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一十、任红袖
    ps:上架前存稿告罄……我正在哭,今晚仍旧会三更,记得把推荐票给俺,也记得上架后订阅哦!

    这个女弟子性子颇豪爽,虽然没有英蔷那么霸道,但也没有半点扭捏,见到许了就笑道:“原来是秋练的小男朋友!你才来了洞玄仙派一周,就跑来却尘殿做什么?虽然本门的十二剑关,并没有先后顺序,但你应该先去学习比较容易的飞烟剑法,学会了再来学却尘剑法比较好!”

    许了有些讪讪的,没好意思说,自己已经把飞烟剑法,骤雨剑法和红绡剑法都学会了。

    这个叫做任红袖的女弟子,就哈哈一笑,说道:“知道了!你跟宁真儿有仇,所以不想在那边学,左偏殿和右偏殿还是挺近的!”

    许了听到右偏殿三个字,忽然哎呀一声,他这才想起来,那天在食堂宁真儿和高行文,跟他约好了去右偏殿解决问题,但是他随后就忘记了这件事儿,找个了偏僻的地方练剑,甚至这几天连食堂都没有去,结结实实的放了宁真儿和高行文一对鸽子。

    任红袖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这种反应?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许了伸手抚额,说道:“并不是!我那天跟他们冲突,约好了去右偏殿解决问题,但我后来有事儿,就把这个约会给忘记掉了。”

    任红袖顿时忍不住,噗嗤笑出声音来,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点着许了的额头,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新人!你居然连高行文的鸽子都放,不过也亏了你没去,不然肯定会被暴揍一顿。高行文还罢了,他脾气性格都不错,但宁真儿可是火爆脾气,因为跟高行文的事儿,她跟大师姐都掰了,肯定会特别为难你。”

    许了其实很想说,老子才不怕他们这对公母,但自己没有去赴约,这时候说的再雄壮,也只会给人色厉内荏的感觉,所以就干脆不说了。

    任红袖笑过了一阵,还是把许了留下来,一起指点他剑法。

    任红袖可比孙月,宁真儿,庞若松之流,要认真的太多了,她会把却尘剑法一招一式的详尽拆开,每一种变化都演示一遍,务求让每个学习的人都瞧得清楚分明,没有碍难。

    却尘剑法!顾名思义,这一套剑法展开,岂止是滴水不漏,就连一粒尘埃都难沾身,剑法绵密之处,还胜过了红绡剑法,精巧变化,招数反复,亦过骤雨剑法,意境深远,也比飞烟剑法胜过不止一筹。

    许了学剑的时候,也顺带问过了十几个跟他同时学却尘剑法的人,这才知道这些人都学了蛮久,学剑时间最短的一人,也在任红袖这里呆了三个月,学剑最长的一个已经过了两年。

    按照洞玄仙派的规矩,只要把任意一门剑法练至能逼出剑芒的境界,就能守护一道剑关,许了现在也有资格去守护左偏殿,右偏殿和红绡殿。

    当然,洞玄仙派的弟子,除非是已经不求上进了,大家都希望能学习更多的剑法,甚至度过十二剑关,去学习更为高深的三经六绝艺,谁也不愿意来守护十二剑关。被打法来守护十二剑关的弟子,都是因为门派的月例任务,摊派到了头上,才不得不来。

    许了在却尘殿呆了半日,把却尘剑法的招数了然于胸,若是慢一些,也能很顺畅的耍上一遍。但这套剑法的精微奥妙之处不在招数,而在剑招变化的度,若是一口气能连使数十剑,就算不能做到一尘不染,至少也能风雨不透,慢慢悠悠的耍上一遍,几乎毫无用处。

    他使了三次,最快的一次,使完整套的却尘剑法也要十多分钟。

    许了自觉颇为羞愧,任红袖和其他的学剑弟子,都惊讶的呆住了。

    那些来学剑的弟子不必说,就连已经练成了却尘剑法的任红袖都暗暗嘀咕,心中暗暗忖道:“老娘当年学这套却尘剑法,也是花了足足三个月才能从头到尾完整的练一遍,他只看了半天就能完成演练,可比我厉害多了,怪不得白秋练那么心高气傲的小妞,居然也会看上他!”

    任红袖也是出身七大纯血世家之一的任家,对白秋练自然有些了解,白秋练在白家这一代,虽然被拜入神话的白娟给压住了风头,但却是白娟之下,最具天才之名的少女。不但被家族看好,也被十八仙派看好,本来若是没有许了的事儿,白秋练十之**会拜入神话。

    任红袖一开始也奇怪,为什么白秋练会来洞玄仙派,她其实并不怎么瞧得起许了,总觉得白秋练不可能为了许了放弃神话。

    毕竟许了才觉醒血脉没多久,就算天赋血脉不俗,但也不会给这些纯血世家的子弟放在眼里,不死树只是次级血脉,但七大纯血世家的子弟,都是顶级血脉传承。

    虽然许了据说机缘巧合吞了许多帝流浆,但这种奇遇获得的妖力,对七大纯血世家的弟子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他们各自家族中也都有类似天帝苑那种可以加时光的虚界,只要肯花苦功,都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妖力,这种苦修得来的妖力,肯定比吞噬帝流浆获得妖力更精纯。

    许了居然在学剑上如此有天赋,那就真的值得“投入”了。

    提升修行的境界,可没有办法纯粹靠时间来打磨,没有绝世天赋,就算修炼的时间再久,也会被卡在某一关口,再也无法寸进。

    任红袖偷瞧了许了一眼,也颇有些心动,但很快就打消了念头,白秋练都为了许了,放弃了神话,来洞玄仙派拜师,她自问是怎么也做不到,绝对抢不过白家的女孩儿。

    许了把金矛草所化的长剑收了,盘膝坐下,闭目凝神,从头推敲这路剑法。

    任红袖瞧了一会儿,见他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就继续指点其他弟子剑法,过了一两个小时,她今天传授剑法的时间到了,就让大家各自散去。

    她见许了还没有起身的意思,想了一想,笑道:“算了!就卖个人情给白家的妹子,我可懒得替她守护小情郎,让她自己来看着许了吧!”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