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061、审判时刻到了
    果然听到这个声音,任星言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惧怕之色。?  ?八?一中文 W?W?W?.?8㈧1ZW.COM

    显然小家伙之前说的里面有人很凶,就是指刚才说话的这个类人。

    一边的林伯脸上也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走吧,进去吧。”

    叶青羽牵着任星言的手,朝着灵堂里面走去。

    穿过大门,进入了灵堂的内部,里面的空间要比想象的大一些,但却没有使用符文阵法增幅,十二根柱子支撑着整个灵堂,穹顶上翻动的银色的光辉,让整个空间都显得神圣无比,任濮阳的棺椁就在灵堂的最里面,被无数的白色的郁金香花朵所簇拥,安静的摆放在那里。

    白颜色的郁金香花,很纯洁。

    这种花是任濮阳生前最喜欢的鲜花。

    空气之中弥漫的蜡烛燃烧的味道。

    棺椁的周围,一根根白色的蜡烛正在燃烧,烛火闪烁,更凸显出一种悲壮肃穆的气氛。

    大殿里面,廊道的两侧,也站满了密密麻麻的身影。

    这些身影之中,除了人族强者之外,还有妖族等其他各大种族的强者。

    其中有一个身穿的艳丽锦袍的人族年轻人,松松垮垮地斜靠在石柱边,满脸的轻浮,飞扬跋扈的神态,带着毫不掩饰的挑衅神色,看着叶青羽,显然,刚才在灵堂里面说话的人就是他。

    当叶青羽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这年轻人故意耸了耸肩,一副生怕叶青羽记不住自己的样子,挑衅的越明显,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但是在这个年轻人的身后,有几个人族的强者却是神色紧张了起来,隐隐将年轻人保护的最中间,显然是害怕叶青羽悍然出手,毕竟冰剑杀神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

    但叶青羽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他只是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就收回目光,顺着灵堂中间的廊道,朝着任濮阳的棺椁走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看到叶青羽进来,瞬间,无数的带着不同含义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尤其是在注意到叶青羽身上穿着孝服的时候,一些人的眼神里更是露出了惊疑的神色,在这样的场合中,穿着白色孝服,那就意味着叶青羽以任濮阳的血脉晚辈执礼了,这显然是一种相当大的礼。

    “哼,惺惺作态,沽名钓誉。”

    有人在暗中出一声轻叱。

    说话的依旧是那个锦衣年轻人。

    话语之中的嘲讽意味不言而喻,显然是在说叶青羽故意穿一身孝服,在这样的场合之中刷好感博名气,只不过是在利用任濮阳死后最后的剩余价值而已,未必就见得是真正的对任濮阳的尊重。

    叶青羽依旧没有理会这样的挑衅。

    他牵着任星言的手,一步一步地朝着任濮阳的棺椁走去。

    似乎周围的一切人都与他无关,他也不想理会。

    “哼,胆小鬼。”锦袍年轻人不屑的冷笑。

    叶青羽置若罔闻。

    他的眼前,浮现出了许多昔日和任濮阳相处的画面,美好的记忆涌动在脑海之中,斯人已逝,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对于此刻的叶青羽来说,祭拜任濮阳才是第一位的,其他的……有的是时间来慢慢处理!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叶青羽眼眶红润,慢慢的走着。

    一边,欧无极脸上挤出一丝微笑。

    他朝着叶青羽走过去。

    这是他第一次见叶青羽,毕竟都是同为人族,所以本能的想去打个招呼,在他想来,虽然两人已经势如水火,但毕竟还没有明面上撕破脸皮,在各方群强者面前,至少表面上的功夫一定要做足。

    “叶副使,你终于来了,我……”欧无极开口,想说什么。

    但叶青羽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无视了他的笑脸,也无视了他的话,直接一脸冷漠地从他的身边走过。

    欧无极怔住。

    旋即他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阴云。

    他竟然被无视了?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竟然就这么**裸地被叶青羽无视了?

    欧无极觉得自己脸都点儿疼,好像是被扇了两巴掌一样。

    “放肆,竟敢如此无礼,你……”一个欧无极的心腹神卫,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开口呵斥。

    叶青羽猛然扭头,叮嘱他。

    目光如刀似剑。

    这个神卫顿时闭嘴,浑身汗毛倒立,仿佛是被死神的镰刀勾住了脖子一样,难以形容的恐惧将他彻底淹没,让他再也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连头都抬不起了。

    叶青羽回头。

    他一步一步来到了棺椁前。

    “任先生……”

    叶青羽跪在了棺椁前,磕头。

    有泪,滴落在白色郁金香上。

    “我来迟了。”

    叶青羽无比自责。

    重重地磕了三个头之后,叶青羽站起来,将一捧早就准备好的白色郁金香取出来,摆在了棺椁之前,抬手擦去了眼泪,然后来到了棺椁跟前,单手握住棺椁,缓缓地往上抬起,道:“任大人,打扰您了……”

    他要开棺验尸。

    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住手,你干什么?”之前话的那位欧无极的心腹神卫再度出声,怒吼,道:“任大人已经安息,你居然想要打开棺椁,你也太狂妄了,你今天来到这里,又是穿孝服,又是开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够了……”

    叶青羽没有理会。

    缓缓地推开棺椁,里面是一具白玉棺材,再打开棺材盖。

    任濮阳的遗体,安静地躺在里面。

    他面容安详,身穿着白色长袍,宛如睡着一样。

    “呜呜呜,任爸爸……”任星言看到这一幕,触景生情,又呜呜呜伤心地哭了起来。

    叶青羽心中又是一酸。

    “别哭了,吵死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哭。”那神卫又喝了一声。

    任星言立刻吓得闭嘴,身形颤抖,下意识地躲到了林伯的身后,一脸的畏惧,显然已经不是不止一次被这样的对待了,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刷!

    光华一闪。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叶青羽已经捏着这名神卫的脖子,将他从人群中揪了出来,到了棺椁跟前,眼睛里仿佛是凝结着万载寒霜一样,将他提起来,一字一句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为什么不能哭?”

    “我,你……”神卫大骇,挣扎,道:“你疯了,你竟敢在这里动手,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只是想要在欧无极的面前表现而已,但却没有想到,叶青羽在这灵堂之中,在这么多各族强者的面前,竟敢直接出手,大喊道:“快放手……成何体统,放手!”

    噗通!

    叶青羽手一松,将他丢在地上。

    神卫以为叶青羽怕了,脸上浮现出一丝得色,揉着脖子,道:“你也太疯狂了,真是乡下界域的蛮子,上不了台面……”

    话音未落。

    咔嚓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膝盖直接被可怕的力量踢碎了,痛呼着跪在了棺椁面前。

    “跪下。”叶青羽冷森地道:“我人族的英烈被害,在这灵堂之上,他的后裔为什么不能哭?人族之中,就是像你这种面对逝去英烈不知道追思悲恸的人太多,所以才会像是现在这样乱七八糟,给我好好跪着,哭!”

    “啊啊,你……啊,我的腿……”这神卫如杀猪一般尖叫,难以形容的剧痛折磨着他,不由得鼻涕眼泪齐出,他挣扎着,但碎掉的腿骨和膝盖无论他如何运转血气,都无法恢复,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叶青羽,刚才就是叶青羽将他的腿,直接踢断踢碎的。

    鲜血流淌。

    一股血腥之气,在灵堂之中弥漫。

    众人皆哗然。

    小星言也是吓得惊呼了一声,连忙躲到了林伯的身后,根本不敢看这血腥的一幕。

    林伯越是赶紧转身保住小家伙,捂住了他的眼睛。

    这少年根本不会武功,性子有些柔弱。

    “不要挡,让他看着。”叶青羽突然出声。

    林伯一愣。

    “他是任濮阳的义子,是人族大英雄的后裔,不能做胆小怕事的懦夫,要站起来直面这一切,以前都躲在任先生的身后,现在任先生不在了,他要躲到什么时候?嗯?这个世界上,除了任先生,没有人能够保护他一辈子,可如今,任先生已经不在了。”

    叶青羽一字一句地道。

    一边的那神卫还在痛呼着挣扎。

    叶青羽心生烦躁,反手就是两巴掌,直接扇烂了他的嘴,道:“闭嘴……你再出一个音符,我就宰了你。”

    痛呼声顿时戛然而止。

    此时,灵堂之中已经是一片喧哗惊呼。

    众人都被叶青羽的嚣张给震惊了。

    而欧无极终于是装不下去了。

    “叶青羽,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是任先生的灵堂,你竟然在灵堂里行凶,你……”他面色阴沉,无比愤怒地指责,道:“你以为真的没有人能够管得住你吗,你……”

    叶青羽却是依旧没有看他。

    他甚至都没有转身,而是依旧看着躲在林伯身后的任星言,道:“小家伙,你要躲到什么时候,想不要为义父报仇?”

    “我……可是……嗯!”稚嫩的童声。

    一向怯懦的小家伙,犹豫了四五息之后,在叶青羽眼神的注视之下,不知道突然从哪里来了勇气,竟是出人意料地从林伯的身后钻出来,努力地表现出不害怕的样子,虽然依旧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但好歹敢直面这一切了。

    叶青羽欣慰地点点头。

    “好,从今天开始,你要改变自己……从这一刻起,你睁大眼睛,好好地看清楚,对待那些凶你的人,就要比他们更凶,才能不受欺负。”

    说完,叶青羽缓缓地转身。

    他的目光,扫过灵堂之中的所有人。

    各种各样的议论和指责犹如鼎沸,叶青羽成为了千夫所指的对象。

    轰!

    一股沛然莫御的强横气势,骤然从他的身躯之中散出来。

    瞬间,像是一尊神灵降临在了尘世间。

    可怕的力量,震撼了每一个人,让他们瞬间都齐刷刷地闭嘴。

    云顶铜炉滴溜溜地旋转出现,将林伯、任星言和自从进来就一言不的卢伟保护在其中。

    “现在……开始清算。“

    叶青羽的声音,似乎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你们每一个,都给我听好了,这是我今天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醒,今日灵堂之中,只问人族和妖族之事,其他种族,与此事无关者,不想卷入这趟浑水,那就在十息之内,都给我消失在这灵堂之中。”叶青羽一字一句杀气腾腾地道:“这里是人族的灵堂,不是你们看热闹的地方,不欢迎你们,要是有人不知道死活,十息之内还不走,就是我叶青羽的敌人……到时候,有罪者血染灵堂中,横尸棺椁前,为任大人生忌,所以不要怪我手下无情没有事先提醒过你们。”

    犹如实质的杀意,在叶青羽的周身缭绕。

    他抬手一指之前一直挑衅的那个锦衣年轻人,道:“你们几个,不能走,给我留下。”

    这话一出,刚才安静下来的灵堂之中,瞬间又变得无比沸腾喧哗,简直就像是在油锅里撒了一把盐一样,立刻就处于一种近乎于爆炸边缘的状态,有人狂笑起来,有人微微地摇头,有人遗憾惋惜地叹息,有人面色变得阴狠,也有人手已经按在了兵器之上……

    但毫无疑问,所有强者,都被叶青羽这样的一席话所激怒了。

    原来从进入灵堂的时候,这个人族第三副使就已经抱着这种嚣张跋扈的心态了吗?

    怪不得他看都不看别人一眼,只是自顾自上前祭拜。

    他根本就没有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放在心上。

    他是如此的狂妄!

    “简直是疯了。”

    “哈哈,这是我今天听到过的最好的笑话。”

    有人大笑,看着叶青羽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小丑。

    那华丽锦袍年轻人更是仰头哈哈哈狂笑了起来。

    “有意思,真的是有意思,我终于碰到了比我还狂妄的人,可惜却是个蠢货疯子……叶青羽,今天你死定了,你将死无葬身之地,哈哈哈,你知不知道,这灵堂乃至于这界域联盟神殿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站在你这边,所有人都希望你死在这里,当然,还有那个叫做任星言胆小的小杂种,也该死,任濮阳都死了,他还活着干什么……哈哈哈,一切关于任濮阳的人和事,都将埋葬在这里。”

    年轻人的表情,狰狞而又阴狠。

    场面逐渐有失控的趋势。

    叶青羽却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然后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转瞬,十息时间过去。

    审判的时刻,降临了。

    ------------

    第二更,总想多写点,于是又有点儿晚,这章4ooo多字。

    明儿是大**了。

    感谢1iuhaoren36o、葛无忧两位大大的捧场。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