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0949、只是两道剑光而已
    看到叶青羽的举动,苗无恨嘴角裂开,露出了无声的笑容,就像是猫戏老鼠一般一样的从容,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静静地做在鎏金銮驾之上。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1√zW.CoM

    而他身边的那些黑甲武士大军,在没有看到主帅的手势的情况下,竟也是纹丝不动,犹如一尊尊黑铁浇筑的雕塑一般,真的是一支很可怕的钢铁军团。

    下一瞬间,叶青羽就来到了刑柱上方的铁笼跟前。

    一道剑光,自掌心中崩出,朝着那钢铁牢笼斩去。

    先救人要紧。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苗无恨犹如看到了落入陷阱中的猎物一样,狰狞地笑,然后掌心里闪起一丝微光,似是启动了什么阵法,然后囚笼里的那倒刺在小婴儿泠语西体内的肩胛骨倒刺上,立刻就有一股磅礴嗜血的力量闪烁,就要将婴儿直接炸碎。

    然后,苗无恨需要等待的,就是叶青羽愤怒失神的那一瞬间。

    这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

    自从在看到衡与歌和这个年轻人一起出现的那一瞬间,苗无恨就知道,自己的陷阱算对了,两个人孤身而来救人,那说明这个小婴儿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也很重要,不管是任何人,当看到自己要营救的重要对象惨死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第一反应不是震怒,就是错愕。

    这样,就会分神。

    只要叶青羽分神,那苗无恨就回找到机会。

    在这一瞬间,苗无恨的掌心之中,一个细细的裂缝迅出现,化作一张带着密密麻麻尖牙的利嘴,就要冲天而起准备吞噬。

    但,也就是在这一瞬间,苗无恨意料之外的事情出现了。

    叶青羽突然张口一喷,一滴赤红鲜血喷出来,瞬间落在了小婴儿泠语西的身上,那一滴鲜血沾身的瞬间,化作纹络,犹如血色神芒昏招,将小婴儿的皮肤直接包裹了起来,澎湃着一种令人颤栗的气息。

    那是一种苗无恨从未见过的古老符文印法,蕴含着沛然之力,竟是在瞬息之间,就将小婴儿体内的倒刺直接焚化,且连着倒刺的符文锁链上刚刚泛起的灭杀之力,也在这一瞬间被冻结。

    之前的那一抹剑光,如切割豆腐一样,斩碎了铁笼,也斩断了符文锁链。

    叶青羽一伸手,将小婴儿抱在怀中,一股元力注入小家伙的体内,澎湃的生命气息的作用之下,小家伙身上的伤痕,在一瞬间就彻底都消失,断掉的手筋和脚筋重续,肩部被洞穿的血孔,也完全消失。

    原本还在惊恐啼哭的小家伙,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痛苦,前所未有的舒适将她笼罩,立刻就破涕为笑,本能地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想要摸一摸叶青羽的脸。

    “好可爱的孩子,”叶青羽低头看着这孩子纯净如水晶一般璀璨的眸子,心中也升起一丝暖意,这既是泠萧然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血脉了,他在心中暗暗誓,定要护英雄的女儿一声平安。

    下方。

    “怎么可能?”

    苗无恨震惊,长身而起。

    要知道连接在婴儿身上的符文锁链,乃是他以不属于清姜界的秘法祭炼而成,在他一念之间,就可以启动,灭杀一切,外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即便是符文大师也绝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封印了自己的符文锁链秘术。

    “你到底是谁?”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从容。

    上方。

    叶青羽不答。

    小心地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袭白袍,将这小家伙包裹起来,叶青羽笑了笑,左手单手将她抱在怀里,然后低头看向苗无恨时,那一双眸子里的寒意,似乎能够将整个世界都冻结。

    “死!”

    叶青羽根本不回答他,如巨鹰一般俯冲而下。

    “你……太狂妄了。”苗无恨大怒:“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他双掌在虚空之中轻轻一按,顿时有密密麻麻的青色符文衍化而出,在身前形成一张巨大的圆盘,似是阴阳混沌神盘一般,衍化重重奥义,随着他的心念而动,混沌神盘旋转,一道道青芒杀气,密密麻麻地从神盘之中飙射出来,射向了俯冲而下的叶青羽。

    “死意……灭天杀!”

    怒吼如恐兽,苗无恨一出手,就是逆天杀招。

    电光石火的瞬间,叶青羽似是被那密密麻麻的青芒杀气,撕裂虚空,直接湮没,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斩为齑粉青烟一样。

    叶青羽眼神淡漠,如视无物。

    席卷而起的风,吹动了他的黑。

    小婴儿在他的怀中,出了欢快的笑。

    “神皇剑意……斩!”

    叶青羽随手在虚空之中一划。

    神皇剑意迸。

    有形剑意如洒落的银辉,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璀璨的轨迹,并无符文,也无气势,就像是一道明丽的气流,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意蕴,就好像是统御这片天地的神皇,在巍峨无上的云顿,低头俯视,眼眸之中略过的一抹眸光一般。

    这是叶青羽第一次在对敌时,施展神皇剑意。

    剑光一划,天地如撕画一般,被一分为二。

    包括那汹涌如暴雨一般袭杀而来的青芒杀气。

    还有,下方的鎏金銮驾。

    还有,白骨神座。

    还有……苗无恨的一条手臂。

    若不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苗无恨身形只来得及稍稍一偏,略微做出了一些反应的话,只怕此时一分为二的,就是他整个人的身躯了。

    “怎么会……这么强?”

    他大骇。

    被斩断的手臂,彻底失去了联系,而断口处光华如镜,苗无恨震惊地现,以他的修为,竟然并无法在这一瞬间做到血肉在生,仿佛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封印了断臂切口。

    如果刚才这一道剑光,斩中的是身躯的话,那现在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见了鬼的剑法?

    怎么会这么恐怖?

    【死意灭天杀】竟然被他随手一划就破掉了?

    这个年轻人,不会是一尊大圣境的强者吧?

    苗无恨狂退。

    “杀,【诛天大阵】开启,给我磨死他!”

    他意识到了不妙,直接下令。

    “吼吼吼——!”

    数千道怒吼声同时响起。

    沉默着的黑甲武士在得到了主帅的命令之后,终于开始有了反应,怒吼声之中,一个个都疯狂地催动体内的元力,施展某种秘法,一瞬间,那犹如血雾一般的煞气瞬间似是被激活,在半空之中扭曲,黑甲武士脚下的大地,有一道道青色的诡异光芒蔓延,像是有无形的画笔,在地面上勾勒出了棋盘一般的纹络,引动了储藏在大地深处的力量,而每一个青芒交错的节点,就是黑甲武士所站的位置。

    一个巨大的灭杀阵法,在大地上现行出来,密密麻麻的棋盘般符文,蕴含灭杀杀意。

    所谓诛天大阵,就是引地之力,集人之意,起而诛天。

    这地面之下,实际上早就布置下了完整的诛天阵法。

    数千甲士,以血为媒,以力为驱,千人意念如一,催动了这恐怖的阵法。

    天地间,有可怕的灭杀力量涌动。

    这力量扭曲如飓风的风眼,将叶青羽困在了最中间。

    “哈哈,杀,给我磨死他,”苗无恨单手按住断臂处,身形飞快地隐入到了数千黑甲武士之中,闪烁不见,但他的惊怒狂吼之声,却在天地之间激荡:“小杂碎,不管你是谁,在诸天大阵之下必死,我要吞噬你的血肉,你死定了,一己之力,终究不可能对抗大地与千人的力量,就算是耗,也能一点一点地磨死你。”

    他恨不得将叶青羽剁成肉酱。

    一时大意,竟被斩掉了一条手臂,简直不可饶恕。

    然而下一瞬间,他的怒吼,却变成了惊呼。

    因为面对这灭绝天地的阵法,站在破碎鎏金銮驾上的那个怀中抱着婴儿的白衣男子,依旧只是骈指如剑,随手一划。

    又是一道璀璨剑意光华涌动而出,斩开了天地。

    再强的力量,再多的甲士,再恐怖的阵法,再有利的局面,再……一切的优势,一切的胜算,在这一道剑意光华之前,都似是微不足道,如纸糊沙雕,都如不堪朽木,都如梦幻泡影,如利刃切牛油一般,无声无息中毫无阻塞地就被一分为二,如撕画,如斩水,如梦碎!

    神皇剑意第二剑。

    剑出,阵破!

    数千黑甲士,在这一剑之下,存不足半。

    城门口的大地,被一剑斩开,长达千米的剑痕,似是大地碎裂一样,镌刻在地下的阵法,也被尽数斩碎,再也无法催动。

    苗无恨站在碎裂的诛天阵法之中,身边尽是哀嚎挣扎的黑甲士。

    他整个人都呆滞了,身躯颤抖着,死死地盯着那碎裂銮驾上站着的叶青羽。

    无法相信,对方只是两道剑芒,就摧毁了自己绞尽脑汁布置下的陷阱,看着对方安静而立,犹如乱世谪仙一般的淡定从容,尤其是那淡漠凛冽的眼神,苗无恨一时之间,有一种错觉,自始至终,对方才是真正的猎人,而自己只不过是自以为是的那个猎物而已。

    原来自己一开始,就错了。

    对方的实力,不是有些强。

    而是很强……太强!

    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计谋和算是,都如纸上谈兵,可怜可笑且可悲。

    苗无恨猛然意识到,这样一个人,绝对不应该是清姜界种的人物。

    ---------

    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