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050、暗狱中的小林
    混沌墟界。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通天城。

    作为界域联盟的总部所在,通天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整个大千世界的政治经济中心,说它是世界的核心也一点儿都不夸张,但凡是稍微有点儿底蕴的势力、宗门、帮派、世家、种族,都会在这里设置驻地,而通天城之中生的一切,也都会在第一时间里,通过各种渠道,扩散到整个大千世界的万千界域之中。

    最近十天,最为震撼性的消息,莫过于通天城人族代言人任濮阳陨落之事。

    任濮阳大约七八个月之前,一反常态地离开了通天城,就再未回来过,而等到他再现身通天城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是由他最信任的白袍神卫统领林语堂背着回来,据说是在黑暗领域之中遭受到了伏击,不行罹难。

    消息传开,四方震惊。

    任濮阳是何等存在?

    人族巨头,武道巨擘,不论是势力还是实力,都堪称是当世最顶尖的那一拨人中的一个。

    竟然被人伏击,且被杀死。

    到底是什么势力存在,敢做这样的事情。

    消息一传开,没有人敢相信。

    但很快,又有更加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出——

    林语堂叛逆。

    这位漫长年代以来,被任濮阳当成是左膀右臂加以重用的白袍神卫统领据说才是真正暗算任濮阳的凶手,他暗算了任濮阳之后,并未逃走,而是且背着任濮阳的尸体返回通天城,面见人组第一副使,趁着第一副使乍闻噩耗心神激荡之际,竟是当堂出手暗算偷袭,重创了在过去八个多月时间里替代任濮阳行驶职权的第一副使!

    幸好当时有第二副使和其他白袍神卫在场,林语堂才没有偷袭的手,且被抓获,废掉了武道修为,羁押了起来。

    认证物证俱在。

    因为当时在场目睹了这一幕的人有不少,所以这事儿根本就压不下来,很快就传遍了通天城,然后宛如瘟疫蔓延之状一般,在短短不到十天时间里,就迅地传遍了整个大千世界。

    整个通天城都乱成了一团,暗流涌动。

    尤其是通天城中的人族势力,都感觉到了暴风雨降临的前兆,地位变得微妙了起来。

    人族在界域联盟之中的位置,也岌岌可危。

    这一日,阴云低沉,碎雪飘飞。

    凄冷的阴风吹过界域联盟暗狱的漫长回廊,会出一种宛如厉鬼嘶吼的呜呜低鸣之声,仿佛有有无数的孤魂野鬼在这暗狱之中徘徊,这座暗狱已经存在了数万年,曾经有无数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死在这里,也有屠戮百万的巨魔在这里哀嚎忏悔,更别说是那些‘小人物’,进入这座暗狱里的生物,不论是什么种族,都基本上难逃一死——不是在酷刑之中被折磨死,就是最终判刑之后被斩杀,基本上没有例外。

    林语堂被关押在天字区的‘炎字号’牢房之中。

    天字区是守卫最森严的暗狱之区。

    而‘炎字号’牢房则是天字区中守卫最森严的牢房。

    他,是重犯中的重犯。

    这倒不是忌惮他的实力修为,毕竟他此时已经被彻底废掉了修为,如同一个废人一样,手筋脚筋也都被以秘法斩断,不可能再复原,想要越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之所以守卫如此森严,是因为他身上的罪名,实在是太重太重了。

    疲倦地依靠在冰冷的岩壁上,林语堂看到了透过石窗缝隙照射进来的一缕微光。

    他身上伤痕斑驳,已经经过了好几轮的酷刑折磨,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好肉。

    但他却并感觉不到疼——或者准确一点说,再可怕的**疼痛,都已经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林语堂的眼神中,有愤怒。

    但更多的是绝望。

    想到任大人临死之前的托付,想到自己身上已经无法洗清的罪名,想到……他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事已至此,他不怕死。

    但他怕的书他死了,那一切就真的再无挽回余地。

    若是真的英灵蒙冤,奸邪上位,他死不足惜,可若是任大人的遗愿无法实现,那他就算是百思亦莫赎己身之罪。

    可是,还有谁能力挽狂澜呢?

    林语堂在脑海里将他所能想到的人族强者的名字一一过了一遍,到最后现,能够信任的人或许有一些,但这些人之中,具有能过挽大厦于倾倒之能量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局势似乎已经绝对无法逆转。

    “不甘心啊……我不能就这么死啊,我对不起任大人!”

    林语堂无比自责。

    他狠狠地用手砸着自己的脑袋,想要大呼,想要怒吼。

    但是,他张开了口,却没有真的呼喊出声。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牢房中,正用一种奇怪的目光,俯视下来,死死地盯着他。

    “是你?”林语堂无比惊讶。

    他认出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这个人,正是人族第三副使叶青羽。

    “你怎么进来的?”他很快就现不对劲,因为老房的大门并没有打开,之前也未有暗狱的狱卒来领路,这说明叶青羽并不是通过正常渠道进入暗狱的,这让他无比震惊,这里可是暗狱啊,他竟然能够潜伏进来。

    “任大人,是你杀死的?”

    叶青羽盯着林语堂的眼睛。

    这个被任濮阳称之为小林的白袍神卫统领,和叶青羽极为相熟,两人曾有过多次见面和交流,叶青羽的印象之中,小林是一个忠心耿耿且能力极强的人族武道强者,被任濮阳倚重为左膀右臂,且对任濮阳无比尊敬,没想到他竟然背叛了任濮阳。

    “你信吗?”

    林语堂的眼睛里,闪烁起一丝亮光。

    叶青羽没有说话。

    他当然不信。

    否则,叶青羽也就不会在回到通天城的第一时间,哪里也没有去,甚至都没有露面,就潜入了暗狱之中,他要在任何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亲自见一见林语堂,听一听这位昔日的白袍神卫统领怎么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青羽问道。

    林语堂这个时候,心里已经渐渐地镇定了下来。

    他擦拭嘴角的血,缓缓挣扎着站起来,眼中闪烁着期冀的光芒,并没有回答叶青羽,而似是自言自语一般,道:“你……你居然可以悄无声息地潜入这里,你的实力……居然已经这么强了,那……你或许真的可以为任先生报仇……”

    他心中有些激动。

    过去八个月时间里,他一直都追随在任濮阳的身边,行走在黑暗领域之中,几乎与外界隔绝,所以并不知道混沌魔帝转生殿的事情,也不知道如今的叶青羽实力已经城战多高了一个可怕的地步,所以才会对叶青羽能够潜入暗狱无比震惊。

    叶青羽伸手,一股元气流转,治愈了林语堂身上的伤势,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是谁害了任先生?”

    这话说出来,林语堂就算是傻子,也明白叶青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大人被出卖了,是第一副使做的,只有他,才知道我和任先生的行踪,才会设下那杀阵,我和大人这一次出行,调查清楚了很多事情,在准备返回的时候,遭遇到了埋伏,对方准备充分,且实力很强……”林语堂先是缓慢说着,但说到了最后,语气变得激动了起来。

    “可这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叶青羽皱眉,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林语堂一怔,旋即叹息,道:“证据?我……”

    他略微犹豫,摇摇头,道:‘我没有……但是,普天之下,知道先生行踪的人,只有我和他,不可能有别人,对方能够那么精准地知道大人的行踪,且连大人的武道功法、武器、战力、脾气习惯都算计在内,除了第一副使之外,我想不到还有别人……当然,你也可以怀疑我,但是我知道,我不是那个叛徒!”

    叶青羽皱眉更深了。

    没有争取,就凭一种推测,就算是能够说服自己,但却绝难说服其他人。

    叶青羽可以无视一切阻碍,可以不需要任何证据出手为任濮阳报仇,如今的他,有这个资格和实力,但是先他必须要确定的是,小林说的是真的,且这之后再也没有其他任何误会或者是陷阱之类的。

    “那你为何出手偷袭第一副使?”叶青羽再问。

    这件事情,已经是铁板钉钉的说法了,太多人看到了那一幕。

    “我……”林语堂咬牙切齿地道:“我是在为任大人报仇,因为我知道他就是那个黑手,任大人陨落,那日后接替大人位置的,一定是他,说不定他还有阴谋诡计在背后等着我,我要杀他,只有当时那一瞬间,才有机会,否则,等到他真正登上主使之位,那随便就可以找个理由弄死我……”

    “你可以选择其他方法,比如在界域联盟中指控他,或者是等我回来,办法有千万条,你选择了最不该选择的下下之策,如今已经没有人相信你了,你认为的凶手,如今是受害人,你替他背了黑锅……”叶青羽盯着小林,一字一句道。

    “我……”小林语气一窒,旋即疲倦地苦笑。

    他无比悲恸且无奈,摇头叹息道:“我在回到通天城之后,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很快就现,白袍神卫之中昔日的袍泽,已经换了大半,且我最信任的一些白袍神卫好手,都神秘消失了,一切都已经变得陌生,显然是对方已经处心积虑地精心准备好了大网等我钻进来,我毕竟只是一个统领,一个武夫,我一直以来做事的方式,都以用暴力和杀戮来解决一切,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唯一的功能,我不知道该信任谁,更不知道,如果任时间流逝,对方的阴谋一步步得逞,只怕到时候更没有机会了,所以我只能在他们收网之前,拼死一搏,要是斩杀了第一副使,将这网撕开一道缝隙,或许接下来人族还有喘息之机……我心中很清楚,舍身取义纵然成功,我也难逃一死,但这无所谓,死后是背负骂名还是留名青史,已经顾不得太多,做我能做的,剩下那些我做不到的,只好交给后来人……”

    这个钢铁汉子,说道这里,神情坚毅且果决,只是眼中有泪。

    他当时,是真的被逼到了绝路上。

    且最主要的是,林语堂并不认为还有谁能够在界域联盟之中对抗那位第一副使。

    第二副使他无法完全信任,他当时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就算是他信任第三副使叶青羽的品格,但却信不过叶青羽的能力,先是因为叶青羽只是一个名誉上的副使,并不是实权副使,其次是因为他的印象之中,叶青羽虽然惊才绝艳,被任濮阳无比看好,但毕竟还未成长起来,不具备逆转狂澜的那种能力!

    如果早知道叶青羽具有潜入暗狱之能,或许他当时会隐忍下来。

    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叶青羽证明自己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了。

    叶青羽在原地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轻轻地拍了拍林语堂的肩膀,道:“这件事情,我会调查个水落石出,任先生的仇,我必报,不管是是谁害了先生,都必须付出代价……在这之前,你就先留在暗狱之中吧,他们要让你背罪名,让你受审判,就绝对不会在葬礼之前杀你,你留在这里,是安全的,我若带你出去,反而会打草惊蛇!”

    小林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你就算是要救我出去,我也不会走的。”

    叶青羽点点头,又问道:“在你看来,白袍神卫之中,或者说是界域联盟人族总部之中,还有谁可以信任?”

    “唐崇统领可以信任,还有……”林语堂说了数十人的名字。

    这些都是他认为可以依靠的忠贞之士。

    叶青羽过目不忘,听了一遍,都牢牢地记住。

    然后他转身,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牢房之中,仿佛是从未给来过一样。

    这样高明的手段,让林语堂心中震惊之余,又多了几分期待。

    他心里也很清楚,叶青羽并未完全相信他所说的一切,但是他不怕,只要稍微用心调查一下,一定可以弄清楚真相,揪出那些伪善的面孔,证明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证据?

    他身上当然是有一些证据的。

    但他现在还不能给叶青羽。

    万一叶青羽的能力并不能保全这些证据呢?

    毕竟这还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啊,在林语堂看来,这种岁数的人,还太嫩。

    事关重大,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

    第一更,多了一千字,先更了。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