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19、路见不平
    那软钢鞭带着风影,有开碑裂石的毁灭力量。八??一?中文 W?W?W?.?8?1㈠Z?W㈧.㈠C㈠O㈠M

    周围的人群中出一阵惊呼,有人已经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那即将生的血肉飞溅的一幕。

    叶青羽面色一沉,但最终还是没有反击。

    他的身形如鬼魅一般地消失在了原地。

    那开碑裂石的一鞭,抽到了空气之中,出一道刺耳的啪地一声响,犹如霹雳炸裂一般。肉眼可见一道道空气波纹荡漾了起来,可见这一鞭有多可怕,若是抽实的话,只怕就算是铁人也要被抽的稀巴烂。

    “咦?”

    驾车的三角眼仆人意外地低呼。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人就消失了,难道碰到了一个高手?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在这守卫者王城之中,高手多了去了,就算是大圣,在自己面前也不敢逞强,毕竟自己的身后,有整个庞大的镇远王府为后台,别说是他,就算是镇远王府之中走出来的一条狗,那都是可以在这集市之中横着走,打死一两个人算什么。

    他一扭头,在旁边的人群中,看到了叶青羽。

    “呸,算你小子识相走运。”

    这三角眼仆人呸了一口,挥动钢鞭,驱使着地龙兽牵引马车疾驰而去,若不是今日送府上大小姐有要事,他肯定是要跳下马车好好炮制这个家伙的,在老子的鞭子面前,不老老实实地受了,居然还敢躲。

    轰隆隆!

    车队疾驰而去,一路所过,都是鸡飞狗跳,将集市闹得尘土飞扬,近乎惨叫声一片,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暗民倒霉了,却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谁让他们并无社会地位呢。

    叶青羽摇摇头。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如此嚣张的家奴,可见主人是什么样子。

    他这一次来到守卫者王城,乃是为了一些大事,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刚才他略一犹豫之后,还是选择了避让,以免卷入不必要的麻烦之中,若是换在平日其他地方,这个心狠手辣的仆人连同他身后的主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很快,这支嚣张的车队,就闯过了集市,消失不见。

    集市上的诸族生灵们,依旧惊魂未定,周围都是一脸狼藉,人群纷乱地收拾着自己被装散了一地的货物,都是损失不小,不过这还算是幸运的,因为那些不行一些被地龙踩伤、被车架撞伤的暗民们,躺在地上,流淌鲜血,大声地呻吟痛呼,但却也只能自己认命,因为有些人已经认出来,那是王城之中凶名赫赫的镇远王府的车队,就算是城中的贵族,也没有几个惹得起镇远王府。

    叶青羽摇头,眼中有阴霾。

    他留下来,为那些伤者治疗,解除他们的痛苦。

    以他的手段,治疗这些暗民们,只要不是已经停止心跳,其他不管多重的伤势,自然都是随手就治疗好了,而且度极快,那些暗民们一开始是疑惑且怀疑,到了最后,就是如遇救世主一般感激。

    “多谢大人。”

    “大人救命之恩,永生难忘。”

    “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大人之恩。”

    绝望之中的暗民们跪地磕头,极尽感谢。

    叶青羽没有留下姓名,转身飘然而去,这不过是他随手而为,并不求报答和名气,他只是见不得穷苦之人受无妄之灾而已,既然能做到,何不心怀悲悯。

    半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到了下午,叶青羽依旧在集市上逛哒。

    万易集市节的规模很大,到了这个时候,叶青羽还未将整个集市逛完,他兴致勃勃,又有不少的收获,虽然都是一些小玩意,但却很有趣,他一时兴起,为认识的每一个朋友都准备了一份小礼物。

    转眼,就到了规定集市快要散去的时间。

    叶青羽来到西边集市的出口处。

    他正要离开,却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集市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骚乱,其中夹杂着一个少年苦苦哀求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接着又有一个呵斥的声音,极为霸道,非常嚣张,叶青羽的听力极为敏锐,立刻就辨别出来,这个霸道且狠毒的声音,正是之前那个镇远王府车队中坐在头车车辕上的三角脸仆人的声音。

    听起来,这个仆人又在作恶了。

    叶青羽摇摇头,今日连续两次遇到这个恶奴,实在是扫兴。

    他原本想要离开,但那苦苦哀求少年的声音实在是凄惨可怜,让他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于是转身,朝着那嘈杂喧哗之处走去。

    大概是在百米之外,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叶青羽不动声色地分开人群走进去。

    却见一个大概是出售草药的摊子上,摊主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四岁左右的黑暗民少年。

    这少年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麻衣,几乎风化,一缕一缕地缠在身上,勉强遮羞,但头倒是清洗的很干净,一条腿受了伤,骨头似乎是断了,用洗净了的麻布条绑在一根木棍上,而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疤痕,大部分都不是很严重,像是草木的划痕,刚刚结疤,看起来触目惊心。

    总之,这是一个很奇怪很落魄很凄惨的少年。

    此时,这少年正双膝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地苦苦哀求,道:“大人,这些草药您都带走,没有问题,但是小人求求您,稍微给一点钱吧,这些草药,是小人一路从火州爬过来九死一生才摘采的啊,就是为了能够在集市上兑换一点儿钱,来给我娘亲治病的啊,我娘她快坚持不住了,就等着钱救命呢……这样,我这些草药,就只要一斤,哦,不,半斤,只要半斤源晶石就可以了,求求您啊……”

    少年苦苦哀求,使劲磕头,头都磕出血来了。

    周围围观者,看到这一幕,也都是为之侧目。

    唯有那镇远王府的三角眼恶奴,脸上带着不以为意的笑容,仿佛是很欣赏这种被哀求的感觉。

    他的脸上,挂着不阴不阳的笑容,道:“他妈的,臭叫花子,我镇远王府看上你的这点点草药,你竟然还敢要钱?你他妈的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识相的,乖乖把草药自己整理好双手捧上,否则,嘿嘿!”

    “大人,求求你,大人,我娘真的是在等着钱救命啊,只要能凑够钱,买到一枚祛毒丹,她就有救了,这些草药,是小人用命换来的,为了采这些药,小人跌断了腿,被山石和藤蔓割的体无完肤……”少年不敢反抗,只是苦苦哀求,希望对方能够放自己一马。

    谁知道三角脸恶奴直接飞起一脚,就将少年踢飞出去出去一两米,咔嚓声之中,显然是有骨头被踢断了,少年的口中,喷出一道道血箭。

    人群中一阵阵的惊呼。

    有人实在是看不下去,议论纷纷起来。

    这个镇远王府的仆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简直恶毒。

    一阵阵低低的议论,在周围响起。

    许多人指指点点,但却并没有人敢真的站出来说什么。

    “妈的,就这一点儿草药,居然敢要半斤源晶石?你他妈的穷疯了吧。”三角脸恶奴也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顿时有点儿恼羞成怒,道:“你娘的死活,管我什么事情,你他妈的再多说一句话,我就要你的命。”

    杀一个暗民,而且还是从火州来的暗民,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对于这个三角脸恶奴来说,根本就是动动念头的事情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顾忌。

    那少年已经近乎于昏死,口中吐着鲜血,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草药摊子,但却是真的不敢再说什么了,他恨啊,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反抗,如果自己被打死了,那还躺在客栈草棚里娘亲怎么办啊,会被活活饿死的……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咦?这里竟然有【醉仙草】,品相还如此完整,这可是真正的极品顶阶的神草啊,一直以来都是有价无市……”一个身穿火红色裙子的少女来到了草药摊子跟前,眼睛亮,看着摊子上一株碧绿如翡翠一样的手指粗细细草……

    少年一愣。

    周围的人,闻言,目光顿时也都集中到了那草药摊子上。

    【醉仙草】?

    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如雷贯耳了,很多人都听过,但这种草药实在是太过于珍贵,据说是众多神级丹药的药引,可遇不可求,极为珍贵,很多人都听说过,但却从未见过。

    难道这少年的草药摊子上,竟然有一株【醉仙草】?

    顿时,一些人看向少年的目光,都变了。

    而几乎是在同时,所有人也都明白了,为什么镇远王府的这个恶奴,非要强夺这个少年的草药摊子,原来是这个原因啊,他一定是已经认出来诸多草药之中有一株【醉仙草】,所以才会如此。

    “你是谁?胡说八道什么,这里哪里有什么醉仙草……”恶奴看向火红色裙子的少女,怒道:“快滚,不要在这里话说八道,不然,老子把你剥光了,卖到窑子里去,不知死活的臭娘们。”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个少女乃是守卫者阵营中的人,而且看其穿着,应该还是中心城中的贵族,但那又如何,这中心城中贵族太多,又有几个可以和镇远王府相比?

    他根本就不怕。

    “你这狗奴才,竟敢对我家小姐,说这种话?”

    一个清脆带着稚气的声音传来,却是一个小丫鬟,气喘吁吁地从人群中寄出来,一脸怒气地指着恶奴骂道。

    叶青羽看过去。

    却见这小丫鬟看起来还不到十二岁的样子,圆乎乎的脸蛋带着一点婴儿肥,生气的时候,脸颊嘟起来,带着几分孩子气,极为可爱。

    其实他来到此间的时候,早就知道了恶奴抢夺草药的原因,那一株醉仙草的确是很珍贵,之所以没有出手帮助少年,就是想要看看,这恶奴会丑恶到什么程度,没想到这少女主仆却站了出来。

    实际上,早在这红衣少女说话之前,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她,也清晰地看到,在开口说话之前,这个红衣少女犹豫了好久,最终才鼓起勇气站出来,很显然,她是知道恶奴的身份,且颇为忌惮的,少女一开始并不想卷入这场浑水之中。

    但最终,她却还是鼓足勇气,站出来,说出了一个善良之人该说的话。

    这是一个善良且美丽的少女。

    她品格高贵,犹如一朵白色纯洁的花。

    但很显然,她的勇敢和正义,此时却并不能阻止恶奴无耻的行径,甚至反而,还会给她惹祸上身。

    叶青羽在暗中赞赏少女的同时,心中有一种怒火在燃烧。

    一个王府的家仆而已,就敢肆无忌惮到这种程度,甚至在明明人出来少女是贵族出身的前提下,依旧狰狞嚣张,口出无状,可见如今的守卫者王城之中,法度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而权势又是狰狞凶残到了什么程度!

    这简直让人心寒。

    虽然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但却折射了太多现实。

    它让叶青羽看到,在守卫者王城这座存续了无数年的荣耀古城之中,所谓的守卫者们,就像是一颗蛀虫的苹果一样,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已经光鲜明丽,但实际上内里却是已经烂透了,正在无声无息地腐烂着。

    这样的一个阵营,又如何能够对抗灭亡轮回文明的入侵者?

    这些年以来,若不是有罪民大军支撑着,要是靠这些所谓的守卫者,只怕这座王城也早就沦为一片废墟了吧。

    叶青羽叹息的时候,场中,那恶奴再度阴毒地冷笑了起来,指着红衣少女,道:“小**,我认识你了,你是听涛侯爵府的丫头,对不对?”

    红衣少女面色一变。

    她不动声色地将圆脸小丫鬟护在了身后,道:“你说话,嘴巴干净一点。”

    “哈哈哈……”那恶奴闻言,嚣张地大笑了起来:“臭娘皮,你以为自己是谁?侯府千斤?哈哈,别他妈的做梦了,如今这王城之中,谁不知道,听涛侯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你这,落架的凤凰,连落汤鸡都不如,竟然还敢来管我镇远王府的事情,呵呵,这是不知死活……你现在给我跪过来道个歉,今天这事儿,就当是没有生过,否则,镇远王爷震怒下来,明日就是你侯府灭门之日。”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