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70、才一招
    视线交错,犹如实质,似乎是在虚空之中溅出了一道道的火星。

    镇远王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意。

    就算是不用别人说,他也能够猜得出来,这个一叶扁舟而来的中年,就是这段时间闹得王城鸡飞狗跳的【九剑军正】张龙城了。

    对于镇远王来说,张龙城的出现是一件好事,至少让他找到了从火州撤军而不至于深陷进去全军覆没的危险,但张龙城不该挑衅镇远王府的尊严,所以他必须死。

    扁舟飞艇之上,叶青羽安静而立。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镇远王,并未见礼,也没有丝毫开口说话的意思,始终沉默,仿佛对面旗舰上那个魁梧中年人并非是盛怒而来带着杀意的绝世强者,而只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的路人而已。

    但这种沉默,在大多数人看来,却更像是一种挑衅。

    城头上,许多贵族感觉到了空气之中弥漫着的近乎于窒息的紧张气氛。

    “杀了他。”

    王世子眼中都在冒火。

    他没想到,这个乡巴佬竟然还敢在这个时候现身。

    许久。

    “你就是张龙城?”镇远王率先开口,打破了这种窒息般的宁静,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得出了结论,此人是准帝之中的佼佼者,怪不得可以搅动王城的风云。

    “九剑军正张龙城,见过王爷。”叶青羽淡淡地道。

    他口中说着见过,但却没有丝毫恭敬之意,且没有行参见之礼。

    “放肆!”

    “见到王爷,还不下跪行礼。”

    镇远王身后的一干强者,见状都愤怒了。

    这些强者都是镇远王的嫡系,也都是一些桀骜不驯之辈,地位极高,在王城之中也都算得上是狠角色,返回之前,路上也都隐约得知了王城之中的一些消息,早就恨不得立刻将这个羞辱镇远王府的狂徒给轰杀成渣了。

    叶青羽淡淡一笑,却并未理会这些将领。

    镇远王再度开口,道:“本王听说王城之中,起了风云,还以为是有神龙出世,阵营之中有要诞生什么厉害的人物,今日一见,正是让本王很失望,只不过是一尾长了角的小蛇而已,连蛟都算不上,也敢在这惶惶王城之中兴风作浪?”

    一些人哄笑了起来。

    叶青羽表情未变,道:“都说镇远王神威天成,威震四方,乃是王城之中少有的枭雄巨擘,今日一见,也算是颇有几分威势,可惜了,却只知道耀武扬威,镇远王府却已经成为了藏污纳垢之所,也让本官很是失望啊。”

    这话一出,顿时整个东正门的城头上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一个张龙城。

    好一个九剑军正。

    之前镇远王不再城中的时候,嚣张骄纵一些倒也罢了,就算是攻破镇远王府,也可以用擒拿万余楼这种的借口掩饰过去,但是今日镇远王当面,竟然还敢说这种话,难道他真的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吗?

    “哈哈哈哈,”镇远王大笑了起来:“狂徒一个,本王不屑与你争辩,左右,谁与我斩了这个狂徒?”

    “属下愿为王上诛杀这一尾小蛇。”一个身穿银龙吞月神甲的修长身形,从镇远王身后站出来。

    城头上的众人,都是一阵骚动。

    因为请命的这我银龙吞月神甲的身影,身形修长挺拔,容貌俊逸,面色白皙犹如玉石,一头银色长犹如流瀑一样跃动,虽则气息看似不强,但实际上,此人乃是镇远王麾下四大柱梁战将之一的【吞月】,据说乃是龙族后裔,体内流淌着神龙的血脉,早就达到了准帝境界,不仅仅是在镇远军中威名远播,在整个黑暗领域之中,也是足以排进前一百的顶级战将,恐怖可怕到了极点。

    这一次镇远王远征火州,所图甚大,所以几乎是尽起镇远军,四大柱梁战将【吞月】、【驱浪】、【射日】和【裂地】都随军而行,这才造成了镇远王府在面对九剑军正张龙城的时候,一时缺乏顶级强者坐镇,局面被动。

    此时四大柱梁之一的【吞月】主动请战,镇远王世子、毒花郡主和二王爷袁文国都露出了喜色。

    “好。”镇远王面带微笑地点点头:“战决,不要让这等小事,浪费了本王的时间。”

    “遵命。”

    【吞月】英俊秀气的脸上,带着自信随意的笑容。

    他转身,横渡虚空,一步一步,步步生莲,携裹着强大的战意气势,向叶青羽逼近。

    半空之中,气流逆乱。

    给人的感觉,似是有一头太古神圣银龙,从虚空之中探出头来,朝着叶青羽和他脚下的那一叶扁舟飞艇吞噬而去一样,引动了天地磅礴气势。

    ……

    “什么?”

    聂天空难以置信地拍案而起。

    “张龙城去东正门了?”

    他看着眼前急急忙忙来汇报的令狐不修,突然之间就有一种老父亲管不住熊孩子的心力交瘁之感。

    他无法理解张龙城的这种行为。

    到底是为了什么,去送死吗?

    本来他都已经准备好,要秘密送张龙城离开王城去避避风头,等到镇远王息怒之后,再做一些妥协与利益交换,就可以解决这件事情,让张龙城再回王城,到时候一切自然就没有问题了。

    但是现在,张龙城竟然主动去捋虎须,这是真的要去送死吗?

    “聂帅,只怕现在张老弟已经与镇远王对上了,怎么办?”令狐不修对于张龙城还是有些情义的,颇为牵挂。

    “你怎么不拦住他?”聂天空埋怨道。

    “属下闻讯赶去,已经晚了一步。”令狐不修惋惜地道。

    聂天空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如果张龙城真的去了东正门的话,以镇远王府的行事风格,肯定会有一场恶战,事情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了,之前的一切准备都付之东流,想要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已经不可能,如果自己此时前去的话,就算是聂氏一族也要彻底和镇远王府的袁氏一族决裂了,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

    可这样做,到底值得吗?

    他在心里问自己。

    去?

    还是不去?

    这个决定,很难做出来。

    很有可能聂氏一族的命运,都会因为这个决定改变。

    ……

    ……

    白云悠悠,朝阳习习。

    叶青羽淡淡地看着缓缓逼近的【吞月】,摇摇头,道:“你不行,还是退下吧……今日我来东正门,只是一时兴起,想要见识一下号称阵营最强战部之一的镇远军的风采而已,不想动手,必要逼我。”

    “逼你,你以为你是谁?”

    【吞月】仰天大笑,俊秀的脸上,尽是不屑之色。

    他成名的时候,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张龙城这三个字。

    落神岭不过是一穷乡僻壤而已,这种地方走出来的人,或许有点儿本事,但最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对于这种人,他实在是太了解了,因为大军征伐之处,见过类似的人太多,只需要以最强最霸道的手段,正面将其击败,就足以瞬间让其彻底崩溃。

    “死吧,用你的血,来洗刷你的罪业吧。”

    【吞月】不屑多说,直接出手。

    天空之中,有九天神龙怒吼之道音响起。

    镇远军四大柱梁之一出手,天地变色,道则涌动,犹如鸿蒙初开一般的天地道音轰鸣,让整个王城东正门之上的所有大小贵族和强者们,都感觉到了那股浩瀚恢弘不容置疑的强大力量。

    “嗯,【吞月】的修为,又有精进了。”

    镇远王的眼里,漏出了一丝赞赏之色。

    他身边的【射日】、【驱浪】、【裂地】三大柱梁,也都面带从容笑意。

    ……

    ……

    “聂帅,还请定夺啊。”令狐不修忍不住催促:“东正门之上,只怕是张龙城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聂天空面色凝重,来回踱步。

    他并非是优柔寡断之人,但是涉及到家族命运之事,依旧让他短时间之内难以断夺,事突然,他有点儿被张龙城逼到死角一样,即便是不想面对,却还是得有所决断。

    可以肯定的是,聂氏一族并没有真正做好与袁氏一族决裂的准备,毕竟时间太短,聂氏一族大兴不过是数年时间,聂天空自己入主军部也时日短浅,距离真正的王族,还差了一点点的底蕴,如果再有五十年时间,说不定……

    现在提前与镇远王府彻底决裂,就因为一个张龙城,值得吗?

    哪怕这个张龙城,或许有成帝的可能。

    值得吗?

    “聂帅,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之前的一些行动,已经与镇远王府交恶了。”令狐不修忍不住又说了一句:“镇远王此人,疯狂起来,不比张龙城逊色多少。”

    聂天空猛然停下了来回踱步。

    ……

    ……

    东正门城头上,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大小贵族们已经无法说出这是他们今日短短时间里第几次的震骇无声了,但是很显然,这一次,绝对是他们最为震惊的一次——震惊到了他们集体失去语言能力的程度。

    因为,那一叶扁舟飞艇上,叶青羽依旧悠然肃静而立。

    而镇远军四大柱梁战将之一的【吞月】已经吐血而退,断掉了一只手臂,浑身更是千疮百孔,犹如被万剑穿身一样,后退了千米,丧失再战之力,一眼惊骇惊怒的表情,犹如见了鬼一样,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可能,你……”他无法形容刚才那一瞬间的恐怖,犹如死神的阴影笼罩了自己一样。

    才一招,就败了。

    自己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这个张龙城,到底他妈的是什么人?

    -------------------------------

    过年真的是好烦啊,好好码一会儿字都没有时间,对于刀子这种没有存稿的作者来说,简直比死了都难受。

    兄弟姐妹们不要打赏了,刀子这更新不配拿打赏,明天一天估计都在路上,晚上争取更新,到时候看情况,会提前单章和兄弟们说清楚。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