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二百五十四、好徒儿!
    这头象鼻妖怪原本没有名字,跟了许了之后,就腆着脸跟许了凑了一个姓,自称许鼻,对许了的态度最是谦卑。卍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他选的光卵,是斑斓古象的传承!

    斑斓古象天生身具异彩,每一头皮毛都不相同,是上古妖族天庭充作仪仗的瑞兽,族中也从未出过妖将以上的大妖,但几乎成年的斑斓古象都要妖王级的实力。

    许鼻大吼一声,全身隐泛五彩,化为了一头生有螺旋花色的巨象,并不凶猛狞恶,倒有几分卡通风格。

    许鼻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子,虽然妖气强横了数倍,但终究没能跨过妖王级数的关卡,有恢复了人身象鼻的模样,脸上颇有几分沮丧。

    许了亦是好言安慰了几句,其余十二头妖怪见有两个同伴得了好处,也都十分兴奋,各自选择了生出感应的光卵。

    虽然再没有像空隐一般,得了明神鸟的传承立地突破至妖王的事情,但每一头得了传承的妖怪,实力都大幅增长,炯非以前可比。

    许了并不擅长如何架构一个严谨的组织,统治上古妖族天庭的帝族按照麾下妖族的实力,划分了六阶十八品,架构十分粗糙,根本没法借用,所以他只能把手下的人口,分给这十四头比较忠心又有能力的妖怪统帅,自己对下辖街区的控制力并不算太强。

    许了本来也不想做一个割据一方的妖王,培植自身势力,对他目前而言,尚无任何意义。

    他就是想让这些妖怪能够更多的分担责任,让自己跟轻松一些。

    许了挥了挥手,把所有的光卵都收入了东皇宫,笑道:“你们得了上古妖族的传承,只要稍加努力,日后不难独当一方,都回去潜修几日。稳固自身修为吧。”

    空隐修为激增,地位隐隐增长了几分,他抢先答道:“小老爷放心!我等必然刻苦修炼,好为东皇宫开疆拓土!”

    其余妖怪也一起应诺。然后就各自散去了。

    许了摇了摇头,他还是对自己的选择有些担忧,不过一想到上古妖族天庭也是如此培养部下,又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杞人忧天。

    白秋练自东皇宫中飘飘飞出,落在许了身边。含笑问道:“你终于下定决心,把东皇宫的传承给了这些部下吗?”

    许了点了点头,说道:“再美好的东西,若是留藏起来不懂得使用,也不过跟瓦砾相当,变成了没用的废物。八?¤一中¤?卍文网?  w、w-w`.、8、1`z`w、.com虽然我仍有几分疑虑,但这件事定然没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玉鼎老师也没问过我,东皇宫一脉的传承……”

    许了得了东皇宫。拥有上古妖族的传承,玉鼎老祖不会不知道,但却就是不曾提起。

    白秋练笑道:“似玉鼎祖师那般修为,只怕也用不上东皇宫这些古老传承,你又何必担心?”

    许了摇了摇头,他没有继续跟白秋练讨论此事,但是心底却明白,玉鼎老祖创下玉鼎三十六变,跟妖神经息息相关,他若能见识到更多的妖族传承。必然会更上层楼,甚至突破目前境界也未可知。

    “老祖不提起,我要不要主动些呢?”

    许了想了一想,并未有心存侥幸。对白秋练说道:“我要去玉鼎宫一趟,许久不曾听讲,怕是已经耽搁了许多功夫,此去大约一月方才回来。你留在东皇宫里,不管那些人有任何理由,就算他们被魔人攻击。就要屠杀殆尽,都不要离开。”

    许了已经见识过了魔心诡诈,如今小天庭绝大部分地方仍旧为魔气覆盖,就算他极力推行玉鼎心法,仍旧难保证没有人偷偷修炼魔气。修炼魔气之人全无人形,恩将仇报也不过闪念之事,故而许了对收伏的部下也颇有提防,叮嘱了白秋练这一句。

    白秋练这些时日,也见识过了许多魔人逆伦之事,知道魔人根本不能以常理测度,许了非是杞人忧天,点头答应。

    许了这才化为一道乌金光华,冲霄飞走,他先不忙上路,在自己的街区里游荡了一圈,把看到的魔人和魔兽随手击杀了几百头,确信暂时没什么大的危机,这才摇身一变,显化了两界幡。

    两界幡能挪移虚空,比飞遁快的的多,许了这一次路上没做耽搁,一日夜的功夫,就赶回了玉鼎宫。

    玉鼎宫并没有到了开讲的时候,也没有其余的师兄弟回来,只有弥天大阵散澎湃灵机,正缓慢但却坚定的向外扩张,如今已经把最近的六十处街区侵蚀了大半,转化魔气为灵气。

    许了盘膝坐在云兮兽身上,正欲多等几日,忽然听得玉鼎老祖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喝道:“燃灯!你这么早来玉鼎宫,是有甚么事情?”

    许了微微一震,他几乎没有用过这个道号,被师父叫了,只觉得全身都有些不得劲,急忙叫道:“弟子得了东皇宫,内有上古妖族天庭的传承,知道老师炼法可能用得着,故而前来献上。”

    玉鼎老祖呵呵一笑,说道:“好徒儿!”

    许了把身一摇,数十万枚光卵都被他召唤了出来,这些光卵本身并无威力,只记载了各大妖族的历史和传承,他特意扣留了最高传承的六枚光卵,留了几分小心眼。

    玉鼎老祖的庞大神念扫过,无数光卵被一一激活,随即又沉寂了下去,显然玉鼎老祖也就是翻看一下,并未有接受任何传承烙印。

    许了等候了片刻,待得玉鼎老祖的庞大神念退去,才抖了一抖身体,把所有的光卵隐去。

    玉鼎老祖就此没了生息,许了也不敢催促,就在玉鼎宫外等候起来,忽忽数日过去,6续有人赶来玉鼎宫听讲,只是这一次玉鼎老祖直到过了时限,仍旧没有露面,数日后,赶来听讲的弟子不得不又复散去。

    如此过了数十日,赶来听讲的人数一次比一次少些。

    也有许了的同门师兄闻讯赶来,也瞧不出端倪,不知道老师出了什么事情,只能散去了,除了许了仍旧坚持,不曾离开半步。

    这一日,又非是开讲的时日,玉鼎宫空无一人,许了正在打盹,忽然听到一声雷鸣,无数风霜雪雨直入梦来。(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