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56、你不敢
    此时,林轩已经从老人的口中,知道了之前生的事情,眼眸之中有了怒意,也有一些无奈,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想当初,侯府鼎盛的时候,无数人来拜访,如今一朝颓败,竟是墙倒众人推。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远处来的人,除了周海龙之外,还有四五十名甲士。

    而为的两个身影,都是锦衣华服,高高在上,骑在龙兽的身上,腾跃而来,气势汹汹,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嚣张霸道的作风,街道上的路人看到这一幕,纷纷都退避开去,躲得老远老远……

    轰隆隆!

    龙兽巨蹄轰鸣,最终停在了听涛侯府门前。

    “哈哈,我听说,有人不知死活,居然要替已经半死的听涛侯林轩撑腰,哈哈哈,我倒是要来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一个一身紫色华服长袍的年轻人,从龙兽身上轻飘飘地跳下来。

    另一位中年华服人颇有威严,大马金刀地端坐在十几米高的龙上,俯视下来,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王在审视着下方的平凡生灵一样。

    数十名甲士从两侧呈扇形阵掩过去。

    他们分成两队,步法整齐划一,数十人犹如一人一样,队形展开来,正好将整个听涛侯府的大门及两侧都严严实实地给围住了,这种阵型和步法,显然这些甲士,是货真价实极为精锐的军人。

    “就是他……”

    周海龙得意至极,抬手直指台阶上的叶青羽。

    “就是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破坏了爵爷您的好事,我据理力争,他却根本不将爵爷您放在眼里,还说让我去找人……爵爷,今日爵爷您不可放过这个狂妄的东西。”

    他在煽风点火。

    “呵呵,我当是什么大人物,却是一个弄不清楚状况的莽汉而已。”那身穿紫色华服的俊秀年轻人冷笑,一步步地逼近大门,手中的鞭子遥遥一指,道:“你是什么狗东西,也敢管我们的事情,报上名来。”

    显然,他并不认识叶青羽。

    他身后龙兽上的那位威严中年人,还有周围的军士们,都不认识叶青羽,毕竟叶青羽真正上任,今天才算是第一天而已,而且还没有身穿官服,只是一身简装。

    台阶上,林轩连忙就要介绍叶青羽的身份。

    叶青羽摆摆手,道:“侯爷,今天的事情,交给我吧。”

    林轩一听,只好往后退开几步。

    他心中,稍微有一些期待,如此表态的话,那这位新任军正大人,似乎是真的要插手这场风波了,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毕竟官职在身,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一种力场,林轩不相信这些道理,新任军正大人会不知道。

    “你是谁?”

    叶青羽走下台阶,距离那紫衣华服年轻人十步,停下来,直接开问。

    “啊?”那俊秀年轻人一怔,旋即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你居然都不知道我?果然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蠢货,你根本连你在做什么都不知道,送死送到你这种程度,哈哈,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我简直都不忍心杀你了。”

    他笑的眼泪都都快出来了,然后猛然抬起头来,脸上的笑意,都尽数化作了凌厉的杀意,一字一句地道:“狗东西,你记好了,少爷我乃是血骨侯之子贾榛,你得罪了我,得罪了我们血骨侯府,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哦,血骨侯府啊。”叶青羽点点头。

    对于这位血骨侯,他听令狐不修说过。

    传闻这个血骨侯,乃是军中的一位新晋军侯,血骨族的强者,也是依靠着投靠镇远王才得意晋升的人物之一,不只是最近一段时在王城之中跳的很欢实,他一直都是镇远王的马前卒,也是仗着镇远王的势,暗中欺男霸女、倒卖暗民奴隶、谎报军功等等荒唐的事情,干了不少,算是城中的一害,双手沾满了血腥,乃是一个魔头级的人物,不过这样一个人物,却因为有镇远王护着,而他自己又很小心从不去招惹王城中真正的大人物,东东哥趋利避害,所以一直以来,都活得很好,还一次次晋升军职。

    眼前这个跋扈的年轻人贾榛,是血骨侯之子。

    那远处龙兽之上,犹如神明一般高高在上俯瞰众人的威严中年人,想来就是血骨侯本人了,这个架子倒是端的足够高了,真把自己当成是主宰一切的神明了吗?

    “只是,血骨侯府又怎么样?听涛侯府同样是军侯之府,你们命人前来砸门,出言不敬,侮辱一位老牌军侯,已经犯了律法,就不怕受到追查制裁吗?”

    叶青羽不紧不慢地道。

    “哈哈哈,律法?老子就是律法……我今天就算是扫平了听涛侯府,又有谁敢说一句?嘿嘿,你这个不至死说的蠢贼,居然指望这个?”

    贾榛大笑。

    但他的眼眸之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杀机流转,隐隐有紫色雷电衍生。

    显然,他是已经想要动手了。

    “你这种话,要是被新任的【九剑军正】大人听到,只怕是就不像是你以为的这么好笑了。”叶青羽依旧是不紧不慢地道。

    “哈哈,我会怕他?一个初来乍到的乡巴佬而已,呵呵,也就聂天空那蠢货,将他当成是宝贝……”贾榛狞笑了起来,道:“狗屁的【九剑军正】,他的日子长不了了,等到镇远王大人回王城,就是他的死期……而你,这种蠢货,现在就用你的狗命,来向被你亵渎的血骨侯府荣耀来赎罪吧!”

    说完,身形一闪,直接出手。

    一柄细剑,从他的掌心之中爆出,如一抹紫色闪电,快到了极点,朝着叶青羽的眉心袭杀而去。

    一出手,无比凌厉,充满了血煞之气。

    这个贾榛的实力不俗,至少在大圣巅峰,且显然是见过血,杀过人,上过战场,实战经验极为丰富,有一种军中强者独有的气息。

    周围那些军士们,看到这样一击,也不由眼睛一亮,得在心里暗赞了一声。

    “少爵爷的紫流剑术,已经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了……”周海龙一脸谄媚之色,笑着说道。

    然而——

    他话还没有说完,脸上的谄笑,却是突然凝固了。

    因为远处,局势突变。

    叶青羽只是伸出手指,宛如拈花一般,轻轻地一捏,就将那急电奔涌一般次破虚空的一剑捏住,然后手腕翻转,紫色细剑的剑身瞬间弯曲倒折,剑尖反而是刺向了贾榛的眉心……

    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不见丝毫烟火气息。

    “你……”贾榛大骇。

    意识到不妙,他想要后退时,却猛然觉剑身传来一股沛然莫御的强大之力,瞬间就将他整个人都镇住,令他不能后退丝毫,犹如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

    他瞬间亡魂大冒。

    死亡的阴影笼罩而来。

    不过在剑尖刺入眉心的瞬间,却骤然停了下来。

    冷汗,就从贾榛的额头无法遏制地流淌了下来。、

    叶青羽面色似笑非笑。

    他的手指依旧握着那足以切近碎玉的锋利剑身,就像是握着一根柔软无害的柳条,转而看向在一边无比震惊的周海龙,道:“真让我失望啊……我给你时间,给你机会,让你去请你能找到的最大靠山,结果你就请来这种不堪一击的货色?”

    “我……”看到对方那冷静犹如玄冰的目光,周海龙突然如芒在背,一阵惊骇莫名,下意识地往后退。

    叶青羽不再理他,眼神盯着贾榛,道:“就你这种货色,嚣张跋扈到了不知所谓,实力却低的可怜,蠢得可爱,也敢在我的面前装逼城墙?”

    贾榛感觉到巨大的羞辱,恨得咬牙切齿。

    但那剑尖处传来的犹如针扎一般的犀利劲气,却让他不敢有丝毫的动弹,仿佛只要他说一句话,那剑尖就会次破他的头颅夺走他的性命一样。

    锵锵锵!

    周围的甲士纷纷刀剑出鞘,将叶青羽围了起来。

    “保护少爵爷。”

    “大胆,还不赶紧放开少爵爷。”

    这些都是血骨侯府的亲兵,极为精锐。

    但叶青羽只是随意扫了一眼,这些亲兵就都不敢再靠近丝毫了,毕竟贾榛的命,还握在叶青羽的手中呢。

    局势,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这时,一直高高在上地坐在龙兽之上俯瞰俯视众人的那个威严中年人血骨侯,眼睛里闪过一丝冷笑,终于开口,道:“好了,到此为止,放手吧。”

    他是对着叶青羽说的。

    “哦?我为什么要放手呢?”叶青羽抬头看向血骨侯:“你说放,我就放,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血骨侯高高在上,轻蔑而又淡然地道:“你已经是骑虎难下,捉了我儿,却又不敢杀,难道要一直都这样下去吗?不如早点放手——如果你是聪明人的话。”

    叶青羽微微一笑,道:“谁说我不敢杀他?”

    “呵呵,这个王城之中,敢随意斩杀一位军侯之子的人,不是没有,但你却绝对不是其中之一……如果你敢杀的话,那一开始就杀了,不会只是制住他,又说这么多废话装腔作势等到现在了……”血骨侯无比自信地道:“你现在放手,跪下认罪,像是奴隶一样宣誓向本侯效忠,或许我心情好的话,可以留你一命。”

    “哦?是吗?”叶青羽笑了笑,道:“可惜了,不管你的心情怎么样,我的心情现在很不好……所以……”

    说着,他手中的剑尖往前轻轻一送。

    噗!

    细剑像是刺入一块豆腐一样,刺入了贾榛的眉心。

    ---------

    刀子要检讨一下自己,这两天又更新时间晚了,刀嫂一放假,我俩的生活作息就有乱套的趋势……

    感谢翩跹舞、做特别的9o后和bigtim37单位大大的捧场。bigtim37大大直接刷了一个后台屏幕。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