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89、成帝
    “老祖?”

    这一下子,孙毅大帅是真的着急了。?八?一中文?网 ? W㈠W?W.81ZW.COM

    再不出手,张龙城就真的死定了,要活生生地被天狐君主给炼死,到那个时候,孙氏一族的损失可就大了,真正的人擦死两空。

    “请老祖出手。”

    “老祖,不能再等了啊。”

    孙氏一族的高层贵族们也都纷纷按耐不住了。

    但是,孙氏一族的君主,这位之前力排众议拿出族中仙域试炼名额,以一种近乎于孤注一掷的方式支持张龙城的日暮西山的武道皇帝,在这个时候,却展现出了一种让所有损失族人都难以理解的迟疑和犹豫,面对族中耆老的请愿,却始终没有出手的打算。

    “老祖,您莫非是担心天狐君主所说的那些话,张龙城的体内,莫非是真的有罪血?”孙毅大帅尝试着问道。

    天狐族具有占卜天机之能,这是一种天生的种族天赋,据说天狐族的历代的准帝级以上强者,如果血脉浓郁的话,就会具有一种洞见未来的能力,而成帝之后,更是可以推演诸多辛秘,所以天狐君主所说的话,是具有一定的说服力和煽动力的。

    “老祖,天狐族的老狗妖言惑众,必定是见事不可为,故意如此说,扰乱视线。”

    “没错,他这么说,就是要将张龙城推到罪民.阵营中,扣上一定罪民的帽子,想要毁掉老祖您之前的努力,我们绝对不能坐视不理啊……”

    孙氏一族的高层们着急了。

    他们都明白,如今的叶青羽,对于他们来说,有多重要。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说,孙氏君主依旧在沉默着,等待着,犹豫着。

    阳光洒落在这个老人的身上,照亮了他布满皱纹的脸,就好像干枯失去生机的龟裂大地一样,他微微下垂的眼睑隐约可见一种苍老衰竭的黑晕,双眸浑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已经垂垂老矣、风烛残年的老人,似是已经昏聩不堪。

    他没有说任何话。

    ……

    ……

    青云台之上。

    巨大的黑白双色巨茧,仿佛是一个奇怪的蛋,释放出了浓郁的黑白氤氲,一开始,还可以看到其中似是有人在挣扎,由内而外在茧层之上连续不断地浮现出一个个拳印、掌印、和撞痕,明显是被困在其中的叶青羽想要破茧而出,而且有那么几次,还真的几乎被他锤破了巨茧冲出来。

    天狐君主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虽然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还未成帝的后辈,竟然几乎破开自己的黑白长阵,但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加固了巨茧。

    加固的方式,就是不断地催动黑白双色的长,无限地生长,不断地一层又一层地缠绕着巨茧,转眼之间,原本只有十多米直径的椭圆形巨茧,已经变得足足有数百米大小,而其中叶青羽的挣扎震动也逐渐没有了声息。

    黑白双色诡异的光华,以一种奇异的韵律,在巨茧之中时隐时现,似是魔鬼的呼吸开阖,又犹如生与死、阳与阴的力量,不断地相互作用相互生灭,进而产生一种极致的灭杀炼化之力,不断地作用于被困在其中的叶青羽的身上。

    很多人都知道,当初,天狐族君主成帝,乃是在仙域试炼之中,因为天赋神通的关系,捕捉到了那一缕契机,出外人预料地成为武道皇帝,因此也让天狐族大为振兴,成为黑暗领域之中的大族。

    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当初的那一份机缘,其实是诞生于天狐君主近乎于处于必死的绝境之时,误打误撞之下,他打碎了自己左走的八卦阴阳之道,逆而行之,在八卦之中开出第九卦——错卦,也就是不正之卦,终于劈开一缕生机,成就了独特之道,因此他的真正冠冕帝名,乃是【九错天狐帝】。

    虽然外界都以为,九错天狐帝的本命之器,是九错轮回盘,但实际上,他真正的性命交修的道果威力,都是一头黑白魔之上,九错轮回盘只是一件普通的帝器,一个烟.雾.弹,一个迷惑外界的幌子而已。

    此时他出手,争抢时间,立刻就展现了黑白魔的威力,将叶青羽困在其中,魔道则力量流转,催动帝力,不仅仅是要将叶青羽斩杀,更是要将其生命精华的力量,全部炼化攫取,化为己用。

    “没想到次子体内,血气如此旺盛,犹如汪洋大海一般,咆哮无止境,犹如一丸绝世神药,哈哈,这一次,却是便宜我了,炼化这个狂徒,可以让我以巅峰状态,活出新的一世!”

    天狐君主察觉到了叶青羽体内的旺盛生机和气血,让他震惊,同时让他意识到,巨大的机缘就在眼前。

    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

    当下,他催动全身的帝道之力,不再有丝毫的保留,每一根丝之中,都有道音轰鸣,每一个丝都涌动着他的武道意志,每一根丝都如汲取养分和气血的吸管一样,通过层层缠绕的巨茧,刺入到了叶青羽的体内,要将其彻底炼化。

    而此时的叶青羽,犹如被万千藤蔓缠绕了的全身一样,捆了个结结实实,已经完全不能动弹,只能任人摆布了,但他依旧保持着双手握剑的姿势,保持着出剑前斩的动作!

    “呵呵,可惜这一剑,你再也劈不出去了……”天狐君主冷笑,他可以透过黑白魔巨茧,看到其中的一切。

    这柄剑,也是一柄神剑,天狐帝军也眼热,这个叶青羽,还真的是个逆天怪才,居然能够在未成帝的时候,就祭炼出帝器,绝对是有大气运和大造化,可惜,他遇到了我,一切终将成为我的嫁衣。

    天狐君主越想心里越是得意。

    转眼,就有一刻钟过去。

    “嗯?为什么还未炼化,他竟然还有抵抗之力……”天狐君主突然感觉到有些诧异,他乃是极尽升华的状态,真正的武道皇帝之体,又动用的是真正的本命交修神通,炼化一个准帝,居然消耗了这么长的时间?

    莫非是因为那柄帝器之剑?

    天狐君主若有所悟。

    “哼,就算是帝器,握在未成帝的蝼蚁手中,也无用,只是多浪费我一些时间而已!”

    他再度不惜一切地运转帝道之力。

    只见那绵长的黑白双色的长绽放出灼灼神华,一道道的帝气氤氲疯狂地流溢,整个黑白巨茧爆出犹如昊日一般的光芒,刺目不可逼视,下方青云广场上的所有人,都觉得高高天穹之上,仿佛是多了一个太阳一样,世间尽数被神华染尽,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世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转眼,尽是一个时辰过去。

    “居然耗时这么长世间……这个张龙城,真是人间怪胎,哈哈哈,不过也是正因为如此,才具有如此价值,炼化之后,堪比绝世神药,还好其他沉睡的各族君主,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否则,只怕轮不到我这么轻松得到。”

    天狐君主越耐心了起来。

    他越想越觉得是自己遇到了大机缘,炼化越慢,说明这个人形神药价值越大,到时候炼化吞服,绝对可以再活一世,威震天下。

    时间再度流逝。

    红日西斜。

    竟是一日时间过去。

    漫漫长夜即将到来,然而因为光巨茧的存在,以至于整个青云广场乃至于方圆数百里,都犹如白昼一般,清晰可见。

    这时,不止是原先来青云广场观战的众贵族,连之前不曾关注的各方势力,都赶来到了青云广场周围,瞠目结舌地看着天空之中的那一幕。

    时间流逝,来到这里的身影也越来越多。

    然后,漫漫长夜过去。

    又到了第二日的黎明。

    天狐族准帝,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因为经过了一天一夜的炼化,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维持己身在巅峰状态,被困在其中的那个身影,看似是丧失了挣扎之力,体内的生机也被不断地压缩,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犹如风中之烛一样,乱而不灭,坚韧到了极点。

    事实上,仔细对比的话,就可以惊骇地现,此时的叶青羽,和一开始被困在巨茧之中的叶青羽相比,状态上,并无多大的变化。

    “怎么回事?”

    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就算是再强的准帝,就算是手握帝器,也绝对不可能在武道皇帝之力下,支撑这么长的时间。

    自己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催动过去的那磅礴浩瀚的帝力,没有摧毁张龙城,那去了哪里?

    难道是……被吸收了?

    不对!

    绝对不对!

    有诈?!

    这个念头在脑海之中闪过,天狐君主心中的贪念霎时间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个干干净净,理智重回大脑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危机的降临,背生冷汗,立刻第一时间就要收回黑白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天地微微一震。

    是的,就好像这个世界这片天地一个盒子一样,而这个盒子,在这一瞬间,轻轻地震动了一下。

    这不是地震的那种概念。

    而是整个世界,地面,空气,天空甚至是天地之间的道则,都颤抖了一下。

    这种感觉,对于天狐君主来说,熟悉而又陌生。

    一道红芒,穿透了厚重的黑白巨茧。

    刺啦。

    像是一张纸被撕开一样轻松,巨茧被撕裂,破碎,化作一层层一片片的黑白碎片,飘荡在了天地之间,而那刺目不可逼视的黑白神华,也在这一瞬间,逐渐暗淡下来。

    红芒的源头,是那柄剑。

    剑,握在人的手中。

    人,却已经不是张龙城。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龙城的面目已经变化,原本老成棱角分明的国字脸,变成了一张更加年轻且不知道英俊了多少倍的年轻脸庞,俊逸而又丰满的脸颊,每一个面部五官都近乎于完美,黑眉如剑,斜飞入鬓,完美的犹如一尊神祇一样。

    肉眼可见丝丝缕缕的银色光华,从其身体肌肤的每一个部位和角落迸出来,像是雾气,又像是光芒,源源不断地逸散开来,不断地融入到周遭的天地之间,转眼之间,这种光华和雾气,似乎就要彻底弥漫到整个世界一样。

    轰隆隆!

    天空之中,阵阵滚雷,自然道法在共振,在轰鸣,在雀跃,在欢呼,无数的道则之力在山呼海啸。

    昊日与琼月的光辉,期期出现,犹如缕缕神辉,又如偏偏仙花,仿佛是有无形的神与魔,无形的天女在洒落来自于神界的恩泽一样。

    虚空之中,异香弥漫。

    天地异象。

    一切,都因那握剑之人而起。

    天狐君主的身躯,突然开始不可遏止地颤抖了起来,这一幕,他也曾经历过,也曾体会过,那一次,他是这种异香的主角,那一次,他在仙域试炼之中完成了一生最为华丽的转身和崛起。

    那一次,他成帝。

    而现在,这一幕再度生,主角却不是他,而是他一心想要杀死炼化的敌人。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为什么会这样……在这样的情况中成帝……张龙城……不,你不是张龙城,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尊贵如君主,此时,他也不禁惊呼出声。

    而他的声音,也如滚雷一般,传到了每一个聚集在青云广场之中以及周围的人的耳中,又如霹雳一般,重重地敲击在他们的耳中,劈在他们的心中,让每一个生灵都只觉得被震的眼冒金星耳中轰鸣,彻底失聪失明,丧失了思维能力。

    在他们全部的神识和灵魂之中,都在不断地回荡着天狐君主那句话之中的两个字——成帝。

    成帝啊。

    那是真正的武道神话的诞生啊。

    从一个武道皇帝的口中,说出这样两个字,足以证明一切,不会有伪诈。

    而与此同时,在孙氏一族的祖宅之中,那个仿佛是已经昏聩老迈糊涂了的年老孙氏君主,浑浊的眼睛里,突然流转出了不可思议的精亮光彩神芒。

    他裂开嘴笑了。

    “成帝了,竟然成帝了,哈哈,天地共鸣,道则震荡,这是成帝之兆啊,天纵奇才,真的是天纵奇才啊,居然以这种方式成帝,看来,他早就计算好了啊!”

    老君主的心里,充满了惊奇。

    而在他身边,那些孙氏一族的高层贵族们,则完全呆住了,他们的心中只有同一种感觉——

    狂喜!

    ------------

    小叶子终于成帝了,他会如何解决眼前的乱局呢?

    成帝之后,能否如愿以一己之力,扫除天下阴霾呢?

    这张4ooo字了,总算是让他在今天成帝了,大家晚安。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