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908、得饶人处且饶人
    整个天荒楼之中,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

    而前些日子都憋着一肚子气的天荒成员们,此时终于可以真正的扬眉吐气了,一舒胸中的恶气。

    驻地的天荒官员们,都坐在大案之后,神色轻松。

    “呵呵呵,震会长,您这样的手笔,真的是让我们受宠若惊啊,只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已经在半个月之前,亲自来到天荒楼,将天荒楼和旌宇阁之前签订的协议,全部都撕毁了啊,我这里,还有您丢过来的解约协议呢。”刘主簿脸上的表情很平淡,是实际上心里都已经快要笑开了花,爽的就像是三伏天吃到了冰镇大西瓜一样。

    他的手里握着一张帛书,正是前些日子记录下来的毁约清单,上面记载着密密麻麻的名字,都是这些日子单方面撕毁合作协议的商会和势力。

    而第一行的第一家,就是旌宇阁这三个字。

    “嘿嘿,刘主簿……这……这个……之前是我们错了,天荒界如今正是扶摇直上的好时候,若是……若是旌宇阁中的药材能够进入其中,想必对界域内强者们的修炼,大有益处……前几日我们毁约,那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啊……”原本正一脸热切笑意的震会长,面色立刻变得尴尬了起来。

    他挣了真,突然摆出一副哭丧的脸,颇有几分委屈的模样,接着道:“刘祝簿,刘大人……你得听我解释啊,龙人族直接断了我们十九条药材运输链中的大半,让我们一夕之间损失万金不止,我们上有老下有小,我……实在是人微言薄,只能选择屈服……但,但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支持各位大人和天荒界的,不然也不会叶大人荣升,我们就第一时间赶来祝贺了……”

    说完之后,震会长一边用宽袖蹭了蹭额间的汗,一边偷偷瞄了瞄龙龟大妖等人的反应,心中仍旧有些惶恐。

    旌宇阁经营的并非一般疗伤治病的药材,而是非常珍贵的,对武道修为有精进作用的上品灵药,天荒界是个新生界域,其中的武道强者宛如蹒跚学步的婴童,正是需要不断修炼的时候,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这千年来难得一遇的好机会,最重要的是,从前段时间传来的消息看,天荒界之中蕴藏有许多其他界域已经绝种的稀罕药草,储量极高。

    他费尽心思,才与天荒楼签下独家代理协议。

    但前几日,龙人族难,舆论势头已经对天荒界十分不利,龙人族又暗中破坏他们的运输链,害得他们损失不小,震会长一气之下,就带着两个小厮跑来刘主簿面前,直接翻脸撕毁了合约文书。

    谁知道现在……唉。

    震会长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哦?是吗?震会长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混沌巨城中,经营上品灵药的可不止旌宇阁一家吧,雷渊山庄似乎也很不错,我家大人,已经准备和他们合作了。”刘主簿面色平静,看似漫不经心说道。

    震会长一听,面色狂变,顿时背后一阵冷汗。

    雷渊山庄正是他们商会的死敌,这些年以来经营范围一致,不知道斗了多少场,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对头,如果天荒界选择和雷渊山庄合作的话,实力此消彼长,那他们商会离死也就不远了。

    这个坑,是个巨坑啊……

    但他心里也清楚,事到如今,自己也没有谈条件的资格了,都怪当初跟风站队,现在才有被钝刀割肉的下场。

    想了想,他心一狠,朗声道:“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还请刘主簿再网开一面,给一次机会,若是天荒界大人不计小人过,愿意继续许我旌宇阁三年独家经营权,我……我们愿将前两年实际得利的七成……不,不,八成也可以啊,全部分给天荒皇朝。”

    哗!

    此言一出,等候在门厅长廊上的十几位商会代表皆是一阵哗然。

    “这样的代价,简直可以说是在亏本啊……”

    “震名这老家伙,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向来老谋深算,精明有道,这一次竟然为了跪求合作,狠狠扒了自己一层皮。”

    “这也是他自找的,如果天荒界和雷渊山庄合作,他就完了,所以就算是拼着不盈利,也不能让雷渊山庄拿到合作机会啊……”

    刘主播闻言,也是微微吃惊。

    他扭头看向了一边的龙龟大妖。

    龙龟大妖却是神色漠然,完全看不出来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静了几息,在震会长近乎于恳求哀求的目光注视之下,才缓缓开口,道:“震会长,你的心意,我们已经知道了,你回去等候消息吧。”

    这是下逐客令了。

    那到底是继续合作,还是……

    谁都不知道。

    震会长一脸的苦笑和绝望。

    走廊上围观的十几位商会和势力代表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再多加议论。

    而震掌柜此刻哪还敢多问,眼神命令几个弟子放下贺礼,陪着笑脸退出了天荒楼。

    刘主簿和许参谋对视一眼,差点儿就笑出来,当时这个震会长撕毁协议的时候,可是嚣张无比,不把天荒界诸人当人看,现在这根本就是活该。

    此时,各大商会财团的代表们,看着龙龟大妖等人,这几个前些日子里被他们嘲笑了无数次的‘下界贱民’,此时如同高高在上掌控着他们命运的神祇一样,那种淡然轻松的表情,令他们心中一阵突突。

    就在这时候,门廊上突然一个洪亮亲切的声音。

    “天荒界龙龟大人,几位主事大人,令项渠求见!”

    令项渠,元明商会的副掌柜,也是专门负责处理对外合作的事宜的执行官。

    刘主簿看了一眼龙龟大妖,见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便示意门厅边的侍卫放他进来。

    人群分开。

    令项渠一脸痛心疾,后悔不已的表情,面带愧疚地走进来。

    他的身后,跟着着当日来送毁约文书的年轻弟子,一同走进大厅之中。

    这个年轻弟子依旧穿着当日那身灰黑色长衫,跟在令项渠身边,还不等任何人说话,率先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还有几分瑟瑟抖的样子。

    令相渠往前几步,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拱手行礼,一脸愧疚地道“几位大人,今日令某人是来赔罪了啊,说起来,实在是惭愧,当日都怪我这蠢钝如猪的弟子,他竟然自作主张,跑来毁约,我和当家的对此完全不知情啊……后来得知了消息,把我们气得震怒不已,却也没脸再来这天荒楼,今日……今日得知叶大人荣升,是天荒界的大喜事,索性不要这老脸,特地带上这孽徒来赔礼道歉,希望你们能看在他已有悔过之心的份上……再给元明商会一个机会……”

    令项渠说到这里,当真是痛心疾的样子,声音沉痛而委屈。

    “哦,所以说,令掌柜觉得,这件事情,这样就算是结束了?”龙龟大妖脸上带着淡淡的神色,似笑非笑。

    “这……这……龙龟大人取笑了,今天我们真的是来诚心悔过的……我……为了表示诚意,我就当场废了这愚昧无知的弟子,以表决心!”话音未落,一道暗劲自令项渠掌心生出,直接打入了年轻弟子的腿骨之中。

    啊!

    一声惨叫传出。

    年轻弟子的双腿咔嚓一声就折断了,瞬间蔓延出一滩鲜血,然后了他的灰白长衫,顺着衣摆流到了玉石地面上。

    惨叫之后,那弟子看到令相渠凌厉的眼神,也不敢再出喊叫和呻吟。

    他身子紧紧蜷缩着,脸色苍白,冷汗直冒,眉头紧紧扭在一起,看起来是强忍着痛苦,带着哭腔,道:“呜呜……大人饶了我吧……那天我受人唆使,才会……才会自己跑来毁约,令大人已经好好教训过我了……我再也不敢了。

    走廊上,各商会的代表们交头接耳,神色复杂。

    龙龟大妖和刘主簿,以及许参谋却面色不惊,冷眼看着厅内生的一切,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来,令项渠带着弟子来天荒楼,是唱的一出鲜血淋漓的苦肉计啊。

    只不过这种拙劣的演技,其实很无聊。

    这种推卸责任还残害弟子的方式,根本就是毫无诚意,不但丝毫没有博取到他们的同情,反倒是让龙龟大妖等人感到有一种难以遏制的厌恶。

    这样的人,这样商会,傻子才会与他们合作。

    龙龟大妖看着那年轻弟子身上的血渍,淡淡地道:“唉,今早刚刚擦干劲的地板,又脏了,让人看着有点儿恶心……令掌柜,我们之间再无合作的可能,请你离开的时候,把这地板擦干净,可以吗?”

    这话一出,周围气温骤降。

    令相渠面色大变,神色难堪了起来。

    他脸上的颜色一阵青一阵红,嘴角抽搐了几下,想要开口说几句软话,但看到龙龟大妖等人冰冷的表情,顿时一阵难以遏制的恼怒,让他突然冷笑了起来。

    “嘿嘿……龙龟大人,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俗语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都不能做得太绝了,为商之道,讲求的是长久合作,一点点小的摩擦,这也是很常见的……你们天荒界不过是稍微得势一点而已,就如此骄纵不近人情,未免高兴的太早了吧,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再摆这副可笑的姿态,说吧,不就是想要让我让利嘛,你们想要什么?”

    令相渠的神色,重又变得阴狠起来。

    ----------

    第一更,还有2更。

    我是真的要好好反思自己,找回码字的初心,我会向每一位兄弟姐妹做一个交代的。

    先把更新写完,这一两日,我要向大家写一份检讨书。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