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四十七、一劫一运一神通
    路明池瞧着这些弟子狂喝高呼,显然对许了这位大师兄十分爱戴,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小家伙,真的敢拼命,刚才若不是我施展法术护住了他们两个,这两个小东西怕是就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了。”

    杰孙挨了许了一剑,若是光凭自身妖气,当然早就给许了斩杀了。

    路明池施展法术护住了两人,杰孙没有被许了一剑斩杀,却还是受了剑气震荡,受伤不浅。许了却没有半点事儿,他也只以为是许了没有化去妖气,保留了天赋血脉的缘故,妖怪的身体的确比较强横,并没有想到他身怀七大妖策最强的九玄真法。

    至于许了最后使出的棍法,三位长老反而不在意,洞玄仙派收录的弟子,很多都习有家传的仙道武功和仙家法术。

    许了这种带艺投师的家伙在十八仙派都是常态,三位长老谁也没想去追究他棍法的来历。

    许了手拎黑黝黝的铁棍,游目四顾,兀自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这就赢了。

    他举起粗长沉重的铁棒,想了想,又把此物收了起来,冲着台下高呼的同门大力挥手,尽量做出“亲民姿态”,他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不但赢了,还成为了洞玄仙派的大师兄。

    许了缓步走下比武场的时候,已经有十余人簇拥了上来,你一言我一句,各种吹捧和马屁滚滚如潮,说的许了自己都不好意思。

    实际上,跟许了比较熟的那几个人都没有凑上去,这种明显抱大腿的行为,这些自负优秀的弟子根本做不出来。

    许了虽然经历过些事情,但毕竟没受过这种被人吹捧的场面,不由得微微有些飘飘欲仙,很有些自己已经成了“星宿老仙”的感觉,直到他在簇拥自己的人群里,现了杨寒。这才顶门一凉,清醒了下来。

    许了伸手把这些人拂开,走去了荀景和陈吉那边,他觉得自己很需要跟几个妥帖人在一起想一会儿“静静”。

    荀景咧嘴一笑。拍了拍许了的肩膀,也没有多说什么,但眼神里颇有喜意。

    陈吉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情绪放松不少。

    任灵萱瞧了许了一眼,但却没有也簇拥上去。而是甜甜一笑,虚空踏步,宛如足下有层层无形台阶,托着她走上了比武场。

    任灵萱站在比武场上,随手一甩,就有一头宛如冰雪般透明的短剑,夹在指掌间,这口短剑实在太短了,几乎没有比铅笔长多少,精致秀美。完全不像是能用来比武的东西。

    任灵萱一上场,英蔷就感应到了这股针对自己的汹汹战意,她也不用任灵萱邀请,就双臂一抬,轻飘飘的飞上了半空,纤纤五指一抓,就有一口长剑握在了手中,这口长剑古拙宽大,更像是战场上兵刃。

    任灵萱轻轻一笑,喝道:“大师兄已经决定了出来。我们也把大师姐谁属定下来吧!就让我的玲珑斩碎你的虚空,让大师姐的位子也换一个人罢。”

    英蔷清啸一声,喝道:“手下败将,何谈言勇!”

    英蔷虽然是大师姐。但也很少这么咄咄逼人,今天她特意挑了一套暗红色的猎装,紧身的马甲,搭配长裤,马靴,头仍旧编成长辫。盘绕在天鹅般优美的长颈上,英姿飒爽,杀气腾腾。

    任灵萱却换了一套裙装,应该某种妖怪世家的传统武斗装,虽然长裙飘飘,姿态若仙,但却十分利落,很适合跑跳蹿蹦。

    英蔷掌中长剑“虚空”往下一压,顿时生出了六个无形气流漩涡,这口长剑似有操纵虚空之能,无形气流漩涡所过之处,一切皆化粉碎。

    任灵萱掌中短剑“玲珑”随意点戳,瞬息间连刺一百零八记,剑光交织成网,无形气流漩涡才一接近,就被一股力量化于无形。

    许了见识不多,瞧不出来两人用的什么剑法,但身边的荀景却低呼了一声,叫道:“大师姐的英家祖传劫虚剑法越高妙,任灵萱师姐的家传相思剑法也乎想像,这一场比武可有趣的紧了。”

    许了忍不住问道:“劫虚剑法和相思剑法都是什么功夫?”

    荀景微微一笑,说道:“英家和任家都是七大纯血世家之一,自然有祖传的功夫。”

    “劫虚剑法最能招来劫数,也最能化解劫数,号称:一劫一运一神通!修习此门剑法,每次遭遇劫数,并且化解,就能感悟一门天赋血脉神通,端的了得,威能不在本门的三部剑经之下。”

    “相思剑法以情入剑,拔剑斩情,须得倾心爱上某人,然后再拔剑斩情丝,破去心中执障。追求的是玄之又玄的无上境界,是最深邃的精神秘法。有诗云:素手青梅种红豆,郎情妾意两相依。一剑玲珑斩恩爱,入骨相思君不知?”

    许了听得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讪笑说道:“这两门剑法怎么听起来都十分邪门?亏得本门剑法没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法门,只须按部就班,就能修炼有成!”

    荀景瞧了许了一眼,陈吉也瞧了许了一眼,然后附近每个人都瞧了许了一眼……

    许了几乎在每个人的眼神里,都读出来一句话:“你丫不装逼能死吗?”

    许了想起自己学剑以来进境迅,不但没几个月就把十二剑关突破,还练成了袖里乾坤剑,并不觉得自己有说错话。洞玄仙派的剑法,的确是按部就班“很容易练成”,但是瞧这些同门的眼神,这位淳朴的少年还是明智的决定不装这个逼了。

    许了嘿嘿傻笑数声,倒也颇缓和气氛,大家都不在瞧他,继续关注比武场上英蔷和任灵萱的比武争锋。

    许了瞧了一会儿,就觉得没甚意思,在他想来,不管对手多厉害,把所有的剑气都出去轰他娘,自然便赢了,若是几千道剑气都干不掉,输也输的痛快,哪里有这么不耐烦?他左顾右盼了几眼,见左右无人关注,就悄悄的溜了……

    英蔷和任灵萱的剑术都十分出色,英蔷以劫数入剑,每一剑都生出虚无之气,无形无相无色,万物皆灭。

    任灵萱以玲珑小剑为笔锋,每一招都宛如最出色的山水画卷,每一剑都能生出山水青青,风光如画的玄妙,尽管英蔷的劫虚剑法威力强横,却也尽能接的住!

    两人恶斗百余招,一时间也不分上下,洞玄仙派众弟子被两位师姐的比武斗剑吸引,也没有人注意到“大师兄”已经溜走了。

    许了偷偷下了万里飞云台,走出不远,就见到一个轩昂的男子傲然走来,举手投足间充满自信,正是“原大师兄”白仙嵇!(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