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060、更凶
    清晨。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天边露出了一丝丝的鱼肚白,淡淡的雾气缭绕。

    昨夜下了一夜的雪,尤其是到了后半夜,雪花越飘越大,将整个通天城都覆盖在白雪之中,这是百年以来通天城中最大的一场雪,清晨的时候,天空依旧飘着细碎的小雪花,不过却没有昨夜那么大了。

    天荒楼门口。

    一身奴仆灰袍的紫夜妖圣,手里拿着扫帚,正在缓缓地扫雪。

    经过了昨夜的事情之后,紫夜妖圣就变得很沉默。

    他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初到天荒楼时那种表面上顺从但内心里实际上依旧有某种期待和某种优越感,而是已经真的是收敛了心中的一切锋芒和桀骜,忘记了自己昔日的地位和荣耀,居然真正地投入到了‘扫地妖’的角色之中,在天还未亮的时候,就主动握着扫帚出来扫雪。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真正在想着什么。

    而晨曦之中过往的行人,也很少有人多看一眼紫夜妖圣的身影。

    因为真的很难将这个身上不带丝毫力量气息的灰袍仆人,和昔日高高在上的妖族黑卫大统领联系起来。

    天荒楼的大门再度打开。

    叶青羽从天荒楼走出来。

    天还未彻底亮。

    晨曦微微。

    一身白衣的他,神清气爽,站在门口,打了个哈欠,轻轻地伸了个懒腰,仿佛是饱觉之后的世家贵公子一样。

    随着武道修为的提升,叶青羽的气质也在不断地净化。

    如今在他不怒的时候,很难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丝毫草莽杀戮的煞气,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温润如玉,谦谦随和,明净到了极点,仿佛是饱读诗书的智慧之士,淡淡的书卷气之中又有着谪仙一样的从容淡然,有一种与世无争的卓越飘然气质。

    “走吧。”

    叶青羽笑了笑。

    然后带着身后的少年卢伟,一起走出天荒楼。

    龙龟大妖等人站在天荒楼的大门口恭送,神情依旧有点儿紧张。

    因为叶青羽是去界域联盟神殿拜祭任濮阳的遗体。

    但谁都知道,今天的灵堂之中,会是什么样一个刀山剑海一样的可怕阵仗。

    如果说在这场举世震动的波澜之中,任濮阳之死是导.火.索,林语堂下狱是事件爆,武清街之战是第一个小**,天荒楼夜战是大**的话,那今日灵堂之中即将生的一切,才是真正刺刀见红短兵相接的最**以及最后的结尾了。

    一切,都将在灵堂之中见分晓。

    多少年以后,解甲归田的龙龟大妖,依旧还能清晰地接的那个碎雪花儿飘飞的凌晨,两个人族的少年走出天荒楼,一前一后,走过了那个身穿灰袍的扫地妖,消失在了白雪皑皑的街道尽头,这一幅画面,令人梦醉神秘。

    ……

    在叶青羽从天荒楼之中走出来的时候,整个通天城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无数道的目光,从各个方位各个角度观察着这个胆大包天的人族后起之秀。

    每一份每一秒,都有新的消息,在各方势力之间传递着。

    真正具有威望和地位的级势力的掌控者和高层,都已经接到了界域联盟的请帖,很早就赶往神殿灵堂之中,作为见证人可以直面整个大**的过程,而那些得不到邀请的强者们,则出现在了从天荒楼往界域联盟神殿的路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叶青羽几乎是在无数强者的注目礼之下,登上了白云飞舟,前往界域联盟神殿。

    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了无数人的心。

    “只有两个人?”

    “叶青羽居然只带了一个少年随从就去界域联盟神殿,这么托大?”

    “他身后的那个少年,看起来有点儿陌生啊,难道他就是叶青羽的秘密手段?”

    “扯淡呢,这少年的实力,也就是大圣初阶,我用【天目镜】观察过了。”

    到处都是类似的议论。

    ……

    白云悠悠。

    白云飞艇上,叶青羽独立舟头。

    天边还有一层层的淡薄阴云,虽然不厚,但却也遮住了太阳的光芒,让这个清晨显得格外的清冷。

    白雪覆盖之下的通天城,瑰丽且壮观。

    一望无际的白色,让叶青羽突然想到了多年以前的画面。

    那是在幽燕关的时候,他和鱼小杏、画圣等人乘坐飞艇前往雪地妖族的腹地绘制地图时候的画面,那一次也是孤军深入,也是九死一生的冒险,旅程中充满了各种危险和变数,看起来似乎今日灵堂之行一样,也是白雪皑皑,也是凛冬深寒。

    “只是这一次……我已经有了足够掌握一切的力量,希望灵堂上的那些大人物们,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叶青羽心中有剑,意难平。

    这一次灵堂,他要拔剑,平意气。

    世道险恶,恩怨难聚,我自一剑斩之。

    转眼之间,就来到了界域联盟神殿的范围之内,依旧是各种烧卡的检查,换了飞艇,按照序号落到了空中码头上,一如往日,这里依旧很繁华,卢伟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他并未来过,但叶青羽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今日叶青羽的身份特殊,不需要在等候神殿之中排队,直接在四大白袍神卫统领之一的方不乐的引领之下,前往灵堂。

    一路上,人影稀少。

    空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紧张气息。

    神殿回廊和走道里,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地方,都已经布置了警卫哨卡。

    许多已经很久不曾启动过的阵法,也早就开启了。

    “叶大人,前面就是灵堂了。”方不乐在前面领路,神态恭敬地指着回廊尽头的一座黑色神殿,道:“这里是【神英殿】,漫长年代以来,人族总部历来因公殉职的强者的尸骸和灵位,都收存在这座神殿之中,供后人祭拜凭奠,是我人族总部之中最为神圣的地方……任大人罹难之后,尸体带回,也收存在了这里,如今头七已过,按理来说,要下葬了,不过欧无极大人知道任大人威望卓著,所以延迟了下葬的时间,方便更多感怀任大人的人族同胞,可以见任大人最后一面。”

    叶青羽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的脸上,有一丝厌恶之色。

    欧无极之所以推迟下葬时间,只怕是为了利用任濮阳的尸体做文章,等到他真的坐上了人族总部主使的位置,不管有多少人想要来祭拜任濮阳,估计都不会再见到了。

    但这也是叶青羽心中最为疑惑的一点。

    如果之前的一切猜测和调查没有错,如果林语堂没有说谎的话,那欧无极就是背叛出卖任濮阳的凶手,既然如此,他应该是急匆匆将任濮阳的遗体下葬了才对啊,这样就可以避免外人从遗体上看出来一些什么。

    欧无极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思忖之间,已经到了大殿之下。

    二十八级台阶通向大殿门,每一级台阶上,都有身穿白素甲胄的人族神卫分列两侧镇守,这五十六尊神卫都是白袍神卫之中的菁英,实力极强,身上带着铁与血的气息,曾经出生入死过,也算得上是人族总部的底牌之一。

    叶青羽一步一步拾级而上。

    神卫向他行礼。

    叶青羽的脚步有些沉重。

    虽然已经消化了任先生罹难的消息,但真正来到灵堂之前,看到神殿门口那高悬着的素纸白花,他心情沉痛,禁不住悲从中来,眼眶忍不住就有些红了。

    无泪未必真豪杰。

    自从界域之门大开,离开天荒界之后,叶青羽遇到过无数的前辈高人,但其中对叶青羽最好的一个,莫过于任濮阳,这位人族主使大人将叶青羽视如己出,百般维护,哪怕是叶青羽闯下天大的祸,任濮阳都替他挡着,否则也不至于到如今各处都有传言,说叶青羽是任濮阳的‘亲儿子’。

    恩同再造这句话,放在任濮阳的身上,对于叶青羽来说一点儿也不为过。

    可惜八个月之前的那匆匆一别,竟然成为永别。

    泪眼之中来到了大殿门口,一位身穿着孝服的老人,手中牵着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也是一身的素衣孝服,眼泪汪汪地迎客,用有点儿陌生的目光看着叶青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白静的小男孩的黑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有一抹不安和畏惧的神色,一下子就触动了叶青羽的心。

    “他们是?”叶青羽问道。

    方不乐连忙道道:“这位林伯是任大人生前的私人管家,跟任大人有六十多年了,这个小男孩叫任星言,是任大人两年前收养的一位孤儿,任大人一生两袖清风,并无妻子子嗣,小星言就是任大人在这世上唯一的后人了,所以这些日子灵堂之中,就由林伯和星言来守孝迎客。”

    收养的孤儿?

    叶青羽身形一震。

    他的目光,不由得盯在了小男孩的身上,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丝暖意。

    原来任大人还是有后人的。

    这个现,让叶青羽内心深处无比地欣喜。

    他伸手亲昵地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眼神里多了一丝柔和之色,不过也并未再说什么,又向林伯点了点头,道:“老人家辛苦了……为我取一套孝服过来吧。”

    老人闻言,身躯微微一震,明白了叶青羽的意思,惊讶地道:“叶大人您不必……”

    叶青羽摇摇头,道:“既然外人都说我是任先生的‘亲儿子’,那我就当一回儿子又如何……任大人生前,对我不薄,作为人族子民,我要好好送送他。”

    很快,有人送过孝服。

    叶青羽换上,往大殿里面走去。

    “哥哥,里面有很多人……都很凶。”任星言突然主动开口,伸手拉住了叶青羽的衣角。

    叶青羽笑了笑,牵住小家伙的手,道:“放心,叔叔比他们更凶。”

    小家伙似懂非懂。

    这时,突然灵堂里面一个声音传出来:“他妈的,咱们都等了这么长的时间了,那个叫做叶青羽的家伙,怎么还不来,把咱们晾在这里陪一个死人,真他妈的晦气。”

    叶青羽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

    第一更。

    感谢葛无忧、davidguhuan、火星追爱情、书友396937o5诸位大大的捧场,这周会为书友396937o5大大加一更。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