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四十三、十轮
    洞玄仙派年轻一代的弟子,几乎来了九成,许了放眼放去,自己熟悉的同门几乎都来了。

    在万里飞云台上方,三位长老悬空飘荡,或坐或卧,各有不同姿态。

    一个青衫年轻人,穿着古典,身下一张蒲团,盘腿而坐,背后斜插一口宝剑,就如画上的神仙,这名长老叫做云青客,修炼已经有六百年,两百年前凝练大衍脉,如今已经是大衍士中有数强者。

    还有一个巧笑倩兮,但却怎么看都觉得“过气”很多人的年轻女子,她虽然极力追求现代打扮,但却怎么也遮盖不住身上的“历史沧桑”,手里拎了一个香奈儿的帽子,还是一九一零年代初代版!

    这位长老也是一名大衍士,资格比云青客还要老,今年已经过千岁,名叫李青涯,她最讨厌别人提及年纪,也最不喜欢别人说她打扮的老气。

    另外一位长老可就时尚的很了,一身英伦范的西装,足下一把飞天扫把,还有两对小翅膀装饰,又前卫。

    这家伙也最年轻,名叫路明池,才三百岁,也是洞玄仙派最年轻的大衍士。

    洞玄仙派除了四位大长老都是道人境界,尚有一十四名大衍士,这三位长老都是其中之一。修道之辈,功力越是高深寿元就越长,功力浅寿元就短,这才有大衍士比天罡士还多一倍的情况。

    至于道人以上,修行太过艰难,无论什么时候,数量都多不起来。

    许了催动了云兮兽,一路闯入论剑大典的时候,却现自己被骗了,因为并没有王所说,有人在逼白秋练,白秋练正在跟几个同门闲聊,显得颇为悠闲。

    白秋练可不像许了。拜师这么久了,大部分女弟子都已经认得,关系也处的不错。许了除了学习过剑法的几个师兄,也就是同在云岚峰上受过苦的荀景。陈吉等几人还算熟,其他同门是一概不认识。

    许了足下云兮兽,风驰电掣的闯进来,威风气派,甚至比三位长老还要更胜。顿时惹起了所有同门的注意。

    许了本来是打定了主意,到场后就给杰孙一个下马威,然后直接催动九玄真法硬拼,虽然杰孙已经突破天罡境界,又有可能炼就六绝艺的山海经,但许了九玄真法蜕变之后,妖气暴涨,倒也不惧区区一个天罡士。

    但现在,情况远不是许了所想,论剑大典还未正式开始。他这么闯进来,可就有很浓的挑衅意味了,就连三位长老都对他“另眼相看”。

    路明池朗笑一声,说道:“本门论剑大典,本来是研讨剑法的盛会,比武斗剑只是余兴,本意是演练剑法,让同门和长辈品评。但多年过去,论剑大典已经成了争夺大师兄和大师姐名头的比武斗剑。本届大会仍旧是按照旧有规矩,既然这位弟子急匆匆赶来。就是你第一个上台吧!”

    许了被路明知一指,顿时头皮炸,他倒是想不上去,但是这种场面。又怎么好意思说不?

    他硬着头皮在万里飞云台上落下,筋斗云也乖巧,又复化为团团云雾,钻入了他的衣领,看起来倒也气势十足。

    云青客也清喝一声,说道:“谁人上台挑战?”

    他本来想叫许了的名字。问谁来挑战,但许了是个新人,云青客并不识得,就只能含糊过去。

    许了微微凝神,心道:“来都来了!又何必畏畏缩缩?”

    他提起清喝一声道:“万妖会进修弟子许了,愿意先挑个开场,不知哪一位师兄愿意赐教?”

    许了一上台,台下的荀景就忍不住噗嗤一笑,捅了捅身边的陈吉和吴凡说道:“没想到许了第一个上台,就凭他的剑术,等闲之辈绝赢不了,除了我们几个,只怕就只有那七个人才够资格教训他了。”

    陈吉额头上也是无数黑线,他还想上台去露脸呢,本来论剑大典的规矩就比较松散,开头几天根本就不会有真正的强手上去。但许了一出现,就意味着九级妖士以下都根本不用上去了,因为肯定打不过许了。

    陈吉恶狠狠的说道:“这小子还是一贯的嚣张,我看他能撑过几轮!”

    荀景说道:“要不要打个赌?”

    陈吉微微一愣,说道:“我赌十轮!”

    荀景骂道:“这还打赌什么了?我也赌他最少能撑过十轮。”

    两人说话的声音落在旁人的耳朵里,就颇不是滋味,有人接话道:“十轮未免太多,我赌他撑不过三轮!”

    荀景回头望去,见是风于兮,就忍不住说道:“你跟许了也算是同时驻守过云岚峰,居然还能有如此结论?”

    风于兮颇不服气的说道:“怎么?我这个评价还低了不成?陈吉你居然赌他十轮之内下台,也未免太过高看这个新人了吧?”

    陈吉微微讶然,说道:“谁说我赌他十轮内下台?我赌他最少撑过十轮!荀景不是都说了,已经没法跟我押注?”

    风于兮脸色飞红,忍不住反驳道:“你们两个也是七大天罡弟子以下,本门有数的人物,怎么也这般不靠谱?敢登台论剑的同门,有哪一个是省油的灯?他就算实力稍强,但比剑难道不消耗真气吗?”

    坐在不远处的卓爵,忍不住嘟囔道:“许了若是剑术全开,还需要浪费多少妖气吗?本门除了有数的几人,大概都在他面前撑不过十招。”

    风于兮冷笑数声,虽然再不争辩了,但却怎么也不肯相信许了真有如此实力。

    风于兮对许了没什么恶感,虽然他弟弟风飞黄被许了击败,但是他问过了风飞黄之后,只许了并没有耍什么手段,纯粹是剑术更胜。他也不知道许了底细,就自动脑补许了是拜师洞玄仙派之前,学过本门剑法,说什么也不肯信许了是天赋异禀。故而风于兮虽然也高看许了一眼,但却没有荀景,陈吉这些人,直接把许了当作了最大的对手,还是觉得自己远远胜过这个新人。

    许了连喝三声,也无人应他,就不由得微微有些尴尬,就好像放学后,连问了几句谁跟我一起回家,同学们无人作答一般。(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