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948、杀你的人
    叶青羽如今入圣,洞悉天地法则,虽说不能彻底催动运转法则之力,但是却能够在小范围之内利用法则之妙,比如缩地成寸,叶青羽在天龙古界的时候,即可一步百里,到了如今,他对于圣境的力量领悟更加清晰,一步之间,即可近千里。八一中√ 文网W w W.81zW.CoM

    百灵宗距离流光城,大约数十万里的距离,也就是数百步的时间而已。

    只不过衡与歌元力被废,且双目失明,并不知外界景象变化,站在叶青羽的身边,对于周围的变化,毫无所觉,还以为自己依旧是在百灵宗的武舍之中。

    片刻之后。

    流光城已经近在眼前。

    “到流光城了。”叶青羽轻声道。

    衡与歌闻言,吃了一惊:“什么?我们已经……这么快,这……真的到了?”

    “恩,已经到了。”叶青羽想了想,道:“如果我们就这么直接闯进去,打草惊蛇,可能会对小语西不利,所以先潜入进入,等找到了语西,将他救出之后,我再大开杀戒,斩杀太一门的贼寇,为泠萧然兄弟他们报仇,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治好你的眼睛,衡姑娘,你且放松,注意引导元力……”

    叶青羽说着,一只手搭在了衡与歌的肩部。

    “多谢叶兄弟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的元力,已经被废,百灵宗以医术丹术见长,也不能治好我的眼睛,不要浪费你的元气,我……”衡与歌本能地想要说什么,就在这时,只觉得一股奇异的热流,顺着叶青羽的手掌,瞬息之间就进入了自己体内,转眼之间散入到了四肢百骸之中。

    下一瞬间,奇迹出现。

    她震惊地现,身体内许多隐痛暗伤之处,竟是犹如洪水冲刷淤泥一样,瞬息之间就被清除,而且那困扰了自己许久的黑暗异力,也在顷刻间就被这股热流焚烧殆尽,衡与歌只觉得体内那些被毁掉阻塞的元气通道,重新通畅了起来,而原本已经被彻底破坏的丹田世界,竟是在这股热力的滋润之下,重新产生了活力,且这活力,转瞬就犹如雨后的野草一样,疯狂地滋长起来,她甚至隐约听到了体内元力如潮澎湃的声音,这种感觉,曾经身为武道强者的衡与歌很熟悉,但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却再也未曾感受到过了。

    自己的实力,要恢复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

    也就是在同一瞬间,突然眼前一道微微亮光传来。

    衡与歌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那光亮竟是越来越清晰,原本模糊的影响,逐渐变得清楚起来,然后她无比震惊地现,自己竟然又能看到东西了,原本已经被一片黑暗笼罩的世界,此时再度在她的面前,缓缓地展现了光明。

    “这……”衡与歌难以置信。

    就这么简单?

    这一瞬,她算是真真切切地理解了混沌之路上关于叶青羽的那些传说,也才算是真真切切地知道了叶青羽那一句‘大圣之下皆可斩之,就算是大圣境强者,亦可一战’的真正的分量,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承诺。

    重新可以视物,衡与歌终于在时隔四年之后,再度看到了叶青羽。

    眼前依旧是四年前那张英气逼人的俊秀面容,但仔细看时,就可以现这张英俊无比的脸庞上,比四年之前却多了几分威仪和气质,一看之下,就让人产生了一种信任可靠的感觉,这种天生的奇男子,真的是绝世无双,衡与歌对于这一次营救女儿的行动,多了一些期待。

    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女儿还活者,并没有被苗无恨这些恶徒杀死。

    “多谢叶兄弟。”衡与歌开口。

    此时,她已经恢复了昔日一半的修为,脸上的疤痕也已经淡去。

    “衡姑娘客气了,你再稍微调息休息片刻,我们就可以进城了。”叶青羽笑了笑,神识如潮水一半覆盖出去,他想要先观察一下流光城之中的情形,同时双眸之中,淡紫色的光焰渐生,【虚空之眼】可以窥破虚妄,看看流光城之中,此时到底有多少太一门的强者坐镇。

    就在这时,衡与歌的面色突然一变,捂着心脏,似是感应到了什么,道:“我……我感觉很不好……我好像是听到了语西在挣扎,她还活着,一定还活着,但是她很痛苦,我们现在就进城……叶兄弟,好不好?”

    叶青羽此时,也收回了神魂,感应到了什么。

    “好,我们走。”

    他心念一动,光华一闪,两个人原地消失。

    下一瞬间,两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流光城城门口之下。

    叶青羽并未直接进城。

    因为对面,流光城下,太一门的大军,正在严阵以待。

    铠甲森严的数千甲士,犹如一阵黑色逆流,在流光城的城门之下横槊不前,每一个甲士竟然都是登天境巅峰的强者,犹如恐怖的杀戮机器一样,犹如实质的暗红色煞气缭绕,数千人以杀伐之阵站在一起,煞气凝聚,犹如摧天血云一般,散出来的气息令人心悸。

    而在这大阵的最中央,一个高约三丈的黑铁刑柱,巍巍屹立,其上悬挂着一个铁笼,铁笼之中,似是关押着什么身影,被那血云煞气阻挡,以叶青羽的目力,一时竟然也看不清楚。

    而在粗重的刑柱之下,二十匹清姜界独有的铁山巨兽,这种巨兽最能负重,每一匹足有三米高,据说是有万斤之力,它们身披着黑铁浇筑的厚甲,鼻孔里喷出一道道粗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二十匹铁山巨兽的背上,负者一个约百平米的鎏金銮驾,其上一杆旌旗,迎风招展,其上一个大大的‘苗’字,其下一只白骨座椅,一名面目阴鸷的鹰钩鼻中年人,大马金刀地斜坐在上面。

    叶青羽和衡与歌在距离军阵对面越五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两人抬眼看去。

    “他……是他,他就是苗无恨。”衡与歌的目光,第一眼落在那鹰钩鼻中年人身上,真个人立刻就像是被点燃了的火焰一样,目光如利刃,死死地盯住了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怒之中。

    叶青羽扫了一眼,点点头,道:“好,我替你杀了他。”

    说完,掌心一抬,正要出手。

    就在这时,对面的鎏金銮驾上,苗无恨阴鸷地笑了起来。

    他盯着叶青羽,得意地点点头,道:“哈哈,好啊,这可真的是太好了,我消息还没有放出去,你居然就来了,你就是那个杀了天欲魔宗之主的人吧,还带来了女贼衡与歌?看样子,你竟然治好了这个贱婢,真是让我惊讶……你实力很强,我很满意,哈哈,看到我身后的这钢铁刑柱没有?”

    说着,苗无恨站了起来,反手一道淡淡的劲气打出。

    嘭!

    一声轻响。

    那淡淡的掌劲,撼动了刑柱,出一道轰响。

    刑柱上的铁笼,也因此被震得呼啦啦响了起来。

    然后,一个已经哭喊的有些嘶哑的婴儿啼哭之声,隐约从铁笼之中传出来。

    原来这铁笼里,关着的竟然是一个婴儿。

    衡与歌一听之下,心脏抽痛的感觉更强了,她微微一怔,旋即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撕心裂肺地吼了起来:“不……是语西,那里面是语西……亲禽兽,你把我女儿怎么了?我和你拼了……”

    这个一直很坚强很理智的奇女子,在这一瞬间就要疯狂了。

    这就是母爱。

    母女连心,哪怕是被血煞之气阻挡,她根本看不清楚那铁笼种婴儿的面目,但她还是在这一瞬间,清清楚楚地感应到了,那个婴儿,绝对就是自己的孩子,风中那若有若无的啼哭之声,几乎一瞬间就让衡与歌肝肠寸断,这几个月里日日夜夜的思念和担忧,化作了绝提的洪水一样将她淹没,一瞬间就让衡与歌近乎于失去了理智。

    “不要冲动。”叶青羽第一时间拦住了她。

    “语西,她在上面……”衡与歌近乎于崩溃。

    叶青羽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字一句地道:“放心,一切交给我。”

    说完,他心念一动,【云顶铜炉】浮现,滴溜溜旋转,漂浮于上方,垂下丝丝缕缕的明黄色丝绦,直接将衡与歌保护在其中,然后,一步步地走向对面的黑甲军阵。

    对面。

    “你到底是什么人?”

    鎏金銮驾上,苗无恨开口,盯着叶青羽。

    一时之间,他无法将对面这个白衣如玉的年轻人,和清姜界之中的哪个高手联系在一起,而且现自己的【离火之瞳】竟也看不清楚这个年轻人的实力,不由得有些好奇。

    “杀你的人。”叶青羽的双眸之中,有紫色眼光渐生。

    他要先看清楚那钢铁刑柱和铁笼之中,是否有阵法和机关,然后再决定怎么出手,如果那笼子里真的是小婴儿泠语西的话,倒也不能太过于托大,毕竟是一个毫无抵抗之力的婴儿,而且这可是泠萧然最后的血脉子嗣了,万一受到伤害,那就前功尽弃了。

    虚空之眼,勘破一切虚妄机关。

    但这一看之下,叶青羽的心中,顿时怒火如烈焰一般燃烧。

    因为他看得清楚,那幼小的婴儿,犹如冰雕玉琢一般经营可爱,但竟是被人用利刃割断了手筋和脚筋,割裂的手法极为高明且残忍,鲜血正从稚嫩的手脚部位一滴一滴地沁出来,短时间之内不会失血而死,但却无比疼痛,且在婴儿的肩胛骨,有尖细的骨刺倒钩刺穿过来,将她栓死在铁笼里,倒钩之后连着粗重的锁链,锁链上密密麻麻的符文暗影,显然是有阵法蕴含在其中,若是有人强行救人,只要锁链连接的阵法一催动,立刻就会将这小婴儿炸为血泥。

    好残忍的手段。

    好歹毒的心肠。

    那小婴儿被剧痛折磨,并不能昏死过去,拼命地啼哭挣扎,越是挣扎就越痛,嗓子已经哭哑了,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凛冽的杀意,在叶青羽的身边犹如旋风一样扩散开来。

    “你们,都得死。”

    他身形一闪,化作闪电,瞬间朝着铁笼飞射过去。

    -----------

    感谢北冥宬、ajoo11、书友34565681几位大大的捧场,谢谢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