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零五、《银狐》
    许了随手抽出一根暗金长矛,黑光妖气绕着长矛翻涌,让这根暗金色长矛渐渐缩短,化为一口淡金长剑。

    许了看了一眼白秋练,犹豫了一下,把手里的长剑扔给了白家的女孩儿,又抽出了一根暗金长矛,依样葫芦,也化为一口长剑。

    白秋练脸上笑意盈然,抓过了长剑,学着青衫少女,开始演示剑法。

    许了瞧了一会儿,心下颇为钦佩,白秋练也不过看了五遍,就能把这七十二招剑法学的七七八八,除了有三四招错漏,七八招不够纯熟,其余剑招不差分毫,就好像已经练了十多年一样。

    白秋练练了一遍,还有些不大满意,摇了摇头,冲着许了微微一笑,说道:“我练的还不够顺畅,总觉得还有几招剑法差了点。许了!你也来练一回,让我看看你领悟了几分!”

    许了答应了一声,长剑一探,从起手式开始,翻翻滚滚,满场奔走,把这一套剑法演练开来,满空都是寒光缭绕,气象森严。

    白秋练看的目驰神摇,暗暗赞叹,心道:“我还以为自己学剑就够快了,没想到许了的比我尤胜一筹,这一路剑法几乎没有破绽。他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这套剑法练至这个地步?”

    许了出手极快,每一招都如行云流水,激流飞度,七十二路剑法堪堪使完,体内妖气忽然生出变化,让他忍不住振声长啸,手腕轻轻一抖,剑身就生出三寸剑芒,吞吐伸缩,游移不定。

    许了收住了最后一式,心下也是大为惊讶,他也是堪堪把这套剑法使完,才现这套剑法还隐含一套运功路线,练到极致可以把妖气逼成一道剑芒,附着在剑刃上,杀伤力倍增。

    白秋练更是不用说了,刚才她只是赞叹许了的天份尤胜于己,现在更多了几分仰慕。

    白秋练对许了颇有好感,这份好感还只是浅浅的一层,没有到了什么地步,但许了顷刻间学成了这一套七十二路剑法,还能得其精髓,逼出剑芒!

    这一刹那,让白秋练真的有些心动了。

    男人在展现自己最优秀一点的时候,也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很多漫画的角色,让读者喜欢的可能是画家笔下形象,但让读者念念不忘,记住一辈子的……往往是他们在故事里,绽放最灿烂光芒的一刻。

    中年书生腾岳抚掌长笑,叫道:“你们两个都是我最近百年之内,见到最优秀的年轻人,只要你们能破去这一篇剑法,我就允许你们拜入洞玄仙派。”

    白秋练恭敬的说道:“我愿意努力一试!”

    许了微微犹豫,问了一声道:“所有招数都必须自创吗?不可以借用原本学过的武功?”

    中年书生腾岳笑道:“自创者优,借用者劣!借用原来所学,我亦可算你过关,只是评价要低些。”

    白秋练盈盈一笑,盘膝坐下,继续观瞧青衫少女舞剑,双手比划,也不知是在学习还是在破解。

    许了颇为郁闷,也只能学着白秋练盘膝坐着,他倒是不需要去多瞧青衫少女舞剑了,这一路七十二招剑法,已经烂熟于心,看与不看差别不大。

    许了闭目凝神,暗暗催动了九元算经,在识海中幻化出另外一个自我!

    一身白衣飘飘,剑光化虹,绕着玄金铁线,一招一式出,向眉心那一条玄金铁线攻伐了过去。

    他以精神异力幻化的剑招,攻伐到玄金铁线上,几乎都是石沉大海,剑招过去,就鸟无声息,甚至都无法引动玄金铁线异变。

    许了倒也不气馁,在识海中翻翻滚滚把七十二招剑法使了百多遍,每运使一遍,招剑法变化就谙熟一层,到了后来剑招已经是随心所欲,甚至之前许多觉得已经尽数了然的招数,也都忽然生出了全新变化。

    他以精神沟通自己的玄金铁线妖核,外人自然什么也瞧不出来,只能看到他全身妖气翻滚,凶厉异常。

    白秋练虽然早就“知道”,许了的不死树血脉,但此刻也不由得微微惊讶,震惊于许了的天赋血脉强横。

    许了到得后来,已经完全沉浸到了这套剑法中,越来越是觉得这套剑法若是能演练下去,越变越奇,招数变化简直无穷无尽,浩瀚若烟海,根本不能破解。

    就在他生出了这个念头的时候,玄金铁线忽然收缩,化为一根黑沉沉的铁棒,横空一扫,简简单单,直截了当,但却把已经变化到了极致的七十二路剑法悉数破去。

    许了剑法演练至最为巅峰的一刻,忽然被这一棒横空,打灭了一切,就如瓢泼冰雨,冷龙压云,最炽热化为最幽寒,最浓烈归于最平淡,万千变化归一棒!

    许了全身一震,生生被这一棒把本我意识打出了识海,手中也不由自主的以长剑使出了这一招棒法。

    这一招棒法一出,白秋练根本看不明白,完全不懂许了出这“一剑”,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一棒实在太简单,简单到了根本没有变化!

    但这一招棒法落入中年书生的眼里,却大不一样,他几乎是立刻就跳了起来,大叫一声:“好棒法!”

    他随即就摇头,说道:“不是棒法!”

    过的片刻,他又摇头,自言自语道:“也不是剑法,还是棒法!”

    中年书生赞叹良久,猛然抬头,双目绽放奇光,说道:“少年!你确有资格拜入我洞玄仙派。我这里有一口长剑,名为银狐,就转赠与你吧!”

    中年书生手掌张开,就有一道银光飞出,落在许了的掌心。

    这一道银光在许了的掌心化为一团小小的银光,豪光四射,柔和而不炽烈,温润无比。

    许了试着以妖气沟通,这团小小的银光对黑光妖气十分排斥,但却对玄金妖气依恋无比,他择善而从,以玄金妖气灌注,它立刻就化为了一头拇指大小的银色小狐,在掌心盘卧,就如沉睡未醒!

    中年书生送了银狐剑,厉啸一声,也化为一道沉沉奇光冲霄飞走,居然再也没有问过白秋练是否可破这一路剑法。

    白秋练脸上颇有些失落,但也忍不住有些好奇,走到了许了身边,轻笑一声,说道:“我这一次来洞玄仙派,带了两本小说,另外一本书名就叫做《银狐》,作者笔名很怪,叫做孑与2,倒是好巧啊!”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