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二百三十七、《九头鸾凤变》
    阴素华吐了一口气,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这种事情容易的很,你只要能学成九头鸾凤变,就能化万物为石,也能解救,不过此法学来极难,你若是只要救人,请本门学成此法的人出手救治也可。八?卍一小?說網w、w`w-.、8、1`z`w-.com”

    “九头鸾凤变?”

    许了仔细问了一回,才知道玉鼎一脉收集的妖神经中还有这么一卷。

    九头鸾凤为凤族异种,天生能操纵九种神通,只不过性子也极善变,善恶不明,故而被凤族驱赶,不入凤凰之列,甚至被贬斥为九头妖虫,九头蛇,九头妖龙,等等名目,不一而足。

    许了知道了九头鸾凤变,心底就是一热,问道:“不知素华可知此法秘诀?”

    许了虽然知道求人来解救更容易,但总想着若是求不到人,自己也能出手,多预留一种办法总是好的。

    阴素华笑道:“我虽然不懂此法,但只要稍加打听,从同门嘴里问出来九头鸾凤变的心法也不难。只不过九头鸾凤的精血却极为难得,你可知道有几种魔人身怀鸾凤精血?”

    许了摇头自承不知。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阴素华笑道:“总共有十八种魔人可能身怀鸾凤精血。你也知道只要修炼魔气,功法相同,就可以化为同一种魔人,并不是每一头魔人都能提炼出精血。想到得到九头鸾凤精血,艰难程度我也不跟你说了,我只说一点,咱们玉鼎门下八百万弟子,只有七人修成九头鸾凤变。”

    许了忙问道:“不知这七人都是谁人?”

    阴素华笑了一笑,说道:“修炼九头鸾凤变最厉害的人,就是赤精大师伯门下的言书华!此人号称三代弟子第一天才,已经是道人境的大修士,就算很多二代的师叔伯还不及得此人强悍!”

    许了微微吃惊,他见过二代弟子凌清虚也不过是大衍士的修为,虽然已经把四十九条大衍脉全数凝练,但还差半脚才能踏入道人之境。逊色了杨书华半分。

    二代弟子总计二百二十八人,但在魔狱连年鏖战死了大半,如今算许了在内也只有七十二人,这七十二人里能够成就道人境的并不多。连一半也不到,更别提还有许了这种才突破妖王没多久的家伙。

    阴素华又继续说道:“修成此法第二厉害,第三厉害,以及第五厉害的也都是赤精大师伯门下。?????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你若是能求到赤精宫去,任何一人出手都能帮你救人。若是有一个人不愿意,你就谁也求不动。”

    许了刚要问是为什么,但随即就长长叹息一声,问道:“不知还有三人都是谁人?”

    阴素华脸色微微有些忧伤,低声说道:“唯一能够跟赤精宫媲美的自然就是我们的大师兄了,他的九头鸾凤变能排名第四。他此番身毁第一层魔狱,玉鼎一脉的心法可以结成宝物流传回来,妖神经的功力只会散入天地,你也求不到他了。”

    许了叹息一声,问道:“其余两人呢?”

    阴素华说道:“还有一个就是杨般若。若是他没有闭关,你求他也无妨!最后一人是烟霞宫的人,听说你得罪了凌清虚师叔,若是误会就赶紧去解释吧!如果不是,就有些难了……”

    许了脱口叫道:“我怎么可能得罪凌清虚师叔?”

    阴素华轻轻一笑,说道:“他救了你和杨般若回来,杨般若那么大咧咧的人,也懂得去烟霞宫拜会,谢过凌清虚师叔的救命之恩,你可有去过拜谢救命恩呢?”

    许了脸色一红。低声说道:“不曾!”

    阴素华哈哈一笑,说道:“是啊!人家救了你的命,你也不曾去特意说声谢谢,再想要求人……你不觉得脸红吗?”

    许了是真的脸色通红。他有心辩解,但也知道是自己不对,没什么辩解的余地。其实这也不是许了有意如此,他毕竟出身地球,时代风尚如此,帮了人很少会受到被救助者的感激。把救命恩人置之不顾,只当作陌生人的比比皆是。许了虽然不是这种人,但也真没有想到,应该去拜会凌清虚,谢过救命之恩。

    许了沉默半晌,冲阴素华行了一礼,说道:“我为人虽然并非如此冷漠,但这件事的确是我做差了,若非得素华提醒,还不曾幡然悔悟,仍旧要继续错下去。”

    阴素华盈盈一礼,还了许了,抿嘴笑道:“小师叔知错能改,也是善莫大焉!”

    许了谢过了阴素华,心情就是一畅,暗暗忖道:“有办法能救秋练!总算是放下了一番心事,虽然修成此法甚难,求人也不易,但只要有办法,总能做成事情。反倒是,如何离开魔狱,是件大大的难事儿。”

    当初许了从洞玄仙派的清虚洞天把黑甲虫放入魔狱,事后也曾觉察,魔狱的时间流跟地球不同,似乎比清虚洞天还要快些。后来他虽然没有打探过魔狱的具体时间流,但按照种种迹象,他在这里呆上几年,估计外面也没多久。

    短时间,倒是不用担心母亲觉察他失踪,但长久下去,总是一个极为头疼的问题。

    该如何脱困,他又完全没有头绪,此时想来,又添一重烦恼。

    阴素华也没去管许了,任由他一个人烦恼,她掰开的竹箸,等了菜肴上来,就兴致勃勃的开动了。

    许了稍稍走神了一会儿,就看这位师侄儿已经吃了七八盘子,每一个盘子都是以东北地区最大的盘码计算,食量惊人不说,度也快的犹如闪电。

    许了微微一笑,也加入了战斗,才品尝了一口,就险些把舌头也吞下去,这家酒楼的风味,为地球所无,甚至就连他在白家这种纯血世家,也未曾见过,不但味道一流,所用香料也过地球的各种顶级厨房,做法更是出色,很多菜式地球上各国最顶级的厨师都做不出来。

    许了和阴素华大快朵颐,吃的畅快,许了刚扫了一盘蒸肉,忽然想起来当初跟白秋练吃饭,他其实跟白秋练认识挺久,但在一起吃饭的次数却不多,几乎是屈指可数。

    此时想起来,未免有些叫人怅然,唯一叫人欣慰是:此情不须成追忆,阴霾蔽日总晴天!(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