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二百、纵有悔过意,同心结难成!
    “喜欢的人,却永远都得不到吗?”

    许了心底微微一震,忽然生出了无限感慨,他随手一拍,把自己的妖气注入进去,随手一挥,出了千余道剑气,生生打破了两个女孩子的决斗。???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任灵萱微笑不语,石矶的脸色却骤然生寒。

    许了淡淡的说道:“这支队伍是我的,我的实力也是最强,所以……”稍稍顿了一顿,他斩钉截铁的说道:“所有的事情都听我的!”

    石矶身上剑气如山,但很快她就淡然一笑,说道:“说的也对,你强!听你的!”

    许了压服下了任灵萱和石矶,也瞧了一眼白玄在和崔盈,冷冷的说道:“你们也是!”

    白玄在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无意争夺队伍的领导权,崔盈倒是眉头微微一挑,但被白玄在偷偷拉扯一下,就噗嗤一笑,说道:“老娘是输了给你,所以……听你的!”

    许了随意坐下,但气势跟之前已经不同,他虽然经过磨砺,但却从没有过,这种当领袖的经验。他本来也没有想过,要领导这支队伍,但任灵萱和石矶的争斗,让他明白了一件事儿,如果他不能把所有人压制,那么这支队伍迟早都会分崩离析。

    白玄在是白家的天之骄子,桀骜不逊,就算已经成为神话大师姐的白娟,也没有办法让他倾心赞同。

    崔盈是北都市资格甚老的妖王,许了并不知道她的底细,如果知道他会更惊讶。??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崔盈和槐婆婆,云帅是京都妖怪事务院徐府院君座下的直属妖王,万妖会在北都市的实际负责人,平时崔姐姐在北都市跺一跺脚,地面都要颤三颤。

    石矶是西昆仑弟子,西昆仑号称杀伐第一,门下弟子都是脑袋长在顶门上的家伙,谁也瞧不起。石矶几乎就是此中代表,她甚至不觉得除了十八仙派的上五宗之外,其他人有什么资格跟自己平起平坐。

    任灵萱就更不用说了,七大纯血世家里天狐任家的娇娇女。洞玄仙派七大天罡弟子之一,几次三番跟英蔷争夺大师姐的位子,心高气傲,从不会服气谁。

    如果没有人压制,这四个人绝对不会平安无事。

    在这支队伍里。许了的境界最弱,但实力却是当之无愧的最强,也是他把所有人攒聚到了一起,所以他必须要担当起责任。

    许了忽然间有个感觉,自己再也不是孩子了,甚至连中间的过渡阶段都没有,都没有给他成长期,直接就要面对人间最复杂,最险恶的一切。

    他能做到的就只有成长!

    许了沉默了一会儿,冷静的说道:“白玄在出身白家。修炼的是麒麟真身,石矶出身西昆仑,精擅内景元参和须弥山剑,我和任灵萱出身洞玄仙派,任灵萱精通任家的相思剑法,我学的是袖里乾坤剑,还精通妖神经的夔牛变,以及……另外一些小手段。”

    许了盯着崔盈,说道:“崔盈你也介绍一下自己精擅的功夫吧!”

    许了并没有把自己的底牌全都说出来,他知道其他人也一定有自己的底牌。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比如白玄在就从来没有展示过他的两口上品灵兵雷牙和霜角,任灵萱也从没提起过,她还修炼了洞玄仙派的玄天白帝剑经和冥空雷诀。

    但既然是一支队伍,大家互相有些了解。是促进关系的第一步,他并不是逼着崔盈吐出底牌,而是逼她融入这支队伍。

    崔盈嫣然一笑,风姿绰约,微微颔说道:“姐姐的本事,北都市人大都知道。我最得意的功夫叫做万寿尸衣。”

    许了并没有什么反应,他不但不知道崔盈的底细,就连万寿尸衣是什么功夫都没有听过。

    石矶也没什么反应,倒是白玄在和任灵萱脸色都有变化,白玄在惊讶的叫道:“你就是玉尸崔盈,那个三千年的老僵尸?”

    崔盈盈盈一笑,眼含秋水的说道:“姐姐身上还有哪一寸没有给你摸过?你还不知道我的底细啊?”

    崔盈在底细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白玄在脸色变化数次,最终转为了狂喜之色,眉飞色舞,很有一种“老子赚到了”的喜悦。他伸手搂住了崔盈,连连说道:“了解的还不够多,我们今后要加深了解才是。”

    许了实在看不下去这对奸夫淫妇,打断了这种暧昧的对话,说道:“我听说七日战争是分配给我们一块土地,须得坚守七日,那些大人物方能把这块土地转化,从魔狱中分割出去。我攻守皆能,有袖里乾坤剑主攻,有什么厉害的敌人可以放过给我,但我境界稍逊,高移动的敌人就要摆脱给你们了。”

    崔盈笑嘻嘻的说道:“姐姐我参加过十六次七日战争,跟你们这些新手可不一样,有什么想问的,还是问我吧。我们的队长还是个新人,很多时候安排战术都想当然了。”

    许了想要立威,但崔盈却通过这种手段,争取了一些话语权,但他偏偏还不能驳斥,毕竟十六次七日战争的经验,实在非同小可。许了于情于理,都不能阻止崔盈把这么宝贵的经验介绍给大家。

    崔盈的确经验丰富,把关于七日战争的事情娓娓道来,不管谁提问什么问题,都能迅回答,而且提供各种建议。

    不知不觉,这列妖怪转用的地铁就到了地方,这列地铁的目标是高度机密,所以大家虽然可以买票,但却不知道它开到了什么地方。

    下了地铁后,就是无尽的荒凉,远方是乎想像的大峡谷,几乎见不到任何植物,更别说动物了。

    许了甚至都怀疑这个地方是否还在地球,在地铁站外,就是一个类似征兵站的地方,有十多名身穿老旧军装,但却看不出来是哪一国的战士,他们目光阴鸷,冷冷的看着下车的人,跟随许了他们一起下来的,足足有四十几人,是许了坐妖怪专用地铁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乘客。

    一名为的军官模样的大汉,伸手一指旁边,说道:“所有参加七日战争的家伙,先在那边选择一个房间住下,这几天将会有人给你们讲解关于魔狱的情况,这是你们保命的东西,记得听仔细点。”

    许了瞧了这些军人一样,不由得微微惊讶,这些人身上煞气十足,居然至少有两名妖王,剩下也都是**级的妖士,居然没有一个弱者。

    他一声不吭的转身就去了旁边的一排铁皮房子,踢开了其中一间的房门,这间房子非常简陋,除了一张铁床之外,就再无第二件东西。

    许了盘膝打坐了良机,当他睁开了眼睛,透过了窗户向外望去,落日的余辉,标明这里快要进入夜晚。

    他实在有些睡不着,白玄在他们居然也无人来找他聊天,百无聊赖下,许了翻了翻自己随身的杂物,心思微微一动,扯出来一卷红绳,按照记忆想要编制一个同心结出来。

    当初白秋练教过他,他学的并不认真,此时怎么寻思,甚至催动了九元算经,都没有办法编制成功。

    许了试了几十次,忽然想起来自己洞府里的那一个,本来是两个,他却随手丢了一个,怎么都凑不成一对。现在就算他想要补救,想要再编制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东西居然这么难。

    许了忽然低头,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纵有悔过意,同心结难成!

    ps:这卷同心结难成写完了,下一章七日战争就要开始。

    本来按照大纲,小白和曲蕾都要死,为了许了而死,赵燕琴会成为许了的战友,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槐婆婆问起赵燕琴,许了现在单身一个人,你可以试试跟他一起,赵燕琴说:在许了最危险的时候,曲蕾和白秋练冲上去了,我犹豫了,那时候我就已经输了,纵然人都不在了,我还是没法赢。

    就如很多老朋友说,我对主角实在太好,终究没舍得杀掉两个女主角,怎么都写不出来那段剧情,只能在以后把这段剧情写个短篇出来赚眼泪了。(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