,乱局开。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