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三十一、探索魔狱的黑甲虫(六)
    许了花了十多个小时,终于把这座山峰上潜伏的妖魔杀了一个干干净净,甚至他还把这座山峰上的各种妖魔植物给清理了一遍。

    他的五头黑甲虫,也各自蜕变了几次,全部都晋级到了九级妖士的级数,每一头都有半个房间大小,凶残狰狞,妖气凛然。

    许了催动了五头黑甲虫,在这座山峰上搜寻了几十遍,仍旧找不到半点端倪。他也不是个客气的人,搜索不出来异状,就下令让五头黑甲虫一起催动了吞星式。

    吞星式霸道绝伦,过不多时就有丝丝缕缕的灵气被抽取出来。

    许了开始还以为是有人被困在魔狱,但他见到这种场面,就知道自己全然猜错,应该是有人类修炼者陨落在这里,临死前弄了一个阵法,为了遮掩什么东西。

    许了顿时就生出了兴趣,暗暗忖道:“赵燕琴跟我说过魔狱就是原本的妖界,也就是传说妖族天庭的所在,跟三十三重天庭相等的存在。能设下这种封印,藏觅宝物的人,想必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家伙,这种了不起的家伙,留下来的必然是很珍贵的宝物。没想到在魔狱中,还能寻宝,我的运气倒是还真不坏。”

    许了一面指挥黑甲虫,催动了吞星式,收摄灵气,破坏这处阵法的根基,一面暗暗苦恼,如何把现的宝物弄回来。

    他想了几种办法,最后都一一否决,因为他也明白,洞玄仙派绝无可能留个能让魔狱之物穿行的暗门。

    清虚洞天这种根本所在,就算几万头妖魔攻打,也没可能从魔狱攻打进来,就更别说许了这种新入门的弟子,纵然他的黑光妖气颇有许多玄妙,更能穿梭虚空,但也没有办法把魔狱的东西弄到这里边来。

    他就算晋级妖王都不可能。也许他到了妖将,甚或妖帅的境界,还能有几分指望。

    “或者我把这东西挖掘出来之后,想办法再藏起来。等我日后进入魔狱,参加七日战争,顺手取回来?”

    许了一时间也拿捏不定主意,就只能让五头黑甲虫继续努力掘,他关注了一会儿。实在觉得枯燥无聊,就收回了意识。

    许了忽然颇为庆幸,自己跟吴凡替换了任务,得以继续留在云岚峰,若是他离开了这里,想要再联络上黑甲虫就会非常麻烦。毕竟他不过才是八级妖士,也只有借助云岚峰上的阵法,才能够把自己意识贯穿“井口”进入魔狱,若是离开这里,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许了收拾了心情。先催动九玄易筋法和天妖诛仙法,分别修炼了一回,又小憩片刻,养足了精神,这才开始练习剑法。他虽然在突破了九玄易筋法的第九层聚神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更进一步,甚至他修炼天妖诛仙法,无影鞭术,合金不坏体,也都没有任何进步。但日常功课却是半点也不肯落下。

    许了现在深深觉得,实力实在太过重要,不但是自己安身立命之本,还是保护家人朋友。亲人恋人的唯一手段,所以一丝一忽的松懈也不敢有。

    完成了日常修炼,许了仍旧把意识贯穿了“井口”,穿入魔狱,跟五头黑甲虫联系起来。

    五头黑甲虫还在吞吸灵气,许了关注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什么变化,正要切断跟这五头黑甲虫的感应,忽然有一缕灵波若隐若现,颇为急切!

    许了微微惊讶,他在魔狱只能通过黑甲虫感知外物,就算有其他生灵想要沟通,他也没有办法,但这缕灵波却给予他熟悉的感觉,十分古怪。

    许了稍稍犹豫,就传了一缕意念过去,不旋踵就有了回应,过不多时就有一头黑甲虫飞了过来,体型居然比许了操纵的五头还要巨大。

    许了只是稍稍感应,就分辨出来,这头黑甲虫并非是魔狱的异种,而是他不久前放弃,被魔兽吞食的那只。

    当时他切断了跟这头黑甲虫的联系,没想到它居然造反成功,反过来把那头魔兽给吞了,还重新找到了他这个主人。

    这头黑甲虫虽然也仍旧卡在九级妖士的级数,但妖气却比同类都要强横几近一倍,体型也大了一圈。

    许了惊喜过望,重新控制了这头黑甲虫,还催动了它体内的吞星式,把这头黑甲虫的妖气又炼化精纯了一次。

    让许了十分意外的是,这头重新归来的黑甲虫肚腹内,居然有一小团灵光,这团灵光颇为奇异,就算吞星式都撼之不动。

    许了逆转天妖诛仙法,让这头黑甲虫爆散成一团黑光妖气,这才看清楚,它的肚内居然是一尊小巧的玉鼎,通体洁白无瑕,灵光瑞霭,显然不是凡品。

    许了大喜过望,心中暗忖道:“没想到在魔狱居然还能寻到宝贝,这头黑甲虫不但险死还生,从魔兽肚内脱险,居然还给我弄到了一件宝贝。”

    许了虽然拿不到这尊玉鼎,但还是颇为欢喜,借助黑甲虫的视线,仔细观摩了一会儿,居然现上面写有一些文字。

    许了凝神观瞧,暗暗都记了下来,虽然玉鼎上的文字,他一个都不认识,但却直觉这东西必然有大用处。

    许了把玉鼎上的文字铭记于心,让就让这头黑甲虫重新化形,将之吞在肚内,也去跟五头同类汇合,吞噬那座小山峰的灵气。

    许了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还有这等奇异,他收回了意识之后,就从乾坤里翻找出来记事本和原子笔,把记下来的文字写了下来。

    玉鼎上的文字,分作十篇,鼎内四壁和底部,鼎外四壁和底部各有一篇。

    许了也不知道这些文字,谁先谁后,就只能先原样抄录下来,他稍稍思索了一会儿,就撕下了几张空白的记事本纸页,随便挑了几个玉鼎上的文字写上去,然后招呼了一声陈吉,问道:“陈吉师兄!我前些时候在一本北都市新出的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字,说是什么考古新现,不知道你认识这些怪字不?”

    许了说的北都市,在修行者和妖怪的心底,都默认是妖怪世界的北都市,所以陈吉也只以为是北都市的妖怪们出版的杂志,并没有特别奇怪。

    他瞧了几眼,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文字我不认得!”(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