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067、你是谁?
    叶青羽没有再说什么。?八一中文网?? ? W㈠W㈠W㈠.?8?1㈧Z?W?.?C?OM

    他在原地和耐心地等待。

    他没有让其他异族的强者都离开。

    其实一开始,他也就打定着这样的主意,通过方不乐和青岩,将话传递给欧无极和妖族总部,一次次地强调自己今日必到灵堂,就是要欧无极和妖族总部来邀请其他各大种族的总部强者,正好借着这一战,彻底震一震这些心怀叵测的野心家,让他们明白,人族并非是真的在任濮阳之后就后继无人了。

    今日各大种族齐聚,打出这样一场战役,才有意义。

    叶青羽就是要在万众瞩目之下,展现一下自己的獠牙。

    时间流逝。

    所有人都在灵堂之中战战兢兢地等待着。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唐崇就带着林语堂来到了灵堂之中。

    这几日时间里,林语堂又受了一些折磨,但他乃是武道强者,这种皮肉伤对于他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因此倒也算是精神奕奕,在来时的路上,唐崇已经将灵堂之中生的一切都已经告知他了,此时的林语堂无比地振奋激动。

    “大人……”他第一时间向叶青羽行礼。

    然后有红着眼眶去拜祭了棺材之中的任濮阳,又向任星言和林伯打了招呼。

    “请大人出手,为任大人报仇,诛杀这个人面兽心的恶贼。”林语堂眼睛红了,指着一边的欧无极,恨声地道。

    “不不不,我没有设计陷害过任先生。”欧无极慌了,连忙向叶青羽解释,道:“我虽然也想要登上人族主使之位,但却绝对没有对任先生起过歹心,叶……叶副使,你可千万不能听信林语堂的一面之词啊。”

    叶青羽看向林语堂。

    林语堂满脸的仇恨和愤怒,声色俱厉地质问道:“欧老贼,你还想要狡辩吗?任先生离开通天城之后,你一直坐镇大局,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且任先生在黑暗领域之中的行踪,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结果先生和我被人伏击,这你作何解释,如果不是你将行踪泄露,暗中谋害先生,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够那么准确地知道先生的行踪?”

    “这……我的确是知道任大人的行踪不假,但我……”欧无极极力地辩解着,但是却没有什么有说服力的证据,最致命的一点,就是任濮阳的行踪,真的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整个人族总部之中,任濮阳也只有和他一个人有几次交流,外人都不知道任濮阳的行踪,理论上来讲,欧无极是最大的嫌疑人,不论是从逻辑上还是从动机上。

    林语堂咬牙切齿地道:“怎么?推托不了了吧?你这狗贼,人面兽心,谋害了任大人,又嫁祸于我,野心暴露无遗,还缉捕残害白袍神卫之中忠心耿耿的正义之士,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你还有话说?”

    “我我我……”

    欧无极是真的乱了,额头上有一滴滴的汗珠沁出,连连擦汗。

    其实他本也算是有城府和心机的人,实力也是极强,否则也不会坐到人族第一副使的位置上。

    但再深的城府和心机,都不及那冲天的杀气和修罗般的手段。

    欧无极已经被叶青羽今日杀神一般的实力给吓的魂不附体,所谓的城府和心机,只怕是还不足平日里的三成。

    叶青羽面无表情地看过去。

    欧无极立刻更慌,有点儿手忙脚乱,脸色惶恐,道:“我……叶大人,我冤枉,我……我真的没有,知道任先生罹难之后,我才起了心思,想要争夺主使之位,而你又在神殿之上刺杀我,我只是顺水推舟,但是我真的没有暗害任先生,叶副使,你要相信我,我……若说知道任先生的行踪,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你……”

    说到这里,一道闪电在欧无极的脑海之中闪过,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声地道:“是了,你林语堂一直都陪在任先生的身边,若是说了解任先生的行踪,只怕你要比我了解的更加详细更加清楚,我在界域联盟中得到的信息,都是相对滞后的,而你时时刻刻都在任先生的身边,想要算计任先生,你的嫌疑和可能更大……”

    叶青羽皱了皱眉。

    这时,虽然还依旧是雾影难分,但有一点,他却已经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了——

    欧无极并没有撒谎。

    在叶青羽的神魂感知之下,可以清晰地捕捉到欧无极的所有情绪波动和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他可以确定,这个人是真的慌了,而且不是在撒谎,那是一种人被冤枉了之后的最本能的反应,欧无极的演技不可能好到连自己的神魂感知都骗过的地步。

    这就奇怪了。

    与此同时,林语堂却已经是出离愤怒了,激动地吼了起来,道:“荒谬,简直荒谬,我跟随任大人这么多年,一直都忠心耿耿,整个通天城有谁不知?任大人对我有恩,我就算是肝脑涂地也难报答大人的恩情,怎么可能背叛他?我为什么要背叛他?”

    欧无极呆了呆。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说法有点儿难以让人相信,毕竟整个混沌墟界的人都知道,林语堂是任濮阳麾下最忠诚的忠犬,随时都可以为任濮阳而死,若说他背叛任濮阳,只怕是一百个人里面有一百零一个不会相信,自己之前只不过以权势强压林语堂,将罪业都扣在他的身上,但如果在叶青羽面前还这么说,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叶青羽默然不语。

    周围其他各族的强者,也都迷惑了。

    他们之前并不是很关心到底任濮阳是怎么死的。

    因为他们更关心的是任濮阳死了之后会引什么样的势力格局变动,关心的是他们所在的种族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利益……但现在,他们关系的这些,都因为叶青羽的横空出世强势镇压而变得毫无意义,当他们开始关心真相的时候,却突然现,事情有点儿奇怪,有一团团的迷雾难以解释。

    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林统领,我想要问一句,任先生的实力比你如何?”是魏无病,他摇着赤羽扇,缓缓地走出来,来到了欧无极的身边。

    林语堂面带恨意,看着这条阴毒的毒蛇。

    他知道,欧无极的很多做法行动,都是听从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叫做魏无病的阴毒谋士的建议唆使而行,如果说数十年之前的欧无极,还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族强者的话,那自从这个魏无病出现之后,欧无极渐渐地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行事有些偏激,看法变得古怪,且变得喜欢争抢,亦开始培植党羽,暗中做了许多小动作。

    从很早以前,林语堂就就对魏无病极有看法。

    “怎么?我这个问题,很那回答吗?”魏无病的脸上,带着一抹嘲讽般的笑意。

    林语堂回神,想了想,恨声道:“任大人天资无双,乃至人族绝代天骄,百年之前,距离准帝之位就只剩下一步而已,及至罹难之前,大人的实力已经是高深莫测,当然要比我强了无数倍。”

    “哦,原来是这样啊。”魏无病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距离准帝一步之遥的任大人战死罹难,而实力差了任大人无数倍的你,却近乎于毫无伤地活着回来了,这就有些奇怪了,让人很难理解了,同时遭遇伏击,为何那些凶手并未杀你?林大人,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林语堂闻言,顿时面色一变:“姓魏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魏无病只是淡淡讥诮地笑着,却并不说话,也不再看林语堂。

    而灵堂之中的异族强者们闻言,突然都是眼前一亮。

    是啊,这不符合逻辑啊。

    同时遇袭,强者死了,弱者却生还,这其中必定是有猫腻。

    一时间,一些看向林语堂的目光之中,就带着疑惑和怀疑的神色了。

    难道这个被称作是任濮阳忠犬的白袍神卫统领,竟然才是真正的凶手?

    这也太令人震惊了吧?

    林语堂大怒,想要辩解,但却又一时无法组织语言,他咬牙,最终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暗中偷袭的强者,实力极为可怕,可是他们却并未对付我,也没有向我出手,好像是故意不想杀我……我当时想要拼死守卫任大人,但却根本冲不进去战圈……”

    “哦。他们故意不想杀你?”魏无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一般来说,如果是我,苦心策划一场伏击,而且伏击的是任先生这样的大人物,自然是希望斩尽杀绝才好,以免走漏消息,被人追查,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却一定要留下一个活口呢?”

    所有人的思路,都被魏无病的话所吸引。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魏无病的身上。

    他微微一笑,轻轻摇动赤羽扇,道:“只有一个可能啊,那就是这个本该死一万次但却偏偏不可思议地活下来的人,其实就是袭击者的自己人,所以,才不会杀。”

    “是这个道理啊。”有人忍不住开口道。

    说完,这个异族强者立刻就后悔了,这样的场合之中插嘴,分明就是挑衅冰剑杀神叶狂魔的耐心啊,他被自己吓得心神震颤,连忙第一时间低头收声,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但其实他的想法,代表了大多数灵堂之中强者的想法。

    从逻辑上来说,魏无病的推测,无懈可击。

    “你胡说,你……”林语堂气急,几乎暴走。

    魏无病笑的更加淡然讥诮。

    “林统领,你有点儿恼羞成怒啊,呵呵,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他冷冷地道。

    “我……你这个搬弄人心煽风点火的阴险小人,你……”林语堂气的浑身抖,恨不得立刻出手,将这个小人斩杀当场,但在叶青羽的面前,他并不敢真的这么做,因为那样就落入了对方的陷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魏无病又笑,摇头遗憾地道:“看来林统领是想要垂死挣扎啊,好吧,那我就继续说下去,除却我刚才说的第一个疑点之外,还有两大疑点,第一,你这个本该死的人,活着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带来了任先生的死讯,故意将任先生的死讯传播开来,闹得人尽皆知,让人族总部在整个事情上无比被动;第二,你在神殿之中觐见时,趁着欧副使被任先生死讯刺激心神大乱的时候,突然暴起难刺杀,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替任先生报仇,可为什么在我看来,你这样做,摆明了就是要将最后一个可以维持人族总部秩序的人除掉……你一次次地想要让人族总部大乱,你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我……我……可是……我是为了人族……我……”林语堂想要辩驳,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分辨。

    在这样善于摆弄人心口绽莲花的谋士面前,若比唇舌,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但这一副样子,落在其他人的眼中,更像是一种阴谋被揪破之后哑口无言的恼怒和无言。

    欧无极在一边,抹了一把冷汗。

    他有些感激地看了一眼魏无病,关键时刻,还是这位智囊靠谱,终于替自己洗刷了冤屈,否则今日真的是要遭殃了。

    气氛,一时有点儿沉默。

    叶青羽没有说话,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魏无病摇着赤羽扇,看着叶青羽,但从表情上,他根本看不清楚这位狠人在想什么,于是等了等,终于还是往前走了一步,拱手行礼,道:“叶副使,今日之事,本无我说话的资格,但身为人族,我实在是不想无辜者蒙冤,不想有罪者逍遥,所以忍不住站出来多说了几句,现在我想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还请叶大人为我人族做主,公平公正判罚真正有罪的人吧。”

    叶青羽这时,终于抬起头来。

    “你是谁?”他的目光如剑,无比冰冷地问道。

    魏无病一怔。

    他不相信叶青羽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既然这么问了,他还是要回答,于是微微一笑,不见丝毫的不耐之色,躬身行礼,道:“属下魏无病,欧副使的幕僚……”

    叶青羽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知道你是魏无病,但魏无病又是谁?”

    这话问出,其他人都一头雾水,不知道叶狂魔这是什么意思。

    但魏无病却是心中一跳,瞳孔骤缩。

    他微微低下的脸上,一丝惊诧之色一闪而逝。

    ------------

    最近好像是得了一种写不到满意的进度就不想停下不想匆忙更新的病,今天连续更了两个4ooo多字的章节,加起来快九千了吧,抵得上别人三更了,要是我分成三章更新,大家会不会觉得刀子今天好努力,两章的话,就会觉得这只是正常更新而已?其实是真的想要让每一章的情节饱满一点,呈现更多的内容,这样大家会看的舒服一样,写完三千字之后,还是想要再表达,于是……就变成大章了,如果大家不喜欢,我以后就还是严格按照三千一章来写。

    感谢柒情六欲8、夺魄天斩、柒情六欲8、sadfsdf32235、davidguhuan、江湖侠龙诸位大大的捧场。非常感谢。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