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65、不如弄一票大的?
    “是那个疯子。八一中文网  W?W?W㈠.81ZW.COM”

    有人惊呼出声。

    同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这个身影的身上。

    所有人都认出来,从镇远王府之中飞射而出的身影,正是【九剑军正】张龙城,此时的他,浑身染血,犹如从血泊之中爬出来的一样,浑身有近乎于是实质的血色煞气流转,简直就像是地狱杀神。

    这一瞬间,似是有一股磅礴之气,扑面而来,煞气森森,似是龙卷风扑面而来一样,所有的旗帜、战袍、丝,都朝着后方飘摆,像是被什么力量撕扯着身不由己地朝后退一样。

    巨大的压力,让一些实力稍弱着,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

    一种无声的骚动,在空气之中弥漫。

    聂天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但他并未第一时间开口。

    令狐不修更是震撼到了极点。

    他其实不相信,叶青羽能够从镇远王府之中可以安然脱身,而且还是这么快的时间里就杀了出来,单单看他一身鲜血的样子,就可以知道,之前的王府之中,战斗到了何种惨烈的程度。

    “放开我,放开我……”

    余万楼在疯狂地挣扎。

    他觉得自己有点儿无辜。

    因为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想到,为什么【九剑军正】会突然针对自己,在此之前,他与这个疯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连个照面都没有打过,现在,这个疯子为了追拿自己,竟然不惜与整个镇远王府为敌?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疯子。

    我他妈的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

    这两个问题,从今以后,将会是困扰余万楼一生的最大哲学命题。

    当然,前提是余万楼会有今后。

    叶青羽站在破碎的王府大门口,看到外面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各大派系的军队人马,并没有丝毫的惊讶,这一切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甚至裂开嘴,被鲜血浸染的嘴唇下漏出了森白的牙齿,宛如鲨鱼匕,闪烁着一种令人心胆俱寒的光泽。

    “来了这么多人,也好。”

    他竟然还很满意地点点头。

    咻咻咻!

    瞬间又有数十道的身影,从镇远王府之中追了出来。

    为正是气急败坏的镇远王世子,然后是镇远王之弟、王府的二王爷,以及众多的镇远王府的高手供奉,都是身沐鲜血,大部分身上都带着伤,一出来哗啦啦地就将门口的叶青羽给围住了……

    “乡巴佬,别跑……今天你走不了……我要你死,你死定了!”镇远王世子面红目赤,近乎于咆哮一般地怒吼,状若癫狂。

    而其他一些镇远王府的高手供奉们,也都是红了眼。

    让叶青羽从镇远王府之中活着走出来还擒获了余万楼,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耻辱,眼下,只有一个弥补的机会,就是在所有人的面前,将其斩杀,用其鲜血来洗刷他们的耻辱。

    今天如果不能将叶青羽斩杀在所有人的眼前,那从此之后,他们每一个人,都将被永恒地钉在耻辱柱上。

    “诸位,今日是我镇远王府与这个乡巴佬,乃是不死不休的死仇,谁都不要插手,否则,就是与我镇远王府为敌。”金色长袍的镇远王府二王爷也开口。

    他就是那一夜试图袭杀抹除整个九剑军正府和叶青羽的准帝,接受受伤逃遁,今日,他在战斗之中,又受了伤,气息起伏不定,声音如刀剑摩擦一样。

    他转身,阴沉着脸,朝着所有出现在王府之外的各方势力大人物们拱手,直接撂下了这样的狠话。

    话说到这个份上,等于是真的说死了。

    这显然是说给一些想要帮助叶青羽的人说的。

    任何想要从中渔利的人,都要好好想一想,到底要站在谁的一边。

    一些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人,看到这样一幕,顿时都闭上了嘴。

    反观被围在最中间的叶青羽,却是一脸的冷笑。

    他根本没有理会镇远王府的这些人,而是一脚踩住了挣扎吼叫的余万楼,道:“你可知罪?”

    “何罪之有?”余万楼大吼,气愤地涨红了脸。

    被踩在脚底下,他今天算是丢尽了人。

    “贩卖暗民,谋害同僚,出卖军事信息……”叶青羽一一列举出来数十条罪状,每一条都很详细,时间地点完全清晰,说完,喝道:“你敢说,这些事情你没有做?”

    余万楼冷笑:“我还以为你在说什么,却是这些小事,也值得你小题大做?就凭这些,你要拿我?”

    叶青羽也冷笑:“你觉得这是小事?阵营的律法,在你的眼中,也是小事?”

    余万楼冷笑:“蠢货,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小题大做……今日,你不会有后悔药吃,就凭这些消失,你敢拿我?还不赶紧放了我。”

    在余万楼的概念里——甚至在许多在场的王城贵族的眼里,叶青羽所罗列出来的这些罪状,根本不算是什么,因为这种事情,在近数百年以来,都是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虽然严格来说,的确是违背了阵营的律法,但实际上很多贵族都在做,是一些明面下的潜规则而已,谁也不会当真。

    “好,很好啊,呵呵,可见平日里,你骄纵到了什么程度,违背阵营律法,这一条条一桩桩,哪一条不是死罪,你却不当回事,好啊,很好……”叶青羽也不和他过多争辩,道:“你承认了就好……”

    说着,叶青羽目光扫视周围,眸子里精芒吞吐,朗声地道:“余万楼触犯阵营律法,亲口承认,按照王城先贤制定的条率,其罪当诛,今日,我执行【九剑军正】之职责,斩余万楼于镇远王府之前,以正军法。”

    这个时候,余万楼才察觉到不对。

    感情这不仅仅是要缉拿自己,而是要杀自己啊。

    “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他大叫了起来。

    话音未落。

    叶青羽低下头,凑到他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后者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然后根本来不及再说什么,就见剑光一闪,余万楼的头颅,咕噜噜直接滚在了地上,这尊无限接近于准帝的强者,就此身死道消。

    鲜血,染红了镇远王府的大门。

    这……

    周围众多大人物们,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咯噔一下。

    这又是在打脸啊,当着镇远王世子的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王府的一位高级供奉这样斩杀,分明就是在削王府的面子啊。

    不过这个余万楼也是个蠢货。

    明面下的规则,自然是不能搬到明面上,许多事情你做了就罢了,没有人追究就没问题,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如此理直气壮地承认,这些都是见光死,最经不起可以的追究,眼下他死了也是白死,因为张龙城的做法,从法理上来讲,并没有什么错误之处。

    当然,也仅仅是从法理上来说。

    法理的威力,在于律法真正得到执行之时。

    当所有人都不把律法当成一回事的时候,那法理也就成为了一个笑话,除非有人能够如今日此时的【九剑军正】一样,以强横的实力,用一种近乎于疯狂且不计后果的方式,来贯彻律法,法理的效果,就又会变得犹如铁则神律一般。

    这个【九剑军正】是个疯子。

    无数人心里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噗通!

    叶青羽将余万楼的尸体,直接一脚踢到一边。

    他之所以闹得这么大,原因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余万楼,也是昔日在落神岭伏击任濮阳的凶手之一。

    是【太初】传送来的小时记忆之中新掘的人之一,叶青羽当然不会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刚才最后一句话,叶青羽说清楚了必杀他的原因,余万楼在难以置信的震惊之下身死,没有做一个糊涂鬼。

    这些,他人当然是不知道的。

    叶青羽弹去手指上的鲜血。

    一股力量气息涌动,将浑身的鲜血都震飞出去,浑身清爽了一些。

    他看向镇远王府世子等人,疾言厉色地道:“余万楼已经伏诛,罪有应得,你们镇远王府包庇重犯,已经是大罪,还敢口口声声要杀本官,呵呵,好的很啊,看来这守卫者阵营的律法,却是还不如你们镇远王府的威严啊,真是了不得,怪不得镇远王无人敢惹,原来是凌驾于阵营律法之上啊……”

    “你……你血口喷人。”王世子脱口而出:“今天你……”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二王爷连忙一把拉住了他,往前一步,盯着叶青羽,他倒不是余万楼那种蠢货,纵然快要气死了,但却保存了一份理智,不再纠结余万楼的事情,直接道:“你私闯王府,亦是大罪,其罪之大,万死莫赎,既然你要正法,那就自己先自裁谢罪吧。”

    叶青羽哈哈大笑,鄙夷地道:“你是蠢猪吗?老子说了,先礼后兵,敲门那么长时间,是你们自己据不开门,暴力抗法,包庇余万楼,本官没有追究你们的罪,已经是念在镇远王劳苦功高的份上,不予追究了,还敢再提闯王府的事情?”

    “你……”这一次,二王爷也快气炸了。

    妈的,和一个疯子,果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上!杀了他。”王世子已经彻底忍不住,挥手,瞬间,无数高手从王府之中冲了出来,疯狂地杀向叶青羽,这些全部都是死士,悍不畏死,其中不乏一些无限接近于准帝的强者,还有三尊准帝,也都彻底出手了。

    叶青羽体内有伟力澎湃而出。

    “不要逼我今日灭掉镇远王府。”他冷笑,道:“王府之内的阵法配合之下,你们都困不住我,何况此时?我不介意,趁机灭掉包庇重犯的镇远王府。”

    实际上,叶青羽是真的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

    虽然他一开始的想法,只是借机给镇远王府制造一些麻烦,但随着局势的展,他的心越来越大,越来越想要弄一票大的。

    如果今日能够有理由和机会,将镇远王府直接打残,那说不定镇远王一下子就会火烧眉头,再也就顾不上征讨火州,第一时间会返回,火州的危机,或许可以缓解一些。

    ---------

    晚上被纵横的网络年会弄得有点儿耽搁时间,更完了,很抱歉。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