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一百八十一、礼物(二)
    孙仲虎背后有十余人追逐,其中至少有三人身上的气息是妖王级数,这些人杀气腾腾,都是毫不留情的出手,气劲交错,各种白家祖传武学层出不穷。●●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孙仲虎一身银白西装,嘴角微有血渍,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他见到了许了,也是微微一愣,然后就张狂的仰天长笑。

    “没想到还是遇上了你,就给你一个礼物吧!”

    孙仲虎随手一抛,就把一个硕大的包袱扔了出来,许了根本不敢去接,正要扯出山海棒来,一棒轰过去,但是当他瞧到了孙仲虎残忍的眼神,戏谑的笑意,不由得心底微微一沉,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双手虚虚一抓,隔空牵引,把这个包裹接了下来。

    许了挥出的气劲,刚柔相济,把外面的包裹震的破碎,化为漫天纷纷,犹如蝴蝶斑的碎片,露出来里面的东西。

    他不由得微微惊讶,孙仲虎藏在包裹里的居然是一尊石像,他有些想不明白,这个石像是什么东西,正犹豫要不要将之震碎,就听到白家的人高声喝喊:“快接住那个石像,不要弄破了,不然人就死了。”

    许了心头一震,仔细去瞧,这才骇然现,这个石像跟白秋练长的好像。??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他虽然一时还没转过弯来,但反应却快,急忙催动了袖里乾坤剑,不是出剑气,而是把石像收入了小乾坤界。

    孙仲虎似乎也没有料到,许了的应变居然这么快,他脸色微微一变,仍旧是一声长笑,喝道:“许了!你杀了我哥哥,我也要杀了你至亲至近的人,这个小妞只是第一个,接下来还会有其他人。老子走了!你可以不必来送。”

    许了心头一震,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狂喝道:“你杀了白秋练?”

    孙仲虎根本没有答他。化身流光,应是撞破了西玄洞天的屏障,在白家的追兵赶上来前,逃得无影无踪。

    西玄地铁站正是西玄洞天的入口。而且这里并没有防护的禁制阵法,白家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孙仲虎溜掉,为的三名妖王级数的族老立刻就追了出去,但剩下的白家人却都叹息一身,停下了脚步。

    许了的心都在颤抖。他也想追出去,但更想问清楚,白秋练究竟怎么了。

    他扯过了一个有些眼熟的白家人,不顾礼貌的问道:“刚才那个人是怎么混入西玄洞天,白秋练究竟怎么了?”

    这个年轻人似乎知道许了的身份,拍了拍他的肩膀,长叹一声说道:“西玄洞天有族中的高手坐镇,所以防护并不怎么强,甚至本来也不阻止万妖会和十八仙派的人来游玩。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没想到这人利用了这一点,扮作游客潜入西玄洞天。偷袭了十九儿!”

    许了手足都颤抖了,他和白秋练刚从普通朋友进步到了朦朦胧胧,随时都有可能挑破那一层窗户纸的地步,刚才还给白家女孩儿买了礼物,没想到一转眼就出了这种惨事儿。

    许了现在就只想找到孙仲虎,把他杀个十次,用最残忍的手段,让他知道什么叫报应!

    白家的年轻人见许了情绪不稳,似乎激动无比,急忙安慰他道:“这家伙不知道想要做什么。并没有立刻杀了小十九儿,用了长生宗的化石蛊,把小十九儿变成了石像。”

    许了忽然想起来,刚才白家有人高声喝喊:“快接住那个石像。不要弄破了,不然人就死了。”心头猛然生出意思希翼,大叫道:“可有办法救活秋练?”

    白家的年轻人摇了摇头,叹息道:“虽然有个办法,但是……”

    “但是什么?快说!”

    许了双手抓住了这个白家的年轻人,顿时疼的这个白家的年轻人呲牙咧嘴。急忙叫道:“你且松手,我跟你说就是!你想要救小十九儿,就得去参加七日战争,夺得愿望果实,只有愿望果实才能救小十九儿。”

    许了就好像快要溺毙的人,被人拎出了水面,大声的喘着粗气,眼神里燃烧着希翼,连连点头,说道:“我这就去参加七日战争!给秋练夺回愿望果实。”

    这会白家的好几个人都围了过来,好多人都暗暗摇头,还是刚才那个跟许了说话的年轻人,忍不住叹息一声,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哪里弄七日战争的邀请函去?就算你有邀请函,又有几分机会打赢七日战争?”

    许了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一定可以打赢七日战争!”

    他手里现在就有两份七日战争的邀请函,当然不怕弄不到,至于是否能打赢这场战争,对许了来说,就是……她妈的一定要赢,死活都要赢,不管什么都要赢。

    在他的面前,命运就根本没有给出可以输的选项!

    跟许了说话的年轻人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但却不想再说什么,但是他没有开口,旁边却有别人冷笑一声,说道:“就算你赢了七日战争,但你知道愿望果实有多珍贵吗?那可是能够许任何愿望的宝物,只要许的愿望,没有过愿望果实的愿望之力,就能够被满足。谁舍得把这种宝物拿出来救人?换我可舍不得……”

    许了深深的望了他一眼,说话的这个人顿时全身生寒,他明明知道这个少年并不杀了自己,但却从心底最深处,生出了颤栗。

    这种恐惧就好像烙印在血脉最深处,让人怎么都提不起来勇气抗拒。

    若非许了只瞧了他一眼,就别过头去,这个说话的人都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趴下来,匍匐在许了面前,跪求别看了。

    许了淡淡的说道:“白玄在和白夏阿在哪里?我找他们有事儿!”

    跟许了说话的年轻人随手一指,说道:“那里不就是他们?”

    白玄在和白夏阿急匆匆赶来,尤其是白玄在脸上都是铁青之色,白夏阿的脸色也极难看,他们见到了许了,就赶了过来,白夏阿似乎想要安慰一下许了,但开了几次口,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白玄在叹了口气,正要开口,许了却抢先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森冷的说道:“我需要你们俩帮忙,别说不帮,不然我现在就翻脸。”(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