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齐乐娱乐 > 一剑飞仙 > 二百七十三、开宗立派
    许了想了甚久,才说道:“地球上的十八仙派虽然不如我玉鼎门下强横,但也有五大真人,数十位道人坐镇,我一个妖王如何能开宗立派?”

    谷阳神笑了一笑,说道:“光你一人当然不成,我可以允许你任选十二名三代弟子,随同你一起去地球。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许了呲牙咧嘴,他是真不想接下这个任务,开宗立派岂是容易?何况十八仙派,七大纯血世家,万妖会,四大军团,西方隐宗流派,各种势力错综复杂,他想要开宗立派,肯定会跟这些势力有所冲突,不知有多麻烦,多危险。

    但是许了也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他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师兄刚才说,三代弟子又有三人晋升道人境,再加上杨书华师侄儿,能否把这四人都指派给我?”

    谷阳神呵呵一笑,说道:“没有问题,这四人都是赤精大师兄的门下。如今赤精大师兄镇压妖凰和玄辰两大魔君,我可以做主让杨书华他们都跟随了你去地球,任你随心使唤。”

    许了咋舌不已,只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什么陷阱,但如今玉鼎老祖不见影踪,赤精真人在镇压两大魔君,谷阳神就是玉鼎门下第一人,他做的决定无人可以违拗。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许了想了想,又说道:“我与其他师侄儿都不熟,只有跟师兄门下的阴素华和杨般若相熟,不知师兄能否把这两人也拨给我?”

    谷阳神一笑说道:“自然可也,没有只让大师兄门下跟你,我却一个徒儿不派的道理。”

    许了再想了一回儿,然后才说道:“我还能多带几人回去么?”

    谷阳神摇了摇头,说道:“师兄虽然晋升真人,但最多也就能送十余人去地球,你若想要把那个女孩子也带回去,就只能算到这十二人里。”

    许了颇有些无奈,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既然如此。我再把白秋练和羽清源也算上吧!”

    谷阳神一笑说道:“也可!如今已经有了八人,还有四个你快想来!”

    许了摇了摇头,说道:“剩下的人选,我可想不出来了。我也就熟悉这几个人,还是师兄帮我指派四个三代弟子吧。”

    谷阳神微微沉吟,一笑说道:“师弟不熟本门三代弟子,既然如此我再与你分拨四人,只是还要问过他们的师尊是否愿意放人。?  八№◎§卐一¤§中文?网?  w、ww.81zw.com待得师弟启程前,再把人交付与你。”

    许了微微觉得不妥,但也不能说些什么,只能辞别了谷阳神,他虽然觉得谷阳神此番举动颇有很多深意,但却也没有多想,仍旧为能够离开小天庭回去地球而兴奋不已。

    许了把白秋练带走,自然是应有之义,他也不可能把白秋练留在小天庭,但把羽清源也带走。却是有一番私心。除了他和白秋练之外,也只有羽清源有东皇宫的权限,若是他不在小天庭,羽清源就是东皇宫之主,自然是一同带走,会少许多顾忌。

    许了回到了东皇宫,呆了十余日,羽清源,黎黎,飞焰。周生羽等四名弟子都回来禀报,有羽清源在,其余三人虽然修为极弱,但也能把事情做的不错。只是三人都吃了许多苦头,就算最沉稳的周生羽都很有些挫败感,更别说黎黎和飞焰了。

    经此一番磨练,羽清源也还罢了,黎黎,飞焰和周生羽都颇有长进。黎黎和飞焰少了许多幼稚之气,周生羽也多了几分坚毅。

    许了把四个徒儿唤到跟前,说道:“为师奉了老祖之命,即将远行,此番远行会带着你们大师姐和二师兄,故而东皇宫和所辖之地都要留给你们三人打理了,莫要令为师失望。”

    黎黎和飞焰顿时大惊失色,周生羽虽然沉稳,但毕竟还是个孩子,也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作答。

    许了对黎黎和飞焰说道:“我走之后,你们修为太弱,未免很多事情都做不得。我便把千隼盘和两头云兮兽留给你们防身,遇到什么事情,可以去跟诸位师伯求助,他们都会帮你一把。”

    许了随手一招,就有一根半枯的树枝凭空飞来,他递给了周生羽,说道:“此乃佑护东皇宫的两株神树之一的树枝,你用心祭炼,可为一件护身之宝。东皇宫的两株神树,就算老祖也不能打破,魔君也不能撼动,这一根树枝祭炼得当 ,就算遇到大衍士级数的敌人,急切间也奈何你不得。”

    周生羽接过了树枝,心头澎湃,知道许了必须要走,只能伏地拜倒,谢过老师所赐。

    许了叮嘱了三个徒儿一番,还说道:“若是有甚紧急情况,尔等随时可躲入东皇宫,但若是没甚事情,东皇宫就不要再回来,这也是磨练尔等的一番心思,不可躲懒。”

    黎黎,飞焰和周生羽都点头允诺,颇有些不舍望着老师。

    许了一抖袖袍,刚想要带了羽清源和白秋练离开,忽然想起还有两百余头青天雀,自己也没法带走,就对三名徒儿说道:“为师把青天雀也留给你们,你们自家平分了吧!平时也好使唤,做个厮仆。”

    羽清源颇有些不舍,他做了鸟头甚久,已经做出了威风,何况青天雀也是上古大妖之族,青天圣斗法可以修炼至妖帅的境界,使唤起来颇为得心应手。

    但许了言出法随,玉鼎一脉颇尊师重道,故而他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双翅搂住了鸟头,大大的叹息。

    许了带了白秋练和羽清源,花费了一日光景,施展两界幡变化,遁到了玉鼎宫附近,却见谷阳神的气息横贯天宇,宫中更多甚多修为低微的气息散逸,显然这位师兄替玉鼎老祖坐镇玉鼎宫,还担负起来**之责。

    许了如今已经不用听讲,玉鼎老祖已经把玉鼎一脉的灵宝三十六变和天象三十六变尽数传授,但仍旧颇为怀念,带了白秋练和羽清源踏入了玉鼎宫,随意找了一个角落里,分别落座。

    羽清源在自家父亲面前听过玉鼎诸般变化,又长长能见到谷阳神,故而懒得听讲,这鸟儿打了一个哈欠,就双翅一拢,呼呼大睡。白秋练倒是颇为恭谨,她自小在白家长大,就算老祖宗也不过才是妖帅级数,面对匹敌妖神的真人,哪里还放得开手脚?(未完待续。)
齐乐娱乐首页网址