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010、仙殿门开
    石矛穿空。㈧ 『Δ㈠ 中文  网Ww W.『8⒈Zw.COM

    轨迹清晰可见。

    远处刚刚爬起来的罪恶坑少主吐出一口血,又是惊叫一声,疯狂地后退。

    他无比震惊地现,这一矛之中迸出来的可怕力量,远他的想象。

    那已经不是普通的力量范畴了,而是真真正正的法则运用。

    罪恶坑少主虽然不是正面面对这样一击,但只是看了石矛一眼,他都觉得自己整个人要被一股无形的杀意撕裂了,那石矛之上带着一种诡谲幽微到了极点的扭曲之力,连他的眸光都可以扭曲错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这样的石矛面前,哪怕是他这个洞彻了法则之妙的大圣级强者,都会觉得自己如同灵智未开的野兽面对猎人的必杀一击一样,无法躲避,死路一条。

    暮山准帝的神色,也开始有点儿严肃了。

    他站在原地,身躯猛地笔直挺拔了起来,眸中有神光闪烁,抬手一指,遥遥点出。

    这一指,仿佛是蕴含万钧之力一样,极为缓慢,以暮山准帝的修为,却给人一种动作笨拙、意蕴难全的感觉,如用尽了全身之力,才勉强举起手指一样。

    举轻若重。

    轰!

    黄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响起。

    这声音也不知道来自于哪里。

    暮山准帝一指虚缓,在自己就要被洞穿的那一瞬间,食指的指尖,点在石矛的矛尖上。

    蕴含着破灭之力的石矛,顿时微微一顿。

    然后在无声无息之中化作了石屑石粉,飘散在了水域之中。

    随之破碎的还有那个投掷石矛的远古先民,亦是消散。

    石矛先民,殁。

    一击无功。

    “你手中,竟然有如此至宝,真是让我意外。”暮山准帝眸子里的光华璀璨犹如星辰光华闪烁。

    这是一种见猎心喜的正常反应。

    修为到了他这种程度,已经仿若是经历了百世尘劫,荡涤精神,所以如今必定是神念心境圆融,返璞归真,一喜一怒都可以随意表现出来,心思真纯如初生的婴儿一样,万邪不侵。

    他看着着云顶铜炉,道:“妙极,有这种至宝在手,我可以再容你出手,还有何招?请出吧。”

    “请冕下指教。”

    叶青羽面色无悲无喜,出第二招。

    “再请先民临尘。”

    随着他的大喝,犹如神魔古钟被敲响一般的声音响起。

    云顶铜炉滴溜溜地旋转,度却是越来越慢,仿佛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一样,一道接着一道的钟声自行响起。

    每响起一道钟声,就会有一道玄之又玄的信息,流转在叶青羽的脑海之中。

    一瞬,犹如万年漫长。

    叶青羽整个人都进入了一种神而明之的奇异状态,似是身外无物,忘记了一切。

    他修炼到肉炼巅峰的身躯,已经先他的思维一步做出了反应,怒吼一声,身躯隆起,犹如远古先民一样,双手举起,白皙如玉的手掌,按在了铜炉的下垂边缘,顿时肌肉隆起,犹如纵横的山岳一样巍峨,他这两只胳膊犹如两条元气通道一样,源源不绝的大圣元气注入到了云顶铜炉之中。

    玄奥气息越浓郁。

    铜炉中催处迷迷蒙蒙的仙气氤氲,似是玄黄混沌迷雾一般,将叶青羽笼罩在其中,而其上第一幅壁画上的线条越明晰了起来,神华流转之间,一阵洪荒远古的喊杀之声传来。

    却是有两个远古狩猎的远古先民走了出来。

    这两个远古狩猎先民,与之前石矛先民一样,**身躯,肌肤如黑铁般苍劲,赤脚,浑身多.毛,只有腰间的草裙遮盖了胯下私密部位,浑身流转着明黄色的野性气息,都是三丈多高,如小巨人一样,口中都着呼喝之声,但音节晦涩,似是在驱赶落入包围圈的野兽猎物一样。

    一股奇异的气息自这两个先民之中流转,隐隐竟是足以对抗暮山准帝的气势。

    两个狩猎先民之中,一个双手举着一块棱角锋锐的巨石,举过头顶,怒目圆睁,另一个手中握着一把粗糙的朽木火把,其上赤色火焰跳跃,扬手似是在指挥什么……

    “嗯?一个变成两个,只是数量上的增加吗?”暮山准帝摇摇头,道:“只是这样的话,让我失望。”

    他主动出手。

    依旧是食指缓缓点出。

    两大狩猎先民显然是感觉到了危机的降临,爆怒吼。

    第一个先民将手中的棱角锋锐石块抛掷出去,巨大的石块咕噜噜在虚空之中翻滚,所过之处虚空壁障金属破碎,在水域里面生生地砸出一道破碎不堪的漆黑虚空裂缝,虚空碎片叠加螺旋,与那石块糅合在一起,似是一条虚空碎片淹没黑龙一样,朝着暮山准帝席卷而去。

    而另一个先民则对着自己的手中的粗糙朽木火把吹了一口气。

    呼啦。

    火把上跳跃这的微弱火焰,霎时间化作一只白喙,独腿,浑身靛蓝带白斑的巨大异禽,普一出现,四周方圆数百米之内的水域顿时蒸一空,形成了真空,带着暴戾的名叫一怔,朝着暮山准帝吞噬而去。

    “毕方?有点儿意思。”

    暮山准帝认出来,那凶威无双的火焰巨禽,正是传说之中的上古火焰神兽毕方。

    作为传说之中的火焰始祖,毕方一直都是火系武道之中的圣兽,如今的大千世界之中,也有数个妖族分支据说有毕方的血脉,控火之术无双,但都不过有行无神,终究不能达到昔日毕方那种火焰一出焚尽八荒的凶悍恐怖,但眼前这石矛先民随口一吹,火把上衍化出来的毕方,却是实实在在的毕方真魂,那种火焰足以一瞬间连大圣都焚化成渣。

    可惜,对面是一尊准帝。

    暮山准帝食指遥遥一点,点碎了棱角锋锐的石块,余力犹如春风化雨一般降服了虚空碎片形成的裂缝黑龙,然后张口一吹,纵然是凶悍无双的毕方真魂,也如风中的残烛一样瞬间就熄灭不见,连一丝小火苗火星都看不到了。

    仙殿之前,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远远地躲到了数万米之后的罪恶坑少主,惊魂未定。

    他看着叶青羽,看着那口钟,心中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暮山准帝不管表现出多么强大的力量,罪恶坑少主都不会有丝毫的惊讶,毕竟是一尊准帝,在武道皇帝不出的岁月里,准帝乃是站在这个世界武道巅峰的存在,近乎于替天行道,但叶青羽只不过是一个最近才崛起的新贵而已,来到这个世间也不过二十多年的时间,竟然凭借着一口钟,可以与准帝过招,这简直就只能用逆天、神迹这种词语来形容了。

    直到这一刻,他猛然明白,叶青羽到底有多可怕。

    原来之前与自己等人一战,叶青羽并未真正使出底牌,只不过是在以自己等人为磨刀石,磨砺己身而已,试想如果当时叶青羽直接祭出这黄铜大钟,一尊远古先民之前,只怕自己六大圣就要饮恨当场了。

    想到这一节,罪恶坑少主的心宛若寒冰一般,透心凉。

    但此时,叶青羽却是根本未曾注意到他。

    连续的三大远古先民展现神通,足以瞬杀巅峰大圣,但却都被暮山准帝如游戏一般举手投足之间破掉,这让叶青羽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准帝的可怕,死亡的危机和阴影,前所未有地笼罩在了叶青羽的心头。

    “这样不行,你就算是尽遣那壁画上的十九远古先民,也无法威胁到我,”暮山准帝的眼中,已经失去了之前那种兴趣,摇头道:“一件古皇帝器的威能,乎你的想象,可惜以你如今的修为,根本难以完全催动它,所挥出来的威力,十不足一。”

    叶青羽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暮山准帝说的没错。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想认输。

    体内大圣元气轰鸣,疯狂地注入到云顶铜炉之中,此时的叶青羽,已经是不惜一切代价了。

    暮山准帝微微迈步向前,叹息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可惜这就是你的命运,就算是我能够再给你一段时日,让你悟透这铜炉之中的奥义,你也不可能伤到我,更别说是击败我,无它,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你要明白,帝器,只有落在帝者的手中,才能挥出真正的威能,你虽说是一代天骄,却也只能让它蒙尘,上路吧,它在我的手中,才能挥真正的威力,这就是你的命。”

    “我……从不信命。”叶青羽怒吼:“我命由我。”

    他双手高举云顶铜炉,神魂之力疯狂催动,瞬间召唤出了饮血剑丸。

    斩!

    饮血剑丸化作百米巨剑,中分一剑,肃然斩下。

    世界虚空,在这一剑的锋芒之前,一分为二。

    叶青羽苦心积蓄了这么长时间,饮血剑丸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圣级、大圣级强者的精血元气,蕴含的力量虽然驳杂,但却堪称是惊天动地,全部与这一剑之间斩出,如洪荒逆流一般的宣泄而出,整个龙宫之中,剑气惊天,血芒冲霄,任何东西,都难以挡住这一剑的锋芒。

    “嗯?好,果然是还有后手。”

    暮山准帝微笑。

    “暮山……紫!”

    他双眸之中衍化阴阳,孕生混沌,似是有星河流转,星汉灿烂,无数颗大星生成又湮灭,宇宙最磅礴澎湃的力量仿佛尽数蕴藏在了他的眼眸之中,最终化作了一缕紫色光华,从他的双眸之中爆射出来。

    这显然是一种惊人到了极点的瞳术。

    叮!

    仿佛是两枚针尖对撞一般的轻微声音响起。

    紫色神华撞在了饮血巨剑上。

    时间和空间,在这一瞬间,仿佛骤然静止。

    一种错愕的时光停顿,在两种力量的撞击点出现。

    远处。

    “啊,不……这种力量……怎么会……逃……逃逃逃!”

    罪恶坑少主看到这样一幕,魂飞天外,惊恐万状地尖叫。

    他之前就见势不妙,已经退得远远的,但是这一瞬间,却已经感觉到了那撞击的余波之中蕴含的湮灭之力,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如果自己被这样的力量哪怕是扫中一丝丝,都会神魂俱灭,当下转身就跑,如丧考妣一样化作一道流光,连头也不敢回,疯狂地逃窜。

    下一瞬间——

    轰!

    一股灭世飓风一样的力量,化作一层接着一层的无形光圈,疯狂地朝着四面八方辐射扩散。

    所过之处,一尊尊水晶、黄金宫殿、一尊尊水晶雕像、喷泉、城墙,包裹这些建筑之中蕴含着的上古恐怖阵法,犹如风中灰烬一样,以肉眼可见的度消散开来,化作最细微的粉末颗粒,就似是梦幻泡影一样破碎、消散、湮灭,最终化作虚无。

    暮山准帝的身形晃了晃,向后退了一步。

    但也就是一步而已。

    他收回瞳芒,任何其他力量侵入他身体十米之内,都瞬间消失不见。

    “那是……”叶青羽瞳孔骤缩:“准帝领域吗?”

    在暮山准帝十米之内,仿佛是有一个破灭力场一场,任何进入其中的外力,哪怕是法则之力,都会瞬间破灭消失,根本难以伤及他丝毫。

    领域,和剑域一样的一个名词。

    叶青羽如今的剑域还只是一个雏形,十不足一,若是能够臻致大圆满巅峰之境,便是领域力场,就如此时暮山准帝展现出来的神通一般。

    这一瞬间,叶青羽双眸圆睁,本能地捕捉到了那领域之中的一丝奥义。

    可惜下一息,辐射扩散而来的撞击于波,就如风暴汪洋一样,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

    云顶铜炉似是感受到了危机,自动连续急骤地出急促的轰鸣之声,弥漫无量仙气氤氲,亦化作巨钟之形,将叶青羽笼罩在其中。

    “我不能退!”

    叶青羽的脑海之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如果抽身后退卸力的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他瞬间响起,自己答应了百万年英魂,要守护仙殿一日时间,为他护法,助他彻底炼化仙体,重新得到身躯,对于百万年英魂来说,这不啻于是一件重生大事,眼看到远处那一幢幢水晶宫殿塑像在撞击余波的冲击之下化作颗粒飞灰,叶青羽立刻就意识到,如果自己退开,那仙殿就算是不被粉碎,受到侵扰撞击的话,也会让百万年英魂功亏一篑。

    在这一瞬间,叶青羽几乎没有思考,身体听从本心的意志,做出了反应。

    他死死咬牙,不惜一切代价,催动云顶铜炉,横阻在了仙殿之前。

    轰!

    轰轰轰!

    无止尽的余波之力撞击,无止尽的轰鸣之声。

    只不过是三四息时间,外层由明黄色仙气氤氲组成的巨型大钟就破碎湮灭,可怕的力量,撞击在了云顶铜炉之上,每一次撞击,叶青羽的双臂都会出剧烈的震动,电光石火之间就是千万次,叶青羽的双臂之上,先是皮开肉绽一道道血痕出现,接着血肉被直接震碎化作肉糜,露出了黄金一般的骨骼关节,其上血色符文闪烁,然后骨骼之上,也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如即将破碎的瓷器一般……

    可见此时他承受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也不过是十息的时间,对于叶青羽来说,却像是过了十个世纪一样。

    嘭!

    轻响声之中,他的金骨关节终究还是承受不了这种可怕的冲击,碎裂开来,化作粉末。

    云顶铜炉金光大作。

    噗!

    叶青羽狂喷鲜血。

    他身上的皮肉都已经绽开,像是被火焰焚烧一样层层消失,露出了下面的骨骼。

    转眼之间,就化作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形骨架。

    “要死了吗?”

    叶青羽在心中怒吼。

    准帝之威,终究是犹如天罚,哪怕是大圣之境加上古皇至宝,都不可阻不可抗。

    “不退,我绝不退。”

    “我答应了前辈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哪怕是死……死亡,也不能令我屈服。”

    “我的武道,就在这一战中。”

    “我不退,也不死!”

    “啊啊啊啊啊……只要坚持下来,我就能……”

    “啊啊,反正,不退!”

    “不退!”

    “绝不!”

    意识仿佛是要涣散,身体上的疼痛早就感觉不到,唯觉巨大的压力一层层一叠叠一浪浪一道道永无止尽地碾压而来,就如逆水行舟,又如人生逆旅,更是光阴回溯,又是时空倒流,反正全身所有的精气神,所有的意志和力量,所有的所有,都化作了一个行为,一个字——

    逆!

    逆势而上。

    就是不退。

    这是叶青羽意识世界里越来越清晰。

    他血肉模糊的骨架,仿佛是中流砥柱一样,死死地钉在原地,任迎面而来的压力,将他千刀万剐,浑身血肉消弭,骨骼碎裂,五脏也就要化作飞灰……

    生与死,只在一瞬间。

    咻!

    一道血光倒射回来,钉在了叶青羽裸露在外的胸骨上。

    是已经神华散去的饮血剑丸。

    巨大的力量,让血肉模糊的叶青羽再度后退一步。

    这时,他的后背骨骼,已经几乎要贴在仙殿之门上了。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恐怖的余波辐射,终于消失了。

    就像是巨浪退潮。

    咣当!

    失去了灵性的云顶铜炉,如无主之物一样,坠落在了叶青羽的身边,色泽暗淡。

    如枯骨一般的叶青羽,兀自站在原地。

    龙宫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唯有叶青羽身后的仙殿,依然耸立,完好无缺。

    静!

    无比的寂静。

    滴答!

    是血水肉泥掉落在水晶台阶的声音。

    叶青羽浑身上下,只有一颗半碎的心脏,和一身沾染了血泥的骨骼。

    但他,挡住了。

    一种文字难以描述和形容的强大意志力,让叶青羽用一种奇迹般的力量,坚持了下来,哪怕是到最后一刻,仿佛随时都会连骨骸都化作灰烬,但他终于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没有让那力量余波,撞击到仙殿之上。

    暮山准帝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容。

    “原来,你竟然是在守护这座殿?”

    他明白了过来。

    他震惊,微怒,又有些莫名的欣赏。

    在自己的面前,这个人族后辈,想的竟然是守护仙殿,而不是逃,也不是求生。

    这是何等的武道之心?

    这是何等的一诺千金。

    时间竟有这班人?

    这个人族后辈,风采绝世。

    而这仙殿之中,又有什么东西,竟然让这样一位人族天骄不惜破灭自身,也要守护?

    准帝道心,在这一瞬间,也微微掀起了波澜。

    “能在这一击之下生存,值得尊敬,若是在平日,我必然让你活下去,但是……”暮山准帝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可惜他之前立下了道誓,需为弟弟复仇,才能斩断世间牵挂,让自己的准帝道心圆融,未来才有可能稳定真正的帝位,兹事体大,就算是他再欣赏叶青羽,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留手。

    “年轻人,我以【破灭指力】,送你上路。”

    暮山准帝道心坚韧,很快一扫心中的负面情绪,伸出食指,微微一点。

    一股沛然之力,席卷向叶青羽。

    这一指落实,就算是全盛时候的叶青羽,也绝难抵御。

    何况此时的叶青羽,已经进入弥留之际,再难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眼看着叶青羽的身躯骨骼就要化作飞灰飘散……

    就在这个时候,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紧闭着的仙殿大门,在这一瞬间突然打开。

    一个修长魁梧的身影,缓缓地从大门之中走了出来。

    这身影全身上下**,肌肤如玉石一样,不似人类血肉般,没有头,没有眉毛,浑身上下一点儿毛都没有,诡异诡谲,肌肤光滑如玉,奇怪到了极点,浑身上下也不带多少生气,仿佛是石精化身一般。

    他走的很慢很慢。

    但却偏偏在下一瞬间,这个浑身无.毛的身影,就如幻影一样,出现在了叶青羽血肉骨骼的前面,魁梧的身影为叶青羽挡住了一切,然后依旧缓慢地抬手,屈指为掌,暮山准帝出的湮灭破灭指力,就被他这样一种缓慢悠闲的姿态,轻描淡写的一掌给轻轻地握住,轻轻地一捏,化作了虚无。

    嘴角微微翘起弧度。

    这身影笑了笑:“欺负后辈很好玩吗?现在,我来替他接下一切。”

    -----------

    本来八点就可以更新了,结果想要多写一点,然后就一直写,写着写着,现似乎可以凑够两章了,毕竟是**,想要多写点给兄弟们,于是一口气写到现在……你们锤死我吧,又更新晚了。

    谢谢简单静远兄弟的捧场。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