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848、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级完毕,天荒女帝,叶青羽,你们可以离开了。八 一中★文网Wくw★W.81zW.CoM”

    那声音无喜无悲,有着淡淡的威仪,不在给两人任何问话的机会,直接宣布了整个过程的结束。

    叶青羽和鱼小杏两个人只能走下闻圣台。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之中,看到了彼此的错愕,还带有一点点微微的惊讶……以及一丝丝的羞辱和反思。

    是啊,的确是羞辱和反思。

    整个天荒界为之准备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天荒使团一路上以来流血流汗,数百的英灵葬身于异界他乡,直到今天依旧为之忐忑紧张的最终目标,但整个界域联盟的大人物们的眼中,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轻飘飘的‘予以通过’四个字,就为天荒界整个界域无数生灵在过去两年里流血流汗的努力做出了标注。

    虽然最终的判定是天荒界所期待的结果,但叶青羽和鱼小杏两个人,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一种被忽视甚至于被蔑视的感觉。

    一种命运被掌握在其他人的手中,自己只能听人摆布乃至于宰割的感觉。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

    没有想象之中的兴奋。

    叶青羽和鱼小杏低着头,面色平静,顺着来时路,开始朝着那个光明甬道之中走去。

    身后的绝崖和碧树芳草都渐渐消失。

    “还是太弱了。”

    叶青羽这一次,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身为弱者的滋味。

    一步一步走的很慢,叶青羽在很认真地反思,自己过去这段时间,在混沌之路上打出来杀出来的名气,似乎并不如想象之中的那么可怕,这一次所谓的界域联盟最终凭借,甚至连看到来自于各大界域的议员们的资格都没有,更像是被召唤而来听侯审判的犯人一样。

    原本叶青羽以为在这个过程之中,自己可以见到任濮阳,顺便可以将秦慧母子的事情,都说个清楚,因为他已经很确定,秦慧母子要找的那位任先生,就是任濮阳,但是现在看来,暂时是没有机会了。

    该如何向秦慧母子交代呢?

    叶青羽想了想,只能先将秦慧母子带回天荒使团的驻地青玄殿,然后通过焱无霜再联系任濮阳。

    若是实在不行,那就只能使用任濮阳留给自己的那个玉牌了——虽然玉牌只能使用三次,每一次的机会都价值千金,但既然已经承诺了秦慧母子,那就一定要做到。

    当然,更让叶青羽迷惑的是,刚才联盟议会只是宣布天荒界的考核通过,但却并没有说明,到底天荒界被评定为几级界域,具体的过程该如何交接,以及关于当初进入天荒界的那些消失了的界域特使一案,到底该如何解决。给叶青羽的感觉是,整个界域评级过程,显得虎头蛇尾,最终的宣布简直潦草的就像是一场到了最后谁都失去了参与兴趣的游戏。

    光明甬道的尽头,那位白袍神卫静静地等待。

    “天荒界通过了界域评级,从今以后,可以纳入到界域联盟的保护,作为一个独立界域而存在,这应该是一个好消息,但两位似乎并不是很高兴?”白袍神卫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也许应该高兴,但总觉得好像是缺少了什么。”鱼小杏苦笑,然后回礼,又问道:“接下来怎么安排?我们跟您原路返回吗?”

    “一般来说,的确是这样。”白袍神卫点点头,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叶青羽的身上,笑着道:“但是这一次有点儿意外,任先生想要单独见见两位,所以请跟我来。”

    说着,他转身带路。

    叶青羽和鱼小杏都是一愣,也没有在说什么,跟了过去。

    进入和来时不相同的另一个传送阵法之中,白袍神卫手中握有传送密匙,以一种特殊的韵律注入元气之力,阵法启动,宛如浮空蝌蚪一般的银色符文闪烁。

    当视线之中的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叶青羽现,来到了一扇淡红色的木门跟前。

    两侧是铺着红色龙纹地毯的过道,像是某个宫殿的走廊,显得非常安静而又空旷,西侧过道的尽头,一扇琉璃窗户微微打开的缝隙里,有暖暖的阳光如一缕缕金色的利剑一样照射进来,一名身穿着银色战甲的神卫,静静地站在阳光之中,宛如一尊金色的战神,即便是隔着老远,叶青羽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名神卫的力量绝非自己所能抵挡。

    “任先生就在里面,两位请吧。”

    白袍神卫轻轻地敲木门,然后推门而入。

    叶青羽和鱼小杏跟着走进去。

    “女帝陛下,叶殿主,我们又见面了。”

    熟悉中带着暖意的声音传来,房间的空间很大,除却正对面的墙壁之外,其他三面都是高大及顶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地挤着一本本古老的书册,西侧的书架下,有一张极大的血红木办公桌,桌上摆着如小山一般的玉简,桌后是一张样式简单的木椅,椅面上甚至连椅套都没有,一切都显得简单质朴,乱中有序,而房门正对面的墙壁,则是一块巨大的透明琉璃窗户,金色的阳光从琉璃窗户里照射进来,让整个房间的光线无比柔和,宛如自然之风。

    一个身影正背对着叶青羽两人,站在琉璃透明窗户前面,双手抱胸看着窗外。

    从背影来看,正是任濮阳。

    任濮阳笑着转身,看着进来的两个年轻人,招了招手,道:“过来看看外面的东西,我想你们一定会感兴趣。”

    “任先生。”叶青羽打了个招呼,走过去,来到巨大的落地透明琉璃窗户前。

    他往外一看,然后心中猛地一震。

    一边的鱼小杏,也出了一声低呼。

    窗户外面,俯瞰下去,大约数百米之下,是一个四面悬浮空的绝崖,占地约百亩,其上芳草萋萋,绿树如碧,最中间有一块青石块台,正是闻圣台,而这个熟悉无比的绝崖,则正是之前叶青羽和鱼小杏在接受天荒界界域评级的最终结果时所站的位置。

    而在绝崖四面的虚空之中,有无数面闪烁着奇异光华的透明琉璃落地大窗,这一面面的巨大琉璃镜面,就像是镶嵌虚浮于蔚蓝的晴空之中,和任濮阳所在的房间里的琉璃大窗一模一样,只是粗略地一看,至少也有数万块。

    也就是说,那琉璃大窗后面,至少有数万个类似于此时叶青羽所在的房间。

    而每一个房间里,如果不出意外的,应该是都有人站在琉璃大窗后面,正在俯瞰审视着绝崖之巅闻圣台上生的一切。

    叶青羽一瞬间就肯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

    界域联盟议会神殿最核心的中央议厅,果然是一个巨大的符文阵法神殿,申诉或者接受审判的人,都会站在中央那个闻圣台上,接受来自于不同种族、不同界域、不同势力、不同阵营的议员们的审视和观察。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站在绝崖闻圣台上的人,却是看不到周围的真正情况,他们眼中只能看到绝崖四方上空的蓝色天空和幽幽白云,只能看到秀美的自然环境,根本看不到议会核心大厅周围的真正面目。

    站在琉璃大窗之后的那些议员们,宛如审判生灵的高高在上的神明一样,俯瞰审视着闻圣台上那些战战兢兢的听候自己命运的生灵,那是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即便是叶青羽自己,刚刚还在闻圣台上体会过被审判和掌控的感觉,尽管他自己也并非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但当他俯瞰下面的闻圣台,他依旧体会到了那种犹如主宰一般的难以形容的感觉。

    这是一种很有心机的设计。

    至少每一个进入核心议会神殿登上绝崖闻圣台的人,都会战战兢兢。

    “知道为什么,天荒界的界域评级宣布,居然会变得这么简单潦草吗?”任濮阳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叶青羽两人。

    “变得?”叶青羽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

    他立刻意识到任濮阳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在一开始,天荒界的评级宣布,会是一件很繁琐很冗长甚至也可以说是很隆重的的事情,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因为某种原因,所以才会如此简单。

    “恩,你们要知道,在过去的漫长时间里,从未有其他任何一个界域,评级结果会如此简单随意,即便是一个新生的未孕育出文明生灵的界域的评级和它的归属问题,都会让整个界域联盟中的议员们争吵无数年,哪怕是最终尘埃落定,依旧会有一个漫长时间的手续交接过程。”任濮阳的目光看着窗外,看着下方的闻圣台。

    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奇怪的神色。

    那种神色代表的意思,叶青羽解读不出来。

    就听任濮阳继续道:“而像是天荒界这样的广袤界域,潜力无限,孕育出了数十个种族,且还有无尽的矿藏和机会,传闻之中甚至连符文皇帝冕下的疑宫都曾出现在其中过,这样的界域的出现,本该会引起疯狂的争夺,说实话,在一个月之前,天荒使团刚刚踏上混沌之路,接受各种考核的时候,一切都还悬在天上,从那个时候的情况看来,就算是你们天荒使团最终完美地完成了所有的考核,最终的结果,都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评级失败……因为天荒界,太弱了。”

    叶青羽和鱼小杏听到这种话,心中狂震。

    “请教任先生,那后来到底是生了什么?”叶青羽看着任濮阳,很认真而又诚恳地问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天荒界的最终评级结果,生了变化?”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