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67、撤军
    火州。?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黑暗领域诸州之中,火州本来也不算是什么大州,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火州却绝对算得上是整个黑暗领域诸州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个州域了。

    因为火州反了。

    事情于无声处而起,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犹如星火燎原一样,瞬间席卷了整个火州,如今,火州已经彻底脱离了守卫者阵营的序列,自裂出去了。

    分裂这种事情,在以前也曾生过,但却绝对没有像是这一次这样的快而且轰动。

    如今,整个火州都已经被守卫者阵营之中久负盛名的【镇远军】所包围。

    镇远王亲自出征,将整个火州都封锁了起来,只许进不许出,只要是从火州之中走出来的生灵,不论种族,不论地位,不论是否贵族还是暗民,统统在第一时间斩杀,绝对不放过一个。

    这种格杀勿论的政策,引起过一些争论。

    因为这样很容易将火州之中一些原本举棋不定的贵族势力和各大种族的强者们,逼向了笑非匪寇,反而让火州之中的各大势力更加的团结,想要剿灭笑非匪寇就更加困难了。

    但所有的争论和反对,都被镇远王亲手强势地镇压下去了。

    不管是镇远军内部,还是那些被征召前来参战的火州周围几个州域的贵族们,都感受到了这位阵营王者的决断和残酷。

    只是,事实却真的如众人所担心的那样展了。

    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火州的确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就宛如一块铁板一般团结了起来,贼笑非手段也的确是手段了得,将整个火州在最短的时间里捏合了起来,初步已经形成了恐怖的战力。

    镇远军自从最初到来之后取得了四次大胜之后,接下来将近二十多天的时间里,基本上已经陷入了拉锯战的模式之中,虽然偶有胜利,但总体而言,推进度已经很慢很慢。

    而身为统帅的镇远王,颁布下去的一系列军令,也是让很多人都看不懂,不是那种泰山压顶一般的急骤攻势,而是一种寸寸推进犹如磨盘一样要将火州之中的生灵都磨死的缓慢攻势,每到一处,基本上都是完全灭绝式的屠杀。

    火州边缘的数十个中心城的贵族城中,在镇远军到来之后,第一时间开城投降,并且坚称自己一直都在对抗笑非的匪军,自始至终都忠于阵营,但却都被镇远军彻底屠城,上至贵族下至暗民,一个活口都不留。

    这种残酷的手段,简直令镇远军中许多自己人都感到颤栗。

    只是今日,镇远军占据火州疆域的十分之一还不到,光复度极为缓慢。

    上午的时候,军中有一些不好的传言,引得镇远王大怒,亲自出手,将整整一个先遣组的数百人斩杀,军中一片寒噤不敢作声。

    中军大帐。

    镇远王坐在龙骨桌案之后,手中捧卷,但明显有些神思不宁,目光深沉,始终都没有看在书卷上,而是在思忖着什么,瞳孔没有焦距。

    属下的亲卫们,早就被喝退到了大帐之外警戒。

    事实上,此时镇远王在后悔。

    当初,听闻火州逆乱,王城之中的诸大势力,都想要取得领兵出征的权利,因为按照历来的经验看,这种平叛的事情,非常简单,只要一番扫荡过去,不需多少时间就可以碾压叛军,然后趁机搜掠地方财福,安插自己的亲信,不用多费工夫,就可以将叛乱的火州变成为自己派系的势力疆域。

    镇远王也是付出了一些代价,与王城之中各大派系妥协交换之后,才得到了这一次出征平叛的资格。

    在他的计划之中,火州平定将不费吹灰之力,之后整个火州将会成为镇远王府势力的一个极大补充,在整合他所控制的力量的过程之中,将挥着巨大的作用。

    但是现在,他真的是后悔了。

    天地衍道的画面,已经让他感觉到棘手。

    之所以采取了寸寸攻掠屠杀磨灭一般的手段,就是为了天地衍道之中生的事情不要传出火州,但只要镇远军攻入火州,不可避免地就要与火州生灵接触,军中的将士们,也迟早都会听到这个辛秘,这意味着,这些知道听说了这个辛秘的军士,也都必须杀尽灭口,更意味着也许阵亡在战斗之中的军士数量反而会不如被斩杀灭口的军士。

    这是一大损失。

    而更让镇远王感到棘手的是,在交战的过程之中,他已经隐约察觉到,这一次占据火州的贼寇,并不如王城之中诸多贵族所认为的那样弱小,尤其是那个匪笑非,不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心计智慧,都很可怕,显然是已经看明白了如今镇远军的困境,所以根本就是避而不战,专门在借着自己的屠刀,去斩灭那些并没有真正投靠匪军的阵营贵族。

    这样的手段很可怕,哪怕是镇远王看出来,却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按照对方的算计来走。

    如今,看似火州匪寇在一点一点地失陷疆域,镇远军完全占据着上风,但是镇远王却很清楚地知道,这是对方在故意示敌以弱地让步,哪怕是将火州半个疆域都让出去,对于这一伙贼寇来说,都不会是伤筋动骨,但对于镇远军来说,那个时候的消耗就会很大,那个辛秘的传播就像是一场瘟疫一样,对于镇远军伤害骏达,而匪寇却对这样的瘟疫免疫。

    如果当初料到这样的局面,镇远王绝对不会争抢这个出征的名额。

    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

    镇远军可是袁氏一族数代人努力培养出来的核心力量,每消耗一分,都像是在他的心头上割一刀肉一样疼,如果核心力量损失惨重的话,那袁氏一族的荣耀,也就飘散在风中了。

    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要撤军。

    但他却不知道,撤军回去,麻烦更大。

    镇远王将手中的书卷,摔到桌案上,缓缓地起身,来到了摆放在大帐中央的阵法沙盘上,偌大火州数百万里的疆域,微缩在其间,栩栩如生。

    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镇远王微微皱眉。

    “大帅,世子殿下从王城之中来的急讯。”亲卫在外面战战兢兢地禀告道。

    镇远王犹豫了一下,道:“送进来吧。”

    大帐门掀开,亲卫带着一位身穿灰袍的老人走进来。

    “嗯?福叔,你怎么亲自来了?”看到这位灰袍老人,镇远王一惊,语气亲切地问道。

    这是一位跟随了袁氏一族数百年的老仆了,曾经也是一位纵横黑暗领域的武道天才,后来被上代镇远王收服,此后就一直为镇远王府效力,不过平日里都表现的极为低调,外界都不知道,这位福伯其实已经是准帝级的强者。

    “王爷,府中生了一些事情,世子殿下和二王爷不能决断,所以派老仆前来汇报。”福伯言简意赅,绝不多说话,躬身递上一封加急玉简。

    “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劳动福伯您亲自前来?”镇远王说着,接过玉简,但还未看,突然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惊讶地注视着福伯,道:“你受伤了?”

    福伯点点头,道:“一些轻伤,不碍事。”

    “什么人能够伤得了你?”镇远王这一下子,就更为惊讶了,福伯乃是一位准帝,实力深不可测,居然受伤,他立刻意识到,也许王城之中生的事情,绝对不简单。

    “王爷看过玉简就明白了。”福伯道。

    镇远王点点头,以袁氏一族特殊的手法,将玉简解封,然后沉入一缕神识,开始阅览起来。

    片刻之后。

    “欺人太甚。”

    镇远王暴怒了。

    那玉简在他的手中,直接化作了粉末。

    他陷入了巨大的愤怒之中。

    “一个小小的【九剑军正】,如浮萍一般无有根基,却敢视我镇远王府如无物,必定是有一些老东西在背后给他撑腰,呵呵,孙氏一族,还是以聂氏一族,好,很好,我不会放过他们。”镇远王面目阴沉,这些日子以来累积的阴郁犹如火山爆一般表露了出来:“福伯,你身上的伤势,就是那个【九剑军正】张龙城留下的?”

    福伯点点头:“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很可怕,当日王府一战,出手的共有四位准帝供奉,还有二王爷和我,配合府中的阵法,都不能将他留住,若是让他活在人间,必定是王府的一大祸害。”

    镇远王点点头:“不错,按照玉简中描述,的确是很可怕,呵呵,但是,我会让他明白,就算是真正的武道皇帝,也不可能彻底逆天……”

    这个时候,他的心中,终于是彻底有了决断。

    “来人,传令,大军回撤,即刻开拔,返回王城。”他大声地道。

    “啊?”亲卫都彻底愣住了。

    回撤?

    返回王城?

    之前可是丝毫都没有征兆啊,不会是自己听错了吧。

    “还不快去?”镇远王一抬眉毛。

    亲卫这才回过神来,忙道:“遵命。”转身出去连忙传令去了。

    福伯立于一边,没有再说话。

    他从来都不会参与到镇远王的决策中,只是坚定地执行每一个命令,这也是他能够得到上代和当代镇远王绝对信任的最大原因之一。

    镇远王的脸上,之前的阴郁一扫而空。

    他想要找机会撤军,心在理由终于自己送上门来了。

    呵呵,自己的王府都快被打烂了,结果王城之中的那些贵族们却让那个狂徒逍遥离开,这个耻辱必须洗刷,他趁机搬军回去,谁也说不出来个什么。

    至于火州?

    这个烂摊子,就让它彻底烂下去,谁爱管谁管吧。

    当日,镇远军以闪电之,撤出火州,班师回朝。

    消息传出,天下震动。

    ----------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