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零六、宝刀赠佳人
    许了的手抖了几抖,掌中的银色小狐就又复化为一团圆润的银光,他再继续灌注玄金妖气,这团银光就冲出掌心,化为一线银光,盘空一匝,把附近一块巨石一绕。

    许了收回了银狐剑,催动了控鹤功虚虚一推,那块巨石平平滑开,摔落地上,震起无数尘土,被银狐剑斩过的断面光滑如镜。

    许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锋锐的剑器,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银狐剑落回掌心,又复化为一团银光!

    许了念头微微一动,这团银光平平摊开,滑过了手心,在手背添了一抹银痕。

    这就是仙家飞剑!

    变化随心,无形无相,非是人间兵刃的模样。

    白秋练有些艳羡的说道:“腾岳祖师和青虬祖师,乃是洞玄仙派镇派的两口仙家飞剑,平日里根本不会离开存身的剑潭,我们今日撞见乃是极大的机缘。他们秉承开派祖师的遗训,偶尔会在山门挑选弟子,只是数千年过去,洞玄仙派的规矩早就改换,即便不能通过两位祖师考验,亦不影响拜入门中,只是若能经过两位祖师考验,就可以得赠一头剑灵。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撞到两位祖师,得到这种考验,在山门徘徊多少次都抱憾而归,我们可算是运气极好了。”

    许了这才知道,中年书生和青袍老者一派古人打扮,不是因为不能与时俱进,还习惯穿着古代的衣衫,原来它们根本就不是人类,形象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固定。

    他也听说过器物成精之事儿,明白这两位祖师,其实可以算是剑妖!

    许了收起了银狐剑,见白秋练满脸遗憾,问道:“你也学会了这套剑法,今天才是第一天,努力一些,七天的时间应该也能破解,为何这么失落?”

    白秋练笑道:“两位祖师所居剑潭,乃是五金精气汇聚,百年以上才能诞生一口剑灵,你得了银狐剑,百年之内都不会再有第二头剑灵出世。我就算破解了这套剑法,他们也没法给我另外一头剑灵了。”

    许了顿时有些愧疚,有种抢了白秋练东西的感觉,尽管这头剑灵是他凭本事得来。

    他想了一想,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补偿,就把自己在天帝苑得到的古拙战刀取出,递给了白秋练,说道:“咱们两人一起拜师,我得了一口银狐剑,你也不好落空,就送你一口战刀好了。”

    白秋练俏脸微醺,刚要推拒,眼睛忽然一亮,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来。

    许了不知道她表情为什么变化如此丰富,搔了搔头,说道:“也不知道你习惯用什么武器,若是你不喜欢,我也没办法,我身上就只有这口战刀还算贵重。”

    白秋练吃吃一笑,说道:“你是从天帝苑得到的这口战刀吗?”

    许了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白秋练咬了咬嘴唇,又问道:“你如果知道了这口战刀的真正价值,会不会后悔送给我?我可跟你说,它的价值决不在银狐剑之下。”

    许了毫不迟疑的说道:“为什么要后悔?我知道这口战刀亦是灵兵,大略相当于妖王级的武器,但我以后要学剑了啊!不会再用刀了,留在手里没用,你也知道我不缺钱,也没必要卖了它。”

    白秋练摇了摇头,再也没说什么,探手抓过来这口古拙战刀,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你这可是相当于人类的富豪,送一辆限量版的跑车给女孩子,北都市能够抵抗这种礼物的妖怪少女还真不多。”

    许了笑了,说道:“肯定不包括你!你们白家可是七大纯血世家,你名下的各种产业和股份,累积起来不会比我的身家少,这种武器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白秋练噗嗤一笑,说道:“我名下的财富或者不会比你少,但可供支配的部分,就远远不及你了。至少我肯定买不起这么一口妖王级的武器,就算我想买,市面上也罕有流通。我要是真能轻易买到这种级数的兵器,腾岳和青虬两位祖师的考核也不会这么挂心了。”

    许了对财富并没有什么概念,他虽然知道这口古拙战刀珍贵,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他不需要了,又有了新的武器,送人不过是顺手的事儿。

    白秋练的解释,他听过也就算了,反正白家的女孩儿收了他的东西,他的那点愧疚就不翼而飞,心情也比较愉悦。

    白秋练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见许了如此,知道他什么心理,并不是故意送一件礼物讨好自己,如果许了真的是有意为之,她反而不会接受了。

    白秋练把玩了一会儿这口古拙战刀,笑着说道:“其实你不知道,洞玄仙派的剑潭可以洗练兵器。这口战刀的品质非凡,我只要能求得腾岳和青虬两位老祖出手,把这口长刀投入其中,便可借助剑潭改变形质化为一头剑灵。”

    许了还真不知道,洞玄仙派的剑潭居然还有如此妙用,不过他既然已经送出去了,也就不再惦记,笑着说道:“那就更好了!我本来还担心,你不擅用刀呢!”

    白秋练抿嘴一笑,把古拙战刀收了起来,伸出小手去拉住了许了。

    她回眸望去,见许了傻傻的没有反应,心底倒也砰砰乱跳,故作镇定的扯着许了继续前行。

    两人出了山谷,终于见到了一座大殿,这座大殿甚是威严,有一个老道士盘膝在大殿前打坐,见到两人来,曼声喝道:“我知道你们的来意,只须在我这里登记一番,就可以去左边偏殿听讲了。”

    许了跟着白秋练一起,在老道士这里办好了手续,也就是把两人的名字写到一本小册子上,就算是完成了注册学籍的程序。

    许了也没有想到,洞玄仙派的管理居然如此宽松,老道士给两人办完登记,也不继续盘坐了,拔腿就走,什么话都没有交代。许了本来还想问他一些事儿,但也只能把问题继续落在肚子里。

    白秋练倒是比他更熟悉这里的规矩,带着许了绕了七八座院落,找到了老道士嘴里的左偏殿。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