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御天神帝 > 1227、杀戮之夜
    在两个手下的恭维下,军妓营主管如一只笑面虎一样,笑意盈盈地朝着拍卖大厅之中走去,每一次有新的贵族妻女被送到军妓营的时候,都是一场盛事,会有拍卖除夜的大会出现,很多时候,那些落难贵族的死对头和仇人们,都会疯狂地涌入到大会中,不惜一切代价拍下初夜机会,然后在仇人妻女的身上,泄复仇。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最近一段时间,落难的贵族并不多。

    新帝上位,虽然连斩镇远王、天狐族、通天族、墨羽族、巍山族等巨头,手段手腕可谓是酷烈到了极点,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除了这些罪魁巨头之外,新帝却并未赶尽杀绝,对于这些巨头的家人,也没有太过追究,让原本还想要在这方面动一些心思的各大军妓营主管,都十分失望。

    毕竟这些巨头魁虽然死了,但是他们的家族依旧强大,新帝若是不出手,军妓营想要动这些家族女性成员的,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王城之中,军妓营足足有上百号,一号军妓营曾经显赫一时,最风光的时候,有一位落难的帝族天女,被送到了这里,一号军妓营的大门差点儿被踏破,可惜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风光不再,否则,这胖子主管也不至于费尽心思、花费了大价钱地将听涛王的妻女弄来。

    “嘿嘿,听涛侯依附新帝,已经是王位之尊,他的妻女的价格,可以更上一层楼,尤其是那个林南竹,也算是王城之中有名的美女之一,芳华正盛,还是处女,追求者无数,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哈哈哈!”

    远远听着拍卖大厅之中传来的鼎沸喧哗之声,胖主管心情无比愉悦,他不由得为自己这一次果断选择叫好,可以想象,今晚必定是一号军妓营恢复风光的时候。

    “爷,那林南竹性子烈着呢,不如先破了她的身子,磨一磨她的性子。”一边跟着的小厮笑嘻嘻地道:“况且,这一份美味,爷您也应该先拔头筹吧?”

    “是呀,爷,您吃肉,我们也跟着喝汤不是?”另一个小厮更露骨。

    这两个显然也是垂涎林南竹的美色许久了。

    胖主管冷哼一声,道:“闭嘴,你们两个蠢货,这种念头我劝你想都不要想,这一次事关我们营的兴旺和名声,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好货色,要是把事情办砸了,上头能扒掉我们的皮。”

    两个小厮就再也不敢说话了。

    拍卖会场已经到了。

    胖主管笑嘻嘻地走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

    在胖主管的亲自带领之下,拔得头筹的小贵族,迫不及待地朝着静室的方向走去,这个贵族来自于通天族,是通天族族长昔日最宠爱的外孙,今夜他是为了报仇而来,叶青羽斩杀了通天族族长,而听涛侯又是叶青羽最信任重用的人,他无法奈何得了叶青羽,所以今夜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就要将一腔仇恨,都泄到听涛侯的妻女的身上。

    “到了没有啊,快点。”

    小贵族迫不及待,面色有些狰狞。

    “爷,前面就是。”胖主管陪着笑,将其领到了静室的门口。

    小贵族迫不及待地进去了。

    胖主管笑了笑,从外面关上了门。

    他没有着急离去,而是在门外静听,在军妓营这样的阴域中待得久了,人同鬼一般,心思极为阴暗,他有一大喜好之一,就是偷听房事,尤其是今日这种场合,尤其符合他的变态心理。

    但让胖主管意外的是,小贵族进去数十息的时间,里面竟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按照他的经验,此时不应该是已经尖叫哭泣咒骂和狞笑声从里面传出来了吗?为何会毫无动静?

    他正惊讶之间,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从里面传了出来。

    “糟糕,难道这通天族的小爷,为了泄愤,竟然把这对母女给杀了?”胖主管吓了一跳,这对母女花可是他为了重振一号军妓营重金操作的宝贝,若是杀了,他可就赔大了。

    一想到这里,他顾不得其他,召唤来了几个心腹小厮和侍卫,敲门敲不开,然后干脆直接就破门而入。

    进入静室,眼前的场面,让胖主管和他身边的心腹小厮侍卫们,都惊呆了。

    一柄剑,插在了通天族小贵族的胸膛,鲜血顺着剑刃血槽流淌下来,小贵族一脸的惊恐和绝望,双手紧紧地握着剑刃,长大了嘴巴,像是一条快要干死的鱼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剑柄,握在一只五指纤细秀美柔白如新剥小葱一样水嫩的手掌之中。

    林南竹的手掌。

    此时的林南竹,不知道为什么,显然是恢复了实力,气息厚重,褪去了之前被强行换上的情趣薄纱短裙,已经换上了一身合体的武士战甲,面色愠怒,杀气腾腾,犹如一尊从生死线上走回来的杀神一样。

    而在她的身边,听涛侯之妻也换上了得体的衣物,安静地站着。

    一位白衣黑的年轻人,坐在窗前的桌子上,浑身上下隐约有一种贵不可言之气,面目英俊秀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扣着桌面,极有韵律和节奏,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对于房间里生的一切,如若未闻一样。

    胖主管如同见了鬼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对母女花怎么脱困了,体内的禁武符文都已经解开了?不可能啊,那符文禁锢传闻乃是在听涛王府被攻破的时候,一位准帝大人亲自种下的,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解开?

    而且,这个白衫年轻人,又是何方神圣?

    “你们来的正好,今天,都得死。”林南竹的声音犹如从地狱里来的复仇之神一样。

    她不去理会这些人的震惊和困惑,一脚踩着通天族小贵族的胸膛,一寸一寸地长剑拔出来,然后又一剑,直接斩掉了这个小贵族的头颅,这才抬起头来,美丽的面容因为屈辱和愤怒而有些变形。

    拎着带血的剑,林南竹大踏步地逼向胖主管。

    “拦……拦住他,快拦住他。”胖主管心惊胆战,被扑面而来的杀气吓得腿都软了,连忙往后退。

    身边的军妓营护卫锵锵锵抽出刀剑,朝着林南竹杀去。

    “死!”

    林南竹的杀意盈天。

    剑光闪烁,静室之中仿若是雷霆忽隐忽现。

    冲过来的护卫们,一瞬间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像是农夫镰刀之下的麦子一样,全部都哗啦啦地倒地,身躯全部一分为二,鲜血流淌出来,染红了静室的地面。

    “啊啊啊啊……”胖主管如同杀猪一样尖叫着。

    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

    “快,快传讯,找人,找人来收拾这贱婢。”他心中惶恐又愤怒,这样一来,一号军妓营的牌子,算是全部都砸掉了,以后谁还敢来?

    很快,整个一号军妓营都被惊动。

    警讯之声长鸣,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夜空。

    无数道身影迅感到了静室,军妓营的护卫高手,也第一时间赶来,一些正巧在营中寻欢的贵族,也都闻讯而来,第一次生了这样事情,除却护卫之外,都是来爱热闹的,反正谁都没有觉得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毕竟军妓营乃是王城中的帝族势力把持,这种销金窟一年也能攫取巨额的财富,有帝族背后扶持,谁敢动军妓营?

    一时之间,静室的外面,人影重重。

    “拿下她,拿下这个贱婢……”胖主管高声尖叫:“给我活捉她,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啊啊啊!”看到高手护卫都已经到来,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以为局势又重新回到了掌控之中。

    然而,不到一盏茶时间之后,他就变得面如土色。

    尸体遍布。

    血流如河。

    所有的护院高手强者,犹如不堪一击的韭菜一样,全部被林南竹手中的长剑收割了,一个不剩,这个身披铠甲的女剑士,犹如地狱里走来的死神一样,连一位大圣巅峰的存在,都没有能够在她的剑下走过一合。

    不对,不对。

    什么时候,这个林南竹的实力,竟然如此强了?

    胖主管头脑之中一片空白。

    周围看热闹的贵族们,此时也感觉到了局势不妙,因为在斩杀了所有的护院高手之后,林南竹竟然踏着尸体血泊,拎着浴血长剑,一步步地朝着他们逼近过来,其实不善。

    “你……你想干什么?”一位贵族质问。

    咻!

    回答他的时候一道剑光。

    人头飞起的瞬间,他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下一瞬间,其他贵族犹如被捅了一棍子的麻雀窝一样顿时炸了,转身就逃,还有几个自觉实力强横的贵族,试图将林南竹拿下,结果剑光闪过,全部化作了剑下之鬼。

    已经杀红了眼的林南竹,犹如虎踏羊群一样,挥剑敢杀,不管是来自于哪里的贵族,不管是什么身份,不管是求饶还是咒骂,都被她的长剑斩为两截,躺在了血泊之中。

    来到这军妓营中的,本就没有什么好人。

    片刻之后,偌大的军妓营,已经化作了一片鲜血死域。

    除了少数一些侍女和那些被摧残的生不如死的军妓之外,来此寻欢作乐的贵族和营中的护卫、管事、小厮等等,全部都成为了剑下亡魂,尸横如山,骨肉堆积,鲜血染红了水渠和池塘,刺鼻的血腥之气,冲天而起,几乎将天空都染红。

    胖主管体如筛糠,颤抖着站在静室门口的血泊之中,面如土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快要被吓傻了。

    林南竹拎着血剑回来,身上的铠甲,犹如血染。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但被仇恨羞怒染红的双眸神色,却是渐渐恢复了清明。

    而这个时候,那坐在静室里桌前的白衫年轻人,手指停下来,猛然抬头,看向外面夜空,目光如神剑,似是察觉到了什么。

    ----------

    今天在公众微信号上了一张刀子和刀嫂的合影,哈哈。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