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852、大鹏一日同风起
    好吧,想到这里,叶青羽猛然间觉得自己实际上是有点儿自欺欺人了,想要化解当世两大种族之间的恩怨,只怕是笑非准帝也不一定能够做到,以他如今的修为和地位,不啻于异想天开,只怕是凤凰天女和宋小君自己,也未必就能做到这一点。八一中文网W w W★.く8く1√z W .CoM

    叶青羽被重新传送到了任濮阳的房间里。

    房间里依旧只有任濮阳一个人。

    看到叶青羽出现,任濮阳用一种很是促狭的眼神看着他,似笑非笑,道:“佳期如梦,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小子,行啊,上下纵横数千年,你是第一个能够让凤凰一族都另眼相待的人族,哈哈哈,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要单独留你一个人在这房间里了吧?说实话,刚送你过去的时候,我还有点儿担心,毕竟凤凰天女之前可是亲眼看到你和天荒女帝手牵着手一步一步走上闻圣台的,多伤人家女孩子的心啊……唉,你们这些年轻人秀恩爱,也不挑场合和地点,你是不知道啊,当时凤凰一族就有人震怒了,我以为你去了那房间,至少也会被揍得鼻青脸肿,不过看到你完好无伤地回来,恩,我老人家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回到肚子里了。”

    “这可不像是任先生您这样的大人物该说的话。”叶青羽有点儿无语。

    在通天城外的接引广场上,初次见面时,这位任先生何等的风流气度,高贵肃穆,如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一般,自有一种宗师魅力,但是这才见了第二面,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和老鱼精们一样了,调侃打趣,一下子从高高在上的大宗师变成了红尘酒馆的酒友一样,谪仙风度全不见,就剩下了滚滚红尘的粗茶淡酒,还有酱油和醋。

    “你不知道,时时刻刻维持大人物的风度和严肃,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任濮阳说着,歪歪斜斜地往身后的椅子上一趟,笑嘻嘻地道:“只有没人的时候,才能随心所欲……我让你去,也是为了我们人族啊,如果能够争取到凤凰一族更加坚定的支持,那我们的处境,会好很多,你们天荒界也会跟着沾光,为了种族繁衍生息,先祖们曾流血流汗,哈哈,你小子就算是牺牲一点色相皮囊又如何?”

    叶青羽简直无话可说。

    这已经算是为老不尊了吧。

    “对了,任先生已经回来了,那秦慧母子的事情……”叶青羽赶紧岔开话题,免得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继续在这类调侃自己。

    但说实话,任濮阳这样随意调侃的态度,还真的是让叶青羽觉得亲切,如果说之前叶青羽的意识里任濮阳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的话,那现在似乎就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叶青羽对于任濮阳的信任,也无限增加。

    “哦,天龙古宗的事情啊。”说起这件事情,任濮阳的眼里,闪过一丝愤怒,道:“我已经知道了,没想到那位昔年故人,已经葬身在黑魔渊了,我这些年以来,俗事缠身,已经一甲子未曾离开过通天城了,再听故人消息,却已经是物是人非天人永隔,也未能照顾好故人的后人,实在是惭愧……三皇五帝崛起于微末,以武道皇帝之尊,亦曾为人族在大千世界之中的生存空间而血战,可惜如今的人族后人,忘记了昔年的艰辛,其中一些渣滓更是鼠目寸光,争权夺利,为了一点儿蝇头小利,不惜屠戮同族,每每听闻,恨不能三尺长剑将其斩尽。”

    说道激动处,任濮阳体内一股浩瀚恢弘的力量一闪而逝,令房子里的整个空间,都为之震颤。

    叶青羽自是能够感觉到任濮阳话语之中那种深恶痛绝的悲愤和怒意。

    这样的感觉,叶青羽深有体会。

    曾经,他对天荒界之中一些宗门的态度,正是如此。

    后来走出天荒界,黑月仙宫的阴狠无耻,璇玑宗的无底线和狠辣,也让叶青羽对于任濮阳这样的愤怒,有着切身的体会,叶青羽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少一些黑月仙宫这样的人族中的败类宗门,如果所有人族宗门能够真正联合起来,也许人族在如今大千世界之中的地位和威慑力,会高许多。

    “这样吧,天龙古宗的事情,你替我去办吧。”任濮阳神态一敛,再度笑着看向叶青羽,不急不缓地道。

    “啊?”叶青羽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任濮阳点了点头,神色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道:“恩,就这么定了,由你去办,如今天荒界通过界域评级,但还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所有各项交接,现在的你,绝对不能闲着,需要再去做一些事情,需要更多的历练,才能获得更多的认可,这种认可不仅仅是人族外部,也许来自于人族内部。”

    叶青羽看着对方。

    他现任濮阳认真的表情,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然后他就猛然之间有点儿纳闷,这位人族言人的意思,怎么有点儿现实在培养接班人啊?

    “你确定?”叶青羽追问了一句,道:“可是天荒界中……”

    “天荒界内部的事情,交给女帝去做就可以了。”任濮阳直接打断叶青羽的话,道:“只不过是小小一界而已,若是事事都由你亲力亲为,天荒界永远不能真正强大起来,昔年有人曾做过和你一样的事情,但被证明是错误的,所以你需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思路,在我看来,如今你已经是当代人族年青一代第一人,那就该有第一人的格局,眼光和做事,不能再局限于天荒界一域了。”

    这……

    叶青羽还真是被说的有点儿小热血。

    但是……

    “我怎么觉得,任先生你分明就是自己偷懒不想去解决天龙古宗的麻烦却在这里忽悠我为你跑腿呢?”叶青羽将信将疑,最终还是点点头,道:“好吧,这件事情,我去办倒也不难,只不过那些天龙古宗的叛逆如何处理……”

    “斩尽杀绝。”

    不等叶青羽说完,任濮阳直接开口道。

    这极为简单的四个字,就彻底判定了天龙古宗那些叛逆长老们的命运,这样的决定让叶青羽背后一凉,才猛然又意识到,眼前这个在自己面前笑嘻嘻为老不尊的中年人,实际上是掌控着人族内部极大生杀之权的高位者,许多事情一言而诀,也许无数人族势力的命运,都只在任濮阳的一念之间而已。

    但叶青羽却也能够理解并且认同任濮阳的这次决定。

    人族内部,如今实在是太混乱了,也许是这几千年以来,大千世界各族表面上的和平状态,已经让许多人族忘记了太古年间人族为奴为异族血食的悲惨,人族许多势力之间,都开始内杠内斗,如璇玑宗、黑月仙宫、太一门等等,而现在天龙古宗的事情,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任濮阳本就因为田华宇的死而有些伤怀自责,此时一怒之下,要施展雷霆手段,这是要杀一儆百,震慑敲打一下其他人族宗门和势力。

    而也只有这样彻底的放权,才会让叶青羽接下来的行动,变得不用顾忌太多,可以快刀斩乱麻,在最短的时间里爆出最大的威慑力。

    叶青羽仔细再琢磨一下,还真的有点儿感谢任濮阳。

    显然任濮阳安排这么个活儿给自己,的确是想要让自己赶紧成名,毕竟名气这个东西,对于武道强者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加分项,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有名,才能有势,有势才能崛起,任濮阳的做法,显然是想要用最快最烈的手段,让叶青羽乘风而起。

    这的确是在很用心地栽培叶青羽了。

    又说了几句,那位叫做小林的白袍神卫进来禀告,说已经带着鱼小杏办完了需在议会神殿交结的一些程序,此时鱼小杏已经在偏殿之中和秦慧母子一起等着了。

    叶青羽闻言,起身告辞。

    白袍神卫进来的那一瞬间,叶青羽就意识到,像是任濮阳这样的大忙人,忙的连轴转一甲子不曾出过通天城,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悠闲的时间陪着自己在这里瞎聊这么长的时间,是该起身离开的时候了。

    任濮阳又叮嘱了几句,倒也没有再说别的,让白袍神卫小林带着叶青羽出去,返回偏殿。

    看着叶青羽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走廊,房门又重新关上,任濮阳的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眼睛里有一种莫名的明亮光彩。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叶青羽啊叶青羽,人族可堪早就之才不多,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这位通天城的巨头,轻轻地叹息着。

    ……

    走廊中。

    “大人今天笑的次数,过了过去半年的总和,他已经好久没有像是今天这样心情好过了。”白袍神卫小林在前面带路,带着叶青羽来到了通往偏殿的传送阵法之前,开启阵法的时候,多看了叶青羽几眼,突然开口道。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