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六百二十一、师徒如旧
    震天侯炼开了三十六条道脉,执掌三件一级神兵,当初对许了来说,堪称无可匹敌的存在,就算他原身也不过是妖将巅峰,未必敢轻撄其锋。

    但如今却又不一样了,许了虽然还未有恢复原身的实力,但坐拥弥天大阵,有三大妖帅级战力为阵眼,更有一件夺自震天侯的一级神兵,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也不是没有可能让震天侯吃一个大亏。

    尤其是他当初借助金精童子做了手脚,如今那头金精童子还未有被抹去意识,反而越来越强,自然也就把弥天大阵的种子,扎根到了震天侯的身躯内。

    许了也不想浪费这些资源,只不过单独对付震天侯也就罢了,若是还要对付大国师,还有其他潜藏的高手,未免太太过吃力,许了很需要对朝歌城多一些了解。

    他如今手头资源丰富,可做的选择就多了,重新接近震天侯的手段,首选自然就是修月七友。

    这七头妖怪开始还不太拎得清情况,但是慢慢的也就接受了,毕竟许了待他们不错,而且展露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尤其是后来飞云侯和余六的加入,让修月七友自然而然就想通了。

    许了自从掌握了弥天大阵,就不太在意这七头妖怪,甚至他都不需要去解释,修月七友就能自己想明白,该如何投靠,但此番想要使用他们,去打听震天侯的情况,许了还是要亲自出面去请一下。

    海无涯,柳明传,许毅,切磨童子,海无量,海天秀,月婆娑等修月七友,在余烬山生活但也选愉快,余烬山不但元气充沛,适合修炼,还有无数功法悄悄流传,他们是最早接触许了的一批人,早就猜出来许了身份不凡,也猜出来这些功法是许了流传出来,就只是不明白许了为什么这么做。

    但是自从海无涯和月婆娑得了许了之助,先后突破妖将,海天秀重新修炼人道功法,也把星斗元神变修炼到了天罡士的境界,这七头妖怪就死心塌地,愿意跟从许了,就算他们当初投靠应王,也没有可能获得这么大的好处,哪里比得上现在?

    所以当许了来寻他们的时候,修月七友不但没有怨言,还特别热忱,许了提出让他们会朝歌城打听消息,他们几乎是一口答应。

    许了为了保险起见,免得他们被震天侯一怒之下杀了,还把留恋余烬山不走的铃铛儿给打发了出来,让她陪同修月七友一起回朝歌城。

    铃铛儿是闻仲的孙女,地位不反,就算南海龙宫造反,也不会有人敢轻易动她,有了铃铛儿在,修月七友的安全自然无虞。

    当然许了也不户就这么让八人去朝歌城,如今弥天大阵已经祭炼的非同凡俗,早就能够大小随心,他会亲自携带弥天大阵,在暗中追随,但有危险,就会出手营救。

    许了毕竟非是什么枭雄人物,做不出来漠视人命之举,安排的格外细致。

    唯一让许了为难的,反而是应王,如今应王修成妖将虽然仍旧可以被反手镇压,但终究与以前修为混弱之时不同,许了有心揭开一切,故而让修月七友先出发后,就寻了一个风气月朗的日子,约了应王这个师父上海面喝酒赏月。

    应王突破妖将之后,心情大爽,如今余烬山妖怪以十万记,自然不缺酿造美酒之妖,他拎了一壶酒,把新炼造的一团紫云展铺开来,频频向许了劝酒。

    许了饮了两杯,就停杯不饮,问道:“师父可觉察出来,徒儿有些古怪?”

    应王呵呵一笑,说道:“谢谢你传授九元算经,我开始还以为此法是你无意中得来,但如今想来决然不是,你跟烂桃山姜尚有什么关系?”

    许了微微惊讶,叫道:“乃是我新拜的老师!原来师父早就知晓一些秘密,却不曾与徒儿说知。”

    应王深色复杂,深深瞧了许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仍旧觉得,我算是你师父吗?”

    许了毫不犹豫,哈哈一笑,说道:“这要看师父是否要把徒儿开革出门户。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徒儿是不敢先造这个反的。”

    应王沉吟片刻,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想要跟我说什么,暂且说出来吧!”

    许了没有把自己乃是外界之人,三千年后生灵说出,只从镇江侯亲子说起,又说了自己逃出之后,遇到了姜尚,收了自己为徒,学了九元算经。

    “只是姜尚老师,不肯庇护徒儿,我也只能继续逃走,潜入朝歌城,投奔应王殿下,没想到却最后拜了您为师父。”

    应王听完之后,伸手一指,说道:“这座余烬山是个什么来历?”

    许了摇了摇头,说道:“此物却是奇异,徒儿出生就带了一座阵法出世,此阵法善能炼化万物,尤其是炼化虚空,可以把万物生灵作为阵眼,增厚威力。若无这座阵法,徒儿就算再修炼一百年,也没有如今修为。若无这座阵法,师父想必也不会回复的如此之快。”

    应王想起来自己出手欲杀镇江侯的事儿,苦笑道:“那次我追杀你父侯,也是你暗中出手了?”

    许了暗中出手帮助送孙宗鬓,其实也没什么痕迹,但却因为趁机收复了飞云侯,给应王瞧出来破绽,他修炼了九元算经之后,智慧大开,许多蛛丝马迹,原本不会泄露什么,但对修炼九元算经之辈,却如洞烛观火。

    许了尴尬一笑,说道:“我出生时就有崩龙命格,我也只是把崩龙命格转移到了父亲身上,又借助了弥天大阵收了飞云侯残躯,除此之外,实在没能多做些什么。”

    应王叹息一声,说道:“若非有些变故,我没能杀了你父侯,此时就是你我师徒,仇怨相见了。”

    应王倒也没有一定要诛杀镇江侯之心,他被麾下背叛,又被大国师暗算,如今更想跟孙宗鬓一系拉近关系,若是能重新首付这一支力量,就尤为佳妙。

    他知道余六和飞云侯的存在,又知道孙宗鬓手下,有忘觉子和云帅两大妖帅,若是能再次收服孙宗鬓父子,就等若重新拥有了五大妖帅为部下,虽然实力还不如自己全胜时期,有八大妖帅,飞云侯等人实力也稍弱,但气势却能恢复大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