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191、无敌
    黑暗领域之中,已经有漫长的年代,未曾见过双帝对决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武道皇帝承载天命,代表天地的意志,曾经在上古年代,天地灵气充足,原始的时代,一些原始生灵具有堪比武道皇道的力量,也曾生过武道皇帝之间的战争,留下过各种各样的传说,到如今,武道皇帝的身影逐渐稀少,或者陨落消逝在了漫长的时空洪流之中,或者都已经在寿元将尽的情况下,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苟延残喘。

    所以,当叶青羽持剑前指,锁定对面的天狐君主的时候,意味着时隔无数年之后,惊天动力的帝战,就要再次开启了。

    “让你这个后辈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帝道之力。”

    天狐君主大笑着,脑后有九色光华生成,九错轮回盘缓缓浮现,似是在脑后生成了一个神盘一样,比之九错轮回盘在镇远王手里的时候,这种力量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九色神华之中道音轰鸣,被赋予了前所未有的灵性,好似是每一色光华之中都孕育这天地奥义一样,帝力锁链流转。

    咻咻咻!

    赤橙黄三色神华,瞬间齐,朝着叶青羽涌去。

    “同样的话,应该是我送给你,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帝力。”叶青羽摇头,面带怜悯,【流云无相甲】化成的白袍长袖一摆,似是微风拂动,涌到天穹之中。

    那三色神华,犹如被破了滚汤的薄雪一样,瞬间消失。

    “九错齐,天地易位……灭绝,杀!”天狐君主面色凝重,全力催动帝器,漫天道则道音轰鸣共振,九错轮回盘的九道神华,顿时齐齐出,席卷天地,蕴含着一种逆天改命的奇异脱之力,似是要将整个世界都扭转改变一样的力量涌现。

    这是真正的八卦第九错的力量。

    一种错误到了极致但却很可怕的力量。

    叶青羽再度摇头,道:“明知是错,却不回头,怪不得你在伪帝之路上走了这么多年,却始终不能开悟,不能进入真正的帝境……天地易位?只不过是骗人的小把戏而已,都给我散了吧。”

    话音落下,他挥剑。

    饮血剑之中,密密麻麻的银色符文锁链闪烁、涌动,化作银芒挥洒出去。

    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道音轰鸣,也没有强横劲力的撞击逸散,虚空之中只是泛起一层层春水被吹皱一样的涟漪,然后所谓天地易位的九错之力,就被彻底消融于无形了。

    风清云散,一轮朝阳,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

    金色温润的光辉,洒落到了天地之间。

    这种场面,根本难以和众人想象之中那种动辄天崩地裂的恐怖画面联系在一起。

    但只有天狐君主才能明白,这样的画面是多么的可怕,自己丝毫没有保留的攻击,却被对手如同春风化雨一般消弭于无形,这样的结果从理论上来讲只可能有两个原因,或者是对手的功法和道则正好克制自己,或者是对手的实力修为完全碾压自己,而就算是傻子也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的功法,并无多大的克制,那就只能是后一种理由了。

    让天狐君主无法接受的理由。

    “来而不往非礼也……审判之剑!”

    叶青羽出剑,浑身银色道则涌动,整个沐浴在银色神芒之中,一剑斩出,巨大的剑意剑华破空斩出,犹如天神出剑,要一剑将这个世界都斩为两片一样,天穹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牛油被热刀切开一样,在这巨大剑芒之下一分为二。

    昔日需要漫长蓄力才能出的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之中的战技,如今,他信手拈来,念头一动,随手就可以施展出来。

    咦?

    一剑斩出,叶青羽心中也是微微惊讶。

    在准帝境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化天下万千功法于普通的攻防之中,可以融合万千奥义于一拳一掌之间,已经根本不用在施展任何战技,随意一拳一剑,都远了战技的威力。

    但这时,一剑斩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明悟,却在叶青羽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不好!”

    天狐君主本能地感觉到不妙。

    这一剑的威力,凡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却可以,这一瞬间,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那银色巨大剑芒之中,蕴含着的近乎于神灵一般力量,那是可以灭杀帝者的力量。

    “九错轮回盘……九错守护!”

    他大吼,催动玉盘,演化出无数的符文锁链,疯狂地缠绕蔓延,组成一层层的八卦九错光盾,足足九道,层层叠叠挡在身前。

    然而——

    刺啦!

    布帛撕裂一般的声音响起,九层光盾瞬间被一斩为二。

    剑势不衰,竟是又直接将当头斩下,斩在了【九错轮回盘】上,又是嗤地一声,直接将这帝器玉盘一分为二,就如同利刃切泥一样,连片刻的阻滞都没有生。

    “啊……”天狐君主大叫一声,躲闪不及,剑芒更是直接切过了他的身体。

    下一瞬间,这位武道皇帝的身躯就直接一分为二。

    嘭!

    血雾爆起。

    光影一闪,天狐君主的身形,变换位置,在百米之外出现,但是面色惨白无比,犹如一身的血气全部都被蒸吸干了一样,明显可见他整个人的精神萎靡不振,可见刚才那一剑,斩杀了他不少的气血精元,再度凝聚身躯,但实际上已经是受了重伤。

    “不堪一击。”

    叶青羽面现讥诮之色。

    他还沉浸在刚才这一剑的威力之中,成帝之后,再度施展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之中的战技,竟然威力倍增,帝力催动之下,这些战技瞬间变得不凡,犹如仙人之术一样,刚才的【审判之剑】的威力,真的是乎他的预料。

    难道青铜古书【神魔封号谱】之中的战技,乃是罕见的帝道战技不成?

    只有以帝力催动战技,才会挥出这种战技的真正威力?

    这样一个念头,在叶青羽的脑海之中出现。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慢慢去琢磨的事情。

    眼前的事情,需要赶紧解决。

    “以德报德,以直报直。”叶青羽盯住天狐君主,道:“君主,就请上路吧。”

    他展露出了杀心。

    天狐君主听到这话,在看到叶青羽脸上那坚决的表情,就知道对方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要镇压自己,心中又惊又怒,他自从成帝以来,何曾被人如此轻视和打压过,冷笑道:“果然是骨子里流淌着罪业的孽种,一成帝,就要掀起腥风血雨,如果被你羽翼丰满了,那还了得?”

    他说话的声音不小,以一种奇异的韵律激荡出去。

    叶青羽不屑地冷笑,知道他这是在在试图惊醒那些在城中沉睡的其他君主,用这种话来为自己争取帮助,看来,经过刚才的交手,天狐君主的心中已经生出惧意了。

    然而,叶青羽根本不会在意。

    “请君主上路。”他淡然说道,饮血剑震动,又是一剑【审判之剑】,成帝之后第二次施展,剑势更加恢弘浩大,一道数千米长的银色巨大光剑,从天而降,锁定了天狐君主,根本不容任何的躲避,只能硬接。

    “你……”天狐君主自成帝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

    他一头黑白长犹如黑白双龙一般彼此纠缠蔓延,暴涨出去,化作黑白天刀,同样是撑起数千米的光刀,反斩了出去。

    轰!

    天空之中道音轰鸣,法则乱溅。

    黑白光刀瞬间破碎,炸裂开来,毁灭一般的力量弥漫。

    然后下一瞬间,虚空之中的银色巨剑涟漪一荡,这种毁灭力量瞬间就被吞噬一空,而光剑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直接斩在了天狐君主的头顶,光芒大作,吞噬了其身影。

    “老祖……”

    “不!”

    远处天狐族的一众强者看到这一幕,简直就是心胆俱碎,魂飞天外。

    他们无法接受,本族无敌的老祖,镇压天下的老祖,竟然被这样一个之前在他们看来就是螳臂当车的必死小卒的手中连续受创,而且显然竟然有不支之态,他们的精神支柱在这一刻轰然倒塌,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剑之下轰然崩溃了。

    剑华光芒散去。

    原地消失一空,什么都不见。

    天狐君主身形也不见了。

    天狐族长心中悲愤,一片冰凉,盯着叶青羽,恨意冲天,任何理智都消失,怒吼道:“冲,杀了他,为老祖报仇……”说完,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疯狂地朝着叶青羽冲来,而其他的十数名天狐族高层,有一些犹豫畏惧,另一些则也是丧失了理智一样冲过来。

    叶青羽衣袖一甩。

    咻!

    数道雪花晶莹飞射出去,看似是不急不缓,但也根本无法规避,雪花洞穿了他们的身躯,然后这些天狐族强者的身形,就像是原本由雪花组成的雪人一样,飞散开来,化作了漫天晶莹的雪花飘散,金色朝阳照射之下犹如镀上了一层仙金一样,飘飘洒洒在虚空之中,煞是美丽。

    五六尊天狐族的准帝,包括族长,顷刻间被瞬杀。

    这,就是帝威。

    而叶青羽像是做了一剑微不足道的事情,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他的双眸之中,有紫色光芒流转,【虚空之眼】运转,照射虚空,一扫之下,就看到数万米之外,一只生有就只尾巴的雪白如玉的小狐狸,的正在如丧家之犬一样飞快地奔逃,原本隐匿了身形,此时被紫色瞳芒一照,立刻就显现出了身影。

    正是天狐族君主。

    他在潜逃,却被【虚空之眼】照除了身影,无所遁形。

    很显然,他怯战了,被打出了本相,这是灾难性的事情,他这个时候已经明确,自己无法战胜叶青羽,不是叶青羽的对手,再战下去,会有生命危险。

    “逃得了吗?”

    叶青羽逆转空间,天狐君主明明往外逃的身影,却被瞬间有重新送了回来。

    “不要欺人太甚。”巨大白狐的口中,出轰鸣之声,眼见逃不了,它全身的白色狐毛犹如神针一般倒束了起来,犹如困兽一般。

    叶青羽摇摇头,道:“记得君主曾在东正门的城头上,说过因果之论,我不像是天狐君主你一样只仗强势扭转因果,但是,你中下的因,就要承担相应的果,青云台之战,实质上是你逼我登台,镇远王只不过是你杀我的一把刀而已,为了杀我,你甚至连本命之器都借给镇远王,还在青云台周围,布置下了杀局,埋伏天狐族强者,最终不惜亲自出手……我若不成帝,易地而处,你会放过我吗?”

    “哈哈,放过你?呸!若是易地而处,我必杀你,将你挫骨扬灰,让你们灰飞烟灭。”天狐君主狠,锋锐的獠牙闪烁着狰狞的白光,浑身如野兽一般的暴戾气息爆。

    “那就没有什么话说了,上路吧。”叶青羽一步步地逼近,剑势如山岳崩催一般碾压向天狐君主。

    “哈哈,同归于尽吧,就让这青云广场和这座王城,一起化作历史,哈哈,到时候,你也是黑暗领域的罪人。”天狐君主凶性大,彻底爆出无匹的凶悍毁灭道则,无所顾忌,不但是攻击叶青羽,更是要将这座守卫者王城连同其中的生灵,一起毁灭。

    他已经疯狂了。

    叶青羽微微皱眉,他知道,这是天狐君主心态失衡的一种表现,本来当初他在仙域试炼之中就侥幸成帝,根基不稳,只能算是伪帝,这些年无所积淀,心魔早就将他缠绕,此时被自己所击溃了武道之心,于是彻底疯狂,甚至要比一般的武道强者走火入魔更加可怕。

    “镇!”

    叶青羽开口。

    云顶铜炉出现,漂浮于虚空之中。

    经历了仙域试炼的异变之后,此时的云顶铜炉,犹如石中之玉终于被琢磨出来一样,不再是之前暗中古朴暗淡的光泽,而是一口金黄色的巨鼎,释放出灼灼神辉,神性光芒放射,璀璨且夺目,其上的光纹也是清晰无比,壁画栩栩如生鲜活生动,涌动着光环,和之前的形状光彩比,简直如同换了一口鼎一样,一般人根本无法将其和原先的云顶铜炉联系在一起。

    铜炉一出,立刻释放出无穷的伟力,覆压下来,形成一片帝则力场,将青云台虚空周围方圆数十万米之内的一切,都封镇,就如一个阶段的帝阵一样,让天狐君主释放出的毁灭之力,根本无法波及青云广场和守卫者王城。

    “你……”天狐君主绝望了,他没有想到,叶青羽的手中,还有这样的至宝。

    这铜炉一看就是至宝,就算是帝器之中也算是至尊,很可怕。

    为什么他的手中,竟然有两件帝器?

    “授吧。”叶青羽面色无情,出剑击杀。

    天狐君主厉吼着反击。

    然而,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多。

    最终,叶青羽的饮血剑剑芒,按落在了天狐君主的脖颈之上。

    眼看着天狐君主丧命在即,突然,一个冷漠威严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新帝君未免太冷血,何必真的赶尽杀绝?”声音之中蕴含着帝力道则,竟然又是一尊帝境的存在出声了。

    而与此同时,守卫者王城之中,四五道神秘且浩瀚的力量隐现。

    这四五道力量气息,都是帝境强者。

    原本沉默的王城,在这一瞬间,突然像是平静的海面上毫无征兆地掀起了滔天巨浪一样,霎时变得无比可怕,原本不知道沉睡了多少万年的隐世君主们,从沉睡之中醒来,带着不同的目的,想要干涉这已经落下帷幕的战斗了。

    ---------

    大家元宵节快乐,红包活动在晚上八点开始,各大官方群中分批放,大家注意一下哦。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