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三十五、袖里乾坤剑
    袖里乾坤剑虽然是从洞天剑经演化,但根基却非是洞天剑经,而是西昆仑的嫡传仙家法术“袖里乾坤”。

    当年洞玄仙派的一位祖师,苦修洞天剑经不成,就跑去了西昆仑求学,他在西昆仑苦修百年,修为已经通天彻地,为当世有数高手,但却深以不能修成洞天剑经为憾。

    这位祖师心有不甘,就苦苦钻研西昆仑和洞玄仙派两家的仙道武学和仙家法术,最终给他从西昆仑嫡传的袖里乾坤法术中参悟玄机,结合洞玄仙派的剑术,创出了袖里乾坤剑。

    袖里乾坤剑是极为罕见的法武双修法门,虽然没有“一剑生灭小洞天”的威力,但却能以独特法门开辟“小乾坤界”,可以容纳万千剑气,对敌的时候把平日积蓄的剑气放出,当真称得上万剑齐,辉煌霸气。

    要知道,不管是人类修炼者,还是妖怪在对敌的时候,一招的出力上限,大约相当于自身妖气储备的几百分之一。

    在一场战斗中,正常的修炼者和妖怪巅峰出力,最多也就能出几百击,有些人修炼的法门特殊,可以出几倍乃至十几倍的暴击,但相应的久战之力就会下降,甚至只能出几击,或者十几击。

    但若是修炼袖里乾坤剑,就可以平时储存海量剑气,出手的时候,每一招都是暴击,出自身极限出力的几十倍 ,甚至轻松飙至上百倍,而且久战之力还不会下降。

    这位洞玄仙派的祖师创出了这门袖里乾坤剑,纵横天下就再无败绩,他坐化之前,把这门剑法送回了洞玄仙派,成为了六绝艺之一。

    白仙嵇这位洞玄仙派的大师兄,天资虽然比胡秀清逊色,但是仗着这一路袖里乾坤剑,就能生生压住这位天才的师弟一头,若非是袖里乾坤剑对突破境界几乎没有帮助。比不得门中三部剑经,直指真玄,也不会只列入六绝艺之中。

    许了得了任灵萱的指点,倒也颇觉得这路袖里乾坤剑很合自己的胃口。尤其是这路剑法已经西昆仑法术袖里乾坤为根基,若是修炼有成,颇多妙用。

    任灵萱带了许了,不多时就到了洞玄仙派的根本重地——观潮楼!

    这座观潮楼本身就是一件厉害的法宝,跟腾岳老祖和青虬祖师一般。都是洞玄仙派镇派的宝物,不但化现万千,最能抵御外魔,本身就蕴含了一重洞天,比清虚洞天也不在以下。

    洞玄仙派的诸般典籍,法宝,珍贵的灵药,都被门中长辈移植到了观潮楼之中,不惧被人损坏。

    也只有长老级别以上的人物,才能自由出入。任灵萱这种天罡弟子,还差了一些,但却可以叩关而入了。

    许了在观潮楼前左顾右盼,他倒是早就对这件洞玄仙派的镇派宝物有了耳闻,但却还是初次眼见。

    观潮楼高有几千米,拔峰入云,简直就不像是人类能够建造的事物,实际上,它也不是人类建造的,而是修炼之士炼制的宝物。

    任灵萱在观潮楼前。以天罡法力轻叩大门,过不得多时,大门就咿呀一声打开,里面有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原来灵萱丫头!你来观潮楼作甚?”

    任灵萱再无顽皮之色。态度恭谨的施了古礼,然后才曼声说道:“任灵萱和师弟许了,都已经炼化十二道剑芒,故而前来寻求正法!”

    门中的苍老声音微微讶异,喝道:“灵萱丫头,你能化出一道根基剑气。我倒是相信,但这个许了是谁?他入门几年了?居然就能把十二剑芒炼化合一?”

    许了讪讪一笑,心道:“看来须得让这位前辈‘眼见为实’,方能过此一关!”他也不言语,催动了剑气,登时有一道剑光冲起。

    许了也不想招摇,故而只动用了一两分实力,没想到观潮楼大门内的苍老声音,颇有些失望的说道:“原来是勉强成了剑气,本质羸弱,也罢!就算你练成了。你们两人都要学习什么东西?”

    任灵萱恭敬的说道:“弟子想要学玄天白帝剑经和冥空雷诀!”

    苍老的声音呵呵笑道:“你这小妮子倒是心气颇高!也罢,就传你这一经一绝艺!那个叫做许了的小子,你又要学些什么?”

    许了毫不迟疑的答道:“小子欲学洞天剑经和袖里乾坤剑!”

    苍老的声音冷笑一声,说道:“你小子本事不济,胃口却大,眼高手低。也罢,就让你学这两门功法,反正修成与否都跟老夫没有干系。”

    从观潮楼中飞出两道清光,其中一道清光射入许了的双眼,少年忍不住微微闭眼,顿时有无数法诀,剑招,秘法,符文在他眼前浮现,许了暗暗记忆,过得一个小时,这道传法清光散去,他已经把洞天剑经和袖里乾坤剑诸般秘法牢记于心。

    观潮楼的大门缓缓关闭,苍老的声音,也再没有出声。

    任灵萱微微一笑,说道:“师姐最近又要闭关几日,消化所学,好在不久之后的论剑大典上挑战英蔷,就不能陪你练习剑法了。”

    许了哪里又想过,让任灵萱陪他练习剑法?

    他在任灵萱面前的压力颇大,巴不得离开这位师姐远一些,原本任灵萱给他的感觉,又清爽,又容易接近。但在知道了任灵萱的真正身份之后,知道这位师姐是天罡道士,剑术又是出色之极,强过了他不知多少倍,许了在任灵萱面前就总觉得不自在。

    许了也知道,这种感觉叫做“自惭形秽”,他在赵燕琴,白秋练,曲蕾这些优秀的女孩子面前,并没有这种感觉。

    甚至在他没有觉醒血脉之前,面对女神级别的曲蕾,也敢勇于追求,而不是像各种**丝一样,只敢惦记,不敢行动。

    但也不知怎么,在任灵萱的面前,他就是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对劲。

    许了轻咳一声,说道:“我哪里敢让师姐陪着练习剑法?我自己一个人练剑也就够了,新得了洞天剑经和袖里乾坤剑,我也要闭关几日,消化这两门法诀。”(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