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21、太不可思议了
    “讲道理?我是那种讲道理的人吗?”叶青羽一抬脚,噗嗤一声,就将这恶奴的另一条,也踩断了,鲜血流淌,他用恶奴身上的衣服擦脚上的血迹,道:“你他妈的和我说讲道理,你讲过道理吗?”

    “啊……别,别……我错了……”三角脸恶奴哭泣着求饶了起来。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他也不是傻子,知道今天算是栽了,遇到一个比自己更狠的,自己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要是再不求饶,只怕这个狠人真的会杀了自己。

    “错了?哪里错了啊?”叶青羽低着头俯视他。

    “啊?”三角脸恶奴当时就懵逼了,自己都认错了,竟然还要自己说哪里错了,这……不应该是自己认错之后,对方就绕过了自己吗?怎么还来这一出,不安规矩出牌啊。

    看到他犹豫,叶青羽顿时就怒了。

    “啊什么啊,你不说,就是你认为自己错了是吧?”叶魔王展露了昔日在混沌之路上的魔性,说着说着就来气,又是一脚,又踩断了这恶奴的几根肋骨。

    “啊啊啊,饶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三角脸恶奴鬼哭狼嚎,一把鼻屎一把眼泪,哭爹喊娘,挣扎着求饶。

    叶青羽好像是气的脸都白了:“错了?那你他妈的倒是说啊,到底哪里错了啊,你他妈的说出来啊,你别不说出来,难道是我冤枉了你吗?我是那种人吗?”

    周围一群人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

    不管是哪个种族的生灵,顿时一脑门子上黑线就垂了下来。

    大部分人都不由得默默地为这三角脸恶奴默哀,绝对是遇到了一个狠茬子,装疯卖傻地故意折磨他,就是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报应。

    但是,这样嚣张霸道跋扈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就是他妈的这么爽呢?

    有人都已经在偷偷地笑了。

    “啊啊,饶命,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抢夺他的草药,我不该骂你,我不该说这个小丫头,我错了……”三角脸恶奴哭爹喊娘,拼命地‘反省’着自己的错误,把自己能够想到的一切错误,都说了出来,哀嚎着求饶。

    叶青羽毫不留情地又踩断他一根骨头,怒吼道:“就这点?”

    “啊?”三角脸恶奴都哭出来了,还有什么啊。

    “还给我装?我帮你好好想想……”叶青羽抬脚,咔嚓咔嚓声之中,顿时又将这恶奴身上的几根骨头给踩断了。

    这个时候,三角脸恶奴身上,已经没有几块完整的骨头了,若不是他是符文武道的高手,只怕这个时候,已经早就死了一百遍了,但即便是如此,他惊恐地觉自己体内的血气疯狂流转也不能恢复伤势,显然这个中年人的实力修为,要比表面上看起来恐怖太多。

    他都快疼疯了。

    “啊啊,饶命啊,不要……”他哭喊着,那副凄惨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被非礼的处女一样,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错的太多了……大人饶命啊,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叶青羽蹲下来,指着自己的脸,道:“你他妈的好好想一想,看着老子这张脸,想想你今天还做了什么。”

    恶奴挣扎,然后突然认出来,这个中年人,不就是上午自己驾车带王府公主殿下外出路过集市的时候,那个被自己抽了一鞭子但是却没有打到的中年人吗?

    他心中顿时一个激灵,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是为了这个。

    妈的,今天不知不觉竟然踢到了铁板上。

    “是是是……原来是大人您,小人该死,不该在闹市中驱车,不该试图用鞭子袭击大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恶奴一副洗心革面的样子,哀嚎恸哭,痛哭流涕地认错。

    叶青羽站起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既然知道错了,是不是就得接受惩罚?”

    “噗……”旁边红衣少女一直都在忍着,但听到叶青羽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差点儿一口喷出来。

    她有些无语地看着叶青羽,觉得这个中年人简直就是上天故意拍下来折磨三角脸恶奴的行刑者一样,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她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心里也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其他围观的人,听到这句话,也都几乎要捂住自己的脸了。

    天啊,这个中年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活宝啊。

    这一幅嘴脸,实在是太无耻了,简直无耻的可爱。

    太可爱了。

    他们觉得自己世界观简直要被颠覆了。

    恶奴都已经快被一脚一脚地踩死了,这难道不算是惩罚?

    三角脸恶奴自己,也彻底懵逼了:“啊?惩罚?我……大人……”这一下子,他是真的哭出来了,难道自己快被弄死一身骨头都被打断还不算是惩罚?

    但在叶青羽那眼看着又冰冷下来的目光的注视下,他害怕了,惊恐了,畏惧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是是是,应该惩罚,应该的……”

    “嘻嘻,那就好,你看,是你自己承认自己错了,又自己认为应该接受惩罚,这可不是我逼你的,没想到这个坏蛋,觉悟还挺高的,孺子可教也。”叶青羽满意地点点头。

    “是是是,是我自愿的。”三角脸恶奴此时已经快要哭干了眼泪,简直欲哭无泪。

    “那就好。”叶青羽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他又很耐心地一脚接着一脚,将这三角脸恶奴的的每一根骨头,都给踏成了粉末,在这恶奴鬼哭狼嚎的尖叫声之中,最终几乎是将三角脸恶奴的身体全部都踩为肉泥,就剩下了一颗脑袋。

    圣境武者,全身化为飞灰都不死,何况还剩下一颗脑袋。

    但就算是不死,三角脸恶奴的脑袋,就已经疼的快变形了,鼻屎眼屎齐流。

    叶青羽拍了拍手,笑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但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一句话,简直就是问在了所有人的心坎上。

    自从叶青羽现身道现在,所有人心中最大的一个问好,就是想要知道,这个生猛的不行的中年人,到底是谁,实在是太猛了,连镇远王府都不放在眼里。

    而现在,听到叶青羽主动这么问,所有人立刻都下意识地想到,不是猛龙不过江,难道这个中年人真的是大有来头,所以才会故意这么折磨三角脸恶奴?要知道,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可等于是故意打镇远王府的脸了,日后镇远王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大人是谁?我……小人有眼无珠,不知道大人的身份。”三角脸恶奴也被吓住了,忍痛恭敬地问道。

    “你真的不知道?”叶青羽提高了声音。

    “这……小人该死,小人真的不认识大人,请大人告知……”三角脸恶奴一看叶青羽的表情,都快吓哭了。

    “哦,不知道啊,那我就放心了。”

    说着,叶青羽直接飞起一脚,就将三角脸恶奴的头颅直接给像是踢球一样踢飞了,如一道流光飞射出去,也不知道被射到哪里去了。

    众人顿时都呆住。

    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骂我,真是蠢到了极点,以后别想再找到我了,哈哈哈……”他笑着拍手,扭头看了一眼在一边同样呆滞的少年,道:“小兄弟,我要跑路了,你还不赶紧走,等着镇远王府的人来报复吗?”

    “啊?”少年一呆,旋即又明白过来,点头:“多谢大人,多谢……”他捧着那空间百宝囊,如同捧着所有的身家性命一样,面色苍白,拄着拐杖,转身就走。

    “哎?等等……”叶青羽抬手。

    少年转身:“大人还有什么指教?”

    叶青羽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找个地方躲起来,别被镇远王府的人找到,明白吗?”

    “是,多谢大人。”少年感激地点头。

    下一瞬间,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叶青羽的身形,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个狠人猛人竟然真的跑路了?

    所有生灵都觉得不真实。

    想一想他刚才的嚣张,最后竟然跑了,难道之前一直都是虚张声势不成?尤其是他最后问三角脸恶奴认不认识他,显然是在为跑路做打算啊,如果三角脸恶奴认识的话,那这个狠人会不会直接暴起杀人灭口啊。

    连红衣少女都是一脸的匪夷所思。

    今日在集市上的这一场经历,实在是有些令人宛如做梦。

    “欸?人嘞?人嘞?”圆脸小丫鬟一脸留恋地四处打量。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断腿少年惊叫了一声。

    众多的目光,突然又聚集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也都被震惊了。

    就看少年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伤疤疤痕都不可思议地脱落着,而结疤的地方在痂痕落下之后,竟是白皙光华的肌肤,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皮肤完整,同时,少年的断腿竟是完全愈合了,之前被恶奴踢伤的体内伤势,也完全都愈合了……

    只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没有了之前病怏怏奄奄一息的感觉,而变得生气勃勃充满了生机和活力,还隐隐有一种奇异的压迫感从这少年的身体之中流转出来。

    这……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一样。

    怎么会这样?

    少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充满了力量,一扫这些日子的疲惫和痛苦,身体里的许多暗伤,也都不再有丝毫的疼痛。

    “怎么回事?”他震惊地喃喃。

    红衣少女眼眸里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彩,脑海之中一道闪电掠过,突然明白了什么,失声惊呼道:“是他……他刚才拍了拍你的肩膀……原来是他顺手在为你疗伤……天啊,那个中年人……他到底是什么人,实力竟然这么恐怖?莫非是巅峰大圣不成?”

    她这一说,周围众人,顿时都恍然大悟。

    一定是这样。

    联想起在最后离开的时候,那中年人故意没话找话过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就越可以肯定红衣少女的猜测了。

    瞬间,无数道羡慕的目光,都落在了少年的身上。

    因为这时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少年已经脱胎换骨,很可能已经打破了黑暗民体质孱弱不能练武的桎梏,因为从他的肌体压迫力和那种气质就可以看出来,少年的体质生了质变。

    对于异类暗民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绝世机缘啊。

    “这……那位大人,他到底是谁啊。”

    少年兴奋,但想到自己并不知道叶青羽的名字,日后想要报答,也找不到人家,就有点儿小小的遗憾和失望,如此大恩,怎么能不报啊。

    红衣少女回过神来,心中的震惊逐渐收敛,有点儿后悔刚才没有去搭讪,如那中年人般的实力修为,如果能够加入听涛侯府的话,说不定可以挽救侯府的命运。

    “小兄弟,你快走吧,不要停留在这里,小心报复……”红衣少女连忙提醒少年。

    少年如梦初醒,连忙致谢,转身匆匆离去。

    红衣少女也拉着丫鬟的手,挤进了人群里消失了。

    而大约在一刻钟之后。

    镇远王府的人,收到讯息,终于在距离集市大约五十多里的一个茅坑里,找到了被浸泡在臭水里面的三角脸恶奴的头颅。

    “卫管家……”

    几个侍卫都大惊,连忙将这头颅打捞了上来。

    而又一炷香之后。

    数百名匆匆赶来的镇远王府铁卫,如狼似虎地出现,将这片集市扫荡了一遍。

    为一个铁卫领,双手恭敬地捧着一颗洗干净了的头颅。

    看其面容,正是那三角脸恶奴。

    只是他的身躯,竟然是并未恢复过来,面目狰狞,吼叫道:“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将那个混蛋给我找出来,我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我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啊啊啊啊,气死我了!”

    镇远王府的铁卫,一个个都手握着画像,在整个集市上搜寻了起来。

    同时,这件事情,也如插了翅膀一样,在整个守卫者王城传了出去,惊动了无数人。

    -----------

    呃,今天干了一件蠢事啊,我没有注意到那个单张居然写过了1ooo字,最后竟然是收费的。

    为了弥补自动订阅的兄弟们,明天刀子会一个免费的正文章节,实在是抱歉。

    道歉道歉。

    感谢污族污祖、秋澜俱乐部、火星追爱情、小村五洋、就是鸩鸩、丶虚度年华诸位大大的捧场。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