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778、准帝出
    圣衍并没有察觉到身边两个人的惊讶,他毫不掩饰地彻底爆修为,真个人仿佛是一团灼灼燃烧到了巅峰的青色火焰,将自己释放到了极致,双手紧紧地握着那个破烂的干草葫芦,将自身的元气,疯狂地朝着葫芦里面注入。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在他的催动之下,破破烂烂的甘草葫芦表面,出现了一道道血色纹络,像是人的血管一般,微微收缩绽放,原本残缺的地方,瞬间被补全,且闪烁起一种金属般的色泽,爆出极为耀眼的血色光华。

    光华流转,血气澎湃。

    在圣衍近乎于不要命的催动之下,看上去破破烂烂,开了不知道多少裂缝的葫芦爆出巨大的威力,其中竟然还蕴含了一丝神通之力。

    这个葫芦,果然是个罕见的神物。

    叶青羽并不如何惊讶。

    这一点,很多人早就猜到了。

    圣衍口中依旧吟唱着神秘古老的战歌,然后双手举起葫芦,似是灌注了所有的力量,朝着灰铜神殿上,血色激光对应的那一点,狠狠砸了过去。

    嘭!

    轰隆!

    随着两声巨响接连而起。

    灰铜神殿被撼动地微微震荡起来。

    叶青羽眸光凝聚。

    难道……成了?

    一边的凤凰天女,也是露出一副屏息以待的紧张之色。

    然而,灰铜神殿的震颤,很快就停了下来,只见那斑驳古老的铜壁之上,在剑痕最薄弱的那一点,虽然震荡,但是却没有被轰出丝毫缝隙。

    叶青羽微微皱眉。

    不行!

    砸不开。

    连蕴含着昔年准帝神通战力的甘草葫芦,竟然都砸不开灰铜神殿的缝隙,这灰铜神殿,到底是什么来历,它的铜壁中又到底蕴含着什么恐怖的力量?

    叶青羽脑海之中闪过无数个念头。

    而爆出全力之后不停喘息的圣衍,却再度大吼一声,似是不相信般,反手一握,将跌落的葫芦抓在手中,再次爆出强绝的力量,朝着灰铜神殿砸去。

    轰!

    又是一声巨响。

    神殿微微震荡,出沉闷诡异的嗡鸣声,就像是被钟锤轻轻敲击的后的巨型洪钟,这一次的动静,要比之前更大,但铜壁上最薄弱的那一点,依旧没有出现哪怕细如丝的缝隙。

    再度失败!

    轰轰轰!

    圣衍一脸的疯狂之色,非但没有停手,反而不惜燃耗本源,张口喷出一道道的精血,吐在了甘草葫芦上,以自己的本源之力,催动葫芦,催更为恐怖的力量注入葫芦中,一次次不停地朝着铜壁砸去。

    你甘草葫芦如同活物一般,将圣衍的精血吸收,血色光华更加明显,一道道纹络如血管一般绽放,重重地砸在灰铜神殿上,震荡不断,四周混沌氤氲开始如飓浪翻腾。

    神殿中传出的嗡鸣声振耳聩。

    这震荡之声,仿佛是来自上古神魔时代的声音,在谴责和诅咒圣衍的罪恶行为。

    可惜,圣衍疯狂暴走的行为,依旧没有什么收效。

    “圣衍……”叶青羽语气犹豫,想要开口劝他。

    就在此时,笑非准帝的声音再次从神殿中传出。

    “小衍,你还是走吧……灰铜神殿乃是混沌初开之时,囚禁神魔之地……【太虚葫芦】已经破损,不复当年之威,是不可能将它砸开的……”

    古老空灵的声音中,无尽沧桑,仿佛还透露着一丝沉淀千百年之久的悲凉。

    圣衍闻言,露出绝望之色。

    泪水再度爬满他胖乎乎的脸庞。

    他疯一样冲到神殿前,疯狂暴力击打着铜壁,声音悲戚,道:“呜呜……老祖,你别劝了……我不走,我付出了这么多,历尽万难才走到这一步……呜呜……族里的后人遭遇不幸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就算出去了,圣衍也是孤苦无依……还不如……还不如陪伴老祖葬身于此!”

    叶青羽眼见伤心绝望的圣衍,听到他的话,没想到准帝后人,竟然只剩下他一人,顿觉悲怆,心中终究不忍。

    他走到铜壁前,手掌虚握,那一缕纯净灵动的明黄色仙气即刻凝结在手中。

    下一瞬。

    一掌轰出。

    蕴含着仙气的掌劲爆出极为强悍的力量,宛如生出一道明黄色的激光长箭,直击铜壁最薄弱的那一点上。

    轰!

    巨响再度传来。

    这一瞬的巨响,似乎比先前的轰鸣声更加令人心悸,动静丝毫不比之前的【太虚葫芦】差多少。

    圣衍一惊。

    站在不同地方的三个人,同时将目光注视到铜壁上的那一点。

    但是……

    一点痕迹也没用?

    此时,叶青羽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圣衍眼光中闪过一丝难掩的失望。

    随后,他看着叶青羽,哽咽道:“兄弟,多谢你了,你们还是快走吧,再耽误下去,只怕一丝逃出生天的机会都没用了……”

    叶青羽没用说话。

    虽然局势危机,但毕竟被困在灰铜神殿中的人,乃是笑非准帝,是人族的希望和未来所在,如果能够将他救出来,远的不说,近处能看到的好处,就是人族终于可以再挺起腰杆,有了领袖,就可以再度团结起来,亦可震慑那些野心勃勃的异族。

    而且,天荒界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与一位准帝结下善缘,受益无穷,哪怕是天荒使团最终未能通过考核,但有笑非准帝在,又有什么人,敢让天荒界成为殖民地?

    所以,还要再尝试。

    一定要拼一把。

    看到叶青羽的神色坚定,一边的凤凰天女,眼睛里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没有说话,一步步也走上前。

    她浑身并未涌动着什么明显的神通气息,但自她掌心幻化而出的那一缕七彩流光,却闪烁着极为璀璨耀眼的光芒,透露出极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和神力。

    七彩流光在凤凰天女的催动下,凝聚成一道七彩光箭,朝着铜壁冲击而去。

    轰!

    同样是巨响传来。

    神殿震颤。

    然而,徒劳无功。

    光箭所击中的那一点,却依旧没用任何痕迹出现。

    凤凰天女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不论是叶青羽的明黄色仙气,还是她的七彩光箭,威力相差并不是很大,并不能有质的突破,灰铜神殿的坚固可怕,简直越三人的理解范畴。

    “要不,用火烧试试?”

    叶青羽目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

    红莲业火,焚枯万物,连神魔都能给烧化了,说不定会有用。

    凤凰天女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樱唇微启,红莲业火迸而出。

    血色业火犹如一道火箭,对准铜壁薄弱的那一点直击而去。

    灼烧了大概有数十息的时间。

    凤凰天女才缓缓收回火焰。

    然而,让三个人无比失望的是,铜壁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痕迹留下,甚至是铜铁金属遇火变红的迹象,都没有。

    这灰铜神殿,竟然能耐得住灭弑神魔的魔焰?

    怪不得它可以将笑非准帝这样的人物,困住这么多年。

    此时,周围的天地之间,杀机更加清晰明显,一切仿佛都在湮灭,天与地在联合绞杀其中的一切生灵,隐约之中,远处还有奇异的嘶吼声传来,犹如地下的恶魔降临到了人间一样可怕。

    叶青羽的心中,也不由得焦急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

    三个人连番尝试了各种手段。

    叶青羽先后又接连拿出了龙血战戟和饮血剑去劈去砍,但凡是自己有的兵器,都逐一试了一遍。

    没有用。

    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所有的兵器利刃,哪怕是那准帝级的兵器龙血战戟,在叶青羽以明黄色仙气的催动之下,无比惊人,但对于灰铜神殿,就像是一条芦苇抽到了金刚神铁上,难以撼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三个人皆是心中焦急万分,神色也越来越凝重起来。

    该怎么办?

    天地中的原始之力已经如同煮沸的水,疯狂地翻涌沸腾。

    巍峨山峦不断坍塌,瀑布水川化作虚无。

    到处都是激荡不休的凌冽杀机,不断地朝着他们的方向弥漫而来。

    剩下的时间,能否顺利逃得出去,都成了未知。

    形势越来越危急。

    笑非准帝是人族几千年来的唯一一位准帝,叶青羽对他原本就充满了崇敬之心。眼下若是放任他继续困在灰铜神殿里,下一次黑暗生门出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能他就会寿元耗尽,一生再也无法出去了。

    而且那个胖子还哭着喊着,要给笑非准帝陪葬,难不成就真的放任他留在这?

    “只有试试它了。”

    情急之下,叶青羽直接从怀里抓出云顶铜炉。

    他二话不说,运转真元,攥着铜炉,像是拎起一块石头一样,朝着灰铜神殿上剑痕深处的那一点狠狠砸了过去。

    叮!

    一声极为干脆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灰铜神殿疯狂震荡起来,震荡之剧烈,前所未有。且随着神殿的震动,一阵阵宛如灭世般的杀机猛地从神殿中迸而出,围绕着四周激荡而起。

    六道目光不约而同紧密注视着铜壁上。

    血色激光对应的那一点,出现了一条极细的缝隙。

    有用了!

    三个人皆是神色激动,重新燃起希望。

    圣衍更是狂喜,眼眸里绽放出狂热的光芒,死死地盯住叶青羽,大吼了起来:“哥,继续,快继续啊……”

    他简直是激动到浑身颤抖。

    叶青羽心中惊喜。

    他暗骂一声自己太笨,早就该想到【云顶铜炉】,当下也不再说话,直接将手中的明黄色仙气注入铜炉之中,催动云顶铜炉再次猛地一砸。

    叮!

    又是一声脆响传来。

    灰铜神殿接连爆出令人颤栗不已的嗡鸣声。

    在三道目光狂热的注视之下,就见灰色铜壁剑痕最深处的最薄弱的那一点上,终于砸开了一个头丝大小的缝隙。

    几乎是在同时,葫芦里的准帝血,猛然间光华大作,如同活了一样,闪电一般地通过缝隙传送了进去。

    电光石火的下一瞬间。

    一道淡青色的光华,从缝隙之中冲了出来。

    “先祖!”圣衍喜极而泣,跪拜行礼。

    只见那淡青色光华逐渐化作了一个枯瘦如柴的老人。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