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023、最可怕的一幕
    众生皆是棋子。』  ㈧㈠ 』 中文网Ww*W.┡8⒈Zw.COM

    殷开山的心中很清楚。

    包括此时大展神通的叶青羽,也是璇玑圣女的棋子。

    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枚棋子。

    “以准帝的神通,当然不可能对山下生的一切不知道,这棋盘上的每一个棋子,都在他们的注视之下,重伤的笑非准帝能够在两大准帝的合围之下,坚持十天十夜,或许就如现在叶青羽一般,已经基本上到了强弩之末,若是他看到自己最欣赏的人族后辈被活活地耗死在都天峰之下,看到自己唯一的后人李圣衍也惨死,不知道他的心绪,会不会生变化呢?再强的存在,心乱,则神乱,神乱则力衰,准帝也不例外。”

    殷开山为人昂藏坦然,正大光明,但并非是痴愚之辈,怎么会看不清楚璇玑圣女之所以在都天峰下布置这样一场大戏的最根本用心。

    如果能够让笑非准帝心乱神乱,就算是让这十数万强者都葬身于此,又有何妨?

    反正,棋子终归是用来牺牲的。

    不能牺牲的棋子,有何价值?

    只要这一战,笑非准帝身死,那璇玑宗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只是不知道,她是否又一天,连我也会牺牲掉呢?”

    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殷开山的嘴角,竟是划出一丝笑意弧度。

    人生在世功名利禄惹人醉,但这些东西自我一出生,我就得到了。

    他人仙酿,我之毒草。

    我所求着,不过是守护她而已。

    就算是被她牺牲掉,那也是一种幸福吧。

    殷开山心中痴痴地想到。

    天才与疯子,只在一念之间而已,而天才的执念,或许是这个世界日月倒悬江河干涸都不能改变的。

    这位开阳族的绝世天骄,无疑就是这样一个天才。

    这样一个疯子。

    ……

    ……

    当叶青羽第一次攻而无功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立刻就判断出来,这场战斗的转折点,已经降临了。

    就像是一张弓,始终拉的如满月一般,每一箭射出都石破天惊,但要是持续拉,一直不松手,绷的时间太久了,终究会有承受不住的时候,终究回弓弦断,弓身折,再好的强弓都不外如是。

    那被挡住的一剑,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一个临界点。

    一个叶青羽由胜转衰的临界点。

    这个临界点意味着叶青羽的体力、元力和意志力终于在最巅峰的状态中开始下落,他终于在这近万强者的消耗之下,开始走上了下坡路,而下一个临界点就是叶青羽第一次受伤,然后就是重伤,然后就是陨落……

    在大千世界的历史上,无数雄霸一时的风云枭雄,都曾经验证过这样一个武道定律。

    车轮战,永远都是弱者最直接最有力的手段。

    胖爷李圣衍甚至吓得连手中的残破龟壳都扔了出去,想要立刻施展笑非准帝留给他最后的手段来跑路,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残破龟壳要脱手飞出的瞬间,他还是忍住了,或许在内心深处,他对叶青羽还有一丝丝的信任,或者是觉得还没有道山穷水尽的时候吧。

    但一边的覃艳姿、幽兰女圣等人,却是忍不住了。

    十数万诸族强者,其中人族少之又少,还不足百,而这不足一百的人族之中,一部分对璇玑宗抱有幻想,毕竟璇玑宗也是人族宗门,再一步卑劣者,如千幻尊者之流,此时已经悄无声息地缩到了一边,生怕被席卷欺辱其中,其他异族强者虽然也惊讶于叶青羽的壮举和疯狂,但若说要让他们也热血沸腾到与叶青羽并肩一战,那却是不可能的,修为到了如今这个阶段,谁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不会在这里看一会儿就热血燃烧到难以自己,之前不降,也只不过是不想放弃最基本的自尊和自由,不想变成生死命运操控于他人之手的牵线木偶而已,若果璇玑宗的条件不是这么苛刻的话,只怕这十数万人九成九都已经降了吧,也不会等到现在,而之所以等,也不是想要反抗,而是在待价而沽,不在最后时刻不想出价而已,这些异族强者之所以汇集到这里,还不是被混沌魔帝转生殿的宝物吸引而来,本就是追名逐利的乌合之众,所以也根本不能指望他们来主持正义帮助叶青羽,毕竟璇玑宗的背后,有一尊准帝镇压着呢,再炙热的鲜血在面对一尊准帝的时候,也会变成冰雪冻结。

    既然这十数万异族强者指望不上,那就只能指望他们自己了。

    覃艳姿、幽兰女圣等人心中这么想着,相互对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悲壮决裂之意,顿时就要出手……

    然而,下一瞬间——

    异变骤现。

    “哈哈哈,热身完备,不能再拖延时间了。”

    叶青羽大笑起来。

    经过刚才的大战,他一身的战意,已经调整燃烧遭了最巅峰的状态。

    想要进入【无极神道】的究极状态,需要的是什么?

    除了无坚不摧的**、雄浑如渊的元气,澎湃的斗志,高昂的战意之外,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状态了,就如顿悟一样,需要特定的地点特点的时间特定的机缘之下,才能催出来,叶青羽自从得到了【无极神道】这一门逆天功法之外,最高者也不过是进入过七禁状态,却从未进入过最巅峰的顶级九禁。

    而现在,他终于触摸到了九禁的门槛。

    轰!

    可怕的力量从苦战了将近半个时辰的叶青羽的身体之中爆出来。

    无与伦比的气劲,仿佛是飓风一样在天地之间流转。

    方圆千米之内,那八千多投降强者骤然被这股无限接近于准帝的可怕元力飓风席卷而出,犹如狂风之中被卷上天空失去了平衡的稻草人一样,拼命地挣扎着,出了一阵阵的惊呼,拼死催动元力挣扎反抗,想要稳住。

    叶青羽身体周围的光纤和空间,都出现了一种诡谲的扭曲。

    仿佛这个世界已经快要承载不了他身体之中的这种力量。

    无限接近于准帝的威压,叶青羽为中心,在天都峰之下弥漫开来。

    饮血剑丸在叶青羽的掌心之中,化作了一柄是米长的赤色巨剑,剑身璀璨仿若刚刚从血池里面浸泡过一样,隐隐似是有鲜红的血滴顺着剑身的符文血槽滴落下来一般,淡淡的血色氤氲流转于剑刃之上,整柄大剑有一种奇异的魔力,仿佛只要看它一眼,都会被那锋锐的忍芒斩碎了灵魂。

    “放弃武道尊严,丢弃武者之心,活着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不如我送你们上路,保全你们的荣耀吧……请!”

    叶青羽的声音之中,带着一种神而明之般的气息,轰鸣在天地之间,仿若是高高在上的神王,宣判一群亵渎了生命和生灵的罪人刑罚一样。

    话音落下。

    饮血大剑一剑斩出。

    这个世界,真真切切地在剑芒之下一分为二。

    虚空壁障好似是一张薄纸一样,连丝毫的声响都没有出来,就被一剑斩出了三四千米长的巨大裂缝,恐怖的虚空混沌空间乱流汹涌处来,瞬间两千多名投降强者,就好像被卷入了激流的虫蚁一样,来不及挣扎就被空间乱流吞噬,而空间乱流之中无所不在的神皇剑意更是瞬间就将这些投降强者斩为了齑粉。

    只不过是一瞬而已。

    一瞬之间,虚空裂缝在天地原始法则的修补之下重新又弥合。

    空间乱流消失。

    似乎是什么都没有生。

    但那战圈之中陡然失踪的两千多名投降强者,却又在无情地告诉每一个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的人,那一瞬之间到底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生了什么?”

    “是我疯了?还是说……我的眼睛看到了幻觉?”

    “我的天……”

    “这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

    “神魔,他是神魔!”

    十数万的诸族强者,犹如痴呆,在风中凌乱。

    ……

    ……

    叶青羽轻轻地擦拭饮血巨剑上的血痕。

    在他的身边周围,有雪在飘,有血在流,有骨骸堆积如山,有死气弥漫冲天。

    他站在雪、血和骨的中间。

    一袭白衣之上没有丝毫的血迹,黑色的丝依旧流转着银色的光辉。

    他的依旧气息平稳绵长如高山流水。

    他的元力依旧雄浑奔腾如江河。

    他的手掌依旧宽厚坚定没有丝毫的颤抖。

    他脸上带着淡然而又从容的微笑。

    因为他很满意这一战的收获。

    剑斩近万投降强者,饮血剑丸之中不知道汲取了多少可怕的力量,此时的饮血剑丸表层一道道神秘符文正在疯狂地闪烁流转,显然是在最大程度地炼化转变这些可怕的精血元气力量,除却刚才战斗之中被叶青羽借用的一部分饮血之力外,这近万投降强者的合力,至少有八成保存在了饮血剑丸之中。

    车轮战,始终都是以弱胜强的法宝。

    但饮血剑根本天生就是车轮战的克星。

    “现在这饮血剑丸之中积蓄的力量,应该可以对一位准帝形成威胁了吧?就算是不能重伤准帝,但只要能够逼得一位准帝抽身防卫,那我上山之后,或许就可以帮助到笑非冕下了。”

    叶青羽缓缓地收起饮血剑丸。

    他不是自恋狂,也不是疯子,更不是要刷名气,之所以疯狂到要以一人之力挑战近万投降强者还不要李圣衍、覃艳姿等人帮忙,其实就是为了获取这近万投降强者的力量,能够有资格加入到都天峰之巅的那场真正决定诸族命运气运的战场之中去。

    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

    只是这个过程,实在是有点儿惊世骇俗。

    因为此时身后那十数万诸族强者、覃艳姿、李圣衍、张悟道……都已经化作了石像般呆滞。

    而身前山道口,璇玑宗的小吏们,则如抽风一般颤抖着,看着叶青羽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着世界上最可怕的邪魔。

    =-----

    今天第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